坚信——给同修提个醒

更新: 2016年09月1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十八日】近段时间我们本地同修修炼状况大部份不好,病业和事故频出,特写出此文,给同修提个醒。

前天我和同修B去看望一位老年同修C,他住在乡下很偏僻的地方,最近几周没有来拿周刊,他曾对同修B说他再不要周刊了,眼睛看不见。上月他曾倒地不省人事,状况不太好。

这位同修C年初曾眼睛红肿,视物模糊。我去他家和他交流了几次。过年的时候,他在国外工作的儿子刚好也来老家看望他(同修C的孩子们住在镇上,老俩口住乡下)。他儿子说他家有糖尿病史,有几人都是糖尿病、脑溢血死的。同修C表现的很坚定,说这是假相,不同意去医院,好好修炼就好了。以前我去他家,发现他很喜欢喝浓茶,一杯茶有半杯茶叶,口腹之欲很强。交流后,再去他家,发现他只喝白开水。他说:我要“口断执著”[1]。不久,他的一切都恢复正常了。

同修C曾经遭受过多次残酷迫害,在看守所、劳教所,他都正念正行。当年在劳教所,邪恶最疯狂的时候,恶警在大会上喊叫:“你们这些炼法轮功的,总说法轮功好,今天谁说说法轮功到底给了你们什么好?”会场无声。同修C站起来说:“我曾经一身病,有严重的心脏病、风湿病……我就是炼法轮功炼好的!”这场恐怖大会最后不了了之。在那里,恶人让一个转化了的同修来转化他,他唤醒了那位同修的正念,回到了大法修炼中来。警察说:“我们好不容易把他转过来,你把他又转过去了。嗨!真有你的!”从那以后邪恶再没找他的麻烦。

从劳教所出来后,同修C在市内打工。他说,他们宿舍里全是大法弟子,大家比学比修。他们天天一人几部手机讲真相。前年,同修C被公司辞退了,回到老家。因为脱离了整体,修炼上松懈了,麻烦就来了。

我俩到他家,发现他正在看电视。他院里摆着很多芝麻和花生,他收留的那只流浪猫也长大了。去年我曾几次劝他把猫弄走,修炼人怎么能养小动物呢?他含糊的答应了,但没行动——是为填补老年人的那种无聊寂寞之情、还是喜欢小动物?不得而知。

他说过年后医生来他们这里免费体检,儿子拉他去查一下。他想反正没病,查查有什么呢?没想到血糖指数高达二十二!医生说他有严重的糖尿病!家人让他赶快住院、吃药。他对我们说:“我明年大概就要走了。”我们很吃惊,说:“修炼人哪有病呢?你这不是在求吗?”他说:“你们说的我知道,但从去年开始,我膝盖以下一直是冷的,大热天也这样。我查过几次血糖,都很高;成天头晕眼花的……人总不能不相信事实吧?”言谈中听出:他承认自己老了,快不行了!我们说:这是什么事实啊?师父讲了:“我给大家举个例子,佛教中讲人类社会一切现象都是幻象,是不实的。”[2]你这都是人心勾起的假相。张三丰七十岁开始修炼,他都活了一百三十多岁。你今年也七十岁,何况我们是大法修炼呢?

我们问他三件事做的如何,他说现在每天只看一小段法,正念一般每天只发两、三次,半夜的那次不能保证。每天很忙,花生芝麻蔬菜什么的。我们说:你条件多好啊,既有时间又没人干扰。大法弟子应该以法为大。你不抓紧修炼,时间都荒废了,不偏了方向吗?

他还说了一句让我们震惊的话,他言词中在怀疑师父,这可是修炼人的大忌!我们说:师父在等着我们修上来,等着众生多得救。你怎么能怀疑师父呢?师父告诉我们:“根本上对法还不坚定,那什么也谈不上。”[3]经过切磋,同修C似乎醒悟了过来。

回来的路上,同修B有感而说出一个自己埋藏多年的秘密:“当年大法书改字,我对师父也起了疑心——我想既然是神,那应该是全知全能的,怎么会改字呢?而且改来改去的,当时很不理解,影响了我的正念。”我说:我个人悟到改字可能就是一种考验:你信师父吗?听师父的话吗?师父自有他的安排。

我就同修B、同修C及本地普遍修炼松懈的情况与同修A交流。同修A说:“一个人不修炼他有千万个理由,这个那个的;他要修炼只有一个理由:坚信师父,师父叫我咋做我就咋做。一个真修弟子,无论在天涯海角,无论天塌地陷,无论独修还是群修,他都会一修到底。不精進的同修,都是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占了上风,一放松就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说到底还是信师信法的问题。考验随时都有,只有多学法,才能保持强大的正念走过去。同修间的交流鼓励也很重要。”

这是我现阶段的一点体会,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出。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道中〉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为谁而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