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是走好修炼路的根本

更新: 2016年09月0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五日】几年来的讲真相救众生中,我坚信师尊说的“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

我是一名教师,上班后穿梭于教室与办公室之间,很少有时间闲聊,也从不看报纸杂志,只一心钻到名利争夺当中。一九九七年八月二十四日,我第一次幸运地聆听了师父的讲法。不知不觉中,先天性心脏病、严重的神经衰弱症、腰椎增生、风湿性肩周炎、妇科病、各种月子病,在短时间内全都不见了。由于炼功后我身体的巨大变化,丈夫、大姐、二姐先后走進大法修炼,很多亲人也都“三退”了。

修炼十八年,师父一路呵护我。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开始时,自己没有认识上去,没能去天安门广场喊一声“法轮大法好”,这成了我最大的遗憾。为了证实法,我没有躲在家里,通过面对面讲真相、发资料、挂条幅等形式来证实法。有一次是初春三月的一个夜晚,我们同修三人准备去挂条幅,其中一个同修有个七岁的女儿,那日她丈夫值班,女儿又不便送别人家照看,就带在身边,经过几个小时条幅挂完了,刚开春地也没有整平,深一脚浅一脚,好容易走到大道边,已是夜里十一点半了,路上车辆已很少了。不一会儿,过来一辆小面包车,我们招手,司机也很痛快让我们上车,而且正好顺路,就这样十二点我们到家。

《九评》发表后,那时我已搬到另一小区住,此小区是封闭式,每个单元门都设有密码,一般人很难進。我想这里的居民太可怜了,看不到大法的真相,就发一念要救他们,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我找到各单元密码的规律,这样就可以定期或不定期给他们送真相啦。由于做的比较顺,产生了欢喜心,结果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有一天晚上发《九评》,被值班保安盯上了,他一边呵斥我一边收资料。我找到自己的不足,并请师父加持我,解体此人背后的邪恶,结果他还算理智。我到别地发完真相后,我想我得借此救这个众生。当夜静时,我出去找到他,并给他讲了真相做了“三退”,要回了《九评》。

有一次我到一个小区去发真相资料,当下楼时正好和小区清洁工相遇,相视一下我就走了,到另一楼去发了。当我准备要往回走时,突然听到喊话声,回头一看三个人正朝我追来。当时正是夏季上午十点钟,小区外面有不少人在乘凉,我又是七十多岁的人,如果我快跑,让外人看我象小偷一样,这不给大法抹黑了吗?我做的是世上最正的事——救人,我得回去给他们讲真相,心里求师父加持我。

这样我坦然的往回走,他们也回来了,有人手拿我发的资料,问我为什么发资料反对××党……我向他们讲因为共产党迫害法轮功,编造天安门自焚伪案欺骗老百姓,还做出了这个星球上最邪恶的事——活摘大法弟子器官。法轮功是救人的,如果你们不明白真相,将来天灭中共时,人要陪葬的,我们修真、善、忍,不忍心看你们有生命危险,所以就用自己的收入,冒着被抓、被打的危险给你们送资料,希望你们明白真相。还讲共产党执政这六十多年,一个运动接一个运动,用暴力和谎言欺骗老百姓,和法轮功的真、善、忍理念正好相反,他们害怕真、善、忍,才发动迫害法轮功,希望他们看看真相,明白善恶有个好的未来……就这样一个有惊无险的事件在师父呵护下解体了。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安锅事件有不少大法弟子被绑架,过了几天我也被骚扰了。当他们说明来意时我有点紧张,没有给开门,我到师父法像前请师父加持,我也找到自己近几天放松发正念,这时家里电话响了,我一接原来是他们打的,看来电话号码都被他们知道了,我想来了就是听真相的,我就去给他们开门。進来后,他们问为什么安锅?谁给安的?还拿出他们在我家对面楼拍到的安锅照片,让我辨认照片上的人,我说我不认识。

我告诉他们是我想看新唐人电视,因为新唐人电视讲的事是真实的,宣传的是传统文化。其中一人打开电视看,当时正好演“热点互动”,他看完还说说得有道理。此间我讲大法是来救人的,现在世界上有一百多个国家的人都在学,唯独中共镇压,而且造了很多谎言欺骗老百姓,还讲善恶有报的天理,讲了真相资料中“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故事,我说法律之间还有道义,等等。其中一个警察说他也看过这个故事。在师父的加持下,在真相面前,他们的魔性收敛不少。当第二次来让我辨认照片中大法弟子时,我说我认不出来,还讲“三退”保平安是天象,结果不了了之。当一个警察去叫电梯时,另一个警察表示“三退”。

开始几年我是利用晚上出去发资料,后来觉得多有不便,现在是白天出去做。有一次在门洞贴诉江粘贴,刚转身進来一个人,她问为什么起诉江泽民,我说江泽民罪太多了,比如出卖国土;腐败治国;尤其发动迫害法轮功,泯灭了人的良知,他听后说应该起诉。

我还利用来上门服务等形式救有缘人,如包阳台、修纱窗、修下水道等等。我想住一个门洞的人都是有缘份的,我利用一切机会给他们讲真相,其中有一个小伙子,今年新年第一次我们碰面时,他立即喊“法轮大法好”,使我很感动。当然也有冷淡的,我知道这是我心性不到位。我性格不善于与人交谈,没修炼时,常人经常说我有“架子”,现在我敢于去突破自己,兑现自己的誓约——救人。当同事问我《光明日报》有关法轮功的负面报道时,我笑着讲明真相;当学生家长问:你是老师怎么还相信法轮功时,我说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相信?

我能成为大法弟子是何等的荣幸!在此,我以最神圣的礼节跪拜伟大的师父,谢谢师父的救度之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