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被骚扰后的向内找与提高

更新: 2017年04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七日】二零一六年夏天来了几个警察,以调查诉江的事为由上门骚扰,虽然最终他们什么没得逞走了,但事后我向内找自己,发现这次有几个大漏被邪恶钻了空子。

一、怨恨心和报复心

当我面对警察的非法询问时,怨恨心和报复心奔涌而出,即使我从宪法规定公民有合法的起诉权这方面,指出他们在违法,可是语气是不善的,很凶的吼着说要起诉他们,根本没有慈悲,更别提感化他们,就像常人的以恶制恶的方式。

事后看到师父在《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中针对学员问题有一段讲法:

“弟子:对以绑架、酷刑罪、群体灭绝罪和反人类罪等起诉那些个罪大恶极的恶党中下层干部的问题上弟子存在分歧,一种认为不起诉、向内找,一种认为应该起诉。

师父:我是这样想的,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以救人为根本,就象我刚才讲的,在谎言的毒害下,很多人,包括干部也好、警察也好,其实那个生命本身不恶,那个生命本身不是那邪恶干部。那个生命说不定还是个很好的生命,可是他在邪党文化谎言的灌输下,被误导了,他这样干了。当然也有人是明知道,他在利益的驱使下干了,还是要给他听真相的机会。都把他们起诉了,其实啊,这个不是你们要做的。我们制止这场迫害,这是我们要做的。那种报复心,谁迫害了我们、谁怎么样,那种报复心你们是不应该有的。修炼人嘛,就是救人。你迫害了我,我将来非得要治你,那不成了常人了吗?不应该有这个报复心。”

我明白了当时的我被怨恨心和报复心给淹没了。可是这些心是怎么产生的呢?我向深处找,找到了根子:从九九年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开始,我原本拥有的一个温馨幸福的家庭被打破了,父母因坚持修炼相继被非法关押、劳教、進洗脑班、受刑,最后被迫害致死。这一系列变故在我成长的路上埋下了怨恨的种子。长大后平常我一直对警察很冷漠,我觉的我对他们并不怨恨,却生不出慈悲。其实这是一层保护膜。我的冷漠让我没意识到这其实是对怨恨心的一种掩盖。同时我脑海中会时不时的想象法正人间时那些警察遭报应的场景。看到当前的政局形势,会有激动的感觉。现在想想,其实那都是报复心啊!

在前几次直面警察的时候,同修就提醒过我,说我的语气不善,可是我被怨恨迷住了眼,认为对他们不必善。时至今日,我才彻底的醒悟了。每个人来世间都是等待救度的生命,这些警察只是被谎言蒙蔽了心智,做了罪大恶极的事,如果我们再不救他们,他们面临的又是多么悲惨的下场,而我的责任就是来救人的,不能错过这一个群体啊!

二、显示心和欢喜心

骚扰事件发生后两天,有个同修邀请我去他们学法小组学法,原因是他们听其他同修说起我是如何把警察吓退的,想让我过去交流一下,如何去掉执着心,谈谈心得。我听后嘴上说我修的就那样,拒绝了,可实际上心里还觉的美滋滋的。

可是就在当天学法时,我学到《转法轮》第六讲<自心生魔>中的一段话:“在这个班上现在就有人感觉自己不错呢,那个说话态度都不一样。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就是在佛教中也很忌讳这个东西。”我猛然惊醒,仿佛被浇了一盆凉水,把美滋滋的心浇灭了。

回想一下,在得法前我很笨,连颜色都记不住,可是得法后,学习成绩一直拔尖,一路考上了重点大学。在工作中,学什么一学就会,就这样一路被周围人夸赞,让我有了骄傲、显示的心。

在与同修的接触中,因为我比较年轻,表面上又比较会从法理上分析一些事,在常人中的口才也比较好,这就给一些法理不清的同修造成一种错觉——我很会修、法理清楚。随后,很多同修在遇到困惑时找我交流,希望我能在法上给他提出建议。刚开始我都很热心的将我的建议告诉了他们,并让他们多学法。渐渐的,我的显示心和欢喜心就开始潜滋暗长。想想骚扰前那一段时间里,我已有些摆放不清自己的位置,同修做的事只要不符合我的观念,我就严厉指出,自以为在证实法,实际上是证实自己,被显示心和欢喜心迷惑的已离法甚远。

我原先看一篇交流文章上写:修的好的同修往往是默默无闻的,在学法小组里很不起眼的,只是默默的做着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从不懈怠。现在才真正认识到自己离师父的要求差的很远,离精進的同修也差的很远。我的一切都是大法赋予的,离开了法,我什么也不是。当我开始看重自己,显示自己,欢喜心让我觉的自己不错的时候,早就已经偏离了法,开始往下掉了。当我对自己是怎样的都认识不清,又怎能走正以后的修炼路呢?

三、不让人说的心

当同修帮我分析这次骚扰的原因时,我发现了我隐藏很深的不让人说的心。之所以隐藏的深,是因为我并不是明的听不進去同修的建议,当场否定,而是每当有同修指出我的执着时,刚说一两句,我会利用小聪明迅速的猜到他要说的是哪颗心,然后打断他,说我早就找到那颗心,不仅有这个心,还有其它执着呢。然后给他一一列举,这时同修会以为他说的执着我已找到,往往不好意思接着往下说,其实这恰恰就是不让人说的心的另一种方式的表现。

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上讲:“有的就象那火柴一样了,一划就着。就象那个地雷,一踩就响。你不能说我,一说我就不行。什么意见也听不了了,善意的恶意的、有意的无意的一概不接受,更不向内找,相当的严重了。这个不怪大家,你们从现在开始都得注意这个问题,必须做到谁说都行,有就改无就注意,你能够面对批评、指责不动心你就是在提高。(鼓掌)”“千万要注意了啊,从现在开始,谁再不让人说,谁就是不精進;谁再不让人家说,谁就表现的不是修炼人的状态,最起码在这一点上。(鼓掌)谁在这一关上要再过不去,我告诉大家,那可就太危险了!因为那是修炼人最根本的、也是最应该去掉的东西,也是必须去掉的东西,不去你就走不向圆满。”

我仔细想了每次为什么要打断同修?当同修一说我的时候,我就生出来抵触心理,争强的心,总觉的被人说是有损颜面的事,就想打断他,可是又不能太直接,否则会显得我不让人说听不進别人的意见,就狡猾的想出了那种应对方法,每次还洋洋自得,殊不知错过了一次次提高和向内找的机会。

现在正法已经接近尾声,而我却对自己的要求这么不严格。去执着心总是留一个尾巴,自己还觉的已经去掉很多,比以前好很多。可是离大法的要求相差甚远。修炼是严肃的,我以前一直没有往深处想这句话。总是对自己的执着心“手下留情”,不肯深挖,以至于在很多执着上反反复复的过关,影响自身的提高和救人的效果,让旧势力有空可钻。

师父在《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有一段讲法:

“弟子:请问师尊,我们能不能救下百分之八十的众生?这个目标能不能实现?

师父:不能,救不下来。很多大法弟子自己修炼中的威德力量不够、正念不足,我们已经失去了很多机会,失去了很多众生。”

看到这里,我就对放任自己的执着而痛悔,因为我的不精進实修,使多少本应救度的生命没有得救?又有多少次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现在唯有在最后的时间里放下一切,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正念正行的救度更多的世人。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