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喜被害死逾二百天 家人见遗体遭刁难(图)

更新时间: 2017年01月07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牡丹江穆棱市穆棱镇法轮功学员高一喜二零一六年四月三十日被迫害致死,遗体至今仍被存放在殡仪馆。二零一七年一月二日,高一喜的妻子孙凤霞、十七岁的女儿高美心、八十八岁的老母亲和其他亲属冒着着风雪,来到牡丹江龙凤殡仪馆,准备祭奠含冤离世的高一喜。

高一喜
高一喜

穆棱镇一早就下起了大雪,上苍仿佛是以这种方式为高一喜一家人的不幸遭遇在悲泣。因为高速公路封道,高一喜的年近九旬的老母只好与其他亲属顶着风雪严寒打车走老道,终于来到了牡丹江殡仪馆。

家人与殡仪馆工作人员联系后,馆方人员说冷冻箱二十七号停放的是高一喜的遗体,如果要见得经过牡丹江公安医院孙姓警察的同意。于是孙凤霞打电话给孙警察,孙警察同意帮助联系。但是后来牡丹江看守所所长马国栋给孙凤霞打来电话,让她上班后联系看守所驻检人员田瑞生,年前才让见。殡仪馆工作人员面对高家的这番遭遇,很同情,也很无奈。

孙凤霞曾与高一喜一起遭绑架,被释放后,警察安排她大哥监控她,不许她和外人接触,连去趟婆婆家的时间都被限制。去单位上班不许请假。女儿不能每天与妈妈在一起,只有周六、周日母女才能相见。现在孙凤霞连见丈夫的遗体都受阻挡。

高一喜的老母亲因儿子被迫害致死早已哭干了眼泪,当被告知又是不许见时,老人家一下腿就有些发软,两眼呆呆的看着前方,由两个人扶着她,一步一挪地离开了殡仪馆。

高一喜的女儿高美心看到妈妈遭威胁,奶奶大老远顶着风雪来没能见到儿子,她也没见到日思夜想的爸爸,既心痛含冤逝去的爸爸,又心疼妈妈和奶奶。她从小就见证了太多中共强权的无理和残暴。

以下是高一喜的女儿高美心写给父亲的祭文:

亲爱的爸爸:

今天是第二百二十四天没有见到您了,您在天堂还好吗?女儿又要长一岁了,变得坚强了,我这个年龄在别人的家庭里,正是充满幸福、任性、撒娇,温馨的一个家庭里一个活泼的小姑娘,而现实中的我,天天傻呆呆的,看着您的照片,不由的在念叨,可怜害死你的那些人,将来怎么办呢,可怜的他们还在掩盖与推卸,我知道您那高贵的灵魂一天都没有安息,都在关注着女儿,借助女儿的嘴使他们明白真相,恕女儿不孝,您的心愿女儿都懂,您不想让所有的生命落入地狱,更不想让伤害您、陷害您的人得到什么报应,而是让他们明白真相,弃暗从善,选择未来,女儿理解您!爸爸,我真的好想您,写到这,我的笔下不去了,泪水已经把纸给淋湿了,爸爸,你能看到吗?孤独的您今天让我和您唠唠嗑吧!

回首往事,二零一六年四月三十日,那个噩梦一般的日子,改变了我,改变了身边的一切,一天之内经历了所有的悲欢离合,那时的我好迷惘,我不知道该做什么,从来没觉得死亡会离我那么近,我看着您双目圆睁,双手紧握双拳,左手往左撇,右手向上一点往右撇,后背翅起,肚子特别瘪,僵硬的躺在那,我哭,我喊,我说,爸爸,我是您女儿,你听见了吗?你醒一醒,身边的环境布满了恐惧、狰狞,没有人回答我,我害怕,真的好害怕,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期望奇迹马上发生,可是没有,没有,他们特警把我双手反背着,硬生生把我拖出去,还不让我上前与您说话,16岁的我怎么也想不明白,我的好爸爸在被警察叔叔抓走了不到十天就惨死了,我怎么也想不明白,警察不是抓坏人的吗?为什么要抓您一个信真善忍的好人哪,叫我怎能想明白?您和妈妈一直告诉我要做个好孩子,做好人,这样的爸妈是罪人吗?爸爸您这样教育我是犯罪了吗?我真的搞不懂,不知怎样做才是做好人哪?我心目中的警察是保护好人的,原本希望他们能帮我说句公道话,可他们不但不帮,还拼命的拖我出去,到底是谁害死了我爸爸?害死我爸爸的人在害怕什么?让我靠近看一眼都不行。

那天以后,一切看似正常平缓,可是心中的悲痛谁能知晓,这件事我们瞒了奶奶好久,她知道了之后,整宿整宿的哭,每天早上醒来,我都能看到她那红了的眼眶,奶奶不说,我也不说,我们就象演员一样,终于有一天,奶奶当着我的面哭了,奶奶说,我的命怎么这么苦,我都快90岁的人了,还要白发送黑发人,以后我没有小儿子了,我没有小儿子了,我儿子到底犯了什么罪?把我儿子给弄死了,这天理难容啊!奶奶吃不进去饭,每天吃一顿饭,硬往里吃。

四月份的天还有些冷,一个快90岁的老母亲听说您在牡丹江公安医院住院了,当天,从中午一点到晚上九点,苦苦哀求要见儿子,我哭着喊着要见爸爸,只为能见您一眼,可没人理会,警察还赶我们走,说若不走就要报警110抓我们,还管我们要五千元医药费,约晚上九点来了一大帮人,非要把我和奶奶赶走,被他们拉走前,我隔着医院的门对您说,我说,爸爸,你撑住,你等着我和奶奶接您回家。爸爸我好想你啊,你不用担心我们,你一定要撑住。

可是,这一别就是永别了,再也见不到了。这边把我们骗回家,那边把我二大爷骗到火化场,说因为一点小事,他们不经我们同意,就将你强行解剖,我跪下苦苦哀求,嘴都哭出血了,他们也不同意,我求他们让小姑看你一眼再解剖都等不及。你走的冤啊,一条生命没了,他们说是小事。

妈妈被警察也抓进看守所,后又被异地关押四个月,他们轮番强迫恐吓妈妈放弃信仰,让妈妈写悔过书,这是精神上的杀戮,又逼迫妈妈放弃追究我爸爸的死因,签字同意火化,才放我妈妈,妈妈承受不住您的离世和被迫同意火化的打击,回来后人精神恍惚,他们还让我大舅看着她,不许出门,妈妈每天都在痛苦中煎熬着,我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我妈妈被警察异地关押四个多月,她受到的打击可想而知,在强行解剖您的遗体时,妈妈被戴着手铐,两个警察一边一个扳着她,他们让我去见妈妈,我的心都碎了,妈妈眼神呆滞,那种悲伤,我的心好难受呀,那边您躺在那,这边妈妈这样,从那天起,我没有了妈妈的音信,又失去了您,我孤独无助,与奶奶相依为命,四个多月,妈妈被放回来了,理由是妈妈在火化书上签字,不再去找,不再上告,为了我,签了字……到现在我也不明白,妈妈也不明白,为什么要绑架他们?为什么要害死您?您到底怎么死的?

爸爸,今天是二零一七的第二天,我们全家来看您来了,带着我们的沉痛、带着一家人的团聚、带着您曾经喜欢吃的、带着奶奶哭干了的眼泪,问候一声,爸爸:您还好吗?我们来看您来了,可是,却遭到了拒绝,奶奶痛哭在喊,天啊,开开眼吧,活人看死人还得上边批准,奶奶又一次受到了重创,无奈而归。爸爸,我不会放弃来看望您的!

爸爸,我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再回到从前。好想您再给我一个笑脸,好想再给我做一次饭,好想再次陪我和妈妈一起出去玩水,看日出,好想再和我们一起过新年。

您的女儿,高美心
二零一七年元月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