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心学法 实修自己

更新: 2017年06月1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四日】我和大家交流的是我最近怎样转变观念,实修自己的过程。

一、闯关

我和丈夫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我们也是历经魔难,在师父的呵护下,跟头把式的走到了今天。可是由于懈怠,我们慢慢的放松了修炼的意志。

特别是丈夫,他也不怎么学法了。三年前,他出现了病业假相,身体消瘦,有时体力不支的样子,我总是在法上鼓励他,他的状态也是时好时坏,一味的坚定大法,却不精進。

三年来,我的心随着他的状态上下波动,我偷偷的哭过,也劝过他去医院,都被他拒绝,我也想他修大法,没事的,我感觉我的心放下了,不再执着他了,心也坦然了。

今年春天,我看他的状态有点不对,他告诉我腰疼,几天后,臀部痛,用手直捶,后来大腿疼,站着炼动功都疼,不能打坐,走几步都疼,明显的一瘸一拐。我非常严厉的指出他的各种不足,要么认真学法,要么去医院,别给大法抹黑。他选择了认真学法。

而在这两个多月里,我特别关注他的一举一动,下班回家第一件事就是观察他的气色,用我的标准衡量他有没有事,同时抑制不住的胡思乱想,怕他有事,我知道我的心态不好,但总是放不下。我们修炼快二十年了,心里从来没有病的概念,而且我很依赖他,我认为我这三年多放下的心又都暴露出来了,我的心脏慢慢的也出现了不正确状态。

就在我俩要精進闯关的时候,三年来,对他的身体不闻不问的当护士的女儿突然提出要给他爸验血,说他不正常。丈夫的血糖非常高,女儿发火了,说了一些不中听的话,而我就在女儿给他采血的一刹那,我的心紧张的喘不过气来,心怦怦直跳,我怕出不好的结果。

下午我上班的时候,突然心生一念:这大法是真的是假的?师父是真的是假的?师父真能保护我们吗?为什么会是这个结果?那一刻我不信师不信法了,觉得一切都是假的。但理性的一面让我真切的感觉到:修炼,为什么会有弟子邪悟,一念不正就会走向反面。我惊恐于自己的这一念,赶紧盘腿发正念,解体这不正的念头,但似乎很难,我努力守住信师信法的一念,不让自己去怀疑。我曾经那么坚定的信师信法,闯过了关关难难,在正法的最后时刻,竟然在夫妻情上会让我摔跟头,修炼真的很严肃。

下班回家,他精力充沛的对我说:“我双盘发正念一个小时,我的腿不疼了,我明天上外地干活,得十多天。”我说:“别去了,在家学法吧。”他说:“我也不想去了,但如果不去,不就承认旧势力的迫害了吗?我没事的。”我们约定,等他回来,我们都有一个变化。

我的心很乱,想找同修诉苦,有用么?我决定让大法帮我,学法。于是我捧着书,坐在师父法像前,像个初学者一样,虔诚的一个字一个字的念,我不求速度只求入心,这样学法竟然不困,一晚上学一讲,师父在加持我,我不敢看师父,师父很严肃的样子,而我又那么不争气。

在学法中,我注意归正出现的一切不正的念头,第一遍学完的时候,感觉大法很生疏,像个初学者,竟然什么问题都不懂。第二遍看,感觉大法很洪大,自己溶入了大法中,好像一扇门在打开。在学法中,我扭转了一个观念:哎呀,这儿说的太好了,这是说丈夫的,这儿也太好了,也是说他的,等他回来让他好好看看。慢慢的我觉得不对劲,这些年,我在他面前唠叨的许多他的不足,他应该改变的,他应该去的心,他应该对大法的态度,都是我没做到的啊。我在学法,师父说的是我的问题啊,怎么不改变自己总想改变别人呢?于是,我强迫自己,转回头来看自己,修自己。

他回来后,精神状态很好,他说师父的法总是往他脑子里打,而且他捡到一本真相期刊,讲的是大法弟子修炼后身体康复的故事,这让他很有信心。

在这期间,女儿总是打电话询问他的情况,而我总是害怕接女儿的电话,害怕她带丈夫去检查,结果去医院一查,血糖还是高的吓人,虽然我没有上次那么害怕,但心里也不那么稳,发正念让他没事,丈夫也求师父让他没事,结果却很糟。由于丈夫不吃药,女儿哭闹着摔了香炉和师父的法像,并拿着剪刀要不活了,我坐在沙发上,好一会才想起发正念。她洗了把脸,一会走了。

我的心很乱,怕心也很重,那个不信师不信法的念头依然在,好像一切都不存在了,只有那个化验结果是真的,我该怎么办?还是学法吧,稳下心来请师父帮我。

看到师父在法中讲:“但是你执著于这些事情的这么强的执著心,我怎么对待你呢?任何一念都是执著,执著心不是一天两天养成的,那么长时间,那么执著,那么害怕,怎么是修炼者呢?讲重点对你有好处。”[1]

我的心一惊,师父在说我吗?真的在说我,我还要不要听师父的话?要不要做师父的弟子?师父讲:“到一定时期还给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让你感觉这个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炼上去,有没有佛,真的假的。将来还会给你出现这种情况,给你造成这种错觉,让你感觉到他好象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坚定下来。你说你必须坚定不移,这样的心,到那时候你真能坚定不移,你自然能做好,因为你的心性已经提高上去了。”[2]

我决定放下他,修我自己,找这三年来隐藏的各种执著心以及这些心的根源——我为什么害怕?我依赖他,怕他有事我怎么办,是私心,利用大法,把大法当保护伞,认为他修大法,师父会保护他没事,一旦化验结果不好,就怀疑大法,怀疑师父而不向内找,是自己不精進,被邪恶钻了空子,是我不正的心态把他执着成这个样子了,也使相信大法、支持我们修炼的女儿犯下了不敬师的大罪,怪不得女儿把一切罪过都归到我头上,是我害了他们。

我决定放下他的一切,包括他吃药与否,能不能掉下去,能不能修成,全部放下,转过来实修自己。就在我看第四遍《转法轮》第一讲第一节时,我感慨的对丈夫说:“怎么修炼,师父一开始都告诉我们了。”我感觉我的信心又回来了,我的正念也恢复了,感谢师父!

现在我俩坚持晨炼,晚上学法,他的状态也正常了。

二、背法

一天,看网上同修交流背法很好,我决定背《论语》。刚看到《论语》时,觉得太难背,就放弃了,现在我利用晚上学完法睡觉前的时间背,用了两个星期的时间才背下来,感觉好难。背了第二句忘了第一句,背了第二段忘了第一段,有时间就在脑子里背,神奇的是,有时脑子自己就出来几句。

一天晚上,我在看真相片《未来人的神话》,忽然感觉困扰我大半年的心脏不好的现象消失了,好像从我开始背《论语》的时候,就正常了,我正在看“我们的师父”,片中大法弟子说:我们的业力是师父给消掉了,那么多大法弟子,师父要怎样的承受。我的心震撼了,从来没想过师父给我们消业是用身体来实质的承受,而是顺嘴一说,师父给消了。那一刻,感恩的泪水让我无以言表,我们的师父,我们伟大的师父,用人类的语言无法言表。

夜深了,我想把这几个月怎么度过丈夫病业关的事写下来,写了一半,我就睡了。迷糊中,一声震动,很大的声响,以致我的心都怦怦直跳,感觉好像是手机来信息了,一会儿,就觉得身体中一扇门打开了,师父给了我什么或是给我拿掉了什么坏东西,我不清楚,就感觉躺在床上有一股力量,四肢不由的使劲伸,伸的很大很大,嘴还想大声喊,心中有种异样的感觉,不知多久,我清醒过来,想着是不是手机来信息了,一看没有,我跟丈夫说了这件事,感觉很奇妙。

三、悟道

过了一段时间,有几天特别热,晚上睡不着,我就吹风扇。一连吹了两晚,没睡着觉反而有点感冒症状,第二天早上一起,右腿钻心的疼,炼动功一蹲就疼,打坐也疼,心象使劲揉搓着,好难受,走路时,明显的一瘸一拐,睡觉时只能平躺,一翻身疼的要命,每天坚持炼功发正念盘腿,三天后好了很多。晚上睡觉前,看了同修的一篇文章《病为什么不好》,看后深有启发,想着我走入大法是抱着什么心态?为什么不能百分之百信师信法?我躺在床上静静的回想。

第一次看大法书的时候,是我值夜班,感到挺无聊的,就翻看同事的《转法轮》,也是漫不经心的一目十行,一翻好几页,却也看明白了为什么要做好人,做好人有什么好处,做坏人有什么坏处,当看到师父在法中说:“有一个人跟我说:老师,在常人中做个好人就行了,谁能修上去呀?”[2]我心生一念,是啊,做个好人就行了,谁能修上去呢?这是我给自己定的标准,做个好人,没有往高层次上修的愿望,这一念使我的修炼磕磕绊绊,总不是真正修炼人的状态。

我又想:什么是好人?什么是修炼人?他们的标准是什么?刚背过的《论语》,师父说:“世人能够符合他就是真正的好人,同时会带来善报、福寿;作为修炼人,同化他你就是个得道者——神。”[3]一个符合,一个同化,天壤之别,天地之差,人神之差,我好像明白了。

睡梦中,感觉师父把我不好的东西拿走了,那是一个类似长得畸形的黄瓜,还看见师父给丈夫拿走了一块不好的东西。早晨起来炼功时,我的腿一下子盘上了,不疼了,上午发正念营救被非法关押的同修,盘腿发正念很轻松。修炼真的不难,悟到一个理,就是一层天,一个境界,一种状态,修炼,真好!

感谢师父!
感恩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西兰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论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