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夫妻同修用心证实大法

更新: 2017年06月0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四日】我们夫妻多年来就知道法轮大法好,但是正式得法是这几年的事情了。二零一四年,我搬家到新的地方,联系上当地同修以后,我才正式得法。而我丈夫是二零一六年才真正走上了修炼道路。我们非常清楚的认识到身为大法弟子,有救度众生的伟大使命。下面把我们这几年如何传递和发放资料、挂条幅的过程写出来向师尊汇报,和同修们切磋。

三年前,我拿着《转法轮》读不通句子,在集体学法的时候,我非常着急,也有爱面子的求名心。别人读得都那么流利,我还有很多字不认识,不明白啥意思。在这个过程中,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一边下功夫学记大法中的生字,一边去掉自己的各种执着心。现在,我已经能比较流利的通读很多大法书籍了。整个过程中我觉的非常神奇,感恩师父给我开智。

在我学法的过程中,因为我在家自己学法的时候,丈夫也能跟着听一些法,他当时虽然不修炼,但是悟性挺好,在我过心性关的时候,丈夫经常用从大法中听来的道理帮我悟到修心。后来通过学法和与同修接触,我明白了身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有救度众生的伟大使命,我现在还不能突破面对面与陌生人讲真相,但是从正式得法不久到现在,我一直在参与发资料、粘粘贴、挂条幅的项目,同时肩负起了往外地农村传递资料的责任。

(一)

我原来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偏远的农村,虽然有很多九九年以前得法的老大法弟子,但是普遍文化低、年纪大,常年没有资料来源。在我与这边同修联系上以后,他们那里的几个资料点被破坏,他们连经文的来源都失去了。面对二十多位同修没有经文看,没有资料救度世人,我不能不管,就由我们给他们提供。

刚开始,心理负担很重,有怕心,通过学法,我去掉怕心,一直坚持到今天。也曾经考虑过给那里开辟一个资料点,但是当地的情况一直不太方便,都是被邪恶挂名的学员,安全上不太把握,他们也一直不能突破这一点,我就只能默默配合。那里是山沟,路途远,交通不便,需要倒车,这些年路费什么的,我从来不放在心上。

很多时候,真是劳其筋骨不算啥,苦其心志才是最难过的。比如,大法真相标语粘贴,开始同修们因为怕心也好,还是个人修炼认识的问题也好,还是观念也好,造成的对真相资料都站在个人角度提出不同要求,这个时候是需要我两方面协调的。

近几年,明慧网发表的粘贴、标语版面越来越大,可是同修们习惯了曾经有过的小的好拿、好贴的粘贴,就不愿意接受大一点的粘贴;还有同修就愿意要“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内容的粘贴,别的不知道为什么就不愿意要。可是尤其是诉江以来,明慧给出的粘贴最小的也有A4纸张的一半那么大,内容也都是根据正法形势需要而变化,这对很多同修来讲都是障碍。两边态度不一致,夹在中间的我就需要沟通好。

这边资料点是完全跟紧明慧正法形势而做的各种资料和粘贴,道理上来讲,跟紧正法形势内容的一切都是最新最好最适合当前救度众生形势的,这是没有错的。可是那边的同修,因为文化水平、地处偏远、修炼状态参差不齐等等多种原因,导致看周刊都很吃力,更别说上网跟上明慧网的要求了。所以往往在新形势变化下,新走出来的大法弟子在证实法的方式上接受起来不太容易,这就需要我能够站在法上去和同修沟通协调,让他们尽快接受新形势下的新要求。

粘贴的大小和内容的更新就是这样。这边提供资料的同修和经常能够上明慧网的同修对这些事情都是基本没有障碍的,经过切磋,他们在法理上给我讲,说:明慧网是师父亲口肯定的大法网站,所有最新形势和救人的要求都在明慧网上体现。既然明慧网给出的新的粘贴越来越大,越来越醒目,就说明现在正法形势已经到了这一步了。而且现在应该考虑的是救度众生的效果,太小的粘贴和小本的小册子虽然好拿、好粘贴、好发放,但是救人效果绝对不如大的粘贴和大本资料好。比如,一张A4纸那么大的粘贴,粘在醒目的地方,很远就能看到,虽然放在身上不如小粘贴方便,但是救人效果却可能比贴一百个小粘贴都好。那大法弟子做这件事情不就是为了救人么,当然最终是要从效果上考虑了。小本小册子虽然拿起来方便,而且相对资料点制作也方便,但是面对现在常人社会铺天盖地的广告,一个普通的小民办医院诊所,出的广告都是A4纸那么大一本的杂志在大面积发放,何况我们大法弟子发放的救度众生的真相资料,相比之下太小了,太不显眼了,就可能不容易得到众生的尊重和重视。所以从效果上看,还是按照明慧给出的有时效性的版本的粘贴和资料来发放是最合适的。大法弟子救度众生要站在众生容易得救的角度去做,众生方便的角度去做,而不是站在大法弟子方便的角度去做。

我觉的同修说的对,就把这些话原样说给了我原来所在地的农村同修们,他们听了以后明白了,再也不挑了,而且尽量配合明慧网新形势的需要救度众生,给啥要啥,得到啥就想办法做好啥。

(二)

这几年,在我负责传递资料的过程中,不修炼的丈夫一直配合我,给我提供方便,很多时候,是他骑摩托车和坐车来回传递的。可是不论怎么做,都有修心的地方,我和丈夫还不害怕呢,那边一切等现成的农村同修们却害怕了,说是所谓有过先例,大法弟子的事情大法弟子做,常人做容易被旧势力钻空子,如何如何。

第一遍说,我没在意,以后他们看我不在意,就跑我修炼的公公婆婆那,好几个同修一起在公公婆婆那说。次数多了以后,我心里也非常反感,我后来跟个别同修回话说:“都是修炼人,说的话都是有能量的,不应该这样说,我丈夫是常人,都能给跑这个事情,你们不放心,就求师父正念加持他也行啊,给他发正念也行啊,怎么能给他加那些不好的东西呢?”后来我根据大法法理,找自己,不对这个事情烦心,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我没有时间的时候,或者丈夫来回办事方便的时候,还继续传递资料。后来我把心放下了,那边说那种话的同修也不说了。

二零一六年,也是机缘所致,丈夫和姐夫终于在另外一处外地同修的鼓励下正式得法了,参与传递资料的力量更强大了。更可喜的是,我们平时自己散发资料等救人项目做得广阔、更容易了。从去年诉江以来,明慧相继发布了诉江展板、大版面粘贴,资料点也提供更好质量与更多数量的条幅,而我丈夫在这些项目上更是大展身手。他最擅长的是挂条幅。当然毕竟是新得法的同修,同修们经常提醒怎样注意安全,不盲目做事,尽量在法上提高自己,去掉做事心、欢喜心,更平稳的做好救度众生的事情。我们夫妻出去挂展板、挂条幅、发资料、贴粘贴,是经常的事情。我们现在最着急的是尽快突破文化界限,把所有大法书籍尽快读完。多得法,更好的救度众生。

在挂条幅的过程中,去掉很多怕心,摸索着做,既要安全,又要考虑怎样效果更好,多救人。我们锻炼得越来越理智、有智慧、心态越来越平稳。第一次出去挂的时候,主要是贴粘贴,只带了四五个条幅。因为现在监控器太多,不论农村县城,到处都是电子眼,多年来,当地有很多同修都被监控拍下过,成为邪恶非法抓捕的借口,所以心里有压力。但是最终还是突破了,这几个条幅都挂出去了,回来心里说不出的欣慰。

此后丈夫就在修炼上突破了,每次都要求比上一次多拿点。我们一边挂一边研究怎么挂效果好,还让邪恶无法摘除。回到家里,也是用心,尽量改良条幅各个部位。看似简单的条幅,上下由小木棍支撑,再在条幅上方的小木棍中间穿孔,系上长短适度的棒线(具体长短根据个人高矮和力度而定),棒线另一端是重量适当的用布块包好的小石头。说是挂条幅,其实是扔条幅。经过研究和实践,我们夫妻扔的条幅基本都能挂在大树尖上,扔的高,展开效果好,容易看清楚,而且因为石头带着线能绕在树尖上,不容易被恶人取下来。现在我们夫妻一般走到哪里都不空手,这是救度众生的需要。

当然,跟众多同修相比,我们做得还很不够,在以后的修炼道路上,我们要尽量多学法,多救度众生,让师父满意。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