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系毕业生:善待大法弟子

更新: 2017年06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六日】我一九九零年毕业于某大学政法系,同年九月就职于某市公安局分局。

一九九九年十月,分局安排我看管一批到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当时执行的是“居所监控”,但却不让这些法轮功学员回家,而是把他们集中关押在某个地方,限制人身自由,吃饭都是送过去,让这些法轮功学员交伙食费。

按大陆的法律来说,执法部门这样的执法也是违法的。但这些法轮功学员们不象其他的一些被非法关押者面对不公时那样情绪激动,他们都非常的平和,他们都非常明白自己做的是清白的、合法的,从他们坚定的面容来看,他们都坚信:信仰真善忍,提高自身道德水平,做好人,并达到强身健体,于国于民都是最有益的,只是政府不太了解情况,事情会真相大白的。

在与他们接触几天后,我发现他们都是非常有涵养、非常善良的人。因为对他们的好感,也觉的作为执法部门这样的执行“居所监控”本身就是违法的,所以当我值班时,我对这些法轮功学员就是比较温和的,我只坐在旁边,不限制他们什么。比如,他们可以一起读书、一起切磋交流等等。从他们的交流中,我知道他们不杀生。听到他们一起认真的读书,我感觉很好,于是我就向他们借了一本《转法轮》,阅读起来。看《转法轮》之后,才发现这不仅仅是一本教人做好人的书,他是能使人真正修炼提高生命层次的书,从书中我明白人活着的真正意义是返本归真。我也萌发了想修炼的愿望,走入了大法修炼中。

我曾经思考:我是谁,从哪里来,向哪里去。传统信仰对此相应的解释分别是:神创论,前世今生与天国地狱。无神论宣传的一个重要目地就是让人相信没有天国地狱、没有善恶报应,从而放弃良心的束缚,转而看重现实的荣华与享乐。而信神之人能够看穿生死,看破红尘,此时世俗的诱惑与生命的威胁变的轻如鸿毛。

实际上法轮功以真善忍为做人宗旨,带给人一种文化和生活方式,是中国人失落已久的祖宗文化和传统的根,传统文化的回归应该是恢复人对天、地、自然的谦卑,对生命的珍视和对神的敬畏,让人与天地自然和谐共处,颐养天年。 法轮大法是更高的科学!

修炼法轮大法后,我无病一身轻,身心愉悦。我以真善忍为准则,努力一点一点的修去为私为我的心,用真诚和善良感化周围的每一个人,成为了单位公认的好人。

在修炼法轮功以前,我为百姓办事时经常提要求,吃饭受礼已习以为常,没得好处,事情就办的不顺利。修炼法轮功后,居民为办事送钱给我,当时不好推先接着,办完事后,再把钱还给别人,请吃请喝的都是婉言谢绝。大法书中告诉弟子在哪都应该是最好的人,我按照大法书中的师父的教诲,在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从此,告别了以前那个懒散、应付工作的我,工作中兢兢业业,对老百姓和和气气。

平时我就利用我特殊工作的便利,告诉人们大法真相,把大法的美好传播给众生。

面对面讲清真相被绑架 失去公职

二零零八年,终于找到几个同修,我们一起成立了学法小组,同修们在一起比学比修,切磋、交流,一起到外面讲真相、发资料,渐渐的我理解到一点什么是正法修炼的法理。

在二零一四年一次面对面发资料时,被恶人构陷,关押在派出所,后被我所在分局接回,单位一领导说让我签字,我一直没签,当时我想就是丢掉工作我也要修炼大法,这时旧势力开始耍花招,一位领导拿着一张纸说:“签了字,明天上班。”因为整整一天被关押、被谈话,人很疲倦,人心上来了,想着别让单位领导为难了,就顺势签了字。

可是等待我的并不是“明天上班”,而是被辞退,失去了我的公职。

好坏出自一念

因为从开始修炼,我就坚信大法弟子应该各方面都好:身体健康,经济宽裕,工作顺利,人缘好等等,也确实都好。所以当时虽然暂时失去了公务员的工作,但我一点也不担心,很快我就另外找到了一份工作,而且工作时间很短,但经济来源却很好,这都是修大法之福!我悟到这也是好坏出自一念!

从迫害法轮功违背大陆法律的角度 反迫害 救众生

回家后在学法中,我悟到哪儿发生迫害了,就到哪儿讲真相,我就一直利用公务员被非法辞退一事,到相关部门讲真相,寄真相信。二零一六年年初,我到市六一零讲真相时,被构陷,遭非法行政拘留。

在拘留所里,我总感觉没有全盘否定旧势力的迫害,正思考着怎么去否定旧势力的迫害时,这时又来了一名同修,同修严厉指出我修炼中存在的问题。我学着放下自己,向内找,诚心与同修交流,我俩互相配合着讲真相,监号里的所有人都很认同大法。

在拘留所里,我就是背法、发正念、讲真相三件事。每天早上里面的狱警要点名,狱警一進来,我就主动迎上去说:“警官,我们不是针对你们,我们不参加点名,因为对我们的迫害是违法的。”有的警察对我们笑笑就不管了,有的想拉我们排队,也没有得逞。

监号里中午晚上休息时间,要安排两人穿监号服,不休息值班。同修说你穿监服值班也是属于配合邪恶了,我经过思考放下怕被人说的心,为了让同监里的人能够理解,我对他们说:“我们在这儿是被迫害的!我们不穿那个监服也不值班,但是我中午炼功,晚上十二点之前,也炼功都不休息。”牢头很聪明,派一个人值班配合我炼功,警察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管我们了。

接下来就是怎么跟里面的警察讲真相呢?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师父点化我行政复议!我俩找里面的警察要笔纸写行政复议信,对行政拘留不服的在两个月内可以采取行政复议。我俩就写大法教人做好人、对法轮功迫害没有法律依据等真相信给警察,他们由衷的佩服大法弟子,但他们也不提前释放我们,警察们说:“我们恨不得放你们出去,但是我们不敢。”

同修進来时就绝食,我想自己对人体看的还是很重的,应该脱胎换骨放下对人体的执着,我就对警察说:“我们是被迫害的,我要绝食抗议。”神奇的是,虽然一连几天不吃不喝,我俩都没有“饿”感觉,精神也很好。但是警察们害怕,就对我们灌食,让几个犯人按住我俩,强行给我们灌食,我后来想不能让邪恶害这些众生呀!不能让这些众生对大法弟子犯罪呀!这时我脑海里浮现《论语》里面的“神迹”两个字,他们就不管了,不再给我们灌食。我从拘留所里出去的时候,警察让我签字我不签,门卫要我交费用,里面的警察说:“她是免费的。”回家后,通过学法并向内找,我找到了自己隐藏很深为私为我的心,但是我们是师尊的大法弟子,我们在法中会归正,谁也不允许迫害大法弟子和众生,告诉世人真相是我的责任。我体悟到凭着“主意识要强,心一定要正”就能过好修炼中的关,就能否定旧势力的迫害。

我是学政法的,从法律上来讲,我知道法轮功在国内是完完会全全符合中国法律的,反而是江泽民利用国家机构和政府部们、公检法对法轮功的造谣、诽谤、抹黑,对法轮功学员的任意拘捕、监禁、非法劳教,强制服奴役,开除公职、办洗脑班强行洗脑这才是对公民最大的犯罪,是违背中国法律、法规的。但因为大陆老百姓们从来没有真正被当作公民对待,从来没有享受过公民的权利,在中共的残暴统治下,从来没有享受过自己在宪法中的权利,法律在大陆不过是一个摆设而已。

我想用从迫害法轮功违背中国宪法这个角度讲真相,救度公检法里的那些众生,我查找相关条款,并以我修炼前后巨大的变化,给派出所公安局,政协人大等相关部门寄真相信,要求恢复我的工作。到市公安局对区公安分局对我的非法拘留不服申请行政复议,市局保持沉默不给任何答复。

我就到法院要求起诉公安局。第一次到法院,他们说我的起诉书不符合标准,要重新写,在这过程中,另外空间有阻力有干扰,这边反应就是打印店复印店都不能读存储卡信息,不是线连不上,就是没有读卡器,只有回家弄好,第二天再过去。

第二天再去的时候,接待的人说等着庭长要面谈。我就在那发正念,不允许邪恶因素操纵众生对大法弟子犯罪,我知道法院和公安局在沟通该如何办理。后来接待的人跟我说到另外一个地方跟我面谈,我说就在接待大厅谈,不知它们又耍什么花招。等了一会,我问接待的怎么还没来呢?他们说再等等,我就想去见他们也行,安静的地方更好讲真相。

见到他们之后,我就说:“对法轮功的迫害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对我是政治迫害。”他们不停的说:“你好好工作好好生活就够了,法院不能受理。”我说:“你不受理要写个理由,”他们说:“什么都不能写,就是不受理。”从这可以看出操控公检法迫害大法弟子们的邪恶也知道理亏,邪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面前,它们是害怕的。在此过程中每走一步都感到师父的慈悲引领和加持。

我还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给各部门寄真相信,在做的过程中,又是一个放下自我、提高心性的过程,大法对大法弟子的标准是:完全为他的,无私无我的。在师尊弘大慈悲面前,深感自己的责任重大。

人身难得,正法难求!我却因为对大法弟子的一个善念、一个善行,慈悲伟大的师尊引导我得了这无比珍贵大法,我没有错失我为之而来的这万古机缘。

修炼路上任重而道远,最后以师父的《洪吟四》“真善忍三字圣言法力无限 法轮大法好真念万劫即变”[1]来勉励自己,大法无限大,自己尽快同化大法并多救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对联〉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