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间隔 走好师父安排的路

更新: 2017年07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一日】我和甲同修是在一年前配合一个项目认识的,刚接触时互相都不了解,只知道她年轻肯动脑爱钻研,是这个项目的技术同修,安全意识很强。

随着时间的推移,项目的更新和推动,参与的同修越来越多,对她的各种传言也很多,但几乎都是负面的。也许是先入为主的原因,慢慢的我对她总抱有一种戒备心理。她也开始对我抱怨。那几天我们几个同修常在一起配合做项目,她常用忿忿不平的口气埋怨、指责我,嫌我笨、嫌我不会说话。开始我陷在常人就事论事的观念中,总想解释,越解释她越不耐烦。后来乙同修背后善意的提醒她,不要这样对待同修,下午她来找我又说了一些特别触及我心灵的话。因此我心中也生出了一种瞧不起她、怨恨她的心,心里委曲极了,心想:我六十多岁的了,还从来没有人这样对待我呢,如果不是因为修大法了……其实这其间师父也一直点我遇到矛盾向内找。

师父说:“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1]我强迫自己做到忍,但是没有真正的向内找,只是浮在表面,抱着一种委曲求全、不和你一般见识、惹不起还躲得起的常人之心逃避矛盾,矛盾变的更大了。有一次她又说了一些瞧不起我的话,我想尽量保持不动心,不接话,心想她这是在帮助我修炼提高心性呢。她却不耐烦的说:“我不是来给你提高心性的。”我虽然表面上忍了,但心里非常不平衡:这人怎么这样呢,怨恨心又增大了。我钻進了旧势力的圈套里,散布甲同修的不好处,来证实自己的正确和了不起。这种状态持续了好长时间,自己也觉的不对劲,这不是大法修炼者所为,心里很沉重。和同修们的多次交流中,对甲的负面说法我爱听,而善意的交流比如:听师父的话,修炼就修自己,要看同修的闪光点,把同修当一面镜子向内找等等,听着就不舒服。

虽然我们仍在配合做救人的项目,这样大的间隔,这样的不纯的心态,怎么能做好师父要求的这么神圣的三件事呢,我很苦恼。

去年的四月份甲同修身上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在我看来简直是天大的谎言。我好象一下抓住了把柄,采用了邪党党文化的方式,不依不饶,埋怨、指责、自以为是、以高高在上的姿态让甲同修解释清楚,承认错误,甚至想撵她不让她再上我家来。有一部份同修也很赞成我想法,因为她的这个事大部份同修都不理解。其实我们已经被旧势力钻空子制造间隔了,可我就是不悟。甲同修来点醒我,我越不让她来,她来的更频繁了,开始一天来一次,后来一天来两次、三次,不论早上、中午、晚上都来,来了就不想走,我上哪她跟我上哪,嘴里不停的说着:同修都不理我了,都用异样的眼光看我,我没地方去了,吃不下,睡不好,我都想出家了的一类的话。我很烦她,总是给她脸色看,但看到她那无助又无奈的样子,我也很可怜她,有时我会诚心的劝劝她。每当这时,她会满足的走了。

十几天的时间我都在害怕她来,门一响心就跳,也忘了自己是修炼人,告诉丈夫(同修)只要是甲同修来,就说我不在家,丈夫说这不是党文化的骗人吗?其实我已经偏离法了,学人不学法,只想让大部份同修认同我。

五月十三日那天,我又托同修丙转告甲同修不准到我家,弄的丙同修左右为难。两天后丙同修把看到我的状态和她自己向内找的体悟,用信的方式和我交流。同修的坦诚、坦荡、善心让我感动。信中的几句话让我记忆犹新:我该怎样帮大姨才对呢?大姨苦恼的表象下暴露出的是什么人心呢?信中写到她通过和同修交流一件事时动了心,而向内找自己暴露出的人心,她说:“在对待同修的态度上, 暴露出的是我对同修的反感与不屑一顾,这种反感恰恰是看不上别人的心与高傲自大的心在作祟……”看了信后,我感觉到师父的良苦用心:用同修的话点悟我。顿时我心中象打翻了五味瓶,同修说的就是现实的我。但有一股力量拽着我,不让我面对不敢承认自己的错误。还用狡猾心理分别让两位同修看了丙同修的信,目地是讨个公道。同修看信后的表现让我失落,她们都称赞丙同修真会修,遇事先找自己,这才是真修的大法弟子。

同修们的交流,使我真正认识到,自己真的错了,心性掉下去了。那天学《转法轮》学到:“我们在人与人之间发生矛盾时,忍不下这口气,甚至于不能把自己当成一个炼功人去对待,我说这就不行。”[2]我没有好好珍惜师父苦心安排的在矛盾中找自己修好自己整体提高的机缘,而是用党文化狡猾的人心维护自己不被伤害,而造成同修之间的间隔。我还配大法弟子的称号吗?师父《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在明慧网上发表,第一时间拜读后,师父的话句句好象都是对我重敲。师父说:“师父心里着急,快到最后了。有些人不着急。怎么办?!那些个你们互相之间被你们用人心排挤出去的学员,当然也是没做好了,愤愤不平的走了的,你不把他找回来你也是犯罪。你以为那象常人的事,过去就过去了?那么简单?”[3]师父的法敲醒了我。我一定听师父的话,好好修自己,让师父少一份操心,多一份欣慰吧!

我抱着对师尊的感恩,包容谅解同修的纯净心态,转变自己的观念,尽力的向内找,这一找还真吓我一跳,甲同修的一切表现都是镜子里的我,我有什么资格瞧不起同修呢?每个同修在这十几年的残酷迫害,都是在师父的无量付出、无量承受,精心呵护、点悟下风风雨雨走到了今天,师父不计众生过往之过, 特务都度, 这是何等的胸怀。我却找借口、用人心来掩盖自己不愿放下的执着。不能以一个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也没做到用一个修炼人的心胸去对待同修。

转变了观念,在法中归正了自己,心态稳定了,旧势力安排的间隔阴谋解体了, 我周围的场也随即发生了变化,原来是我和宇宙特性扭劲了。甲同修再来时,我感觉象见到久别重逢的亲人从遥远的地方刚回家,发现她有很多闪光点,发现我们在一起没有任何障碍了。我终于悟到这是师父为我们的共同提高铺好的回归之路,我差点辜负了师父的苦心安排慈悲苦度。

找到了自己的差距,我对同修没有一点怨气,而同修也有很大的包容心。我们坦荡的交流,师父选择了我们做大法弟子,我们就应该兑现和师父签下的誓约。我们都在走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证实法的路,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师父巨大的承受为成就我们延长来的,决不承认旧势力的任何所谓考验安排。项目配合中,不说闲话,不背后议论同修,圆容整体。听师父的话,多学法学好法,把时间用在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佛法无边,师父无所不能。相信师父给我们安排的都是最好的。

同时我真诚的给同修道歉,希望我们共同精進! 同修笑了, 开心的笑了。

修炼二十年了,可修得太差劲了,总让师父操心,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我会在以后有限的时间里更加努力,修好自己,真正从人中走出来,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期望众生的期盼,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