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法的要求 做好每一天的功课

更新: 2017年08月1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四日】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到今年已经二十年了,二十年后的今天,才感觉有点脚踏实地,知道修炼最真实、最重要的,就是在每天扎扎实实的功课上,也就是能够坚持学法,每天炼功,遇到事情能记得从修炼的角度思考。

学法与背法

刚刚得法的时候,看到师父在早期的讲法中说:“说这样好的东西我们为什么不把他背下来呢?”[1][1]心里明白这是师父期望我们做的,于是决心把《转法轮》背下来。

背书是我的专长,在中学读书的时候,大篇大篇的课文,老师没有要求的,我都能背下来,准备美国留学时,几百页厚的英汉辞典,我几乎能背下来一大半。开始背法时,很快就把《精進要旨》背下来了,连每一篇的发表日期都背下来,然后开始背《转法轮》。

《转法轮》背到十页后,就再也背不下去了,因为感觉很机械、很难受,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收获,而且因为花很多时间,导致没时间读法,弄的两头都不搭,于是就放弃了,这是第一次的努力。

过了五~六年,明慧网和学员不断有人交流背法的体会,自己很羡慕,同时想“师父要求的,我没有做到呀,怎么行呢?”于是再次开始背,这一次嘱咐自己,不可以半途而废。我背书的经验,是要重复七次,才能完全记住,但是《转法轮》很长,要重复七次就走不动了,于是我只能放弃重复背过的,一直往前背。

这一次努力了好几个月,最终还是停下来了,因为自己会背书的那些窍门,用在背法上别别扭扭的,踉踉跄跄的背了八讲,到第九讲时终于再也支撑不下去,再次放弃。

这一次我知道了,正因为我很能背常人书,所以我很难背法,所以就不作此想了。这一放弃就是十年,但是心里对“做不到师父要求的”这一点一直存在遗憾,于是最近觉得不能留下这么大的遗憾,终于第三次捡起来。

这一次我开始仔细反思以前背书为什么背不下去,我发现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我的目地是把书能背下来,能够觉得骄傲,能够自我满足,想把书背下来的背后,其实是一颗显示心,而这个心就挡在背法的正前方,阻止我对法的内涵的理解,让我在背法中没有收获。

第二个问题就是这些背书技巧的使用。师父在讲法中讲背书的法时,说的是:“说这样好的东西我们为什么不把他背下来呢?时时刻刻要求我们在常人中能做个好人,能提高,你背下来不就更好吗?时时刻刻都有对照。”[1][1]我理解到,背法的目地是加深对法的理解,不能是为背法而背法。

于是我注意放弃原先的求心,也放弃了我熟知的窍门,背法时开始用心,用学法的心态去背法,背法时不把注意力放在如何把每句话背下来,而是放在法的意思上,反复读师父讲法的意思,在这个基础上背。没想到这样一来,前面的路豁然开了,不断的看到法的意思,读了二十年的《转法轮》的很多文字,好像第一次出现在我的眼前,让我从新认识。

从修炼以来,自己在放弃了很多优裕的常人中的物质条件,但是心里其实总是有不足,常常在梦里把那些东西又找回来,醒来之后对自己懊恼不已,但是,当我背法时看到:“我来到常人社会这里,就象住店一样,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恋这地方,把自己的家给忘了。”[2][2]一下子豁然开朗,真的是这样哦,自己还真的把眼光放在了一个旅店里的东西,而不是放在本来就应该放到更高层次的东西上,我的注意力真的错了,困扰了我内心深处很难拔掉的思想根子好象一下子彻底拔掉了。

再比如,自己对本地的很多修炼环境很不满,觉的太难了,无可奈何,但是当我背到:“复杂的环境,我想反倒是好事,越复杂,才能出高人哪”[2][2]时,才真正体会到,原来复杂的环境,是给修炼人的机会,面对这些“机会”,不是叹气,而是能去解决这些问题,不就能够出高功吗?这个理不是正好是反的吗?这样一来,困扰自己多年的烦恼一下也去掉了一大部份。

从背法以后,自己平时碰到的关中,背下来的法理会记得,会出现在眼前,就像师父说的:“他在行动中每当做什么事情的时候,他都能够用炼功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真是不一样。”[1][1] 我终于能够体会到这一点。

现在背法终于不再是负担,而是自己很想找时间去做的事情。从背法这件事情中体会到,我们做的事情确实不是常人中的事情,要做成,常常是要去掉常人中自己的特长、所长、经验、观念,从法中来找正确的路,这样才能走的通。

坚持每天炼功

长期以来,自己仗着年轻,对炼功很不重视,而且自己的作息时间是晚睡晚起,晨炼也就无法保证,所以炼功是抽空炼,没空不炼。

大概是三年多前,身体开始出状况,内脏突然疼痛,一开始是疼几分钟就过去了,后来要疼半个小时,再后来会连续疼几个小时,最后一次,持续疼了将近二十个小时,疼的在地上打滚,可以说是度秒如年,几乎就是夺命的关。自己用正念闯过来之后,检讨自己,意识到是长期不好好炼功所欠下的。如果按照法严格要求自己,每天炼功,消业,就不会欠这么大的债,到头积累成了这样一个差点过不去的关。

经历了这件事情,开始重视每天炼功,但是感觉真难,每次炼功都好比爬一座高山,爬完后累的心有余悸。但是,我身边的同修们,却每天早上四点或五点到户外或公园炼功,无论寒暑,天天如此,相比之下,差别何其之大?!于是终于觉的这样不行,于是給自己定一个目标,一天一天的要求自己早起,去户外炼功,早上起来很难,没有睡几个小时,真是有千钧之重,但是一旦去公园炼了,发现爬山的感觉荡然无存,身体感觉非常愉快。师父在法中说:“我们那个场只要你去炼功,比你调病要强的多。我的法身坐一圈,炼功场的上空还有罩,上面有大法轮,大法身在罩上面看场。那个场不是一般的场,不是一般的练功那样的场,是个修炼的场。”[2][2]这样好的场,是师父給弟子的,为什么我连收师父給的好东西都做不到呢?

从每次在舒服的室内炼功疲惫不堪,到现在终于可以早起炼功而不再那么难,真的感觉修炼就是严格要求自己,能做到,慈悲的师父就去掉了困难,给出“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境界。

唯有精進

前后有好几年的时间,自己常常做一个梦,就是又回到大学里,然后有两门课我总是不做作业,一次作业都没有交过,但是作业占二十分,这二十分就全都没有了,而且还有几门课老不读书,已经大学四年级了,马上毕业考了,看着可能就毕不了业,但是,毕业考总是不来,自己在梦中都纳闷:怎么还不毕业考,时间不是过了吗?

每次醒来,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心里既惭愧又紧张。这样的梦,每年几乎都出现一次。直到最近,自己开始真正抓每天的基本功课后,这样的梦才停止出现了。自己感慨的是,修炼了二十年,才刚刚有点脚踏实地的走,才能做的有一点像炼功人,真是差距太大了。

师父在去年在纽约的讲法中说了很重的话:“你承担的背后的那个分配给你的那些无量众生、庞大的生命群,你都救度不了,那是什么?!那是简简单单的一个不精進修炼的问题吗?那是极大极大的犯罪!罪大无比!”[3]“你说你到时候一喊师父,说我没修好啊师父,这事就完了吗?谁能放过你呢?那些旧势力放过你吗?多重大的事情啊?!”[3][3]我感觉到,在修炼中,我们是否是按自己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好像该做的都做了”,而不是按法的标准来要求,才会导致在正法十八年后,让师父说出这样重的话来,才导致正法進程一拖再拖,师父在其中的巨大承受与付出,我们只能猜想,无法真正知道。

时至今日,如果在法中所说的要求,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向内找,把复杂的环境当作修炼的机会,这些事情我们都做不到,每天还因为人中的诱惑和兴趣,而在这里給自己放松一点,那里放松一点,耽误时日,蹉跎时光,如何能够达到法的要求呢?如何能够不拖正法的后腿呢?如何算对得起自己的誓约呢?

在正法十八年后的今天,也许我们要意识到的是,我们整个状态、或对自我的要求,可能都完全赶不上师父的要求,才会造成这么多的遗憾。我想,师父为了我们能完成使命不断的承受,不断的延后结束的时间,我们做弟子的,是不是应该警醒了,真正的让自己進入一个不同的状态,更高要求的状态,法所要求的状态?而这个改变,对我自己来说,就是要从每天的基本功课,与平时的一思一念做起。

期望与同修共勉,共同精進!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义解》〈在北京法轮大法辅导员会议上的建议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