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十小时闯过魔难

更新: 2018年04月2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六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的大法弟子。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二日这一天,跟往常一样,上午十点多钟,我骑着电动车去父亲家,去做中午饭。在路上的时候,感觉头有点晕,当时也没在意。

到了父亲家已快十一点了,这个时候,感觉到口干恶心,头晕脑胀,没有力气,支撑着身体,勉强把午饭做好。然后,叫爸爸吃饭,说:“你吃饭吧,我不想吃,身体不舒服,到房间里去休息一会儿。”

坐在床上闭上眼睛,心想这是咋回事呢?作为修炼人,我不能躺下,我要学法。我拿起书读法的时候,嘴怎么不听使唤了,喘着粗气,读的字也不清楚了,手脚麻木,整个身体在抖动。这时脑袋很清醒,觉得不对劲,马上喊爸爸(同修)过来。

他过来一看,吓一跳,咋变成这样了,他不知所措,我说:快发正念,否定旧势力安排,解体迫害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发了一会儿正念,爸爸又打电话,把小妹(同修)叫来。小妹一看,吓呆了,我说:扶着我,我要到师父法像前说几句话。

看着师父的法像,我一边流着泪一边跟师父说:“师父啊,弟子做的不好的地方,不对的地方,在法中归正,不允许邪恶迫害干扰,谁动谁有罪,请师父加持弟子正念。”

接下来,我和小妹同修商量想找同修帮忙,然后,她骑着电动车,载着我去了同修家。在路上,我坐在电动车上,身体软软的支撑不住往下滑,好像有什么东西把我往下拽。小妹说:坚持,没事的。一路上,我们背着“疾风电掣上九霄 雷霆万钧比天高 横扫穹宇无尽处 败类异物一并消”[1]。

二十分钟后,终于到同修家了,同修住的是三楼,这时我手脚不听使唤,走路已经困难了,小妹硬把我拽到楼上。進了门,同修吓了一跳,人怎么这样了。她看着我张着嘴,不停的喘着气,摸一下,我的手是冰凉的,我的感觉是四肢麻木,心跳加快,眼睛不想睁开。

大家一看,赶紧坐下来发正念,不一会儿,又来了两位同修,五位同修一起发正念。这时,我对同修说我的手抖的很,发不了正念,同修鼓励我说,不要感受它,咱们有师父在,谁都动不了你。

我心里有正念,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放弃,不能放弃,我能行,嘴里不停的念着:“真善忍三字圣言法力无限 法轮大法好真念万劫即变”[2]。就这样,不停的发正念,我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感觉整个房间一片黑糊糊的东西往下压,同修正念足,能量场很强。发完一次正念,黑东西少一些。再一次发正念,又清除一些,然后大家集体学法。渐渐的不好的东西没有了,空间场干净了。

到了下午六点钟,身体状况慢慢的好起来了,这时感觉肚子饿了,同修做的粥吃了一碗,吃完饭,觉的身体有劲了,手脚也灵活了,到了晚上九点钟,身体一切恢复正常。

经过十个小时努力、发正念,那真是正邪大战哪!

同修说我正念足,闯过了这一关。我说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是师父把不好的业力消掉了。不知道师父又为弟子承受了多少,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感恩。同修们会心的点了点头,说谢谢师父!在这里,也感谢同修的无私的帮助。

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真得静下心来向内找,无条件的向内找。在修炼的二十年当中,师父要求的做好三件事,我做的怎么样?自己修去了多少人心?真得好好的找一找了。

不找不知道,一找吓一跳。学法不入心,在集体学法读法时,有错字、漏字、添字等现象,有时发正念溜号,炼功有时不到位,讲真相不愿意面对面讲。每遇到问题或做一件事时,爱挑别人的毛病,有看不起别人的心,有执著自我的心。每做完一件事过程中,找出一些自己做的满意的,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有不让人说的心,争斗心、埋怨心。说话总是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处理问题的办法有时是极端的等等。

找出这些不好心,意识到真得要修去了。最好的办法是,多学法,真正在法上提高上来、升华上来。通过背法,心渐渐的能静下来了,法理也渐渐的清晰了。意识到修炼的严肃性,修炼中不能消沉、懈怠,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得按照真、善、忍去做,扎扎实实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通过这件事,真正的感受到师父的伟大、慈悲,师父一直给机会、给机会,延长时间。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做好,不修好自己,珍惜这万古机缘呢?

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真得静下心来向内找,无条件的向内找。在修炼的二十年当中,师父要求的做好三件事,我做的怎么样?自己修去了多少人心?真得好好的找一找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正念〉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对联〉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