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件奇事

更新: 2018年04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七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的大法弟子,现将我在修炼中遇到的几件奇事写出以与同修交流。

撞车

这是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底的一个中午,天上刮着六、七级大风,我低着头顶着风正快步走着,没注意一辆中型面包车也正从我的侧面往后倒车,只听“嘭”的一声,车的后部碰到了我的左前额。我听车里的副驾驶说:“后面撞人了吧。”驾驶说:“没有吧。”副驾驶说:“还是下去看看吧。”

我摸了一下头,什么事也没有,却看到车后面和我头一样高的地方撞了一个淺坑,我想:“糟了,把人家车给撞坏了。”又一想:“不对,是它撞了我。”再一想:“是大法师父在保护我。什么也不和他们扯,走了吧。”我一边走一边想:“应该这么想,什么都没发生,我不承认发生什么了。不再想这事了,走吧。”于是就头也不回的快步走开了。

此事过去了多年,如今回忆起来,那时的想法也许符合了师父说的:“好坏出自一念”[1]。所以此事才如小风拂面一过而已。

吵架

这是二零一七年九月,我在外出的路上,碰到一个骑自行车的人和一个开轿车的人因为行走路线的问题开始大吵起来,双方面红耳赤,手指对方,话音粗暴,堵塞了交通并开始引起人们的围观。当时,我的第一个想法是“这两个人吵架堵塞交通多不好啊。”继而突然警觉:“这是给我看的,因为我常有暴怒心,而且常犯。”当时的实际情况是,我刚想到这是大法点出我的问题,那两个人突然不吵了,很平静的各自走人。那一瞬间从大吵变的很静,好象什么都没发生过,反倒让人有些目瞪口呆。

事后我想,既然大法通过两人吵架点出了我的问题,并且我也意识到了,那么高层生命就没必要让两人再吵了。师父讲过:“在我们修炼这条路上,就没有偶然的事情。”[2]从法中明白,人是很可怜的,因为人的很多行为是受操控的。确实令人感慨。

在以后的日子里,脑子里仍然不时反映出因对国际形势或一些刑事方面的坏事而产生暴怒心,就特别注意发正念来灭掉这个执著心。

腰疼

这是二零一八年年初的事,我发现我走路时间长了左腰开始有点疼,并且走的越远,疼得越厉害,我担心是老年退行性病变。师父有这样一段经文,我把他背下来了:“在修炼中碰到魔难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魔难、在它们安排的魔难中如何做好,不是这样。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鼓掌)那么从这个角度上看,我们面对的事情就是对旧势力全盘否定。它们垂死挣扎的表现,我与大法弟子都不承认。”[3]

每次走路左腰一开始疼,我就开始背这段经文。效果非常妙,每次刚背到第一个句号,腰就不疼了。当然我是坚持背完,并多背几遍。有时想到这是否是自我良性暗示起了作用,但马上警觉到,这是旧势力打進大脑里的干扰,立即排斥它。有时一边走一边想别的事,直到腰疼得很厉害了,才想起背经文,结果仍然很灵。

一个多月以后,我经常走路忘了背经文,因为腰再也不疼了。有关腰疼的事我并不是没有教训的,就在此事的半年前,我右腰疼,到医院花了几百元的药费,又是吃,又是贴,外加静养三个月,确实也好多了,但留下个平常微疼,大动大疼的根儿。这次左腰疼背经文,腰的两侧疼都彻底全解决了。这事让我对“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4]有了真正的深刻体会。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西兰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