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被迫害心理 只有慈悲救人

更新: 2018年06月0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二日】我因为起诉江魔头,被当地中共警察绑架到看守所。这里的环境之恶劣,超过了我的想象。无论冬夏進来的人不管老幼一律先洗凉水澡,即使在生理期间也不放过,并且不准盖被子,只能盖个很薄的褥子,不能枕东西。

我来时正是深夜,为了不吵醒大家,我没有过多抗争,当夜我冻的一夜没睡。在这里,不能随便上厕所,有规定时间,如果没到时间,你就算尿裤子,也不让去的。除了牢头等几个人,白天不能解大便,要夜里才能去。新来的用卫生纸,要向牢头申请,如果牢头心情不好或者看你不顺眼,根本不搭理你。

这里不能随便说话,不能随便走动,干什么都要请示牢头批准。对法轮功学员,他们盯的更紧,不能挨着坐,中间要隔其他犯人,只有牢头与三个老号可以随便聊天,不必遵守那些规矩。其他人除了必要生活中不懂的可以问,平时只能说的两句话“对不起,错了”,“知道了,谢谢”。一天到晚安排满满的,放风,也只能排队转圈,不能自由活动,不能说话。

牢头权力很大,说什么是什么,狱警根本不管,她们这里没有人情,比劳教所还要恶劣。我被安排和两个犯人打扫厕所,这是最脏最累的活。一天七遍,每一遍内容都不一样,天天在水里泡着,其实就是变着法整人。

在平时,我就是个稳重善良的淑女形像,到这里,我吃饭干活都跟不上,经常被他们挖苦、讽刺、呼来喝去,百般挑剔。干什么都是错,那两个犯人,她们也看不上,我们三个成了她们的出气筒,没有一点尊严。

我认定他们是邪恶的帮凶,被烂鬼操控的没人性,无可救要,对她们产生很大抵触,经常不听她们的,老跟她们较劲。一次,在与她们 冲突中,我告诉她们,我要向狱警揭发牢头的行为,这一下她们九人轮番对我攻击,以我值班犯规为由,罚我天天值中午班,不给用卫生纸,我陷入极大的压力和困境中。我准备绝食反迫害,一连两晚,我刚躺下,就听到另外空间传来邪恶阴冷的狂笑声,它们似乎得逞了。

我不停的发正念,背法,找自己。第三天夜里,我做了一个很清晰的梦。梦中我来到了一个明亮宽敞的花园里,在这里,我遇到了牢头和那三个管事的犯人,我认出她们曾是我的家人,她们笑盈盈的看着我,我高兴的说:原来你们是我家里人呀,当初在那里面,你们怎么那么恨我呀?她们笑着答道:其实我们一点也不恨你。醒来后,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点化我,我赶紧向内找。我悟到:师父让我要把她们当亲人对待。修炼人没有敌人,只有慈悲众生、证实法、救人是第一位的。

我本身执著于自我的心太强,自高自大,显示心、好为人师的心,不让人说的心、争斗心,都没修下去,生活中自以为是,很少低头,不愿认错,我的这些不正的心态被旧势力钻空子,操纵这些常人来迫害我,我没能及时归正自己,反而生出不平和怨恨指责、争斗、对抗,还以为是在反迫害,使环境越来越差,差点让邪恶得逞。我绝不能承认这种迫害,我要归正自己,赶快提高上来,把那些不正的人心、执著彻底清除,那些执著都是假我,都不要,去掉这些名利心,只要真本性,只要慈悲善念。

心态平和了,语气也平和了。出自于我的真心,“对不起,错了”,我确实说的太少了。从那以后,无论她们怎么挑毛病,我都能平静的接受,不是为了符合她们,是为了符合大法对弟子的要求,从而证实大法。同时我也加大了发正念的力度,一有时间,就发正念和背法。“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1]。随着我不断的归正自己,她们对我的态度明显转变。那个盯着我挑错的女孩儿忽然对我好起来,让我睡在她旁边,还给我盖厚被子,不让我多干活,处处维护我。牢头也不让我值中午班了,按时发给我手纸,态度好了很多,有时还会为我着想,跟我一起干活的犯人都看出来了说;她现在对你挺好的,可能看你长的漂亮。我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默默的感谢师尊的保护。对“修内而安外”[2]的法理有了更深的理解。后来我再也没听到邪恶的狂笑。

在梦中,师父又给展示了那些迫害过大法弟子的人已经奄奄一息了,在弥留之际,她们有的良心发现,告诉我们她错了,她后悔曾经伤害过大法弟子,我便拿着师父留给我的法宝(是一种植物)放到她们鼻子下面,她一闻立刻就好了,其中还有一个外星人。师父真是太慈悲了,只要还有一线希望都让我们去救他。

第十天,在我底气十足的拒绝了狱警让我写“悔过书”的无理要求后,我被调到另一个监室。这里的环境稍好一些,也不让我打扫厕所了,但依然不让随便讲话,牢头看的很紧。同修悄悄告诉我这里的犯人在过年环境比较宽松时都给讲了真相,做了三退,我便利用上厕所的好机会给刚来女孩做了三退。

有一天,我不小心把牢头的镜子(用食品袋锡纸做的)给弄坏了,她对我大吼大叫,说了许多难听的话,我这次一点也没有动心,只是后悔自己怎么那么不小心,她做个镜子真的不容易,我真诚的向她道歉,明显的感到了结了一份债。

我已经被关押十三天了,预审当天拿了一张纸说,先关你一个月,反正你也不签字,就别看了。几个同修都说,这里诉江的都关一个月出去,我想我还得呆十多天呢。忽然我感到这一念不正,一切应该都是师父说了算,邪恶说了不算数。我不能认可,否则就把这事给定住了。我该出去就出去了,不用多想结果。在师父的保护下,第十五天上午,我顺利回家了。

在此我衷心感谢师父一路的保护与点悟,经过这场魔难,我终于明白大法弟子无论在何时何地遇到任何人,包括司法人员,不论表现如何邪恶,我们与这个表面的人之间,都不是迫害与被迫害的关系,而是救度与被救度的关系,我们该转变这种观念了,“度众生 观念转 败物灭 光明显”[3]。

以前我总认为是让众生观念转变,现在我悟到是我们要观念转,众生才能转变观念。旧势力就是摆不正与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关系,而执意的破坏性检验和迫害大法弟子,我们不能再把自己放在被迫害的位置上了,那是被动的承认、承受,要摆正自己救人的位置,才能去唱主角,而救人的关键就是慈悲。

去不掉名利心是生不出慈悲心的,被障碍住了,而名利心经常的表现就是执著于自我,证实自我,维护自我,都是假我,是最无能的细胞,都得彻底清除解体它。在魔难中它们会表现得淋漓尽致,这正是清除它们的好机会。所以魔难中就是找到真我,证实法。

救人的过程而不是受迫害的过程。如果我们所思所想都能从正面出发,只想救人,证实法,就能做到正念正行。负面思想一出来,就清除它,就逐渐的斩断与旧宇宙为私为我的思维联系。邪恶钻不了空子,也够不着我们了,只有被淘汰。不被操控的常人也容易明白真相,从而得到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内而安外〉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新生〉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