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的态度 不同的结果

更新: 2018年05月1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二日】我把自己经历的两次“敲门行动”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二零一七年年初,听同修说警察又挨家“回访”了,要有所准备。不久,我就接到社区派出所的电话,问我在不在家,我说我正上班,不让他们去我家,非要见面的话,就到单位吧,他们说那就算了。

后来有一天,我办公室的一位同事(同修)接到门卫打来的电话,说有警察要见她,同修对警察说不去见他们,不能配合他们,那样对他们不好,并跟他们讲真相,可警察执意要见,同修只好同意他们到办公室来。我马上心跳加快,一时不知所措。后来想到网上同修交流文章中谈到要正念对待,不配合,才忐忑的跟着同修出去面对警察。我本来可以不出去的,可是执著心驱使,因为此同修曾因“诉江”被非法抄家且非法拘留过,我只被带到派出所讯问,就自认为比她强,想显示自己比她修的好;同时还夹杂着一些对同修的情,觉的应该有难同当,不去不够意思。

他们一共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在录像。当那警察开始与同修谈话时,我要求他出示证件,想叫同修拍下来,可他拿出证件晃了一下就放回衣袋里了,不让拍照。我说:“你不让我们拍,你们却在拍我们。”他说他们是执行公务。我说不拍下来,等同修被带走了自己无法跟其家属交代。他说上次带走同修的不是他,这次是来找同修了解情况,与我无关,意思是我多管闲事。我一听火气没憋住,跟他争吵了起来。

事后通过学法向内找及与同修交流,发现自己当时带着一颗不善的心,把对方推到了对立面,还有很强的争斗心,不仅没讲真相救他,反而给他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后悔不已。

四月二十六日上午,再次接到社区派出所的电话,问我在哪里,要见我。我告诉他们后,心里还是有些紧张,不知这次会出什么事,但有一念:无论发生什么,我都要保持一个祥和的心态,冷静对待。

这次也是来两个人,不同的是记录仪别在身上(开始没注意到)。他们首先问了一下我的基本情况,还要我填个什么表。我说这些在派出所都有的,何苦专程到单位找我,就没填那个表。

谈话始终在轻松聊天的气氛中進行,期间我告诉他们我是癌症手术后才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法轮功就是叫人按真、善、忍去做好人,提升人的道德水准,同时对祛病健身有奇效,我自修炼以来七年多没吃一片药,没打一次针。江泽民下令迫害法轮功学员是错的,所以我们才控告他,而且我们都用真名实姓、真实住址和电话号码,我们都是活生生的证人。我还告诉他们“天安门自焚”是假的等等。

最后他们看到我的身份证号后还说不像五十多岁的,我笑着说下次见面会更好。

个人所在修炼层次中的感悟,有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