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去名利心

更新: 2018年05月2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六日】二零一零年我有幸走入法轮大法修炼。大法的法理就像一股清泉冲洗着我污浊的身体,使我从迷茫中醒来。懂得了人活着的真正意义,知道怎样做人了,怎样做一个更好的人。

在不断的学法中我的身体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好多疾病不治自愈,原来偏瘦的我体重增长了二十多斤,气色也好了,身体轻松。真有脱胎换骨的感觉。随着不断的学法我知道法轮功是修炼,《转法轮》是指导我们修炼的书,是让我们在不脱离世俗中修炼。

这里我只说说修炼后我是怎样在平日生活中看淡名利、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人的。

优秀名单中唯独没有我

我市要突击一项任务,为此就从各镇调来了一批教师。我是其中之一。也就是在这时我得法了。

大约为这项工作干了一年多后,有一批人陆续回去了,剩下的人在做着收尾的工作,准备上级来检查。

检查后上级很满意,因此就给了很多评优秀工作者的名额。据说留下来做结尾工作的都在其中。就在定下这个优秀工作者名单之后,我看到同事们常窃窃私语,一个与我比较要好的同事告诉我这个名单里唯独没有我。

我听后心里不是滋味,心想:这是为什么?我平时兢兢业业、尽职尽责的工作,他们是看到的。但转念又一想我现在学了大法了,不能把这名看的太重,这不符合法的要求,是修炼人要去的心……

脑子里翻江倒海,正邪较量着,很快正念战胜邪念,心也平静了。这时负责这项工作的领导让组长找我解释说:因名额有限,名单是按参与此项目的时间先后安排的。我是最后一个来的,所以没在先進名单中。

其实我不是最后一个来的。我听后也没吱声。她又问我:“你是不是最后一个来的?”我就实话告诉她,某某是在我之后来的,但我说:“就这样吧,总得有个得不到的。我不会计较的。”

她感慨的说:“你的思想境界真高,和别人不一样。”我说:“我要是不学大法我是做不到的。”因为之前我已经跟她讲过真相。她知道我学大法。

“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 几天后,教育部门進行工资改革,工资为等级制。通过积分划分等级,这件直接牵扯荣誉证书。恰在这时偶然听到我校来的同事给领导打电话,说的就是这个荣誉证书积分的事情,他说,“我们那个证书是自己干出来的,评出来的。”他说的就是我放弃的那个先進证书。

本来求名的心我已放下了,这一下又翻腾起来了。心想你怎么能这样说呢?领导和同事怎么看我呢?名利心都翻出来了。回家后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非常难过。学法吧!当我打开《转法轮》,师父这段法恰恰映入我的眼帘:“你可能就认为是你的了,到最后它不是你的,从中看你对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执著心,就得用这办法给你去这利益之心,就是这个问题。”我恍然大悟,这不是名利之心在作怪吗?这不是我应修去的心吗?明白后心就放下了。堵在心头的一块石头没了。

白金项链

我修炼大法前丈夫捡到一条白金项链,我们可高兴了,就把它珍藏起来。炼功后随着不断的学法,心性不断的提高,想起那条白金项链心里就沉甸甸的,因知道了这是不义之财。怎么处理呢?又找不到失主。

我心里就盘算着,我到金店兑换成钱,再把钱捐出去。我把想法和丈夫一说,没想到不修炼的他痛快的答应了。女儿也很支持我。她还没修炼,只是偶尔看看大法书。

女儿和我一起到金店去。店主看后说是合成金,他们不要。我有点失望,不知该怎样处理。我就又把项链放到包里,准备回家挂到墙上。

奇怪的是当我再去包里拿项链时,翻遍了那个包的所有的兜都没有找到它。我家没有外人,不可能被谁拿去,那怎么会没了呢?

忽然我明白了,是师父看到了我的心帮了我,了却了我的心愿。那项链一定是物归原主了吧?

利息

我到外地给女儿看孩子,这期间丈夫的妹夫借了我家一笔钱。因为是投资搞建筑,说钱不是白借,是有利息的,并且打了借条,到期本息全还。

我回家丈夫和我说了此事,我想到期利息就有几千元,也不可能要他这么多钱,一点不要可能他们也过意不去,到时候就少要点利息敷衍一下吧。

到期还钱时妹夫、妹妹都来了,我们盛情款待他们。本金是还了,利息的事只字没提。吃完饭玩了一会,临走时妹妹就拿出二百元钱给我小外孙女,我们谢绝了。

我表面没表现出什么,可心里七上八下闹腾开了,心想:都打了借条了,怎么连个话都不敢说呢?我们也不可能要那么多钱啊!可做人也得讲个诚信吧……

这个念头刚出,我就觉的不对了,“我们炼功人怎样对待失与得?这和常人不一样,常人想得到的就是个人的利益,怎样过的好,过的舒服。我们炼功人却不是这样,正好相反,我们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东西,而我们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除非修炼。”[1]师父是用这办法去我的利益之心啊!师父让我更清醒了,记住做好人的真正标准。

女儿把婆家给的钱退回去了

女儿生了孩子,我和女儿的婆婆轮换看了二个月,这时亲家母就提出不看孩子,每年给一万元钱。当时请个保姆每月至少三千元还得管吃、住,她的观念是:能让钱遭罪,也不让人遭罪,也在我跟前说过,觉的看孩子是遭罪的事。

我们这儿的风俗,一般是奶奶看孩子,我是在帮她,她反而把责任全推给我了。当时我听后无语,想:孩子也是我们的后代,我们都退休了,女儿、女婿都是独生子,我们有责任帮她。但对她的做法我当时真是想不通。可转念一想,我是修炼的人,我是学法轮大法的,我不能和她攀比。我学了大法身体强健了,要不,看孩子这个苦差我也吃不消的。现在的人到了这个年龄这病那病都有。想到这我就想通了,心想就随缘吧。

我就一直帮着女儿看孩子到现在。亲家母就做自己喜欢的事:跳舞、写字、旅游等,每次见到她,她都说高兴的合不拢嘴。

亲家母每年拿出的一万元钱,女儿只要了头一年的钱,第二年给的钱就退回去了。因为我和女儿商量,你婆婆给的一万元钱是看孩子的钱,孩子是我帮你看的,这钱我觉的你不应收她的,你说呢?女儿对利益看的也比较淡,她本性很善良,想了想说:“妈,你说的有道理。”因此就把钱退给了她婆婆。

再去利益心

丈夫家弟兄三人,丈夫是老大,老家在农村。家中有三栋房子,当年分家时我们分到的是已经多年不住的老房子。分家时就说明老人就住在我家分的房子里,家中的东西是老人和两个弟弟三家分,没有我们的事。因我们户口在外,每年养老费是三百元,那时每月工资只有一百多元。我当时对婆家分家的处理觉着很不公平,非常生气。多年后说起此事我心里还愤愤不平。

当时我们住的是单位的宿舍,家里什么也没有,用块板子支起来当饭桌,用煤球炉做饭,需要什么都是我们自己现买。我娘家那面父母年事已高,也需要我们的帮助,因此,我们生活非常节俭。虽然是双职工,生活也很拮据。

得法后,好多事情就看开了,明白凡事都有因缘关系。这些年婆婆住的房子经常修理,经常花钱。去年雨水稍大点,院墙塌了,房子也漏雨。丈夫回家找到二姑爷,因二姑爷是搞建筑的,商量后决定大修一遍,投资二到三万,钱都得我们出。我听后脑子又翻江倒海的,心想:分这房子不但不挣钱还经常赔钱,这房子连个房产证也没有,老的不住,也就没用了。抱怨心、利益心老往外翻。

转念一想:不对啊,我是修炼人,不能这样想啊!我学了大法了,这样的想法太差劲。师父让我们修炼人要舍去常人的各种欲望和执著。我这不还是对利益执著吗?修了这么长时间,遇事还是没做到考虑别人,我要听师父的话为他人着想,何况她是我们的亲人呢?

我想通了,事情也发生了变化。婆婆不愿意收拾屋子,嫌大修把屋内的东西都得搬出去,不愿折腾。这样修房花的钱就少了一些,但满足了老人的心愿,让老人很满意。

我心中有法,大法使我变的越来越平和,越来越善良,遇事考虑他人,不在自己小圈圈里打转转。

我想,如果每人都能学大法,这社会会变的多美好!如果人人都能了解大法真相,不被谎言所毒害,人与人之间才能和睦相处,那国家才会达到真正的繁荣富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