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子女升学问题上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三十一日】自二零零八年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以来,认为自己的修炼还算精進,对亲情还是放得下、看得淡。其实不然,在面对现实生活的考验下,自己显得是那么的脆弱,还是被儿女情带动了。才明白了在表面上强迫自己放下了对情的执著,而实质上在内心深处还隐藏着这种根。

一、参加家长会

随着一阵“叮当叮当”的电话铃声响起,将我的思绪中断。“爸,今天下午三点半到学校来参加高中毕业班的家长会,务必要来哟。”女儿在电话中讲,平时一直是她妈在管这些事,我是不管事的。“你还是叫你妈去参加吧。”“妈说她上班忙,没有空,这次叫你去参加。”我很是不愿去,嘀咕道“麻烦事就叫我去,我回来还有这么远的路。”“爸你也别唠叨了,你们(修炼人)不是要心存真、善、忍的嘛,要为他人着想,难道你女儿的事就不管了吗?下午一定要来哟。”不管我同不同意她已经把电话挂了。平时我也很少关心孩子的学习,现在高中马上要毕业了,去了解一下孩子的学习情况吧,于是下午请了假赶到学校参加家长会。

学校组织了高三年级十八个毕业班迎高考三十天冲刺宣誓大会,学生代表和全体毕业班的老师分别進行了宣誓,我还被全场高涨的气氛所感染。当我明白过来这是邪党文化的余毒形式,马上正念清除,才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被带动。

我也明白,现在的教学是学而无用,但在这社会形势下生活,还得要适合现在这种教学模式。我一直对孩子的学习都是顺其自然,自己靠自己,人各有命,自己去把握,走自己的路。

当了解到孩子的学习成绩只是中等水平,学习偏科,成绩还不稳定,要想考上自己理想的大学,还得努力才行。女儿还自我感觉良好,重本考不上就考个二本也行,只要能上大学就好了。像这样抱着一种无所谓的态度,考上二本都悬,这样我本平静的心就开始不平静起来,不管孩子的学业,心里又过不去,自己有责任,从不关心到主动去关心了。

望子成龙的想法普遍的家长都有,我也不例外的冒出了这种想法,如何才能让她提高上来考上理想的大学,我脸上才有光。于是利用人的关系认识了教育系统的一位专家,帮忙分析孩子的学习状况,指导如何去复习,如何准备高考。并建议女孩子去读定向师范,毕业了直接去教书还挺好的。可孩子就是不愿意当老师,我是怎么动员孩子就是不听,我也非常生气,女儿对我说:“你就那么对我没信心了,我要凭自己的真实水平去考。”只好等高考后吧。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不是修炼人的做法。父母只能起到引导的作用,左右不了孩子的命运。

二、填高考志愿

女儿从小就表现的很优秀,常给她讲大法的美好,返出真本性,退出了团、队,她时常虔诚的跪在师父的法像前上香叩头。高考前,女儿又怀着崇敬的心跪在师父的法像前上好香,虔诚的叩拜,请求师父帮忙开启智慧,加持考试时能正常发挥。女儿很顺利完成了高考。当高考成绩公布出来,女儿高兴的告诉我:我终于上了本科线了,谢谢师父!

上本科线了,就要根据高考录取政策,三天内填报志愿。因不懂如何填报,又想选个好学校好专业,又不放心孩子自己去填,这下可为难了。自然想到采取人的交际方法,既请客吃饭喝酒又是送礼,请懂填报高考志愿的行家帮忙了,大家都认为一个女孩读师范专业出来教书挺好的,但,女儿坚持自己的意见,只在成渝两地选学校,且只报“新闻传媒专业”,选择面就有局限,后来筛选了几个学校。在填平行志愿时,是将“师范类专业”放在前,还是将“新闻类专业”放在前,我们的意见就不统一了,争执了很久也没结果,女儿抱怨道:“是我要读书,你不能强迫我去读我不喜欢的专业,我就喜欢读新闻专业。”填报截止时间快到了,急得我没法。我冷静下来悟到,不能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到孩子的身上。我也不再坚持自己的意见,作了让步,经商量填报学校不变,填平行志愿时,新闻类专业放前,师范类专业放后。填志愿才算完成。

填报志愿后没过几天,行家就报告了一个好消息:“你女儿第一志愿的录取学校已经稳当了,我已经和学校的院长书记联系好了,你现在可以请客摆升学宴了。”行家办事还真不一样,我也高兴极了,把这好消息告诉了女儿和亲朋好友。当我请客庆贺时,行家又突然告诉我,第一志愿没有录取到,只有等第二志愿录取了,没想到信任的行家也失误了,我心里感到一阵失落,这下脸往哪里搁呀,我马上意识到自己错了,修炼人参与人的事太多,执迷不悟,沾沾自喜的要脸上有光彩,人心一动就有变数,我马上归正自己。

正如与同修交流,同修一针见血的说出了实质,你找错了人,找师父就对了,一切都是师父在管。

七事不来八事来,由于自己被情带动了没有守住心性,触及了许多负面的因素,带来了不少麻烦事,都得自己承受。

很快就收到了第二志愿学校的录取通知书,是新闻传媒类专业,满足了孩子的愿望。只是学校没在大城市里。可孩子的舅舅就不满意了,向我发难来了,气冲冲的质问:“蓉蓉是不是你的女儿,请人填的啥子志愿,选个那么又偏又穷的地方的师范学校。也不和我们商量一下,她不去读了,去复读明年再去考……”当时听了心里特别难过,忍不住就回击道:“是不是我女儿我自己知道,当初填志愿时没有谁站出来给她参考一下,我主动找她妈征求意见就不搭理,现在跳出来埋怨有意思吗?我还想孩子考清华北大呢,填志愿主要还是按她自己的意见去填的,是孩子去读书,只要孩子满意就行了。任何事不可能面面俱到,高考录取也不是谁都能去左右的。我建议她读师范专业出来当老师或走公务员那条路,她要选她喜欢的专业,也只能这样填了,是她在走自己的路。”我也没有再跟他过多的争执。

面对委屈,我表面上无所谓,可心里却难过,自己主动管了这事还讨不到好,管的太多并不好,不管也不行,关键没把握好这个度。这都是执著儿女情带来的烦恼,也意识到应该放下了。少管人事,多做正事。

三、办升学宴

我们这里有个习惯,凡是家里有子女考上了大学是个喜事,要请客办升学宴来庆贺。很多亲朋好友都请我们去参加了他们的升学宴,办的热热闹闹的。一天,女儿跟我讲:“妈妈叫我问你,我们什么时候办升学宴,准备多少桌。”“我还没有打算请客办升学宴呢。你们各人看着办吧。我不想管了。”我想到自己是修炼人,不想陷入人际交往,礼尚往来的俗事中。她们母女马上不高兴了:“别人都在办酒,我们也正好借此机会请客,收些礼金资助孩子上学,你为啥子不办,你不办就不用你管了,我们各请各的客,分开办。但,女儿读大学的学杂费和生活费一人一半,这个你还得要管。”我也一阵无语。

一直以来都对利益看得淡,很难搅动我的心。这么多年的高级工,每月的工资虽然只有两千多元,还是坚持在上班,生活实在开支不过来了,偶尔也会发发牢骚就过去了,从不放在心里,经济利益难以牵动我的心。这下可更难为我了,我给了孩子的学杂费和生活费,每个月就剩下几百元了,这不让我的生活更窘迫了,但,我只是把这当成一种干扰,也无法改变我要修炼的心。我想钱少了就有少的用法,这是利用人的矛盾安排来修自己,提高心性的,進一步检验我的利益之心和儿女情的,看我还动不动心的,如何去摆放位置的,修炼人心不动,心里明白一切都有师父在管,一个不动制万动,就会柳暗花明又一村。

我也知道,无论多深的亲情,背后都是业力轮报:讨债的讨债,报恩的报恩,缘尽缘散,红尘梦醒,今生世缘将尽,还留恋什么呢?自己有义务承担孩子的学习和生活费用,以宽容之心对待他人之过,不在纠结人的事,我的目地是以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修炼,坦然答应给女儿学费和生活费。

她们为孩子办完升学宴后,就开开心心送孩子上学去了。我也静下心来向内找,“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1]。围绕孩子升学,前前后后经历了这么多事,都是因情而起,自己陷入其中还不醒悟,自寻烦恼。干扰了自己的修炼。后来悟到,一切都不是偶然,都是好事,都是为了自己的修炼,提高心性的。修炼人的根本是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

个人层次所悟,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谢谢全体同修!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理智醒觉〉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