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医生的弟弟被病痛折磨 大法救了他

更新: 2019年12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六日】弟弟是医生,二零零五年的一天,突然给我打来电话:“姐姐,你快来吧!我头痛得厉害,坚持不住了!”我一听,马上骑上自行车赶到他家。

弟弟有神经衰弱、偏头痛、失眠的病,在长春医大毕业后又读了研究生,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时间不长,这病就好了,并且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可是,好景不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恶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他害怕遭受迫害,不炼了。旧病复发,头痛、失眠等病又回到他身上,而且病情与日俱增,越来越严重。

弟弟在医院工作,但因病的折磨也使他没法安心工作,每天昏昏沉沉的上不好班,大把大把的吃安眠药,不顶用,后来为了能睡着觉,整瓶整瓶的酒往肚里灌,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这次看到他的状态着实让人心疼,脸色苍白,说话无力,走路晃晃悠悠没力气。一米八的个头,那么消瘦,简直都脱相了!我看到后吃了一惊,年轻轻的一个人怎么成这样了?

再看弟弟的左边太阳穴部位贴着一个似创可贴一样的贴,比一般创可贴稍大一些,我问是怎么回事?弟弟说:是求的偏方,是治我的头疼的。

有病乱投医嘛,就开始山南海北的寻名医名药,北京、天津、上海、重庆、广州,全国各地走了个遍,西医不行找中医,中医不行了,又找各种偏方,最后从青岛求得这个偏方,贴在太阳穴上。据弟弟说,总共三种帖。人家说的这个帖可神奇了,一般人就用一号帖就能治好偏头痛,多年的顽固头痛、失眠才用二号帖,也是一贴就好。第三号帖用的人就很少了,那意思就是,我弟弟这样的头痛、失眠,也用不着三号帖就好了。

我進门看到弟弟太阳穴贴的就是这个第三号帖。一号二号都贴过了,未见好转,这三号帖又贴了。弟弟让我给他再换新的。我给弟弟把旧帖揭下来,看到太阳穴部位烂了一个坑,有脓、血水、烂肉什么的,挺吓人。

我问弟弟:疼吗?他说:能不疼吗?唉,对我来说,这已经是没法忍受了。你炼法轮功,给我出出主意吧!

我给他换上那一贴后,他又跟我说:“姐姐,我什么也不瞒着你,有这么个事。我对我的病实在是没招了,我去找了我们同学,他爸爸是个香头(即在乡村设坛供神的人),他说让我供他的东西,供上之后我就好了。但有一点我不太愿意,就是以后还得往下承传,没我了,儿子还得继承。我已经找好车了,明天就去。”

我说:既然你在这个当口上,把我叫来了,还让我出主意,那我就得对你负责任。大法师父说过:“但过去有句话:千年不得正法,也不修一日野狐禅。所以,一定要把握住”[1]。师父也说过:“请神容易送神难。”[1]所以呀,要叫我说你不要去,不要招惹这些麻烦。我觉的只要是为名为利或讲什么条件的,都不是正路的,都是邪门歪道的东西。过去你炼过法轮功,使你一身的病都好了,没要你一分钱吧,没跟你讲任何条件吧?还使你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完全是为人好,按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不求名,不求利,这是真正度人的高德大法啊!这才是正路的!哪个是正的,哪个是邪的,你一对比不就清楚了吗?

弟弟说:你说的这些我都懂,也知道这些法门不正,也知道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也在法轮功中受过益,那时也炼到无病一身轻的境界。可后来江泽民邪恶集团一镇压我不是不炼了吗?现在这病又回到我身上了,我想可能是师父不管我了吧。无奈之下这才找的别的法门。你说,象我这样的师父还管我吗?

我说:在这当口上你叫我来,我觉的如果师父不管你的话,也就不让我来了吧。其实师父一再让弟子们找回昔日同修,你不就是昔日同修吗?我觉的你还是修法轮大法吧!只有法轮功能救你,只有坚信大法在大法中修炼,这才是正道!在这时你叫我来,其实你不就是看看师父还管不管你吗?不就是这个问题吗?他说:是的,我是这样想的。万一师父不管我怎么办?因为我不能把我的生命压到未知数上啊。我说:首先我得给你纠正一个不正确的想法,法轮大法是宇宙的根本大法,宇宙大法开在人世间,是师父慈悲于人,再给人一次机会,是让人修炼的,只要你想修炼师父就会帮你,管你,给你调整身体,看护你,保护你。这样一个高德大法,是不允许人验证验证、体察体察的。再说你刚才也说了,以前你不是修炼过了吗?那时你的病不是都好了吗?你不是达到了无病一身轻了吗?那不就是铁的证明吗!你怎么还说是压在未知数上?这不是糊涂话吗!这么好的功法你不炼了,你当时害怕了,不修了,轻易就放弃了,作为一个研究生,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就这么糊涂吗!本来你这一步就错了。你好好想想,你可不能一错再错啊!

他很自责的样子说 :“我很对不住师父啊!师父还要我吗?”我说:“你知道错了就好。要赶快走回来才对。”师父对做错的学员说过:“我不喜欢你们自责,一点用都没有。我还是那句话,摔倒了别趴着,赶快起来!”[2]弟弟说:噢,对了,我明白了。对!决不能一错再错了!我听师父的话,‘赶快起来’走回来,我还修,我还炼!

我问弟弟:你能静下心来诚心的念“法轮大法好”吗?诚心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说:能!我说:好,那咱们就从现在开始(上午十点)你念法轮大法好,我发正念,好吗?弟弟说:好。

就看弟弟散盘着腿打坐。刚开始我观察他脸上的表情,看着挺痛苦,渐渐的模样越来越祥和,由脸色苍白到粉白。就这样我发了四十分钟的正念。

弟弟特别激动的说:姐姐呀,开始时头疼的象裂开似的,渐渐的就不疼了,这四十分钟有半个小时没疼,太好了。这么多年我的头就象上了紧箍咒一样。我觉得现在师父把我的紧箍咒去掉了,把我解放出来了。

弟弟跟个小孩似的,非常高兴。我也给他说了这四十分钟发正念的体会。交流十几分钟,然后我又发正念,他静心念“法轮大法好”。就这样我发正念四小时,他念“法轮大法好”四小时,到了下午两点,弟弟完全恢复正常状态!

突然我发现弟弟太阳穴上的那个帖不见了,不知去哪里了。只见他太阳穴的大坑,也不见了,血和脓也没有了。只看见太阳穴那里平平的,就象刚换的新肉一样,象婴儿的皮肤,粉嫩粉嫩的。我赶紧拿过镜子递给弟弟,让他自己看。

看到自己的变化后,弟弟又激动又兴奋的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就是好啊!太不可思议了!太不可思议了!”

我说,法轮大法是超常的科学,是修炼,有着博大精深的内涵。这些在你们医学上能解释的了吗?弟弟说:解释不了,按照医学常规,做手术往这儿贴块肉,也得长个七、八十来天,才能长好的。真是不可思议。

弟弟已经激动的不知说什么好了。他拿起手机赶紧给他同学打电话,说:我明天不去你爸那里了,我的头疼病好了,四个小时就好了,彻底好了!脸上的疤也长平了。我姐姐是炼法轮功的,是法轮功救了我,以后我就修炼法轮功了,明天我不去你家了。就这样跟人家一股脑的说了这么多。就听电话那边一个劲的说:是吗?是吗?呀,真好!行,只要你的头痛病能好,那你就炼吧。我爸那边我去说,告诉他你好了,他会理解的。

弟弟放下电话,让我教他炼功,还一起学了一会儿法。在我的帮助下,当即做了三退,写了从新走入修炼的严正声明,并立即发到明慧网上。

弟弟走上了新的人生道路。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