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较真儿”找到了争斗心

更新: 2019年12月2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九日】前两天,遇到一件自认为同修不修口、不修心的事情,对我内心的触动很大,事出突然,没反应过来,过后两天才捯过劲儿来。

事情是这样的:

因写了一点自己的修炼体会,觉的实在拿不出手,就找了同修A给把把关、帮忙整理整理,同修A无私的答应了。可到了晚上,有一条同修C的信息,说:“白天去了同修A那里,说起你写的东西哪儿都好,就是有重复的语句,不知道给删了你是否同意。”同修C说:“该删的就删除呗,她不会有意见的。”

看到这信息,我没有冷静的及时向内找自己,反而很反感的向外找了。接着不好的思想上来了(当时没意识到是不好的思想),就想:“同修C怎么这样呀?好事儿、不修口!知道就知道吧,还告诉我,来回说。真不靠谱!怎么同修A也这么不修口呢?没有整理好的修炼素材,怎么就告诉同修C了呢?同修之间还能信任吗?”(因为我跟同修A有个共同认识,就是没经过明慧发表的文章,不能提前拿给同修看)。

给同修打上了好事儿、不修口、不可信的标签以后。我就分别给同修A、同修C回了信,虽然没有象自己心里想的那样的回同修,但是也在信中拐弯抹角的说同修不修口。现在想来真是脸红。不该这样按照自己不好的念头想同修、说同修啊。

同修A给我回了信,说:那天根本就没有提及文章写的长短、好坏,只说了些别的事情。看了同修的回信,我很是不解,心里又生出来“较真儿”的心,一个说了,一个说没说,反正有一个人在“说谎”,修炼人怎能“说谎”呢!?我得跟他们当面“对质”,看看谁说谎了。

给同修写了好长好长的信,振振有词、不留面子、句句带刺,写完后自己又读了一遍,觉的满意。发送键就要按下的同时,突然想起师父说:“作为修炼的人要按照法的标准来衡量自己,应不应该说这话。应该说的,用法来衡量符合炼功人的心性标准就没有问题”[1]。是啊,我这样“较真儿”在法上吗?符合炼功人的心性标准吗?老想修理别人、得理不饶人,不就是常人心吗?不就是中共邪党“假恶斗”那套东西吗?这发送键可不能按呀!为什么让我碰到、听到呢?这件事我也是当事人之一啊,怎么错都是人家的呢?我要“对”什么“质”呢?“较”什么“真儿”啊?这不是争斗心吗?我开始惊觉了,开始反思自己了。

师父讲:“要内修嘛。那么当你发现这个事情你认为不对的时候,是不符合你的观念还是不符合大法?你也应该看一看。”[2]是啊,是应该好好“看一看”啦。 用法一衡量是不符合人的观念了,才去这样想同修的、说同修的。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在这二十多年的修炼中,曾多次遭受邪恶迫害,形成的这些负面的思维、念头、观念,一个不注意就会起作用。尤其是跟刚接触的同修,有“戒备”心、“观察”心、“保护自己”的心、“不信任”的心等等。一旦触动这些人心,马上启用这些旧观念形成的思维方式,去想别人的不是,启用了向外找的模式,还能向内找吗?就使自己变成一个“手电筒”,光照别人不照自己了。给同修打上某某“标签”,就有了向外找的理由了,往外推,去排斥、并远离同修,不想跟同修接触了。细想想,细看看,这些不好的思想真的不是我自己,都是邪党文化形成的东西。唉!跟真、善、忍标准相差多远那!简直就是向背而行的!

再说了,往出返不好的念头的时候,这不正是向内找、修自己、提高自己的好机会吗!然而关键时刻却忘记向内找了!不但不向内找,还随着这些不好的念头去想同修不好,这个那个的!想来,真叫人羞愧难当!

师父说:“为什么给我看见了,是不是我有什么心哪,是不是我也存在这样的问题呀。所以修炼哪你得真正对自己负责任,要看自己。”[3]“修炼者永远是修自己”[4]、“放下太多、太强的执著,走好自己的路”[4]。

我开始醒觉了,所以不得不从新审视一下自己,好好向内找一找自己,自己认为的同修不修口,不可信,是真正的不修口、不可信吗?不是!不是同修不修口,不是同修不能信任,更不是同修“不靠谱”。正好相反,是自己在这几个方面有问题,这回真该跟“自己”较较真儿了,好好用大法标准衡量一下自己,好好的修理一下自己。修去这觉的同修不修口的心、这不好的念头,修去这个不信任同修的心、和想同修不靠谱的想法,是师父利用这个环境、这件事,让我在这些方面提高的。这些肮脏的心不去掉,那肯定是被邪恶利用的对像,跟同修们形成了间隔,那真的邪恶就高兴了。就有空子可钻了!

当认识到自己这些问题的时候,觉的当自己站在自私角度、基点上、戴着“有色眼镜”看同修的时候。看到的都是同修的缺点、不修口、不可信、不靠谱。反过来再看自己是多么的心胸狭窄、自私。再站在向内找的角度、基点上看同修,反而看到的都是同修们的好处,都是那样的好、可亲。同修们身上的亮点都是我自身没有的。

向内找,我去掉了自私、狭隘、较真儿、争斗的心理,生出来对同修宽容、包容,敬佩的心。再看同修,哪都顺眼、都好。我身体都感觉轻了,真是“观念转 败物灭 光明显”[5]。真心感恩师父对弟子的良苦用心!谢谢师父!在此也谢谢这次给我提供提高心性的同修,谢谢你们!差一点误解你们,请接受我的道歉!对不起!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东部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欧洲法会的贺词》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新生〉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