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旧势力安排 做真修弟子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七日】我于一九九六年得法,记得当时只看过一遍《转法轮》,还不记得是否看完。但是当时给我特别大的改变,非常深刻,一个就是一点贪心都没有了,自己办公室的电话都不会用来打私人电话了。

还有一个大的变化,就是那段时间再也不看丈夫的毛病了,原来看他哪儿都不顺眼,看完《转法轮》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心祥和,慈悲的能量场充满了我的内心,完全没有了一点看不上他的心了。

但旧势力给我做了一套邪恶的安排,使我早早的脱离大法,下面就将自己从新走回大法,破除旧势力安排的历程做一下交流,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重返回归路,再续大法缘

由于旧势力的安排(当时不懂旧势力的安排,后来悟到),得法不长时间,书就看不下去了,师父讲法录像也看不下去,功也不想炼,就好象有什么东西挡着我,心里总发堵,一点也不知师父讲的是什么,记得读《精進要旨》觉得怎么这么好,可就是不入心,得不到法,被旧势力隔着。根本不明白修炼是什么,佛道神到底是什么也不明白,渐渐的就脱离了修炼的环境,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 时,基本上就脱离了大法。

但大法的根却扎在了我的心里,那种对我刻骨铭心的改变至今记忆犹新。直到很长时间,我仍然坚守着公私分明,我管理的部门有一些业务推动费,由我自己掌握,但公司规定公司给我们配的车的油钱、保养费及司机的工资从自己的工资中出。大多数的经理都当自己的钱一样使用,没有结余。我们团队业绩最好,员工奖励最高,奖品质量最优,结余还最多。到我离开这个岗位时,大概是二零零二年,结余有六万多,当时还真是不小的一笔费用。尽管当时我已脱离大法几年,但大法对我的影响太深刻,就觉得就是应该那样,内心没有一点涟漪。

随着职务的升迁,社会大洪流的污染,脱离大法的时间越来越长,渐渐的随波逐流起来,满脑子都是名利色气情,年收入在二十几万,但平时个人、家庭的开销也开始由公司开支了,没事就是逛商场购物买衣服,钱是随便花,造了很大的业。好在内心深处还埋藏着珍贵的一念,就是法轮大法好。

虽然职务高了,收入高了,可内心却越来越迷茫,没有快乐,浑浑噩噩的,对工作,生活没有兴趣,想脱离那个令人羡慕而自己有些反感的工作。我时常对朋友说,我是个很自我的人,任何人都无法从根本上改变我,这辈子只有法轮大法能改变我。师父看到我还有这么一点点的善念,就再给我得法的机缘。

记得二零零五年九月底,上初三的孩子放假,我去接他,路上他跟我说:“妈妈,我的右手伸不直了,如果使劲伸的话,手就颤抖。”当时我就有种不祥的感觉,我想如果感冒发烧或外伤都没问题,可是这个毛病就可怕了。我们在当地医院检查不出来,就去了北京大医院,初步诊断是神经炎,建议住院進行激素治疗,当时我咨询激素治疗的副作用太大了,而且也不能保证治疗效果,说不定还毁掉孩子了,所以我选择了先保守治疗,每天打一针進口针剂,还不影响孩子上学。同时我想到了大法,内心深知只有大法能治愈孩子的病。

于是我又从新找到大法书,跟孩子一起学了起来。每到周末,孩子回家学法炼功,时常发烧,周日或周一孩子就退烧,不影响上学。不知不觉中,孩子的病就好了,也没再做过检查,现在孩子已经在国外读完研究生,顺利的找到了工作。感谢师父给予我们完整幸福的家庭。

师尊巧安排,帮我找同修

刚返回修炼,什么也不知道,炼功动作也不会了,书也不全了,因为我那时已经调到外地工作,没有一个认识的同修,所以很着急,希望有个同修的帮助。当时我想最初介绍我学大法的那位同修要是能来多好啊,可这位同修由于迫害已经流离失所多年,我们已经好几年没见过面了。可就这样一想,不到一周的时间,突然有一天他来到了我的面前,而且决定落户在我们城市,还在我们小区居住了下来。这样我得到了所有的大法书籍,开始了我的修炼之路。而且丈夫也不知不觉的跟着一起修炼起来。

师父帮我化解大难,偿还索命债

开始步入修炼,如果没有师父的保护,真是太危险了。有要账的,有索命的。由于常人社会大染缸的污染,以及生生世世业力阻碍,干扰很大。刚开始自己晚上八点左右炼功时,常听见外面好象有哀嚎的声音,当时我还想也没到夜晚十二点以后,怎么听到这样的声音。我悟到是那些不好的东西看我学了大法了的绝望哀嚎,所以也不害怕。后来,就时常听到另外空间的炼功音乐声了。

有一次周末要回老家,下楼时,我的心好象很不稳,心里发慌,好象有什么事情似的,但是我们还是走了。过了两天,我和丈夫回家,刚一开门,非常大的煤气味扑面而来,当时也并不知道不能开灯,否则引起爆炸和火灾,我打开灯,到厨房一看,原来临出门没关燃气灶,燃气灶燃烧了两天,尽管是最小的火苗,但是仍然燃烧着,我迅速关掉阀门,丈夫开开窗户,熄灯。我们离开家到了别处去住。到楼下,小区里还有很大的煤气味。现在想起来仍然很后怕,是师父帮我化解了这个大难。

还有一次,我回老家,由于刚开始修炼,丈夫对自己要求不严,中午喝了很多酒,下午五点多钟去接我。刚上车,就闻到丈夫身上还有很大的酒味,当时挺生气,生出了怨恨的一念,愿意喝就喝吧,管不了。没为他着想,没想到替他开车,只知道生气了。路上车流很大,突然有个人横穿马路,丈夫来不及刹车,一下子就撞上她了,撞的很远,当时我们都惊呆了。马上报案,找救护车,交警、保险公司的就开始勘察,好心的路人将伤者送去了医院急救。

我想我们是大法弟子,酒驾保险公司不负责任。尽管当时已经晚上六、七点钟了,而且交警与保险公司的也没有想到驾驶员喝酒的问题,因为还不到晚饭时间,所以也没查看驾驶员的喝酒问题。因为是中午喝的酒,但是我想还是不能让保险公司赔偿,无论花多少钱,我们都自己承担。

可能是这么正的一念,师父把这次事故化解到最小。伤者七处骨折,住了大概一两个月的院,药费连同伤者的护理费只有两万多元,我们自己的修车费也两千多元,都是我们自己承担了。听说伤者的婆婆也是修炼大法的,她们一点都没有讹我们,护理费也要的很少,什么补偿费也没要,很顺利的解决了问题。后来保险公司多次打电话让我们去办理理赔,我们都没去,拒绝了,直到索赔宽限的最后一天,保险公司还通知我们,确认我们是否索赔。遗憾的是由于顾虑心,没有跟保险公司的人讲明我们为什么没有去理赔。

破除旧势力安排,走正修路

旧势力对我做了邪恶的安排,使我看不到法理,常有邪念出现,很长时间很苦很无奈,我坚持学法炼功不怠,看大法网站同修交流文章不怠,尽管干扰很大,但我坚决不承认旧势力的邪恶安排,通过学法,看听同修交流文章,有一定的改变。

直到最近,学习了师父发表的《洪吟 五》更加明晰了正念否定旧势力。师父说:“不承认都是乱鬼魂”[1]。我一下明白了所有对我的干扰、对同修的干扰迫害、对众生的迫害、对公检法司人员的操控全都是乱鬼魂,必须彻底解体,所以我发出强大正念解体一切乱鬼魂,在家中、在走路的过程中,都能发出强大正念。以前觉得发正念似乎没有目标,现在才真切的感受到邪恶无处不在,正念需随时随地的发。现在干扰明显的少了。

转眼回归大法已经十四年了,我从一个业力满身,真我迷失,思想标准早已是地狱以下水平的人,如今脱胎成一名能为别人着想,逐渐走出常人境界的大法弟子。没有大法的洗礼,没有师父的慈悲救度,也绝不会成就今天的我。

现在,我自身还存在很多的问题,还是没有完全放下自我,距离师父的要求差的很远。记得有位同修在交流文章中说,对于执着就象放下生死一样去掉它。也的确如此,不让执着死,执着就会害我们死,就会让我们的修炼毁于一旦,不能达到圆满的境界,就不能让我们无私无我的去救度众生,完成我们的使命。这些执着同样都是乱鬼魂。现在我开始了新的工作,我要在工作中,在日常生活中做的更好,救度更多的众生,在正法的最后时刻走正师父安排的路!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五》〈宇宙流氓看你几日作〉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