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大法现神奇


更新时间: 2020年10月02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二日】我是二零一零年才走進大法修炼的。虽然得法比较晚,但我就是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得法不久的一天夜里,小孙子发高烧,他妈妈用体温计一量,烧到四十度了。儿媳妇喊我说得赶紧带孩子上医院。我心一点没慌,让她别着急。我把孩子抱起来,在他耳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反复不停的念。不到十分钟,孩子就退烧了。

我觉的真是不可思议,太神奇了!因为我刚修炼不久,还不懂不被表象带动的法理,一切都是师父在管,不知道大法就是如此超常、神奇。这件事使我更加坚定了修炼的决心。

师父说:“大关小关别想落”[1]。每个同修修炼都有很多关要闯,很多难要过,我就把我这几年修炼如何信师信法闯过难关的真实经历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二零一五年我实名起诉江泽民后,派出所警察、我所在的居委会人员找到我家,想对我实施迫害。我没有把他们当成恶人,而是客气的请他们到家坐坐,泡了茶,拿出瓜子、花生热情招待他们,然后就像和亲戚唠家常一样跟他们讲大法多么的美好却被中共迫害的真相,讲修炼前后我身体的变化,以及大法让我彻底改掉了赌钱的恶习和火暴的脾气。以前我从不把家人放在眼里,强势霸道,修炼以后我平和善良,从不与人争辩。告诉他们家里拆迁,我遵从师父的要求,放淡一切。拆迁办的人说给多少拆迁款,我就要多少拆迁款,致使我家拆迁所得是全村最少的一家。如果我不修炼,哪能任由拆迁办的人做主,我定要争斗到底的。如果人人都跟我们修炼人一样,不去争不去辩,那要省多少事,也能省多大一笔钱。我告诉他们: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的自由,江泽民公然违法,为一己之私硬是把法轮功推到政府的对立面,肆意剥夺公民的信仰自由,用强权摧毁了多少无辜的生命。难道我还不能起诉他吗?难道江泽民不应该为自己的罪行负责吗?!不应该让他接受法律的制裁与审判吗?法轮功是真正的佛家大法,是传道救人、教人心向善的高德佛法,我们不搞政治,我们只是修自己。我真诚的对他们说:“我真心的希望你们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和大法弟子,给自己和家人留下一个美好的未来。”最后我发自内心的对他们说:“祝愿你们永远健康、平安!”

几个原本想迫害我的人笑嘻嘻的走了,从此以后没有再来骚扰过我。这也证实了师父的法:“你想维护大法的尊严是对的,但是怎么维护啊?你堵他的嘴?你跟他辩论?我告诉大家,你就是去慈悲的对待众生,你就是慈悲的去跟人讲清真相,你就是维护大法的尊严,你就能维护了大法的尊严。”[2]

这几年跟同修配合讲真相,大街、小巷、站台、超市都是我们救人的场所,无论男女老少或是达官贵人、平头百姓都是我们要救的众生。遇到的形形色色的人中有非常相信、对我虔诚合十的;有不屑一顾,爱理不理的;还有破口大骂,举报迫害的等等。我们不被常人的表象带动,大法弟子就是要把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告诉世人,让他们明真相,在劫难来时能保住性命,就是要让世人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让他们能拥有个美好的未来。

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我一直平安的走到今天,当然其中有许多剜心透骨去执着的过程。

一天我接到一个亲戚的电话,告诉我:派出所警察某日要来抓我。原因是之前我和另外两个同修出去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了,而我有事早走了一步,没被当场抓住,但另外两个同修被绑架了。一位同修被恶党诬判一年,另一个被关在看守所一个月后才放出来。回来的这位同修三天两头被“六一零”人员骚扰。他们让这个同修把我交代出来。同修很坚定,无论邪恶怎么恐吓、施压都没配合他们。打电话的这位亲戚让我去他家躲两天。我没同意,不能给亲戚带来麻烦。

但是我生出了怕心。首先想的是赶紧把师父的法像和大法书籍藏好。在收拾的过程中,不修炼的丈夫看见了,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把实情告诉了他,他听后大惊失色,非常恐慌。这使我很内疚,因为自己没有修好,给家人带来困扰。我随即给附近的同修打了电话,让她来我家。同修来后我把这几天世人的“三退”名单交给了她,也把今天遇到的事情与她交流。同修说:“这都是假相,要抓你早就抓了,还会等到现在?这是对你的考验,就看你这颗心怎么动?”

我一听,心想:对啊!我怎么这么糊涂啊?我这不是在承认旧势力的迫害吗?!我怕什么呢?我一下想起了师父的法:“在被迫害中哪怕真的脱去这张人皮,等待大法修炼者的同样是圆满。相反,任何一个执著与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圆满,然而任何一个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圆满的关,也是你向邪恶方向转化与背叛的因素。”[3]

平时这段法我背的很熟,怎么关键时候就忘了呢?想到这,我身体上那个怕的物质一下没有了。我知道是师父看我有所悟,帮我拿掉了。我下决心一定要过好这一关,放下生死。师父说:“老子曰: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此乃大威至也。”[4]有这坚定的一念,有法的指引,我赶紧把师父的法像和大法书籍放回原处,我跪在师父的法像前向师父诚心的忏悔:“弟子错了,弟子绝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一定归正自己,正念正行。”谢谢师父让同修点化我。

那段时间我在家认真学法,向内找,加长发正念时间,全盘否定旧势力的迫害。五月初的长假结束了,没有任何人来找我,时至今日也没人再提及此事。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为我化解了这场魔难,也感谢同修对我的帮助。

如今,天灾人祸不断,中共武汉肺炎肆意扩散祸害全球。从寒冬腊月到三伏酷暑,我和同修一直在救人的路上不敢懈怠。常言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师父不但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还把这宇宙无边大法送到我的面前,我会精進不怠,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坚定的走在师父安排的成神的路上,向师父交一份满意的答卷。

跪谢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坚不可摧》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内而安外〉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