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对我和我家人的保护

更新: 2020年11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八日】我是一九九八年秋季得法的,二十多年来摔摔打打走到今天。修炼过程中的感悟太多太多。下面我把师父对我和我家人的保护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师父对我和同修的保护

每次我们去发放真相资料,都是两个人一组,提前分配好地点位置。出发前,我们都要给师父敬香,求师父加持弟子的正念,并且发正念。

二零一二年的一个晚上,我们去一个包含五个自然村的大队,有七八里的路程。我与张姐一组,一路上,我们边走边背师父的经文和《洪吟》,一路顺顺当当。走到村口,我俩分头做。那个村子的人分布坎上、坎下。我俩一个人从西向东往上走,一个从西向东往下走,在中间会合。那时都是把真相资料装在塑料袋里,放在门栓上,有的插在门缝里。不一会我们就做完了。

整个村子一点动静也没有。我想真好,整个村子连一只狗也没养。真的是整个村子都静静的,好象等着我们来发真相资料一样。

两个月后,我们又去了这个村子。这次我和于姐配合。她胆小,到了村口她不愿分头做,说:“咱俩一块做吧。”我想既然一块来了,就听同修的吧。我俩就一起做。

可能是我们有怕心的原因,一進村,狗就叫个不停。原来这个村里的狗真多!我这才悟到:大法弟子如果念正,心中没有杂念,只想着我们就是为救这一方众生的,师父就会为我们清理所到之处的邪恶因素,才有了第一次我与张姐发资料的奇妙过程。

丈夫的善举使他得到了福报

丈夫是个不善言辞的人,平时也是与人为善的。大法遭迫害时,我被拉到乡镇去修路。丈夫在家把大法书都藏起来了,还对别的同修家人说:“不要损坏大法书,等他们回来,让他们自己处理。”丈夫的善举使他得到了福报。

二零零零年大年,我丈夫和他的一个表弟从农村往城里粮库拉玉米。他们雇了一辆半挂车,从各村收了二十几吨的玉米。从家走时,已是晚上四、五点钟了,想着要在夜里十二点前到达粮库,在车上休息半宿,等第二天早上工作人员上班后交粮食。一百八十里的路程,上梁、下梁四五次,中途上一个梁头之后,就应该休息一会儿。那个司机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开车十多年了,车技挺好,就没有休息,接着下梁。

刚一下坡,司机“咔!咔!”踩了好几下刹车,说:“刹车不灵了!”我丈夫和他表弟都是司机,一听,就想:完了!这个梁的长度有十多里路,拐弯又多,里侧是陡峭的石崖,外侧是百丈深沟。这几个人我丈夫年龄最大,将近四十岁。这时司机说:“没刹车了。”我丈夫说:“抱着线跑吧。”当车一到拐弯时,我丈夫就把眼闭上,车的吼叫声震耳欲聋。司机机智、灵活的把着方向盘,“唰唰唰”,不一会儿,三个大山弯过来了。

司机想把车靠里手动挂停,但因为车灯只能直射,不知里面的路况什么样,又因速度太快,司机的反应能力和手握方向盘的能力都要干净利索。司机下意识的向里打了一把方向盘,随后就感觉晕晕呼呼的。接着听到“哐当!”剧烈的一声和玉米“哗哗”的撒落声。感觉车停了,我丈夫拉着他的表弟说:“赶紧出去。”其实当时也不知道是从哪出去的。

出去后一看,司机还没出来,又过去赶紧把司机拉了一把,司机也出来了。出来后,三个人都傻了一样。黑黑的,也没灯光,手机也打不开了。过了一会儿,冷静冷静,还好,三个人都安然无恙,真是万幸。

他们三人还在愣神的功夫,迎面开来一辆小轿车,那个小车司机人很善良,看到此情景,立刻停车,下车后问:“你们往哪儿交玉米?”我丈夫说:“北库。”那个人说:“人伤着没有?我给送医院吧?”他们说:“我们三个都在这儿。谢谢!”小车司机说:“你们几个人真是积了大德了。这大山路,车翻成这样,人还没事。行,那要不用我,我就走了。”

小车司机走后,他们三人也笑了。他们说:“他说咱有德,他德也不小。车翻了,他也到这儿了,他要早半个小时,不是被撞沟里,就是被骑了,多可怕。好人必有好报。”

这是丈夫回来后与我讲的。这么大的车祸,他连一点皮也没擦破,毫发无损的回来了。感恩慈悲伟大的师父给了我丈夫新生。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