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实修 从本质上改变自己

更新时间: 2020年11月09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九日】一九九八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至今已经二十二年了。虽然天天学法,也参与了一些讲真相的项目,但因为没有真正领悟到修炼的实质,所以在心性的提高和真正去除自身不好的东西上,没有注重实修。矛盾发生后,往往看到的是别人的不足,自己的认识只是停留在不去计较别人、学会原谅别人上。真正开始从本质上改变自己,只是近一年多的事。

用心学法

大概两年前,有一天,学法时学到师父说:“有些人在读《转法轮》的时候,思想不专一,在想其它的,不能够专注的在修炼中。这等于是浪费时间,不但浪费时间,本应该是提高的时候,却用思想想一些不该想的问题、一些事情,不但没提高,反而还在往下降。”[1]我突然明白:学法要用心学,学法的过程也是提高的过程。而以前我认为学法时理解好法,再碰到事情依照法去做,就能做好,并没有明白学法的时候,就是一个专注实修自己的过程。

师父说:“虽言修炼事 得去心中执 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2]。我意识到自己以前更多的是虽然在说自己的修炼,但并没有真正的实修自己、去掉心中的执著,把自己和执著捆绑在一起,因而难以割舍那些不好的执著心。

下决心实修后,随着真正的改变自己,逐渐的,所有发生的矛盾,我看到的都不再是别人的问题,而是自己的问题。矛盾中充满的都是修去自身不足的机会。

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帮助别人

我介绍得法修炼的A同修,和我缘份很深。因为相互比较了解,所以我俩都能洞察到对方的一些不足。我觉的A同修很热情慷慨,也比较善良和忍让。但在我看来,她有一个最大的不足是“不真”。因为我看到过她不止一次的在别人面前和在我面前,对同一件事情,表现出的两个相反的说法。在同修面前,她表现的是对她们的善;可是在我面前,她说的却是她们的不是。

看到这个问题后,我老是抓住她的这个执著不放,并由于看到了“不真”,她的善在我的心中也就变成了伪善,而不是纯善。这个问题在我们开始修炼不久后,我就向A提起过,但她一直都不接受。而她提醒我的是,在做到“真”的同时,也要修“善”和“忍”。但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彼此都没有什么大的改变。后来两人的接触也减少了。

但在前不久的一次通话中,我们俩進行了很好的交流。当我再一次向A同修提到她的这个问题时,我当时出了很大的善心。我想修炼已近尾声,如果对方还没有认识到这个问题,就枉费了我们如此深的缘份,我决定还是要善意的提醒她。但我已经没有了之前想改变对方的执著,只是为了她好。没想到,她这次欣然接受,并认真的向内找,去除“不真”,得到了脱胎换骨的改变。我们也由此化解了两人之间剩下的一点点隔阂。

我当时的体会是: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帮助同修。表面上看,是因为我对A同修的心态比以前好,用A同修的话说是“真诚和善意的交流”,而实际上,我之所以这次能够以纯善的、完全为对方好的心态和她交流,是因为过去的一两年中,我真正注重了实修,修去了那颗不善的、不能容忍别人不是的心。

我认识到,用正念看待同修的不足,消除内耗,慈悲对待同修,才能让师父少操心。另外,我也每天早上和同修在平台上一起静心学法,同化法,整点时发正念。我感受到自己的空间场更纯净了,修炼上在不断的提高,自己也变的越来越清醒。

再向内找

事后,再向内找时,我认识到碰到自己如此执著的一个问题,如果修出的只是对同修的包容和慈悲,我的认识还是只停留在“自己是鲜花”那个境界上。找到自己为何执著这个问题,比宽容别人更为重要。只有深挖自己的执著心时,才能真正去除自身不好的东西。

师父说:“我们是有针对性的,真正的指出那颗心,去那颗心,那么修的就非常快。”[3]

我过去在这个问题上,就如同小道一样,是在磨自己那颗看不惯别人的心,并没有真正的去修自己。之后我还发现,我对A同修的那个“伪”的执著,甚至超过了对A同修在他人背后所表现出的那个不好思想的本身。我问自己:为什么看到别人表里不一时,会如此执著?会如此牵动自己?我为什么对这样的人特别防备?是因为我对过去发生的一些事吸取了负面教训,所以怕被人愚弄、欺骗。为了保护自己,形成了一种人的观念,并把这观念当成了做人的原则,并受其主导。

师父说:“一种观念形成后,会控制你的一生,左右这个人的思想,以至于这个人的喜怒哀乐。”[4]“人的观念往往是自私以至更不好的,所以又会产生思想业力,人又被业力控制着。”[4]“业力没有真、善、忍的标准,它按照它形成这个观念时的标准来衡量事物,可能成为常人所说的老滑头,或老于世故的人,这也就是人在修炼的时候产生不同的思想业力在起作用,阻碍着修炼。人要是没有业力的阻碍,那修起来是很容易的。这个业力是在前几年一个什么状态下,什么道德标准状态下形成的,那么,它就用这样的标准衡量事物。如果这个东西形成多了,那么,人的一生都会受它左右。形成的观念认为好和坏,人就认为这个好和坏,就认为应该这么这么做,可是他自己没有了。他自己完全被他自己后天形成的非善良的后天观念包围、盖住了。他自己真正好和坏的衡量标准就没有了。”[4]

另外我还发现,当自己看到同修表现出的好坏两面时,自己选择了相信别人不好的一面,而不去想别人即使不是纯善,说明她也是想表现善良、给人带来愉悦,也知道善是好的。我为什么不去加强她善的这一面,忽视她不好的一面,而选择去重视她不善的那一面或只是那一刻呢?这不是自己的不善吗?而且我发现这种负面思维我在其它方面也有,就是碰到任何事情时,总是做最坏的打算,先把困难想在前面,这样可以做好最保险的防卫等等。

我惭愧自己这么晚才认识到,A同修的这个问题是表现给我看的,其实更是为了我提高的。我感恩师父看到我有了上進的心,点醒了我,让我能够去除这个很大的执著。我如释重负,身心感到格外轻盈。

当我把那个“假我”去掉后,A同修真的象她所说的是一个很简单的人,反而是我把她看的太复杂了,因为我很执著,所以演化给我看到的问题就大。

同修给我的礼物

几天后,A同修发给我一个视频,是有关跨种族婚姻婆媳关系的。大概内容是一位中国出生的媳妇认为自己做的很好,可她的日本婆婆却对她一直不满意,她苦苦找不到原因。同修告诉我,这是送给我的一个礼物,至于通过这个视频我该学习的是什么,她让我自己去悟。

我第一次看这个视频时,我认为过去我的公公婆婆对我们亚洲女子的偏见比那位日本婆婆不知要大多少,那时我还未开始修炼。我觉的自己在这么传统的家庭生活,从小娇惯的我受了很多苦,忍受了不少。唯有一次,我认为婆婆在说假话时,我回了她一句:“really?”(“真的吗?”)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这位A同修,在我和她说起这事的二十几年后,怎么还记的这件事,并多次向我提起。其实我和公婆除了文化习俗的不同,并没有什么大的矛盾,而且我和先生搬出去住以后,我和公婆的关系一直很好。

所以,我第一念是,A同修可能不了解我的情况,才把我和这个女孩的情况相提并论。可转念一想,不是碰到任何问题都要向内找吗?何况这是一件同修不止一次提过的事情。不管表面上这个事情是否和我一样,里面肯定有我要修的东西。

我再次看这个视频时,我注意到那个儿媳后面讲的一句话,大概意思是:其实我婆婆看我不顺眼,是因为我没有那种低姿态。我觉的她讲的很中要害,我觉的自己身上也没有那种“低姿态”,我的理解就是传统女子所特有的谦卑、温顺、亲和,同时又能容忍和承受的那么一种素质。

我反思自己,尽管表面虽然还算平和,其实内心还是很强势的,缺乏传统文化修养。我们在中国大陆共产社会出生的女子,多少都有些这问题,有种反叛心理。我明白了自己要归正这种变异物质,恢复传统文化中女性的端庄和温顺。

个人近期体悟,不在法上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去执〉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卷二)》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