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人心做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更新: 2020年12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日】

慈悲伟大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一、在修炼中去掉自卑心 走上救众生的路

感谢师尊在2002年让我得法,我还没得法前个性非常闭塞。我在农村长大,从我有记忆开始就看妈妈每天病奄奄躺在床上,生活起居都需要人照顾,爸爸常常骑着铁马载妈妈到处求医。长辈说是因为妈妈坐月子时受了风寒,这很难治好,妈妈的病越来越严重,在我7岁时终于敌不过病魔离开了世间。

为了医妈妈的病家里钱都花光了。爸爸为了养活我们四个孩子很努力赚钱,经常到外地做工。大姊在我小学五年级时就嫁人了,大哥小学毕业就出外当学徒,二哥上高中时住外面半工半读,家里就剩我和爸爸。家里种菜、稻子、洋菇卖钱,这些农活我都要帮忙还要做家务,常常请假没去上课。同学取笑我是没妈妈的小孩,老师总是问我:你怎么老是在请假?让我内心感到很自卑。爸爸怕后母对我们不疼爱,宁愿自己辛苦一点也不愿再娶。扛着重大责任的身心压力,因此对我管教非常严,经常面孔很严肃,看到爸爸生气的脸我就害怕,形成了我长大以后很内向的性格,不敢随便说话、怕说错话人家不高兴,看人家脸色不好就不敢再说了,很在意别人看法,造成了表达能力很差。

修炼以后明白有救人的使命,尤其要对大陆众生讲真相。可是因为自己内向自卑的个性,心里很挫折。有一天我很难过哭着对着镜子里面的我,坚定的说:我一定要学会打电话救人。在同修们的鼓励帮助下,我上了电话组RTC平台,就这样被推着往前走。当时怕心很重不敢往前走,但心里想:已经有人在推我了,我再不走不但失去提高机会,更无法完成我的誓约。不管路多么艰辛难走,我也要坚忍的走过去。渐渐的我越来越熟练了,每天晚上坚持上平台跟全球同修比学比修、形成整体救人。

为了帮更多同修打电话救人,RTC平台成立了培训组,协调人找我负责协调培训组,当时觉的自己能力不适合,深怕没做好耽误了众生得救,但在协调人的鼓励之下,加上自己认识到一切不是偶然,这可能是我的誓约使命吧!同时也是要我提高的就答应了,就这样几年来一直在负责培训组。

二、在协调中放下自我 修出慈悲心

因为中共肺炎疫情蔓延全球,景点讲真相无法進行,打电话给大陆民众变成很重要的项目。RTC平台的新手培训,我承担了协调和报名工作,原本以为很简单,只是帮大家填个报名表,没想到,因为很多国家封城,许多同修都报名参加培训。每天除了协调安排培训计划,还要为不同时间上线的各国同修的种种问题给予说明,常常同样的问题要回答很多次,讲到喉咙都快发不出声了,就想:用文字发给大家吧!结果上线时大家还是问,那好吧,等到齐了再一起说明吧!但大家上线时间是不同的,常常报名时要花上一个小时才能报完。

大组培训完,只要我一上平台就有同修找我报名要参加个别组的培训,每天忙得不可开交。最令我头痛的是分组问题,每人报的时间不同,我必须平均分配到每一组,花了我很多时间精力,但同修们只看到一张报名表以为没什么。同修们都想分到自己喜欢的组长,所以有些人没按照我分的组参加培训,甚至今天到那组听听、明天到那组听听。如果很多人没按照分配一定会乱的,于是又增加了我一份艰难的工作,就是:劝说同修到分配的组培训。这会得罪同修,但为了整体我还是得去做,所以过程中和很多同修发生矛盾。有位同修在好多人面前大声说:你对我是有什么看法?我笑笑说:我也不认识你,我能对你有什么看法。接着她又大声责问:你到底是怎么分组的?你告诉我。当时我心里想:这是在考验我的心性让我提高的,只能无奈的说:请你站在我的立场跟角度想。这位同修声音变小了。而我也能理解她想要学好打电话的心。

这次培训是为新手安排的。有位同修参加过培训也能打电话了,还想参加。但新手太多了,我告诉她:你已经培训过了把机会让给新手,我们可以安排你到第二直播室,那里有同修带着一起拨打。那位同修气冲冲的说:好啊!我自己到分会场去打。我低声的说:请你不要这样,我们不要上旧势力的当有间隔,我们应该形成整体,救我们该救的人好不好?这时我听到她哽咽的说:对啊!我不应该有自己想法,做好我们该做的才是最重要的。这时我也哭了,第二天她发讯息跟我道歉。修炼大法使我们都即时归正了自己,守住心性。一切不是偶然,都是要让我们提升的,现在我们能一起值班配合打电话。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所以在今后炼功中,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魔难。没有这些魔难你怎么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没有利益上的冲突,没有人心的干扰,你坐在那儿心性就提高上来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实践中真正的去魔炼自己才能够提高上来。”[1]

发生类似的情况很多,有一段时间我状态不太好,总觉的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好委屈,甚至感到心好累,尤其听到同修赞扬感谢培训主持人对他们的帮助时,我的心更难过了。委屈的心,抱怨的心,妒嫉心都起来了,甚至还想:我是协调人吗?觉的自己只是个跑腿打杂的,每天忙得连一通电话也打不了,同修还对我不理解。真的不太想做了,这个念头一出,马上想到在《转法轮》中师父说:“修成修不成都得凭着那颗心去修的,都是一样的,差一点都不行。可是那个烧火做饭的小和尚,他并不一定是小根基之人。小和尚越吃苦越容易开功,那大和尚越享受越不容易开功,因为这有个业力转化问题。小和尚老是又苦又累的,还业就快,开悟就快,说不定有一天他一下开功了。”[1]是啊!只是带个协调人的名是不会提升的,只有像小和尚一样才能真正去掉人心修炼上来。我好像脱了一层壳,心更平静了。往后在做这些事时更能尽心帮助同修,希望形成相互配合的整体、救人力度更大的场。

三、抓紧空当时间救有缘众生

每天看同修们积极打电话,心里很着急怕自己落下了。就想:不行,一定要找时间打电话!就这个念头,第二天上平台处理几个同修的报名后,我赶快打了一通电话。碰到一位有缘众生,他听完真相后马上退党。我问他:旁边还有人吗?他说还有三位。我马上再帮他旁边听的人一起退了。就这样一通电话救了四个人,挂了电话我又被通知去开会了。我当时好激动喔!感谢师父的鼓励!

每天越来越多各国同修上平台报名,我们当地也在鼓励同修打电话救人。我邀请家附近一位同修参加培训,但他工作忙,于是我给他培训材料让他自己练习。有一天他说要来我家学习打电话。约好的时间他来了,拿着一本厚厚的记事本,我翻开一看写满了材料。他说自己抄写比较有印象,他把大法真相、自焚真相,甚至同修拨打的录音一个字一个字抄下来,用纸条做记号,一翻就能找到,他的用心让我好感动。心里很惭愧自己打电话这么久都没他那么用心。第二次他来,我鼓励他开始拨打。第一通电话众生一直叫他:你说、你说。他把抄写的真相材料都讲给了对方,最后众生问:李洪志老人家好吗?这位同修好感动,觉的自己第一次打电话,师父在鼓励他。后来他有空就照着真相材料打电话,每次都能救到有缘众生,还帮几位同修一起参与打电话救人。

有位新学员修炼不到一年,也参加RTC平台培训,他一直坚持上平台讲真相,短短几个月已经很熟练。尤其碰到有心结的人都能用材料成功劝退。现在已经在RTC第一直播室参与值班了。

最近平台采用新机制拨打方式,每周一原本由台湾五个区轮流值班,为了形成整体,改成台湾全部学员一起值班。第一次刚好轮到我负责,因为大家对新机制不太熟练,我就帮同修设置所以没有参与拨打。心里想:除了帮同修,自己也要找空当拨打。第二次值班时我看到一位同修上来,想帮他设置。当时没注意他麦克风设定不说话,我拉他到别的房间却突然听到他大声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正念正行”。我心里一震好触动。安排好了所有同修就绪進入拨打状态,心想:我也赶快来拨一通。不知不觉念起了刚才那位同修念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正念正行”,念完后我感到身体发热拿起电话就打,一位男士接听,我讲完真相用“福昌”帮他退了党。我问他:刚才旁边有女士,请问是你亲人吗?她也是党员吗?他说那位女士也是党员。我说:我用“圣莲”名字帮她退,她说好就行了,好吗?结果那位女士说不喜欢圣莲喜欢梅花。我说:好,就用梅花帮你退党好吗?她说好。

八月份有大批越南同修上平台想参与讲真相,很佩服感动的是大部份越南同修不会讲中文,但是为了救人他们积极学中文,每天上平台参加讲真相材料培训。分组时安排讲中文同修和他们同一组,但翻译会占用许多时间。有台湾同修告诉我:她白天上班晚上时间不多,自己还不太会劝退,没办法好好帮越南同修,想自己多练习打电话。后来有位同修交流她每天特别提早上平台,帮越南同修学习讲真相材料,因为看到越南同修为了救人努力辛苦在学中文。听了交流,先前不想和越南同修同一组的台湾同修,给我留言:自己不应该有自私的想法,大家都希望越南同修赶快学好中文溶入讲真相行列,她应该配合整体。平台上有位越南同修贴来二百多个号码,让我帮她销号,原来她已经劝退了二百多位众生,我当时好震惊。心想:越南同修能做到,自己懂中文,更应该抓紧时间救度有缘人。

四、向内找平衡好家庭

几个月来我每天晚上几乎都准时上平台,这样一来很少有时间陪先生。先生对我在平台讲真相一直都不反对的,我打电话时他就看手机。但最近发现先生对我态度很不好,动不动就骂我,面孔总是很凶恶让我感觉有点恐怖。当时我没有向内找,还认为他是看手机受到影响,还责怪他看手机看到性格都变了。直到最近有一天我问他到哪工作,他不高兴的说:到你同学家。先生已有一段时间在帮我国小女同学装潢房子,我说:又去做她的工作喔!先生很不高兴的讲:人家说为什么你老婆都没跟你来过。我一听心里很不高兴,说:我为什么要去,我忙的时间都不够用。再说我跟她也没什么交集,她是个喜欢说三道四的人,她信的是其它法门。先生回我:你每天老是坐在电脑前面,修炼一定要这样吗?我们一天说几句话?我当时心性没守好,就说:你难道不明白我为什么修炼吗?我和女儿身体不好,修炼了才健康你不知道吗?我今天没修炼身体能这样吗?接着说了很多气话。

那几天我们都没讲话。我开始向内找,是啊!我每天晚上都在平台,这阵子我真的很少陪他很少跟他说说话,救人得先救身边的人。第二天我发自内心关心他,他下班回来我赶紧端了一碗甜点轻声的问:你回来了饿了吧!先吃碗甜汤等一下就可以吃饭了。现在我尽量上平台前先泡杯茶给先生喝,陪他说说话。现在先生又像以前肯跟我说话了,不会摆一张脸不理人,再看他的脸不凶恶了,说话口气变好了不骂人了。一开始,心里还责怪同学跟先生说些有的没的,我们才会吵架。现在想起来都是常人的想法,还得感谢她呢,自己才能找到不足。

以上是个人的修炼心得体会,不当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二零二零年法轮大法台湾修炼心得交流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