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根本执著 走正修炼路

更新: 2020年12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日】

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目前就读于国立台湾艺术大学四年级,下面想和大家交流上大学以来的心得体会。

父亲在我出生前就得法,因此我从小就开始学法炼功,国高中时就读于艺术中学。刚毕业来到台北时我很不习惯,脱离了外在约束自己的环境,身边的同学变异的行为特别多,什么物质诱惑都有,把大法弟子往下拽。

一、摆脱网路的危害

虽然我本来就没有玩游戏的习惯,但是上了大学后开始着迷于网路而不自觉,有天同修提醒我,我太过份使用社群软体了,于是仔细的算了一算,才发现自己每天花四、五个小时在手机上、尤其是社群软体上。由于我的课业特别繁忙,每次总是想藉由滑手机来放松,心里也觉的挺有效。

直到有一天想到师尊在法中说:“有些人干工作干累了或者写一篇东西写累了,想歇一会儿就抽根烟,他就觉的抽完烟来了精神了。其实不是,那是他休息了那么一会儿的缘故。人的思想可以造成一种错觉,还可以起那么一种幻觉。”[1]我才意识到我滑社群网络的习惯已经像烟瘾一样了,同时我也发现自己执著于常人中的名和虚荣,不想要当常人中所谓的“边缘人”、不想被同学笑话,也总是觉的多关注别人或许别人某一天也会回馈给自己。当我意识到这些执著时,就把手机里的社群软体都删除了,只留下最简便联络的功能。我认识到除了社群软体之外,网路上各式各样的讯息和广告都充斥着常人中的各种执著。

师父说:“你的思想只要符合了哪一类型的生命,它马上就会起作用,你却不知道你的思想来源在哪里的,你还以为是自己要这样做。其实只是因为你的执著引起了它们起作用,从而加强了你的执著。”[2]

我发现常人网络上的这些不好的物质是我做三件事静不下来的主要原因之一,以往在通勤路上我时常会打开社群软体,在戒掉社群软体后,以听明慧广播来取代,让自己除了做好三件事外更同化法,在发正念和学法时也更静的下来了。

二、突破病业关

从小到高中毕业前,都会有大人同修督促我必须炼功。但上了大学,住的地方都是常人亲戚,自己也渐渐的松懈了下来。在长期的课业压力和时间的紧迫下,虽然会炼功,但心里其实是觉的可有可无,对炼功不重视,渐渐的身体内分泌失调也不管它。直到有一天身体突然出现了病业状态,对我来说感受上是很强烈的,连续数天眩晕、头痛、干呕、四肢无力的躺在床上,连打坐都十分吃力,过了几周或几天又会出现一次,每当眩晕的前兆出现时我就会十分恐慌的想:“这是不是又要影响到我的生活了?”我意识到是我自己长期的修炼状态出了问题才会使身体有这么大的反应。我找到了自己对炼功的不重视,小时候身边的大人同修总是会提醒我。

师父说过:“你们说你们很忙没有时间,其实,你们怕休息不好。你们想没想过,修炼是最好的休息。”[3]但我总是站在常人的角度上认为,反正自己还年轻、无病无痛,炼功时也感受不到对身体的变化。现在过病业关,在学师父的法时学到:“再炼下去发现脑袋也没有了,只有自己的思维,一点意念知道自己在这里炼功。我们要达到这种成度就足矣了。为什么呢?人在这样一个状态里炼功身体达到了最充份的演变状态,是最佳状态,所以我们要求你入静在这么一个状态。”[1]

这时我开始回想从小到大炼功的过程,脑子里总是胡思乱想,我突然明白师父说的大法是“性命双修”[1]的涵义。当我们层次提高时,定力也跟着越来越深,在炼功时也慢慢的能达到最充分的演变状态,所以修性与修命是相辅相成的。在当天炼第五套功法时,师父马上让我体会到师父讲的:“感觉自己好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4]。炼功时身上的病业状态完全消失无踪。

此外,病业状态都刚好出现在我想要拼命的赶作业或做项目时,身边的人见到我都说:“你这是压力太大了。”他们意思是我的事情太多了,总是把所有事情往身上揽。我意识到是干事心造成现在所谓“压力大”的状态,所有事情都想完美,希望都能顺自己的意思走才好,但这个基点是为私的,我只想显示自己有多能干,却不是真正的想在修炼上提高。

除了自己状态造成病业之外,我也发现是旧势力在利用这个关想动摇我对修炼的意志,使我病业上来时就感到害怕,甚至开始怀疑。我必须否定旧势力对我的干扰,虽然病业可能是因为我自己的修炼状态有问题而出现的,但是旧势力在利用病业钻我的空子。我意识到这个病业也是考验我是否信师信法,我不断的害怕,但也许病业就是会出现直到我不害怕为止。

有一次,我在通勤的路上病业突然又犯了,走在路上也看不清路,让我很害怕的想是不是今天我没有办法上课了,但是随后我就告诉自己:“我是修炼人,旧势力别想用这个病业状态干扰我,我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我是师父的弟子。无漏而且正念足谁也动不了我。”想到这里我的正念就涌上来了,虽然头痛欲裂,视线又天旋地转,但是我不害怕了,到了学校休息了一会儿,病业的状态就消失了。

三、晨炼的考验

在病业关后我意识到炼功的重要性,于是开始突破晨炼。刚开始的第一个星期我怎么也起不来,闹钟就象没有听到一样。直到最后一天,我想一直起不来也不行,也许是因为我的心不够坚定,我明天无论如何也不要犯懒,一定要起床炼功。隔天我就成功的起床去当地炼功点了。有时我会睡过头,闹钟就算每分钟设了一个也起不来,我意识到去执著是没有侥幸的心态的,只有去掉跟没去掉两个选择,没有中间地带,必须严格的要求自己。比方我的闹钟设了那么多个,潜意识里就是希望自己可以有多一点的赖床时间,抱有安逸和侥幸的心态是行不通的。

在一开始晨炼时总是想睡觉,以前碰到犯困的状态时,我都是用很被动的心态去面对,觉的无可奈何。我意识到自己有种观念,认为睡眠一定要充足精神才会好,所以每当熬夜完隔天炼功犯困时我都觉的是正常的,常常不自觉的在起床时算算自己睡了几个小时。但渐渐发现,无论我前一天晚上有没有早睡,隔天打坐都还是会犯困,我明白了犯困跟睡眠时间一点关系也没有。于是我开始试着在炼静功时睁开眼睛保持清醒。

在突破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有颗安逸心。每次炼第五套功法前想到如果又碰到犯困就觉的很累,不愿意扎扎实实的吃苦提高。偶尔睁开眼睛还是猛犯困而摇晃、意志觉的很难受时,就会想到师父的讲法,师父说:“学法睡觉,读书睡觉,炼功你也睡觉,反正连这个最初期的东西都没有冲过去,那是意志啊!大家知道,不只你在修炼当中构成人的任何因素都不让你脱离人,构成人任何环境的东西都不让你离开,你什么都得突破,什么魔难都得过去。最大的表现是他们给你制造的痛苦。但是痛苦有不同形式,睡觉也是一种。”[5]

我明白必须直面这个关卡才能闯过去,心态上从被动转为主动的去面对,才能去掉安逸心,突破犯困的状态。

四、再悟根本执著

前一阵子感到修炼状态陷入胶着,每天学法炼功,却因为感受不到新的认识而感到焦虑,于是我向内找,首先看到的是对时间的执著,我明白这种焦虑是因为平常不太讲真相造成的,我害怕自己因为做的少而被淘汰,这样的心态使我在项目中无法做的长久。当我感受到在这个项目中做的少,过不久之后我就会换一个项目,干事心使我斤斤计较做的多或做的少。

师父说:“其实这也是到了放下最后执著的时候了。作为一个修炼者你们已经知道了、也做到了放下一切世间的执著(包括人体的执著),从放下生死中走过来了。那么执著圆满是不是执著哪?不也是人心在执著吗?佛会执著圆满吗?其实真正接近圆满的修炼者是没有此心的。”[6]

我发现对时间的执著,根本上也是对于圆满的执著。我悟到,讲真相中首先应该提高的是心性,而非执著事情的表象或者做的多寡。我的系上来了一位大陆生,我认为他是来听真相的。但是系上很少人认识他,我也抱着怕心认为“因为我跟他不熟,所以直接找他讲真相很奇怪”。但实际上我一直挂心着这件事。我知道这当中有颗私心,自私到不愿意舍下自己的面子去救人的心。

师父说过:“怕心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也会使人失掉机缘,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7]

这些怕心与私心又是哪里来的?我在向内找的过程中发现,是旧势力在我的过往中安排了关于讲真相的考验,但是当时认识不足、意识不到旧势力是什么,所以就消极的承受当时不好的情况,从那时开始累积这些执著,当我不在法上看问题时又继续把难加大,使我不愿意向内找。我意识到我救人的基点实际是站在“情”的角度上。

回顾过往讲真相的经验,我内心经常划分这个人是不是我愿意讲的人、好讲不好讲、我跟他是否熟悉,来决定我要不要跟对方讲真相,并不是理性正念救人,而是被喜好带动。虽然之后几乎没有碰到那位陆生,但我意识到,在讲真相的心态上仍有许多需要摆正的地方。在这阵子的状态当中,我从新思考修炼的基点,发现不只在讲真相,面对许多考验时,我经常以“情”来看待问题而不自觉。要突破状态,一思一念都必须从法上归正,才能意识到根本执著,并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最后以师父说的一段话与大家共勉:“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8]

以上若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三、动作机理 〉
[5] 李洪志师父著作:《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7]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走出死关〉
[8]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二零二零年法轮大法台湾修炼心得交流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