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跟师父 走好修炼路

更新: 2020年12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很荣幸和同修们交流我的修炼心得。

一、得法

我于二零零三年得法。得法之前,因家里是四代同堂大家庭,每天要处理家人生活起居,又要开杂货店,每天忙的喘不过气。因为公婆往生前交代很多事情,几十年来过的很艰苦。因为长期劳累,搞的全身是病,每天都觉的自己好象随时会离开人世,真的是生不如死,苦不堪言。

有一天邻居看我气色很不好,跟我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功很神奇。她邀我去学功,说她以前曾经一天要看三个医师,还是很痛苦,病也没好,炼法轮功以后病好了。

我相信邻居的话,刚好附近明德水库景点有人教法轮功,我就去学,没想到炼功第二天,就感觉长期压在胸前的大石头好象没有了,全身很轻松。几十年的病痛,一扫而空,真的太神奇了。看了《转法轮》很兴奋,心里想:这就是我要的宝书。越看越起劲。

二、坚修大法提高心性

我每天早上三点半起床,走好几公里路到炼功点炼功,发完正念,因为家里开杂货店兼卖早餐,要赶回家开店。因为经济压力多接了些生意,午餐以前还要做二、三百个汉堡送到学校,做五、六十个便当送到工厂。常常忙的喘不过气。我修炼以前先生多少会帮忙,可是我修炼以后他却都不帮忙,三餐回来吃饭,吃饱就不见踪影。我心里很不平衡,一直有怨气。家里工作老是做不完,我没有很多学法时间,但我用“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把该做的事做好。

得法后七年的时间里,先生常不让我出去炼功,我很痛苦。先生看我修炼,一直都不能理解,处处干扰。有一天我把存下来的钱、印章、房子、土地权状拿到先生面前,告诉他:因为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让我重生,你那么反对我修炼,我非常痛苦,那我们就离婚吧。我什么都不要,钱、财产全部给你,我只要师父的大法书籍就可以了。

先生当时感动到掉泪,说:你为了修炼大法,宁愿放弃我们几十年的感情。他坚持不离婚。我说:只要你不干扰我修炼,我就留下来。他看我那么坚持修炼,慢慢的也不再干扰了。

没多久先生感冒咳嗽,每天晚上咳不停,持续两个月都没好。有一天他突然说怕吵到我睡觉,他要到楼上睡。我说:不用你上去,我自己到楼上去。从此以后,我可以出去炼功了,也可以在楼上学法了。

三、正念走过病业关

有一天要去炼功点,走在学校运动场看台的阶梯上,突然重重的跌倒。同修赶紧问我:有没有怎么样?我心想:是消业,不管它。告诉同修:没事。照样炼功、发完正念背《论语》。回家后手套脱不下来,原来流血黏住了,晚上洗头才发现头上肿了一个大包。向内找哪里有漏,找到自己有矛盾还会发脾气,心里头还在埋怨先生的种种不是,心性根本没提高上来。另外,还悟到执著常人的利,于是决定把店收掉了。常人生意不做了,开始跟同修去香港证实法,有大法活动也能积极参与了。

记的有一次去香港讲真相,出现消业状态,在香港回家之前发高烧,我求师父:在机场通关时,不能测出有发高烧,一定要让我回台湾。结果在机场真的没被测出来。顺利回家之后发高烧不退,躺在床上动不了,先生要我去医院我坚持不去。我相信师父说的每一句话,师父说:“真修的人没有病”[1]。先生叫女儿回来劝我上医院,我都不去,女儿很生气跟她爸爸说:要死要活妈妈自己决定。我说:对啦。我自己决定,没事啦。女儿还是不放心,回台北工作之前,到药房拿药逼我吃,为了让她放心那就吃吧!药吃下去不久就上吐下泻,他们看了也不逼我吃药了。我女儿跟她爸爸说:妈妈有她的信仰,每次都没事,以后有这种事就不要找我了。谢谢师父慈悲帮我净化身体,身体里的毒全部清出来了,发烧也退了,谢谢师父。

还有一次骑机车去街上办事,撞到别人的机车,自己撞飞到马路中间。好心人报警,一会儿救护车来了,要把我载去医院。我不去,我说:没事,你们回去吧。警察说:你要考虑一下。我说:不用考虑,谢谢你们。一路上我忍着痛,心中一直默念“法轮大法好”,骑着车去把事情办好。回到家全身痛的不能动。先生要我上医院,我坚持不去。全身痛,三天没出房门,我加强学法发正念,忍痛炼第二套功法一小时,什么事都不能做。我先生更担心了,叫朋友把我强押去医院检查,医师说:胸前肋骨断了两根,脚趾头断两根。医师说:肋骨断裂,一般内腔一定会出血,你的血怎么是凝固的。医师诊断的说法,我都不把它当回事。我心里知道有师父看护着,当然没事。一星期后,我就去菜园,怎么痛我都不理。医师开的药我没吃,很快就好了,再一次谢谢师父保护。

小叔小时候因为发高烧过度,气喘严重、行动迟钝、头脑简单。三餐我帮他处理,每天都需要我先生拿药给他吃,一次吃十几颗药,常常气喘看急诊,几十年都这样。后来我请同修在家附近学校建了炼功点,小叔也一起炼功学法,十几年来他每天准时到炼功点,有时炼功动作不到位被同修说,他都不会回嘴。学法日他会先去学法点开窗户,开电扇。慢慢的小叔的病改善了,我用法理和他交流:你气喘改善了,药就不用吃了。他听了就不吃了。先生知道了大发脾气,怎么可以不吃药呢?我说:他吃药几十年病有好吗?先生说:不吃药,如果我弟弟有生命危险一定要找你算账。我说:好。就这样我小叔病好了。现在身体健康,壮壮的。

四、证实法讲真相救度众生

今年三月辅导员到学法点交流,鼓励大家开口讲真相,做好三件事。我心里想:学法、炼功、发正念,我都没落下啊。辅导员说参加集体学法交流,是师父留给大法弟子的形式。

后来排除万难,参加集体学法交流,才知道讲清真相、救度众生那么急迫。心中感到很惭愧,十几年修炼,我以为参加大法活动,出些讲真相的钱就可以了,执著常人的儿女情。儿孙假日都会回来,怕儿孙没饭吃,要煮好吃的给他们吃,要和孙子一起享天伦之乐,每次集体学法交流都用这个当借口。我在师父法像面前忏悔:我修的太差劲了,我有资格当大法弟子吗?

不管师父还要不要我这个不精進的弟子,师父永远是我最尊敬的师父。师父说:“作为师父我从不记你们在修炼中做的错事,只记你们做的好事与成就”[2]。我还有机会,我要做好三件事,要开口讲真相,要救度众生。

我请同修帮我买电脑,请辅导员教我打电话。刚开始连滑鼠都不会拿,注音符号ㄅ、ㄆ、ㄇ都不会拼不会打字。同修给我真相稿和劝退稿,我用簿子抄写记录,这样比较有印象。打电话不是没接就是被挂,遇到骂人的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觉的这些众生很可怜,有时候会觉的救人好难喔。

师父说:“你的责任重大!怎么是没什么?!你就在常人中做一个好人、你不修炼,你都是犯极大的罪!因为你不救你该救的众生!!你对史前你签的约你不兑现!!不是这样的问题吗?!我以前讲法从来没有用这个口气跟你们讲过。师父心里着急,快到最后了。”[3]

学这段法悟到,我一定要听师父的话,救人再怎么难,都要救度众生。打电话印象比较深刻的例子:跟一位党员讲很多真相,他就是不退。我想算了,打别的号码吧。没想到再打,接的是同一个人。他说被我这颗心感动,他就退了。心中知道是师父鼓励我,让我更有信心打电话救众生,几个月下来也退了不少。

现在救人再怎么难,我都会坚持每天要救人,有讲真相感觉心里很踏实。有件事真的很惭愧,以前在学法点学法很快,错字、加字、少字,都不自觉,都糊弄过去。到电话基地学法就不一样,多字、少字、都会被纠正。辅导员交流:学法是很严肃的,每个字都是法,我们不能随便带过。所以我现在很喜欢到电话基地学法。在交流中,比学比修,提升很快。

每逢假日有集体学法交流,以前会想:儿孙假日回来,怕他们没饭吃,要煮好吃的给他们吃。后来觉的要放下儿女情,正念一出,坚持要参加学法交流,儿子就说:那我们就不住家里,星期六晚上就先回去了。第二天我也就可以参加学法交流了。

前不久有个星期天参加桃竹苗一日学法交流,回到家,儿媳妇把她包的热腾腾饺子端给我吃。所以之前担心我不在家儿孙回来没得吃,根本就是多余的,完全是自己的执著,对儿女情没放下,也理解到:只要把大法摆在第一,什么都在变。

结语

在我打电话期间,先生在旁边听有时候会插话:共产党好坏唷!他十几年看着我修炼,看着我心性变好了,小叔病也好了,他会到处跟人家说:我太太生病,车祸没吃药都没事。有一天晚上我下楼拿水,怎么灯亮着,我以为他在看电视,没想到他在看《转法轮》。他说看六遍了,现在也不看电视了,每天都在学法,我炼功他也跟着炼。现在我要去电话基地打电话或是学法,他都说好,整个人一百八十度转变,脱胎换骨,得大法修炼了。现在我是世界上最幸运、最幸福的人。谢谢师父慈悲救度!

最后以师父这段讲法与同修共勉。师父说:“不管怎么样吧,作为大法弟子来讲,我就是想告诉大家,你们得知道你们的责任有多重大,可不是儿戏的。这件事情已经到最后了,我都急的不行,你们却没当回事,可是,最后连哭都来不及啊。”[3]

以上是我的修炼心得,若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义解》〈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走出死关〉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二零二零年法轮大法台湾修炼心得交流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