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归大法 坚修不辍

更新时间: 2020年12月11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一日】我从小就对宇宙奥秘感兴趣,一九九六年在书店看到《转法轮》这本书,翻阅之后立即买下,回到家看完,非常震惊,很想学炼,但不知去哪里找炼功点。把《转法轮》和《转法轮(卷二)》这两本书带回家给母亲看后,母亲连夜看完《转法轮(卷二)》,觉的太好了,马上决定去找炼功点学炼。

缘归大法

一九九七年二月回家过年时,我从母亲那里学会了炼功动作,终于缘归大法,从此二十多年坚修不辍,即使在邪恶迫害大法最疯狂时也从未动摇修大法的决心。

母亲教我动作时,炼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时,突然感到两臂间有什么东西在转,吓了一跳,以后看书后才知道是法轮在两臂间旋转,炼第五套功法打坐时,胳膊神奇的没有重量飘在空中,吃惊的我想原来这都是真的啊,从此破除了我的无神论思想。

刚学法时由于知道法的珍贵,很兴奋,很精進,同时也出现了一点欢喜心的状态,处处事事机械的按照自己对修炼的理解做人做事,有一次学法时,读到“由于人的高兴,生出来不必要的欢喜心,就引起他在形式上,在常人社会的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中,在常人社会环境当中表现失常”[1]这一句时,师父点给我“形式”后面的一层内涵,我忽然明白了,不在表面形式,要修心。

开始不会修,做事从一个极端跑到另一个极端。有一天,走在路上,突然明白了师父《取中》经文的一层涵义,不是表面的事应不应该做、对与错,而是心不动。在去天安门证实法之前,师父点悟我“心想”的一层内涵,我一下就明白了很多头脑中的思想念头并不是无神论观念中的大脑的偶然的想法,而是有确实物质形态的“人心”发出来的,而“人心”是生命体,是活的,悟到的这个法理在我走出去证实法以后的过关中起到了极为关键的作用,使自己始终保持清醒。感谢师父的慈悲安排和点悟!

刚开始打坐时,腿疼的真厉害,在炼功点上,对面的辅导员阿姨说我疼的身体直抖,但我坚持着,每次都坚持到炼功音乐结束,说什么也不把腿拿下来。我比较注重学法,有时整个下午学法,那时学法困得不行,书都要掉在地上,我坚持着就是不睡,加强意志往下学,“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几十分钟后,一瞬间脑袋像炸开一样,异常清醒,一点不困,我战胜了困魔。可是第二天,困的时间又加长了,再坚持又坚持,一个小时左右再次脑袋像炸开一样,异常清醒,我又一次战胜了困魔,就这样不断提高。

还有,刚得法的第一年,思想业干扰的厉害,怕想啥脑子里就来啥,那个滋味没法形容,只好不断的排斥,有时想,思想业这关啥时能过啊?只要别来这种魔难,常人中的麻烦、矛盾、摩擦我都不怕!就这样持续了一年左右,到九八年三月的一天晚上炼功时,“唰”一下,一瞬间思想业没有了,我这个高兴啊,这一关持续了一年。后来我悟到师父通过这些方式魔炼弟子的意志,加强弟子的忍耐力,同时也提高弟子的层次。这一年多的魔难为以后的修炼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有一次我参加辅导员组织的公园集体炼功洪法,那个场真强,打坐时身体轻飘飘的,两只胳膊又一次没有重量飘在空中,修炼二十多年我就感受到这两次,集体学法集体炼功集体洪法活动能量场真强大啊,不由得有些羡慕海外大法弟子们,他们真幸福啊!

坚修不辍

邪党开始迫害大法时,播出的谎言我根本不信,跟单位里同事们讲真相,同时脑子里有一念,是不是应该去北京。但由于自己的公职人员身份,放不下的利益之心使我没能走出这一步。但我在单位里公开学法,讲真相,出差时也带着《转法轮》看,不在意同住的同事会怎么想。后来才知道,单位里谁都知道,但谁都不吱声,主管领导告诉我,“我以为谁都不知道,其实谁都知道”。派出所也曾到单位来询问,正好问的人就是一个曾炼过功的老奶奶,她说单位没人炼。后来悟到是师父在保护我,所以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我并没有切身感受到迫害的残酷。几年时间的认真学法为以后在魔难中的正念正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二零零零年师父的经文发表,我看过《严肃的教诲》后,决定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要走出这一步时才感受到决裂人时的艰难,那一天脑袋都是木的,当时想只要我去了北京,我的一切,妻子、房子、公职、社会地位恐怕都会失去了。但同时又想学了大法受益这么多,师恩深重,如果不去北京说一句心里话,法轮大法好、还大法师父清白,那还有做人的良心吗?最后决心已定。

我给妻子写了一封信,在妻子上班走后放在家里的桌子上,登上了去北京的火车,在去北京的路上,感觉身体发飘,生死抉择时的沉重心情完全没有了。到了天安门广场,拿出事先打印好的“法轮大法好、法轮功冤枉”的纸对着广场上的游人展示,结果看到的是惊恐的目光。我收起纸,去了信访局,结果下班了,于是我坐汽车返回,回到家时妻子还没有回来,我就把信收起来。

后来,我利用能上网的条件打印资料传给同修们,打印出传单出去散发,张贴揭露邪恶迫害大法的公告,每次刚开始做时感受到怕心,做着做着就不怎么怕了。后来我又想去北京,被同修劝住,说这一片我做的这些事很重要,起的作用很大,先不要去北京。但是我心里还存在遗憾,我还没在天安门喊出“还大法师父清白”呢!

二零零一年邪恶的天安门自焚骗局上演,单位人人过关,人人表态,我证实大法是好的,揭露天安门自焚骗局的种种疑点,并写出材料交给领导,领导也不知道怎么办,层层上交,后来领导告诉我,你在上级单位那里比我们都有名。最后给我定下暂时停职“学习”,我正好借此机会给领导和同事们讲真相,把明慧网上的真相资料给他们看。单位同事在我下班后按领导要求“陪同”我买菜,后来这同事明白真相后还帮过我,给自己选择了好的未来。

后来派出所来我单位办事时,一同事讲了我的事,派出所找到我威胁施压,我觉的实现自己心愿的机会来了,连夜出走,半路一辆过路的长途车就像等着我似的,车上只有我一个乘客。到了北京天安门广场,我准备展开横幅,但是看到提着棍子的中共打手正在巡逻,怕心强烈涌上来阻止我,我往回走了一段,想想不对,从心里对自己说,你干什么来了,于是转身走上广场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还大法师父清白”,“法轮大法好、天安门自焚是骗局”。中共流氓打手们朝我急速奔来,我边跑边喊,那一瞬间实现了自己的心愿。

从黑窝出来后,我按照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学好法、背法,炼好功,发真相资料、打真相电话,贴真相展板,面对面讲真相,配合营救同修,平稳的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运的生命。

最后说说最近疫情期间讲真相的经历和体会。我自己单独出去经常在公交站点等处讲真相,通常从医生披露疫情被训诫、邪党隐瞒疫情不让讲真话说起,然后用自己亲身经历讲炼功受益,共产党迫害法轮功也是用假新闻欺骗百姓,不让法轮功学员说真话,这样讲几乎没有反对的,但一些人不吱声。

母亲(同修)带我去跟一个熟悉的老板讲真相,我已经跟这个老板讲过基本真相,这次去,我在外面发正念,母亲进店,老板很快同意退党,并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时接受了护身符。一个推销商品的老板经常来家里拜访母亲,他的太太不明真相,母亲开始有顾虑,后来他又要来,母亲悟到了,让我发正念,她对这个老板讲真相劝退,结果非常顺利,老板高兴的退党并大声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老板走后母亲说没想到这么顺利,这时我们悟到这个老板多次登门是师父的安排,只是开始我们被人的观念、顾虑心障碍住了。

母亲去跟她的一个老板校友讲真相,一進门,人很多,老板陪我坐着,我跟他聊天并讲基本真相,母亲在那边先劝退了两个小伙子退出团队,再让老板念九字真言,老板接受了。

我跟母亲去买电动车,几个小伙子姑娘店员很活泼,我讲基本真相,母亲让他们都跟着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气氛非常祥和。

母亲去一个皮鞋店,跟店主说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保平安,生意会好,店主说“法轮大法好,我知道”,我曾经将这个店主的号码发往海外,看来海外同修已经跟他讲过真相了,谢谢海外同修的付出。到水果店买水果,店主是一位年轻女士,母亲说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让你生意更好。店主笑了。我说:我妈妈祝福你生意好,店主笑着说,我也祝福你们。我们挥手告别。

菜场的一个小伙子生意很忙,又在柜台里面,我想怎么给他讲真相呢?一天早上给师父敬香后到了菜场,一看买菜人很少,小伙子从柜台里出来正在整理菜呢,我赶紧说,现在有防瘟疫的秘诀,小伙子一听很感兴趣,我说让我母亲告诉你,母亲赶快告诉他九字真言,心里默念保平安。小伙子听后高兴的笑了。

我跟母亲开电动车出去和陌生人讲真相,出去前先给师尊上香,请师父把有缘人送来。遇到有缘人,母亲讲,我在旁边发正念,并补充。母亲讲疫情的情况,并告诉有缘人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保平安,我补充说这是佛法,有强大的正能量,能祛邪气,防瘟疫,心里默念保平安。

一次去公园,我们顺着路往前走,见到有缘人就讲,一个老大爷正在压腿,我们上前问他高寿,身体还这么好,告诉他九字真言,他笑了没吭声,看见前面一个岁数很大的老年人在凳子上坐着,母亲刚讲,就跑过来一个有缘人求这个老年人一件事怎么办,母亲马上告诉他九字真言让他念,办事就会顺,他非常感兴趣,让母亲写下来。那个老年人原来是个退休公务员,也马上要过纸来看是哪九个字,压腿的老爷爷也赶紧凑过来听,他们问法轮大法是什么,我说这是佛法,念动这九个字就能和宇宙能量沟通上,祛邪气,防瘟疫,保平安。老爷爷笑眯眯的点头。

我跟母亲去养老院看一个朋友,路上一路问路一边讲真相,荒郊野地的路边,一个老奶奶拿小板凳坐在路边,母亲让我停车,问路并告诉她九字真言,我说这老奶奶真有福,这不就是等着听真相吗?要不怎么一个人坐这呢?往前走没多远,一个清洁工大姐正在扫地,停车后母亲问路并讲真相,大姐说是法轮功吧?很接受并热情的指路。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