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重归修炼路 修心去执着

更新: 2020年12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七日】我是二零一八年正式走入修炼的大法弟子,也想试着写点自己的得法体会,但是拿起笔来,又不知道应该写什么,看到同修的交流,我突然意识到,虽然自己学法不精進,但是证实大法,洪扬大法是我们每一位大法弟子的责任,也是我应该走的一段修炼的历程,所以我提笔来写写我的经历。

一、初识大法,感受大法神奇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母亲体弱多病,父亲一心忙于工作,不怎么照顾家里,脾气也比较暴躁,爱在外面喝酒,一喝完酒,就回家耍酒疯,找个理由就和母亲发生争执。母亲性格有些执拗,不善于处理这样的情况,也无法接受,所以常常痛苦委屈,流泪感叹命运不公,家里很少有愉快融洽的气氛。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一直很害怕父亲酒后歇斯底里的疯狂,也不止一次担心争吵后在深夜外出的母亲,因为她不止一次的说“活的没有意思”。至于我自己,多种因素下,我性格敏感、自卑,极度缺乏自信,见人无法直视眼睛,不知如何与别人相处,性格有些怪异孤僻。

一九九八年,母亲步入大法修炼,家里环境发生了巨大的转变。母亲自己的身体变的非常健康,过去她脸色蜡黄,满脸都是斑,家里抽屉装了满满的药,三十几岁看上去像四、五十岁的人,动不动心胸气短,腰也不好,干着家务有时突然就不能动了,要挪着回到床上,然后让我站在床上给她踩背,经常踩得我都累了,她也没怎么缓解。

自从修炼了大法,母亲在很短的时间,脸色就变的清亮起来,脸上的斑没有了,再也没有心胸气短的毛病,连说话比以前都有劲了;父亲过去一直在家里供着观音菩萨等三尊佛像,经常一大早起来虔诚的叩拜,但是做事情还是我行我素。父亲看到母亲的变化,他也觉的神奇,于是也偷偷翻翻《转法轮》,看到师父讲的法理,也很认同,也慢慢的走入修炼;而我,也偶尔跟着母亲学法、炼功,每个人都在法中慢慢转变着自己。在一年左右的时间里,我第一次感受到平静、幸福,也深深体会到,遇到大法这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

在母亲的影响下,姥姥也走入大法修炼。姥姥曾经也是几乎瘫在床上,起床都很费劲,吃药吃的走到她旁边都能闻到浓浓的药味。姥姥在听法后没多久的时候,就能站起来炼功,很快脸色也变的白净起来。这些身边人切切实实的变化,都让我感受到大法的神奇。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在邪党的高压恐吓下,家里亲戚、朋友从原来对大法的支持态度立刻180度大转变,冷言冷语、刻意远离,让母亲感受到了方方面面的压力,但是她信师信法,努力证实大法,有时候传来身边大量大法弟子被抓捕的消息,我担心害怕,她告诉我:“如果一个人给了你恩惠,帮助了你,你对他很感激,但是有一天这个人忽然被千夫所指,说的都不是事实,难道我不该为他说句话吗?人要有良心。”

变化最大的是父亲,一夕之间,又好像回到过去,家里环境变的很紧张,父亲酒后回家对母亲的欺辱变本加厉。我在外上学,学校的环境也很邪恶,我变的脾气暴躁、内心充满抱怨、在感情中一次又一次跌倒、痛苦、迷茫,我知道只有大法能救我,但又好似有千万只手,拉住我不让我靠近大法。

二、找回真我,重归修炼路

二零一八年,我由于生二胎,在怀孕期间,得了浆细胞乳腺炎,右胸红肿冒浓,疼痛难忍,由于怀孕期间不能用药,一直忍至生产。产后因是剖腹手术,术后不排气,一周未进食水,只能靠营养液吊着。没想到腹中胀气不往下走,往上走,腹部胀痛严重,只好从鼻孔下管至胃里倒油引流排气,还下了回流管,把胀气抽出来。子宫收缩疼痛、刀口疼痛、胸部疼痛,那种感觉真是比死还难受。生产的疼痛刚刚忍受过去,由于胸部涨奶,右胸的乳腺炎病痛加剧,医生给我打了七天的消炎药,也没有任何效果,我此时已经疼的无法站直,最后医生告诉我,只能做切除肿块手术,也许还能保证给孩子喝的奶水。

母亲内心着急,找来其他同修(其中一位同修曾与我有相同的病症)鼓励我,母亲告诉我:“什么都试过了,你该真正拿起大法书了。”我哭着点头。晚上,由于疼痛得无法入睡,母亲在我耳边念了一整晚的《洪吟》,那个晚上,我睡的很香。

第二天,我开始听师父讲法,坚持炼功。很快,我发现右胸所有出现红肿的部位都在很短的时间鼓包、冒脓,脓水出来了,我的疼痛就缓解一下,然后其它的部位继续鼓包、冒浓,最后到右胸外侧红肿最大的地方,那真是很大一个包,破了之后,出了很多脓水,几乎用掉半包抽纸来擦血水。我没有怕,我心里清楚,师父管我了,正常情况怎么可能短短几天的时间就这样陆续起包化脓,所以我更加横下一条心,天天听法、炼功。

这时丈夫对我的干扰出现了。丈夫一直对大法没有正确的认识,结婚这些年,每次和他谈起大法,他都非常反感,情绪激动。我由于脱离大法时间太久,对大法法理认识程度不够深,对迫害真相了解的也不够具体,经常被他质问的语塞。

公婆也和丈夫的态度一样,公公是企业退休干部,对邪党非常维护。看到我修炼了,丈夫在我坐月子期间,没有给过我们好脸色,進屋看到我父母,一句话不说,并且在有一天晚上在母亲回家休息时,醉酒的他到我这里来大闹一通,就连照顾我的月嫂都说:“这个人怎么这样?”

按照道理来讲, 我生了两个孩子,坐月子,带孩子,都是母亲在帮忙照顾我、照顾孩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于情于理,丈夫也不该对我父母这样。但是因修炼大法,丈夫从未给过母亲好脸色,我看在眼里,心中一度非常苦闷。无数个夜晚,我泪流不止,我对家庭的情很重,特别希望自己有个稳定幸福的家庭。但是到这一刻,我才明白,如果我不能冲破这个情的阻碍,那我就修炼不了。

出了月子,回家之后,连续爆发了几次冲突,最严重的时候,丈夫直接与母亲叫嚣,认为她影响了我们的生活,我由一开始愤怒、委屈,到后来慢慢平静下来。师父说:“比较典型的还有这样一种情况:我们有许多人在修炼过程中,往往你炼功的时候,你爱人就特别不高兴,你一炼功,就跟你打仗。”[1]“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我放下对丈夫的情,冷静下来,心中坚定一念,这次,无论什么原因都不能动摇我修炼大法的决心,在修炼的问题上,忍耐不可以没有原则。

我放下对他态度的执着,不久之后,他第一次正面和我探讨了大法的相关问题,他所有的疑问都带着对大法的偏见、对大法弟子讲真相方式的不理解,虽然佩服大法弟子的坚持,但是无法认同大法弟子的行为,认为做的所有的一切都毫无意义。通过这番谈话,也让我意识到,我如果不按照法理要求自己,不提高自己,不仅无法证实法,也真的会起到破坏大法的作用。我首先应该多学法,归正自己,不能再用常人的方式去对待出现的这些问题。

三、修心去执着、舍去常人心

再次捧起大法书,我仍然存在学法不入心的问题,自己感觉无法提高自己的层次,也无法看到法理更深的内涵,还常常心存疑虑,师父还管我吗?当读到这段法:“真正修炼的事情是全凭你这颗心去修的,只要你能够修,只要你能够踏踏实实的坚定的修下去,我们就把你当作弟子带,不这样对待都不行的。但是有些人,他不一定能够真正的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修下去,有些人是不可能的。但是很多人会真正的修炼下去的。只要你修下去,我们就把你当作弟子带。”[1]

是啊,我修炼的心太不纯了,修炼是我自己的事情,难道我还要和师父讲条件吗?

有一次,在明慧网上,看到一篇青年大法弟子的体会文章,当看到她的父亲同修被旧势力拖走肉身,在弥留之际,念起“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2]。我流泪了,为同修的坦然面对生死,也为我自己各种自私的人心感到羞愧。

通过不断学法,我找到自己太多为私为我的不好的执着心,色欲心、显示心、争斗心、妒嫉心、名利心、怕心、求安逸心、自以为是的心等等,我首先就是改变自己的懒惰,过去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不愿意操心,不愿意动手,做点家务还满腹怨言。现在我不再抱怨,家里的事情能做的就尽量去做,对丈夫和公婆也不再用怨愤的心态去看待,任何事情都尽量理解他们、接纳他们。有时候丈夫出言不逊,我也是告诉他冷静一点,冲动解决不了问题。慢慢我发现丈夫不会在我发正念的时候叹气了,我看书学法、炼功,他也不会回避,也不会阻止孩子在他面前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在工作中,我努力修去自己的争斗心、妒嫉心。在生二胎之前,我是单位里的骨干,在本单位工作了很多年,领导看我工作表现不错,也经常会有一些奖励和照顾。休完产假回到单位,领导换了,我的工作被别人接替,甚至办公室都做了调整,把我从原来自己一个办公室调到了两个人,我几乎成了单位里的空气,在和不在都没有区别。熟悉的环境一夕之间有了变化,我开始心里有些不平衡。

痛苦中我想起师父的法:“所以我们讲随其自然,有的时候你看那东西是你的,人家还告诉你,说这东西是你的,其实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认为是你的了,到最后它不是你的,从中看你对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执著心,就得用这办法给你去这利益之心,就是这个问题。”[1]

我找到自己执著不放的名利心、嫉妒心、争斗心,我是修炼人,我不能再和常人一样去争去斗,应该把这些看淡,工作中还陆续出现几次对心性的考验,我能感觉到我心中一些不好的物质去掉了,我不会再气急败坏,抱怨不已,渐渐能够坦然的面对工作中突如其来的一些责备和冲突。但是有时候嘴快还是会说一些听起来冷硬的语言,说过之后,又后悔自己没有做到修口,这都是我今后要注意修去的执着。

再说我的色欲之心,我特别爱美,喜欢买衣服,喜欢化妆,打扮的漂漂亮亮。修炼之后,我也明白女性应该端庄,但是过分执着美就是色欲之心的体现,虽然明白大法弟子该如何平衡,但是我一直刻意忽视这份执着,觉的打扮的漂亮点没什么,说白了,我就是不想放弃这份执着,觉的这种行为让我快乐!

通过我自己最近的状态,我深深体会到,这个色欲之心,它是一种物质,如果不对它时刻警惕,它会在你不经意的时候、放松自己的时候,变的很大很大,充斥自己整个的头脑,让你时时刻刻都想着它,然后,又由色欲之心带来妒嫉心、怨恨心、安逸心等很多不好的执着心,让自己修炼懈怠、把自己一毁到底。

在证实法的事情上,我做的还远远不够,我每天浏览明慧网上大法弟子的修炼体会,看到大法弟子不同层次的感悟和对讲真相经验的交流,有时惊叹、有时佩服,也更加明白只有不断多学法,才能修去人心,修去怕心。

我不去比较,先从我力所能及的事情做起,帮母亲同修解决一些技术问题,发放一些真相资料,并且侧面的和身边的人讲一些真相,结合海外大法弟子的真相点来比较国内外对待有信仰群体的不同态度来让他们认识邪党,包括现在疫情的真相。

在俗世中浮浮沉沉近二十年,闻法而不得法,错过了二十年的机缘,在那些随波逐流的日子里,无论获得什么样的满足,无论看到什么样的风景,内心依然觉的自己像无根的树叶,觉的孤寂苦闷,看着身边的人在迷中大喜大悲的一幕幕,我明白,那不是我的归途,世人又怎能获得内心真正的平静和幸福。

如今已到了中原大戏即将落幕的时刻,我唯有努力修好自己,让更多的世人明白真相,才能不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个人层次领悟有限,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