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时间被骚扰后的反思

更新: 2020年12月1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一日】持续几年来,经常遭恶党的骚扰、抄家、绑架等迫害,反思后,找到了以下原因:

第一个是争斗心。社区人员经常来家敲门骚扰,虽然每次都给他们讲真相,对方能听進去,自然不太会发生争斗。有一些人听不進去,母亲总是大声的和他们争,人家最后没词了,还以为是对方听進去了。有些社区人员完全是为了那份工资,并不是真要如何,母亲每次都把他们说的话一一顶回去,很大声的吵,不管人家听不听,想不想听,讲不讲理,强制要改变人家,其实没有太大效果,还留下了隐患,社区把我家当成了重点。可母亲每次吵完自己却非常害怕,控制不住自己,到最后精神垮了。

对待同样的迫害,不争不斗、平静的讲真相的同修,走得很稳,就少了更多的类似迫害。

师父说:“其实这个时候就是去他的争斗之心,他这个争斗之心要是不去,他老是这样的,长此下去,几年拖下去也是出不了这个层次。搞的这个人也就炼不了功了,这个物质身体也受不了,精力耗的也太大,弄不好就废了。”[1]

第二是怕心。社区没完没了的敲门,造成母亲的焦虑、害怕,每天都处在怕中,最后完全被怕控制。开始时母亲说什么天阴了邪恶多;漏水了说明自己有漏;眼皮跳会有倒楣事;看看师父照片,是笑的就安全,不笑就有危险,觉的自己随时都会被迫害,思想永远围着迫害转。

修炼人说出的话还是有能量的,我努力排斥母亲的这种说法,还排不掉。时间一长,我也接受了母亲这一套,各种迫害总出现在脑子里,排不掉,压不住,而且想的有模有样,好像真是即将发生的事,还带图像和剧情。这种怕的物质控制了我,我想出门,就让我害怕的走不出去,一出门各种担心都涌上心头。但很奇怪,每次真的出事时反而不怕了。想想,那不就是自己在求迫害嘛!让我意识到怕这个东西是不理智的。时间一长把我搞得心力交瘁,有种要修炼不下去的感觉。

师父说:“这是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不象其它方面,心性考验这次没过去,摔个跟头爬起来,还可以接着修。而出现自心生魔这个问题就不行,他这一辈子就毁了。”[1]我意识到了这个“怕”不是真我。当我把“怕”和我分开,发正念清除怕时,我看到一个和我长的一样的人,它拼命的发抖,它就是随时随地的在发抖,它是黑黑的阴性的东西,钻到我身体里时,带着我也发抖,还全身发冷。它还可以控制我的思想。其实那些让我担心害怕的事情并不是我想的,而是它想的。当我把它清除掉时(当然不是一下子就能完全清掉),赶跑,分清它和我,不让它起作用时,我这边就好了。

这是我目前找到的原因,因为争斗心不去,老有人上门“比武”。在怕心的带动下产生的思想业和幻觉,使人安不下心来。现在当我再胡思乱想时,我会在思想中坚定的说一句:“我不会有事的!”当它想控制我的身体时,我会用自己的正念指导自己的想法和行动,那个“怕”的物质就明显弱很多,也比较容易清除掉。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