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度摔伤之后向内找

更新: 2020年12月1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三日】前些日子的一次摔跤腰部重度摔伤。在师父慈悲的启悟、加持下,我在几个小时内就完全恢复。我把过程写出来,向慈悲的师父表达弟子的无限感恩。同时,与同修们交流,让我们共同勇猛精進。

师父借世人之口加强我的正念

十一月下旬,连续几天的雨雪,又加上强降温,路面被冰覆盖,走路非常艰难。某天下午,我出去讲真相返程时,天色已晚。我坐公交车在中途转乘下车时,不慎被车下路面的冰滑倒,重重的摔在车下,后腰猛的撞在公交车门的脚踏板边缘的铁框上,先撞后硌。立即,有一种撕心裂肺般的剧痛,疼痛还使我发晕,我起不来了。那时,我心中一片茫然,不知如何是好。

“没事!没事!”一个年轻小伙子在站台上冲我大声喊。一个女乘客也附和的说:“说没事,就没事儿,别把它当成事儿。”另外两名乘客快速上前,将我搀扶起来并关心的问我摔的如何。小伙子还在重复的喊着:“没事儿!”

我悟到是师父借小伙子的嘴加强我的正念,也悟到这突如其来的魔难,是旧势力蓄意安排的。师父不承认旧势力,我也不承认,一切都是考验。

我来到另一个站点,有两位女士也跟过来,她俩一直在观察我,又问我:“摔那么重,真的没事吗?”我说:“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有大法师父保护,不会出问题的。如果我不修炼的话,今天的麻烦可就大了。”

向内找 否定一切迫害

在师父的加持与保护下,我顺利的回到家。到家后,诸多的痛苦一起袭来:腰疼的直不起来,腿受牵连也疼的站不住,迈步困难。坐着腰疼、躺下更疼,当时的感觉象似什么也干不了了,需要别人伺候了。我怎么到这种地步了?这可怎么办?越痛,越着急,越上火,几颗牙活动移位,假牙也戴不上了,饭也吃不了了,这如何是好?

这时,负面因素也大量的向外涌,否定这个来那个。我体悟到,这是旧势力不依不饶的加重对我的迫害,让我承认它的这种安排。是什么原因使它对我下此狠手,做了这种安排?

师父说:“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1]

我查找近期自身出现的一些事情,还有当时内心中不正确的思想想法,一下子找到了。前一天晚上,一位同修滑倒摔晕,遭受了很大的痛苦。有同修来找我,去给滑倒的同修发正念。我正在做饭,就推迟了一下,说晚点去。当时自己内心对让我去为摔跤同修发正念一事一直很抱怨,对同修没有慈悲善念和整体意识。而我对当时产生的一系列诸多人心和自私没有否定,就被旧势力抓住了借口,给我做了这么个安排。

这时我意识到自己修炼上存在太大的问题,离法的要求差的太远太远了。想到这,我万分的痛悔,知道自己错了,那天是自己不正的思想叫邪恶抓住了把柄,钻了空子,安排了这场迫害。我想,我即使有“漏”,我可以在法中归正,我有师父管,旧势力不配干预,谁动谁是罪。我跟师父说:“师父,弟子深感修的不好,不扎实,弟子对不起师父。”

我知道现在时间紧,大法弟子有重大使命在身。在大劫难来前,我们要与旧势力抢人、救人,现在救一个是一个。我不能耗费那么多时间在家养伤。我求师父:“师父,请您再帮帮弟子,让弟子马上就好,明天一切正常。我要做好助师正法的三件事。”

说到得做到。我按原计划给我的一位亲属写劝善信。坐着写信很疼,我坚持写,它疼它的,我写我的。我让它疼,我把它连带负面的因素一齐灭尽。我牢记师父说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2]。那天夜里,尽管我一直痛的龇牙咧嘴,痛苦不堪,但大脑一直被正念充实着,师父不断的在给我智慧,近午夜时,劝善信终于写完了。

定中见神奇

午夜发完正念后,已是零点三十分。在痛苦的折磨中,我依然没有一丝困意。这时,脑中打入一段师父的讲法:“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2]我告诉自己把一切交给师父,放下一切心,便开始炼静功。我把心一放到底,什么也不想了。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一切不适的症状与痛苦消失了。很快,我進入了入静状态,又由入静到入定,感觉状态比平时都好。在定中,我看到了一个神奇的景象:

我的卧室格局变了,是一个高大宽敞的殿堂。东、西两侧各有一扇综色的厚厚木门,木门有造型,有点象意大利神殿里的门一样。房间特别明亮,室内(大殿堂)摆设既简单又庄重,我端坐在大殿中间的床榻上。先進来一些身穿笔挺西装、气质高雅庄重的人来看望我。他们神情肃穆威严,排站在我的床榻周围,关切的站了一会儿,虽然没有人世间的语言的交流,但表达的意思却很清楚,完全就是意念沟通。然后他们从东门走去。我目送他们出了东门。

他们刚走,紧接着,从西门又来了一帮众生。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三个高个、窈窕身材、身穿少数民族服装的年轻女子站在门边,她们的头能顶着门框。后边陆续進来的人身穿民间的休闲装,颜色各异。最引人注目的是他们人人都戴着蓝色防疫口罩。他们到我床前,也是关切的望一望,没呆多大一会儿,陆续的都走了。在那个场景中,不知为什么,我特别高兴与激动,就象与久别的亲人见面似的热诚与兴奋。他们走时,我也热情相送。

出定后,我的情绪似乎还陶醉在那种欢欣中,完全没有一丝痛苦的感觉。

第二天早晨起床时,我惊喜的发现:我的一切活动完全正常,康复如初!从受伤到痊愈,仅仅几个小时,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我很快走出了魔难。

经历了这场魔难,我有几点感悟:

1、大法弟子在心性修炼上要自觉向内找,时时刻刻用大法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如果哪一念不在法上,马上归正与清除,时刻保持头脑清醒,使自己一步步走向成熟。不能总是马马虎虎、稀里糊涂的。修炼是严肃的,不能让旧势力找到借口、钻空子,给自己的修炼制造魔难。

2、魔难来时,要在法上认识,放下一切人心,守住正念,信师信法是关键。

3、查找自己修炼上存在的不足和存在的问题,不给旧势力为自己安排魔难留下借口。找到修炼不足之后,要马上再学法,归正。同时立即正念否定魔难,解体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4、在思想上否定、在行动上落实,就能快速解体邪恶迫害。在此过程中,修心很主要,不断排除各种人心执著与观念,特别是负面因素及外来因素的干扰,让“真我”在过关中发挥主导作用,始终保持正念正行。

5、师父让我在定中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这是师父对我的巨大鞭策与鼓舞。我修炼不光要为自己负责,更要为自己世界的众生得救负责。我要修好自己,在救人中不断提高、升华。。

写出走出魔难的过程及自己的几点体悟,警示自己同时也希望给同修一个借鉴和鼓励。让我们在最后的修炼路上,共同精進,多救人,完成我们的历史使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