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魔难中修自己

更新时间: 2020年12月16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六日】结婚后,我放松了修炼。因为安逸心、怕心、色欲心、妒嫉心等人心长期不去,学法不入心,四个整点发正念无法保证,导致讲真相难以突破怕心和各种人心障碍,修炼状态一路下滑。为了改变这种不正确状态,两年前我开始背《转法轮》。去年开始了第二次背法,要求自己每次背诵要正确、完整的背完一个小标题,可是背到第四讲“提高心性”这一小标题的时候,用了好几个月都没背下来。不是丢字、落字就是忘记,我非常苦恼,知道自己是因为心性提高不上来,所以才背不下来这段法。我心里跟师父说,师父我一定得提高上来。

几个月前的一日深夜,我正在反复背这段法,“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矛盾会突然产生。怎么办?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1]

正背着,丈夫回来了,他告诉我他碰到了很大的麻烦,很可能面临牢狱之灾和失去工作。因为丈夫工作刚稳定下来没多长时间,待遇也不错,却不想出了这样的事情。我知道,这件事对他的打击是相当大的。我当时非常冷静,心里有一念:这是我要过的关,我一定要过好。我没有生气、慌张和害怕,我安慰丈夫,没有指责他。其实一直以来, “忍”我一直做的不好,经常发牢骚、埋怨,急躁心上来就提高音量。可我没有想到自己此时会这样平静,内心几乎不起任何波澜,我知道是大法的力量。我明白,在我反复背法的过程中,大法已经改变了我。

从表面看,这件事确实是丈夫的责任。可是事情发生的很蹊跷,我怀疑是有人故意陷害丈夫。我的思维正顺着这个念头往下走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这不是向外求吗?表面的原因是真正的原因吗?更何况这是没有证据的想入非非,这和自心生魔有啥区别?就算是真的有人故意使坏,我也不能向外看。我赶紧排斥了这个不正的念头。

丈夫是常人,他找了很多人,希望帮他解决这个问题,结果都没有用。我明白修炼人碰到的任何事都要修自己,而且是师父安排着我的修炼路,谁也不配安排我的一切,我只用在法中悟到的理去指导我的行为,不能按照常人的观念做事。所以,我不托人,也没有告诉父母,就想自己承担这一切。同时,我用在大法中悟到的理开导他,告诉他善恶有报的道理,让他诚心静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诉他很多得到福报的例子,给他看大法真相。他慢慢的接受了。

几年前我给丈夫退党的时候,他态度很敷衍,我知道他并没有真正的明白,但是由于自己的私心作怪,我没继续讲清真相,只是自私的想:反正他也退了,只要他不妨碍我就行。这回碰到这个事,我就想,这是师父再一次给我救度他的机会,也是我修好自己的机会,我一定要做好。

在静下来的时候,我就会向内找自己,为什么这件事会发生在我的身上呢?我到底哪里出了问题被钻了空子?不管这件事与丈夫的业力有没有关系,有多大关系,我都应该找自己。我看到了自己的抱怨心和妒嫉心。那颗妒嫉心让我误认为丈夫过的比我轻松,每天不做饭,不打扫家,我除了工作还要辛辛苦苦的照顾家;嫌弃他言语举止不文明,给我丢脸;怨恨他对我讲的话爱答不理,我面子上过不去;妒嫉他人缘比我好……实际上,当我不得不接替丈夫做他一直为家庭所做的那些付出时,我才发现他也很辛苦,那些事情也都费时费力,一点也不比我轻松。我突然意识到,师父是不是让我看到别人的辛苦?学会站在别人的角度考虑问题?同时,让我承受自己曾经给别人造成的痛苦,以此来还那些业呢?我看到自己的“善”也修的很差,没有慈悲心。看到那些问题的发生都是自己的原因导致的,我不应该被自身不正的因素控制而不能主意识主宰自己的思想和行为。这都是因为自己心性有漏,长期不提高,导致的问题,师父也是将计就计用来提高我的心性。想到这里,我感恩师尊的同时,明白只有提高心性才能走过这个魔难。

因为这件事情,丈夫有更多的时间在家了,所以我也利用这段时间主动开始给丈夫讲更多的真相了。我给他讲疫情真相,讲中共的邪恶,讲天灭中共的天意,讲大法真相等等,他也能认真的听了。一天,我给他读《转法轮》第七讲“妒嫉心”这个小标题,他默默的听完了。我说,你看看,人和人是不一样的,每个人的路也都是不一样的。别人没事自己有事,那也都是命。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坏事也可能是好事。在大疫情下,名啊利啊都不重要了,人能活着就不易。他默默的不说话,我看得出他也听進去了。后来,我问他以前是不是写过、说过对大法不敬的话,他说肯定是有,但不记得了。我让他写《严正声明》,他也主动的写了。

经过一段时间,丈夫各方面都渐渐好起来了,能吃能睡了。因为考虑到后续事情的发展,所以丈夫准备聘请律师。见了几个律师后,我就根据律师的表现,在心里用自己的标准评判起各个律师了,这个律师行,那个律师不行等等。丈夫问我,我就说起自己的意见来了。可是丈夫想要聘请的律师和我想的不是一个。我想说服他,可他不怎么认同。事情僵持了几天。有一天,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思想和行为是不符合大法的。因为,既然我相信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那我为什么要强调自己意见呢?这不是不信师不信法吗?我应该顺其自然,丈夫选择什么那也是师父的安排。想明白后,我感到很轻松,我跟丈夫说,你想选择哪个就哪个,我都支持。丈夫也很高兴,选择了他认同的一个律师。后来证明这个选择是正确的。

虽然丈夫的事情还没结束,但是我知道自己无论再面对什么魔难,都会走好这段路,因为这一切我只承认师父的安排,师父的安排都是为了我能提高,为了众生的得救。有一天,我走在街上,抬头看到前面那个人的衣服上,写着“Be a warrior, Not a worrier”(做一个勇者,而不是顾虑重重者),我知道这是师父对我的点化和鼓励。

感恩师尊慈悲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