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黑龙江鹤北林业局610头目国书军罪恶簿

更新: 2021年04月0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国书军从1999年至退休,一直是黑龙江省鹤北林业局610头目,是当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策划者和实施者,对法轮功学员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他在担任610头目期间,法轮功学员贾永发、贾冬梅兄妹被迫害折磨致死;至少有4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先后有5名法轮功学员含冤离世;11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非法拘留64人次;非法送洗脑班7人;非法抄家69次;非法开除公职2人;不定期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跟踪、监视法轮功学员;指使不明真相的群众、邻居,监视、举报法轮功学员的行踪。勒索法轮功学员亲属现金约12万元之多。非法扣留法轮功学员家中的大法师父的讲法带、录像带、录音带、各种大法书籍、电视、VCD、打印机、电脑、收录机、放映机等各种有价值物品,间接损失至少50多万元。现在国书军被举报。

制裁迫害人权的恶棍,目前已是各民主国家的高度共识。继美国2016年通过《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之后,加拿大、英国以及欧盟多国现在都有类似法律可循,澳大利亚和日本也在积极准备立法。法轮功学员每年整理几批恶人名单,送交民主国家的政府,要求对其实施制裁,包括禁止入境和冻结财产。所有计入明慧网《恶人榜》的人,都会随时或已经列入提交名单。

一、个人信息

中文姓名:国书军
中文姓名拼音:GUO,SHUJUN
护照姓名:国书军
性别:男
出生日期:1956年 6月
工作单位名称:黑龙江省鹤北林业局610主任
职务:610主任
家庭住址: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局

国书军妻子:李宝珍
中文姓名拼音:LI,BAOZHEN
工作单位:黑龙江省鹤北林业局环保处
家庭住址: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局
国书军的女儿:国中华
中文姓名拼音:GUO,ZHONGHUA
亲属性别:女
现居加拿大

二、鹤北林业局法轮功学员遭迫害部份实例

◎ 2006年6月28日,鹤北林业局610成员郑文山等4个警察,在没有出示任何有效证件情况下,强行闯入姜彪家,不由分说,野蛮搜查姜彪个人私有财产,抢走《转法轮》一本、《九评共产党》7本、录音机一部、全部大法资料、全部大法录像带、MP3一个。姜彪被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20多天后,2006年7月24日把姜彪送到绥化监狱迫害两年。在姜彪遭受迫害的两年里,家里的养殖业损失30多万元。

2006年7月24日,在绥化一家医院体检时,国书军直接从姜彪上衣兜里拿出仅有的200元钱说:“你在这用不着钱,我带的钱不足,回去等报销了,把钱还给你妻子。”2009年,姜彪有一次去国书军家里讨还说法,对国书军说:“你怎么从我兜里掏出的钱?请你再放回我的兜里好吗?”但国书军一直赖着不还,实属诈骗,抢劫。国书军曾说:“我想让谁进来,谁就能进来。”

2012年6月,鹤北政法委书记张立辉带领6个警察再次无理由,无视《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将姜彪绑架到鹤岗市某处的一个洗脑班,强行洗脑20多天(同时还有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吕德梅)。

◎ 法轮功学员吴光敏从1999年7月20之后,先后被鹤北公安局610绑架5次、非法劳教2年、三次抄家,家人被勒索5000元钱。有一次抄家时,被610国书军、陈江宾、郑文山、罗金雨等人偷走1万多元钱、抢走吴光敏刚买回家的一台新电脑、大法书籍等。并扣押吴光敏的身份证至今未还,给吴光敏出行造成困难。

◎ 2000年新年当天,乔振斌被国书军、罗金雨、陈江宾等610成员绑架到看守所2个多月。在看守所期间,遭受非人待遇。不让上厕所、睡觉,被罚站。期间,被鹤北林业局原党委书记邓恩元口头开除公职。家中录音机、大法书和炼功带等物品被抢走。释放后被非法监视。每天三签字:早晨街道、中午单位、晚上片警,搞的四邻不安,有如文革再现。

2001年过年期间,乔振斌又一次被国书军等610成员绑架到看守所7个多月。被抢走大法师父讲法磁带和炼功带等物品。乔振斌又一次遭受看守所的非人折磨。非法拘留期间,经常不让乔振斌睡觉、不让上厕所、被骂、体罚、讽刺、挖苦,不让家人接见。造成乔振斌牙齿全部松动,后来全部脱落。

2007年12月27日晚上六点多钟,公安局610李建生带着几个警察和电视台的人,突然非法闯入乔振斌家抄家,抢走大法书等。乔振斌妻子也是修炼人,被绑架到看守所遭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公安局610头子国书军要非法勒索五千元。亲属去要人时说没钱,国书军说:“他家不是养猪吗?”因为乔振斌被口头开除公职后,只靠他妻子退休金和养两个母猪维持生活。后来还是被勒索了一千元。

2012年6月3日早晨三点多,在政法委书记张立辉的指使下,公安局610国书军、王智海开警车带警察,突然非法砸碎乔振斌家的门,闯进乔振斌家抄家。乔振斌和妻子宋桂萍一同被非法拘留,被抄家,抢走大法书籍、大法师父法像、卫星接收器、2台电脑、EVD放像机一台、MP5三个、优盘2个。拘留期间,乔振斌被抽过血、做过心电图、化过验、胸透。一个月后把乔振斌和他妻子,他弟弟和女儿(他们不是修炼人),一同送去伊春洗脑班,让乔振斌弟弟和女儿做陪同,给他的家人造成精神上难以承受的伤害。

◎ 2000年,宋桂萍去北京上访,大年初一被公安局副局长卜英杰等人从北京绑架回鹤北看守所。宋桂萍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任兴芹被关在一个没有暖气的屋子里冷冻21天,被酷刑、罚站。公安局副局长亲自上阵,强迫宋桂萍九十度大弯腰撅着四十分钟,挖苦、谩骂宋桂萍,不让上厕所。每天两顿饭,一个馒头一勺汤,汤是蒸馒头水放点盐,他们坏到有时放很多盐,咸的无法喝。有时一点盐不放,一碗水放三五片冷白菜叶。勒索宋桂萍六千元,说是接她的路费。三个多月后,宋桂萍才被释放。

2000年12月28日,宋桂萍被610陈江宾等人劫持到看守所。天天坐板十四个小时,不让说话。不“转化”就被铐在走廊里的暖气管子六天六夜,不让睡觉、站着不让坐。后来宋桂萍绝食抗议,又被体罚二十多天。逼开飞机,头顶朝地面,两手反背上举,痛苦的生不如死。白天警察变着样体罚,马步站桩十几个小时。宋桂萍不“转化”,就给她戴手铐,脚镣“二十斤重”,死刑犯才戴几天,给宋桂萍戴了六十五天。宋桂萍被迫害的吐血。

2001年4月22日,宋桂萍被在脖子上挂大牌子,在工人文化宫开公审大会。2001年4月25日,宋桂萍被非法劳教一年。当时送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因为身体不合格拒收,鹤北局看守所所长耿成涛拿钱买通劳教所医生,才收了宋桂萍。宋桂萍在非法劳教期间被非法停发了工资,给她的家庭经济上造成了损失。

2007年12月,宋桂萍又被610国书军,罗金雨等人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两本、MP3一个。被非法拘留23天,宋桂萍又被迫害的吐血。家人后被勒索1000元钱。

2008年,610指使宋桂萍的单位和派出所人员每天到她家逼迫她签字,长期监视宋桂萍,走哪都有人跟着。

2012年6月3日早晨三点多,宋桂萍又一次遭到610国书军、王智海等人非法抄家,被抢走大法师父法像、大法书、大法师父讲法带、炼功带、电脑2台、EVD一台、MP5三个、电视接收器一套、100元钱、U盘等物品。31天后,政法委书记张立辉把宋桂萍和她丈夫送伊春洗脑迫害。她的小叔子和女儿不修炼,把他们也一起劫持到伊春洗脑班做陪同。2013年9月,宋桂萍被鹤北林业局法院非法判刑2年,缓刑3年。

◎ 2000年1月,贾秋梅同几位法轮功学员相约去北京证实法,被非法从北京押回鹤北看守所。不让她们睡觉、罚站、戴手铐脚镣,变着各种花样折磨贾秋梅三个多月。

2000年12月29日,贾秋梅去三妹贾冬梅家(2003年5月19日被迫害致死),被林场派出所孙东风告密,610的国书军、周建华、罗金雨、郑文山等人非法把贾秋梅和贾冬梅绑架到鹤北看守所无理由关押7个多月后,2001年8月1日又被非法判她俩劳教1年,在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因拒绝听洗脑报告,曾被铐在床上5天5夜。

2002年7月31日劳教期满,鹤北公安610不但不放人,国书军、陈江宾、郑文山、罗金雨、王洪江等人直接在大门口给贾秋梅和妹妹戴上手铐,劫回鹤北继续非法关押。一直到2003年4月,才将贾秋梅和病中的母亲放回。

此时她的母亲已被非法关押11个月。当时大家都闹肚子,同时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还有贾秋梅的三妹贾冬梅,大哥贾永存,法轮功学员谭喜卿,武子才。贾秋梅和妹妹连续4个中国新年都是在劳教所,看守所度过的。

贾秋梅和母亲几次去找林业局、公安局、610要求释放贾冬梅,他们互相推诿,林业局局长邓恩元说:“把炼法轮功罚的倾家荡产,让他们吃不上饭,看他们还炼不炼了。” 610郑文山说:“愿意上哪告上哪告,随便。”看守所所长姜建国说:“拿钱就放人。”

2004年3月份,贾秋梅所在的局出现大量真相资料,国书军说是贾秋梅撒的,就带罗金雨、李建生、片警高峰等人非法强行抄了贾秋梅的家,抢走大法书籍等物品,拘留贾秋梅15天。

2006年6月28日,贾秋梅和母亲(任兴芹)、吴光敏、姜彪分别被绑架抄家,李建生偷盗了贾秋梅母亲给孩子上学的4000多元钱。把他们分别非法劳教2年。参与这场迫害的有国书军、高峰、李建生等10多人。

2010年1月20日,贾秋梅在庆林林场工段做饭,片警高春涛问她还炼法轮功吗?贾秋梅说:“炼。”结果第二天610的刘超、李鹏等4人把贾秋梅又一次绑架到看守所。庆林林场场长徐国华给担保下,交了2000元保释金才让回家。谁知到了2月2日,610王志海等人把贾秋梅绑架,后送往哈尔滨市戒毒所。

2012年5月17日上午,贾秋梅在商场工作,由610张立辉指使,王志海、刘超等四人再次将她绑架,送往伊春洗脑班迫害。

◎ 2002年5月14日,国书军在非法提审贾永存的过程中,因贾永存拒绝回答,曾被用手铐吊铐6个小时,两只手大拇指因不过血,没有知觉,半个多月后才慢慢恢复过来。陈江宾有一次在提审中把贾永存的大牙打掉半个。每次提审,贾永存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在贾永存被非法关押1年之后,被非法劳教2年,于2003年7月送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迫害。

2003年元旦,贾永存在给看守所食堂劈烧柴,看守刘文举酒后过来,把贾永存叫到食堂屋里一阵狂打,边打边说:“我叫你们全家都炼功(当时关押在看守所里有贾永存的母亲、二妹、三妹),尽给安徽人丢脸。”一直把贾永存打到锅台边,食堂的杨师傅赶过来才制止住。第二天从贾永存的耳朵里掏出许多小血块,听力数日后才一点点得到恢复。

2003年5月19日,贾永存要去送三妹贾冬梅遗体火化,遭到看守吴德海、朱亚男二人的反对。在回看守所的路上,一上车启动后,吴、朱二人便左右夹击,暴风雨般的拳头打在贾永存的头上、脸上、两肋、前胸后背,一直打到看守所下车。看到所长姜建国,贾永存告诉他被打了,姜建国没吱声,扭头走了。贾永存又被拖进看守所的管教室,在那里又遭到一顿毒打,直到贾永存虚脱了,实在站不住倒在地上,吴德海用脚踩在贾永存的脸上还说:“让你装,还告状吗?”踢的贾永存无力抵挡才把他架回牢房。贾永存胸痛、肋骨疼、佝偻腰,只能小口慢慢往出呼气,不能吸气。

◎ 2005年5月,跃丰林场场长安和方配合派出所、610等部门,对于俊友夫妻进行迫害,在没有任何有效证件下,非法对他们家搜查,抢走康佳彩电一台、录放机、放映机、录像带数本、大法书、磁带等。于俊友在国保科、看守所,多次受到体罚,在于俊友被关押97天后,亲友凑足一万五千元钱,才把他放回。

2005年1月25日,610国书军、罗金雨等人非法闯入家中,抢走大法书,把张桂兰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勒索了三千元钱后,才由亲属把她领回家。

2007年5月10日,张桂兰去四方山林场讲真相,被四方山林场书记刘效民举报给派出所所长韩克云,韩克云随即报告给国书军,他们扑了个空。在抓不到张桂兰的情况下,停发她的退休金。张桂兰在外地流离失所的日子里,不断给各部门写信讲真相,2009年才恢复工资,但被国书军勒索去5000元。

2014年4月30日,国书军,罗金雨,李建生,郑文山等人伙同宝泉岭警局对张桂兰家搜查,抄走电脑两台,亚马逊电子书一个,大法书50多本,MP3,电话手机4部,现金800多元,损失约一万元,过后又勒索她儿子1000元才回家。

◎ 2005年1月25日,吕德梅在讲真相中被跃丰林场场长安和方得知,安直接报告610,国书军,郑文山,刘宝山把吕德梅绑架到看守所关押35天。国书军在敲诈吕德梅家一千块钱后把吕德梅判两年劳教,送进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在劳教所多次遭到虐待。在迫害到吕德梅不能自理的情况下,劳教所在勒索她丈夫一万元钱后,才由丈夫从劳教所把吕德梅背出来。

2009年7月21日,610国书军,刘超,王志海又一次非法闯入吕德梅家,把电视,VCD,大法书,资料等物品拿走并录像,在电视台放映几天,制造恐怖气氛,以此来蒙蔽广大群众。在吕德梅被关押第9天晚上,吕德梅血压升高,不能走路,在610勒索了五千元之后,才由她丈夫又一次把她背回家。

2014年4月14日,吕德梅在讲真相中被鹤北镇副镇长李胜远举报,被610王志海等人绑架到看守所,之后送伊春洗脑班。

吕德梅在经历多次关押,骚扰,罚款,监视,身心受到极度伤害下,在2018年含冤离世。

◎ 2006年,牛慧杰曾遭过610国书军、郑文山等人非法抄家,抢走家中大法书、真相资料等。把她送到鹤北看守所拘留。

2012年6月1日,牛慧杰陪同法轮功学员任兴芹一同去伊春洗脑班看望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贾秋梅。对洗脑班人员讲真相,被恶人扣押在洗脑班。以艾洪武为首的恶人剥夺公民的自由权,逼迫看编造谎言的洗脑录像,对她实施精神摧残,肉体折磨,电刑迫害。一直到2012年9月,才从洗脑班回家。

2012年的6月2日,在牛慧杰被非法关押在伊春洗脑班同时,鹤北公安、610七男两女多人再次闯入牛慧杰家中,抢走一台打印机、电脑。还把牛慧杰的女儿和女儿的未婚夫(未修炼法轮功)一同绑架到看守所审问,又搜查牛慧杰未婚女婿的父母家。

由于多次遭受610、片警等多部门迫害、骚扰、监视,牛慧杰的身心受到严重摧残,2018年12月含冤去世。

◎ 法轮功学员任兴芹,家住鹤北林业局12委,全家人1997年修炼法轮功。任兴芹的二儿子贾永发和三女儿贾冬梅先后被迫害致死。

2000年中国新年前,任兴芹和二儿媳王玲、二女儿贾秋梅、三女儿贾冬梅先后去北京上访。大年初一被公安局副局长卜英杰从北京带回,非法关押在鹤北看守所两个多月。看守把任兴芹、宋桂萍两人关在一个没有暖气的屋子里20多天。把贾冬梅、韩立香、谭喜卿、贾永梅4人在走廊里罚站17个日夜,不让睡觉, 用“金鸡独立”、“开飞机”、“蹲马步”等各种方式折磨。

2001年夏天一个晚上9点半左右,任兴芹的孙女放晚自习回到家,610警察陈江宾就来敲门,进屋就问:“这么晚了还点灯?”老人说:“我孙女不点灯怎么学习。”他看见炕上放着书就过来看,转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就走了。

2002年4月29日,公安局长陈永泉下令抄了任兴芹的家,任兴芹再次被非法关押11个月。

2002年底,610国书军找来记者录像,记者问任兴芹老人:“你儿子、女婿都炼法轮功死了,你怎么想的?”任兴芹老人说:“我儿子是让你们迫害死的,我女婿(指大女儿贾永梅之夫)不是炼功人大家都知道,你们怎么能往法轮功身上赖呢?这不是说瞎话吗?”记者后来就不录了,狼狈收场了。

2003年4月4日,任兴芹因拉肚,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1个月之后,才把任兴芹老人和二女儿放出来。出来时,由于遭受长期关押,脚走路都不灵便了。他们就是不放三女儿贾冬梅,任兴芹老人几次去要人,他们就是互相推诿,看守所所长姜建国说:“拿钱就放人。”任兴芹说:“哪有钱?”姜建国说:“你三女儿不是没离婚吗?让她丈夫拿钱来。”她三女婿回关里了。贾冬梅的大姑姐拿了一千元钱。姜建国说:“一千元就想放人?得两千元才放人,谭喜卿(另一法轮功学员)还拿了三千元呢。”赤裸裸的勒索钱财。

任兴芹又去找国书军要放人,国书军说:“不行,拿钱来,要不让你再进去,让你死里头。”任兴芹说:“国科长,我不会再进去,再进去的应该是那些坏人。”没等她说完,国书军开始破口大骂。他做贼心虚,因为他勒索过很多法轮功学员家属的钱。

2006年6月28日,任兴芹又一次被绑架,非法判她两年劳教。7月21日,送到劳教所体检时不合格,劳教所人员说:“这么大岁数还送来干啥?”拒收。鹤北610不但不放人,又把任兴芹非法关进看守所一个多月后,再次把任兴芹送进佳市劳教。2006年底,任兴芹因身体出现异常,在2007年新年前一天,才被家人交钱接回。

2007年12月27日晚,鹤北公安,610再次将任兴芹、宋桂萍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

2017年11月28日上午,鹤北610的孙建光、王建新、江某某和片警高峰,还有一人自称姓高,这些人谎称是物业人员,用欺骗的手段骗开任兴芹的家。任兴芹的大女儿问:“你们不说是物业的吗?谁是物业的?”在门口处后进来的一个人说:“我是物业的。”自称姓高,是省公安厅的,他们没有出示任何有效证件。孙建光说:“我们是执行上级命令。”强行搜查,抢走大法书籍、台历等物品。任兴芹老人见书要被拿走,就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要走。任兴芹老人说:“把书给我留下。”被他们挣脱掉,老人来不及穿棉衣一直从4楼追到1楼,顶着东北刺骨的寒风,拽着将要开走的警车讨要大法书。孙建光说:“要书明天到国保去要。”警车把她拖走五六米远开走了,差点把老人摔倒。

由于多次遭受610、片警等各部门迫害、骚扰、监视,任兴芹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于2019年5月含冤离世。

◎ 贾永发1997年底开始修炼大法。因给林业局写信讲真相,1999年11月3日,被鹤北610国书军、陈江宾等人绑架并非法劳教一年,送往佳木斯劳教所。在此期间,受尽折磨,曾多次绝食抗议。一年劳教期到了,却无理延期,劳教所说不放弃信仰就别想出去,贾永发和其他十几名法轮功学员毅然冲出劳教所,贾永发当场被抓,受尽酷刑。

贾永发又一次绝食抗争12天,在身体极度虚弱,生命危在旦夕的时候,佳木斯劳教所才于2001年10月3日通知家属去医院接人。刚回到家中的贾永发才十多天,2001年10月15日,丧心病狂的610国书军等人又一次将身体尚未恢复的贾永发无理抓捕,蓄意置于死地。贾永发受到非人折磨,又一次绝食5天。鹤北公安见贾永发奄奄一息,才不得不让家人接回。11月29日,身体饱受摧残的贾永发含冤去世。

◎ 段体林,在黑龙江鹤北林业局工程公司工作。2008年4月1日,610国书军、刘宝山等人开车到工程公司无理由绑架段体林。随后610又抄段体林家,由于大门上锁,调用消防梯子进入院内。起开窗户钻进屋里盗走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光盘真相小册子等私人物品。公安局610把非法抄家的录像在电视台公开播放,恐吓欺骗当地老百姓。

段体林被非法关押20多天后,被非法判刑4年,送佳木斯莲江口监狱。在监狱,又遭受莲江口监狱更加严酷的迫害。

◎ 谭喜卿,鹤北林业局园林处法轮功学员。2001年1月10日,谭喜卿被610国书军、陈江宾、刘宝山、郑文山、罗金雨等人绑架关进看守所,在那里受尽非人折磨。被戴手铐脚镣,关进没有暖气的屋子两昼夜。不按时放风,故意不让按时倒马桶。3月1日,谭喜卿和韩立香、贾永梅、贾冬梅四人被罚在走廊站立17个昼夜。所长耿成涛让她大弯腰,用拳头捶她的后背。看守张波打她的脸,拽头、踢腿。在走廊里被逼“开飞机”、“蹲马步”。这次她被非法关押八个多月,戴镣两个多月。被勒索两千多元钱。

2002年5月,谭喜卿被单位书记崔锡哲举报,610国书军、罗金雨、陈江宾再次将她绑架到看守所,同贾秋梅、贾冬梅、任兴芹关在一个牢房里11个月,由母亲凑足三千元钱才将她赎回。

2008年4月1日晚,610国书军、郑文山、罗金雨等人到谭喜卿家砸门,见砸不开门,恶警把窗玻璃打碎,强行爬进一个妇女独居的屋内,绑架了谭喜卿,并把家里的东西翻了个底朝上,就连做饭用的铁锅都给拔了出来,住的火炕都给掏了。随后又到她的单位,把办公桌、柜都翻了个遍。

◎ 2001年元月1日,恶警在贾永梅母亲家中把她绑架到看守所,把贾永梅和妹妹贾秋梅、还有宋桂萍用脚镣铐到走廊的暖气管上,站了八天,不让睡觉。脚肿的穿不上鞋,只能穿拖鞋。有一天贾永梅和三妹贾冬梅、谭喜卿、韩立香四人半夜起来炼功,被看守高宝发现,看守所长耿成涛把四人给戴上脚镣,拉到走廊里体罚,站了17个日夜。看守张波和高宝轮番打贾永梅的脸,边打边骂,贾永梅被打的眼冒金星,眼眶青紫了半月都没消,脑袋很长时间隐隐作痛。

有一天晚上,贾永梅和妹妹贾秋梅被610非法提审逼供。610王洪江对贾永梅大打出手,左右扇她的脸,她被打的鼻口出血,国保科长国书军把她的头往下按,哈腰到脸贴到小腿为止。郑文山拿电棍触她脑门几下,让贾永梅看是什么东西,然后往她手上电,顿时感到整个手臂发麻。之后一直到两腿失去知觉,一头栽倒在地上。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两腿才有了知觉。又要贾永梅蹲马步,两臂伸平,手腕上卡个塑料凳。刘宝山等人又用绳子把贾永梅双手反背在后面,吊在窗户上面的暖气管上很长时间。贾永梅被放下来时,一下子就趴在地上,两只手臂在后背着很长时间不能动。把贾永梅送回监室时已经是第二天上午10点多,贾永梅的妹妹贾秋梅还没有回来。这次贾永梅被非法关押8个多月,2001年8月13日放回。

2002年5月31日,610陈江宾到贾永梅当保姆的张家,让贾永梅到政保科去一趟。6月3日,国书军让贾永梅当保姆家的女主人陪她去政保科,问她还炼不炼,贾永梅说:“炼。”国书军说:“那就进里炼去。”贾永梅说:“不去。”被陈江宾、周建华、看守张波几人硬给拖进看守所。贾永梅丈夫去世,她领着8岁的女儿给人家当保姆,贾永梅被关进看守所后,女儿无人照顾。国书军把贾永梅女儿送到一家收住宿生的人家。

2002年8月6日,610非法提审贾永梅,让她交400元钱。贾永梅说:“我被你们关在里面,我得出去挣钱交。”他们找到贾永梅小妹妹替交了400元钱,才把她放回家,这次贾永梅被非法关押了三个月。

2011年9月1日,贾永梅去国保科要身份证,被刘超、王志海等扣留,在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把她送到伊春洗脑班,强制洗脑迫害一个月。

◎ 高峰林场贾永存、王凤云、武子才、高志香、郭必兴、秦淑华、张秀珍、王佩山、蒋凤英、靳丛英、孙忠芳、孙兆方、陶兴波、王永香、邹长所15名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

2002年5月,高峰林场出现大量真相资料,林场场长冯开军、书记舒政权、片警孟祥民三人密谋后,就打电话给双丰派出所,才导致5月10日到14日的三次大搜查。

610国书军、郑文山、刘宝山、罗金雨、王洪江等人先后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15人。抢走电视5台、VCD6台、收录机2台、大法师父讲法带、大法书几十本。

5月12日到24日期间,在对15名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提审过程中,使用暴力、酷刑等逼供手段。侵犯法轮功学员人身自由。其中,贾永存被国书军吊铐6个小时,陈江宾打掉他半个牙齿。对王佩山等法轮功学员进行各种各样的体罚、打骂。每位法轮功学员先后被610勒索五千至八千元不等,共被勒索十几万元。其中贾永存被非法劳教2年;武子才1年6个月;秦淑华,王佩山被非法关押3个多月。

◎ 贾冬梅,黑龙江省鹤北林业局联营林场职工,1997年修炼法轮功。因坚持信仰,长期遭受迫害,于2003年5月19日被迫害致死。

2000年1月,贾冬梅到母亲家,正赶上母亲和其她几位法轮功学员要去北京护法,她也一同去了北京,后被公安局,610人员从北京押回关进看守所两个多月。

2000年12月29日,贾冬梅的二姐贾秋梅去她家串门,被林场派出所的孙东风举报。610国书军、郑文山、陈江宾等人将她们姐俩绑架到看守所,关押7个月后,又非法劳教1年。在被非法关押的日子里,恶警的打骂、讽刺、挖苦、体罚更是家常便饭,污言秽语不堪入耳。有一次贾冬梅和大姐贾永梅、谭喜卿、韩立香四人炼功,所长耿成涛命看守和犯人给她们四个戴脚镣在走廊罚站17个昼夜。不让睡觉,吃饭只给10分钟。“蹲马步”、“开飞机”,头朝下长时间撅着。稍有不从,就拳打脚踢。在这期间,党委书记郭振岐曾到小号来过,她们向他反映情况,这时看守已经11天没让她们回屋睡觉了,她们的脚肿的都穿不上拖鞋了。郭书记说:“让她们回屋吧。”可等他刚走,恶警又把贾冬梅四人推出牢房继续罚站,所长又恶狠狠抡起巴掌打在贾冬梅的脸上、头上,打的她眼冒金星,最后硬是拽到门口推倒在地上。

2001年4月25日,宋桂萍和孙丽被非法劳教1年,要送往佳木斯劳教所,副局长卜英杰对着贾冬梅喊:“下次劳教的就是你们贾氏家族。”

2001年8月1日,贾冬梅和二姐贾秋梅在被非法劳教一年,在佳木斯劳教所,因拒绝听洗脑报告,被铐在床上5天5夜,她们姐俩绝食抗议,身体受到严重摧残。体罚、殴打更是家常便饭。

2002年7月31日,劳教期满,因不妥协,又被鹤北610国书军、周建华、罗金雨、王洪江四人在劳教所大门口直接给戴上手铐,实施暴力带回鹤北继续关押到2003年5月7日。

2003年4月3日,由于长期关押,贾冬梅61岁的母亲已经被折磨得骨瘦如柴,经常咳嗽、发烧、拉肚子,已经两天没起床了。他们怕出人命,才把贾冬梅的母亲和二姐放回家。贾冬梅和另一法轮功学员仍被关押不放。由于长期非法关押加上营养不良,她俩也开始拉肚子。贾母在得知消息后就去看守所,610等各部门要求释放贾冬梅,他们互相推诿,说拿5000元钱就放人。所长姜建国说:“让老武家拿钱来放人,你三女儿不是没离婚吗?”贾冬梅的丈夫当时陪自己的父母回关里看病,她的大姑姐拿了一千元来。姜建国说:“拿一千元就想放人?”。

2003年5月7日,在连续被非法关押2年零5个月的贾冬梅被折磨的生命垂危的情况下,才让家人把她接回家。回家仅12天,于5月19日,贾冬梅含冤离世。当时她的儿子才9岁。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