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师保护 我和丈夫从派出所回家了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五日】我是农村人,今年五十八岁。一九九七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我的身体不好,患有风湿性关节炎、头疼、神经衰弱、失眠,晚上靠吃安眠药睡觉,还有妇科病等等。修炼大法后,这些病都好了。我走上了一条返本归真的修炼路。

下面与同修们交流一下在被邪恶迫害时,我请师父加持,坚定的信师信法,正念回家的经历。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一日的早上,我发完正念后,做好了早饭。突然,有人使劲砸门、砸窗户,我以为是邻居有什么事,就去开门。开门一看,是几个警察。我问:“干什么的?”他们不说话,就往屋里走。我也回屋進了厨房,我在心里求师父救我。这时,有两个警察也跟我進了厨房,后面的警察都進了客厅。

我一看,進来这么多人,里屋做资料的门还开着,往里一看,就能看到机器。我心里不稳,就想去把门带上,但是,他们也跟着我过来了。这下,我的心里着急了,就说:“这些都是我们的私人财产,不许你们动。”说着,我就把笔记本电脑抱着,因上面有优盘,他们就上来四个人抢夺。夺下电脑之后,他们就把我抬着往车里送。我大喊:“警察抓好人了!法轮大法好!”就这样,我被他们绑架到派出所。

我被绑架走后,一个警察向我丈夫出示了所谓的搜查证,上面连个公章都没有,说是执行任务。就把我们家里的大法师父法像、大法书、真相期刊,另外还有两个笔记本电脑、一个台式电脑、大小打印机、大小切纸机、大小订书机、打印纸、还有没做完的《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书、手机、MP3、手电筒等等价值大约两万多元的私人物品抢走了。我丈夫也被绑架到了派出所。

到派出所后,我问:“你们为什么到我家这样做?我们是好人。”他们不回答,把我关到一间屋里就走了。我就坐下来,静心向内找自己,发正念。

被绑架前的那段时间,我母亲得了癌症,已经到了晚期,我们做儿女的轮流伺候。轮到我的时候,我就和她一起听师父的讲法,叫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因我家离母亲家不太远,家里机器做着真相资料,我就隔一会儿回家看看。

虽然救人的真相资料没有耽误,可是我的学法和炼功就跟不上了,成了光做事,没有学好法,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我想:我有漏,旧势力也不配干扰迫害,我立即发正念。我想起了师父的法:“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1]

这时,進来一个年纪较大的警察,对我说:“你们“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你母亲怎么还得肺癌呢?”我一愣,他们怎么知道的?我说:“我母亲都八十八岁了,她会有个好去处。”他可能觉的自己说错话了,就走了。

那天上午派出所人员很忙,就听见外边有人大吵。我就盘腿发正念,有進来的人我就跟他讲真相。大约快到中午了,一个警察把我带到审讯室,坐到铁椅子上,一个警察问话,一个警察做记录。警察问我:“你不是问为什么叫你到这里来吗?是因为你学法轮功。”我说:“法轮功叫人向善,遇事找自己,遇到矛盾退一步。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用高标准要求自己。处处为别人着想,做好人,更好的人。有一天晚上,我和丈夫在路上捡到了一万元钱,我们当时就找到失主,把钱还给了他们,他们很感动。”警察说:“我们去你们村调查了,都说你们俩口子是好人。”

他又问:“你们家的机器、手机,那么多大法书是哪来的?”我说:“为了你们好,这个事我不能说。”警察问:“你在那发正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不是灭我们吧?”我说:“是灭另外空间的邪恶,在另外空间操控人的邪恶。发正念对你们有好处,你们不要干坏事,这样对你和你们的家人都不好。”问的那个警察“哦”了一声说:“我们也不愿意做这种事,没办法,这是上边压下来的。”

警察说:“写完了,读给你听听?”我说:“不用听。这些都没用,我只是给你讲真相。”警察又问:“你签名吧?”我说:“为了你好,我不签。”警察说:“不签就不签吧。”就这样,把我又送回去了。

不一会儿,又把我带到办公室,给我量身高,照像。他们又叫我往电脑上按手印,我说我不按,他们就说这个必须得按。我说:“我没犯法,宪法规定信仰自由。”他们又说:“法轮功被取缔了,不让炼了。”我说:“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公安部办公厅认定的十四种邪教没有法轮功。你们说取缔了,你们拿出正式文件来。”他们不说话了。

有一个人说:“拿电棍来,把她电晕,按上就行了。”我说:“我不做坏事,也不许你们做坏事。”我就靠着墙站着,不去按。他们两个人推我,两个人把住我的手,我的两只手紧握着拳头,一遍又一遍的说:“我不做坏事,也不许你们做坏事。”说了不知道有多少遍。他们掰开我的一个手指头就往电脑上放,我就又握起来。我嘴里说着:“不许你们做坏事。”最后,他们两个人的手都出汗了,我的手也出汗了。那个领导一看出去了,又拿来了打印的文件说是按两个手掌。我一直握着两个拳头不放开,他们就把我的两只手沾上黑墨,按了两个拳头。

他们又叫我们上车,往县城的医院走。在车上他们又说:“我们都到你们村去打听了,都说你俩口子是好人。”我丈夫说:“因为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是学了大法才这样的,你们还这样对待我们。”他们又说:“到医院去检查不合格,拘留所不收。”

我坐在车上,想起师父的法:“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2]我想我是主佛的弟子,谁也不配动我。我求师父加持弟子正念。这时,车上人没有说话的了,我就在心里背《论语》,一直背到医院。

到了医院,一下车就把我俩带進急诊室。急诊室里面人挺多,我俩就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警察抓好人了!”这时人们都往这看。他们叫来了医生,把我和丈夫各自按在床上,量血压、抽血。丈夫就喊:“做好人都不叫做,这个社会还能好吗?”我就喊:“抽血化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卖钱。”我不让抽,他们上来四、五个人,按着我抽了血,还做了B超。

这时,天快黑了,他们又把我们拉到拘留所。拘留所值班警察一查手续不对,就和他们说少了一份化验单。值班警察说:“少了一份手续也不行。”他们都叹了一口气,无奈的又回去拿化验单了。这时我俩悟到,是师父在保护我们,我俩就不停的求师父:这里不是我们呆的地方,我们要回家救人。一会儿,我丈夫出现了病业假相,他们一边掐人中,一边打120叫救护车,然后把我丈夫拉去了医院,到了医院他们就把我女儿女婿叫去,警察们就走了。就这样,我丈夫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当天就回家了。

我被非法关進了拘留所,里边有三个同修。我们配合讲真相、发正念,背《论语》、《洪吟》、《精進要旨》,谁想起什么背什么。各自找自己的执著心。我找到了自己对情的执著,执著于对母亲没有时间好好照顾,执著女儿快生小孩了,气恨派出所警察不讲理,抱怨同修只是等着拿真相资料。找到了自己不慈悲,有争斗心、怨恨心、怕心等。

师父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3]。师父告诉我们:“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4]。我在师父法理的指导下,归正自己,多发正念,去人心。

在拘留所的每一天,我都被叫去量血压。有一天,我被量出高压217,低压110,把量血压的警察吓的出了汗,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怎么这么高呢?”我说:“我应该回家了。”在师父的保护下,我十五天就回家了。

我和丈夫被绑架后,我们当地的同修有上网报道的,有发正念的,有找村干部讲真相的,还有到我哥家讲真相的。我被绑架的当天,我哥就知道了,他上午就到派出所去了(因他有认识的人)。他们没让我哥见我,派出所的人还和我哥说我得判个七、八年。可是我回来了。我哥看着我,笑着说:“回来了就好。”

我们全家人都非常感谢师父的无量慈悲与保护!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去掉最后的执著》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