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被迫害的教训 在救度众生中弥补损失

更新时间: 2020年12月09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九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的,但是属于悟性很差、不精進的那种弟子,在二十三年的修炼中,摔了不少跟斗,但是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不断的安排同修鼓励我,又给我安排了一次次弥补的机会。下面我想交流一下我在经历几年黑窝的迫害后,出狱后坚持背法,救人弥补损失的一些体会。

1、反思被迫害的教训

我和当地的同修B、C在一次过年前的聚会中被抓捕,我们被当成组织者非法判刑。黑窝里,体会到了那种想要做好又力不从心的状态。这次惨痛的教训,找到自己好多的问题:长期把协调当成一个专门的项目,大包大揽,明慧编辑部出来《演讲乱法》的文章后,我们还不醒悟,还在热衷于交流,很执着自己的认识,真的是自心生魔还不自知。导致当地同修尤其是老年同修,严重依赖我们协调人;把自己认为该做的项目,比如营救同修,过多的强调,分散了当地大量的精力。自己长期在同修圈子里“张罗”,没有踏踏实实做三件事。而造成这一切的根源在于我长期忽视了静心学法。

我如愿的有了一个小型的三人学法点,我们系统的学了一遍师父讲法,收获很大。我和同修约好一起背法,我开始一两个小时只能背一小段,但是背下来一段也比我看一讲的印象深刻。我就一天背一段、两段的,反正背两、三个小时,半天,不规定数量,第二天接着下一段背,不考虑已经背过的,我想只要让我学進去法就行。我坚持了八个多月,终于背完了一遍《转法轮》

背完一遍大法书,最深的感觉是,发现自己简直没有修心,特别是没有注意修“忍”,我不注意修“忍”也就是没有实修心性,特别在对待家人时长期没有注意修心。那天背到“能量场”那段时,深刻体会到正常状态是我们真善的强大能量可以溶化一切不正的东西。

2、申请恢复工作和工龄中讲真相

我被单位开除,二十多年的工龄被清零,我不能让单位的有缘人造业迫害大法弟子,知道自己该去要求单位恢复工作,去人社部门要工龄,借此机会救度有缘人。可是求安逸的心却让我一天拖一天,走不出这一步。我每天都在重复后悔,请师父帮帮我突破。

一位三件事做得很好的同修向我交流她多年一直每天坚持背五~六页《转法轮》的体会,再次鼓励我坚持背法。我意识到是师父借她的口在点悟我,因为我背完一遍《转法轮》后,就没有再继续坚持背法。我也开始一天背五~六页《转法轮》,随着学法加强,我认识到自己求安逸心的根源:因为我奔波了好几个月,到处碰壁,灰心了。我认识到应该有的东西邪恶是迫害不了的,绝不是邪恶说了算,不执著表面的進展。佛法无边,我应该做好在过程中救人。

面对面讲范围有限,我就写了一封有针对性的公开信,常人对我们太不了解,我把我的迫害经历及家人承受的迫害和为什么走進修炼,大法对我身心的改变写進去,还写了对我们的迫害反而让我这个对邪党认识不清的人认清了它。在残酷的迫害中我认清了善恶,我们没有一分钱的经费,全部是自己掏钱,还有古罗马迫害基督徒造成四次大瘟疫的教训。大法弟子就是在危难中救人的。

同修帮我精心的修改后投稿到明慧网,很快明慧网登出来了,我发现,同样的文章明慧网登出来后就有了一种特别的祥和慈悲的能量。我把我的信给单位的主要科室、每个领导都给了一份。以前我刚回来时,好些同事都不愿听我讲法轮功的事,他们觉的太不值了,也害怕。针对这种情况,我这次的信是用了不同格式。遇到领导我就给他们申请恢复工作的申请书,同事就给他们恢复公职的公开信,文章的开头几段不一样,后面内容都一样。我说,请你们关注一下我的情况,这是我这些年的经历,我希望通过这封信和你们有一个沟通,希望你们能在我的退休问题上给我一个赞成票。他们大多数都很乐意的接受了,还说我们会支持你的。

单位办公室把我的申请作为文件让领导传阅。全体领导都看了,他们说他们也觉的我为单位工作二十多年,现在养老问题不解决不合理,但是没有办法,只要能找到一个说得过去的文件都行,我看到他们还是动了善心。一位我一直劝不了三退的领导,看了我的公开信后,对我说,我仔细的看了两遍,你太不容易了。我说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们能平安渡过劫难,他用化名三退了。

二零一九年当地发生大绑架,有两位被绑架后在外面“取保候审”的同修,一直在利用法律文书自我辩护的形式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寄快递或挂号信实名讲真相。他们现在已经寄了几百、上千的信,一开始相关部门对他们还是進行了威胁,但是同修的心很纯正,就是为了救他们,干扰也就烟消云散。他们也就这样继续寄,我们交流了一下,他们受到的迫害和我的经济迫害,都是可以利用来讲真相的机会,当地政府机关和公检法的人,长期都不断收到同修寄的通版资料,但是还是有那么多的人不明白,三退的不多,可能有一个原因,他们对这些资料不珍惜,没有完全当回事,有些怎么看还是不相信。因为现在网络媒体造假的太多了。但是我们自己的亲身经历就不一样,他们会增加可信度。

同修鼓励我说,我们当地上班族修炼的不多,大多是老太太,我这样的作为一名工程师,还算年轻人,这样一个好好的家庭环境的人,能承受那么多的苦难,还坚持修炼,真的会让常人触动和有所思考,而且我的劝善信内容很全面,和他们写的信风格不同,还是值得去做的。同修还说,当她想到给我提这个建议时,很担心我的安全,结果她求师父时看见师父笑眯眯的,她感到师父的加持和鼓励,因此才敢给我说出来。

我想每个同修都在根据自己的环境和条件救人,我心里一直都有要救公检法和单位里的众生的想法,于是我开始给政法委、维稳办、人大、信访、纪委监察委、妇联,人社局、政协、劳动部门等相关部门的领导和经办人员寄诉求书,为了稳当,我选择了挂号信的形式。我不图他们能为我做什么,我知道在人的表面,他们可能一时也拿不出一个解决办法来,我只想用自己的亲身经历,给他们一点真实可信的信息,唤醒他们的良知,清除对我们的误解。

没有想到有一天,我突然收到一条短信,是我单位的上级部门的回应,说我上访的工龄问题,他们目前没有办法解决,因为省人社厅已经给我回复了。我最近没有向州局上访呀?我想起来可能是因为我给哪位领导寄了退休诉求书,他给我传达到州局,让他们处理我的问题。不管怎样,有一个回应,有人过问我的问题,说明我的信是起了作用的,看见的人都在摆放位置。

出狱后我有一个愿望,希望能有一个半天的工作机会,经济上能过去就行了,我需要更多的时间投入三件事。这个念头符合了法,我顺利的加入了评标专家库。我发正念中一直在解体邪恶对我的经济迫害,每次寄了信或者为工龄社保的事做了什么,来找我做工程评审的项目就会连续不断的维持一段时间。每次的工程评审项目,是系统自动随机抽专家,我被抽中的次数明显高于其他专家。他们奇怪我为什么有这么好的运气,都在传说系统出问题了。我心里明白,是师父在帮我,帮我摆脱经济困境的同时又把我之前在工程行道的有缘人通过这个平台接上了缘,而且比我之前接触的范围还宽,真是佛法无边呀,人表面我奔波两年恢复工作、申请工龄什么结果也没有,但是师父用这种方式帮我平衡好了。虽然不如单位上班稳定,但是我有师父在管,一切都应该围绕着在这所剩不多的时间中救人而安排。

3、揭露监狱黑窝的迫害

出狱后我首先做的是揭露监狱黑窝的迫害,虽然心里的迫害阴影很重,干扰也很大,在迫害环境中得了斯德哥尔摩症,对监狱的一些伪善不清醒,觉的自己相比之下还算被迫害不重的。 但是我不断的看到明慧登出的黑窝里的迫害,真的太严重了,不能让这些情况继续发生,我应该把这些揭露曝光出来。邪恶是非常怕曝光的。在黑窝里,教育科长几乎每次见我的面都要谈到明慧网。我感到他们对明慧上的报导,特别是关于监狱的报导非常关注,由于信息封锁,有时我们报道出来的情况有些偏差,监狱就利用这些偏差大肆诋毁明慧网,有些不经常上明慧网的老同修就这样被她们误导。因此我写迫害材料是非常注意这点,反复斟酌那些事实,力求实在、准确。

我去和B、C交流揭露黑窝迫害的体会。我们约好每天晚上十点发半小时正念,互相加持,清除黑窝里的邪恶因素。不久B、C同修也在明慧上登出了他们的被迫害经历。

过年前,监狱来“回访”,之前六一零又给我的家人打电话威胁我,说我在网上发表什么文章,他们要准备对我怎样怎样。我想到那篇实名的揭露材料,也许是邪恶被触动后的反应,心里有些压力,但我坚定的发正念清除那些邪恶因素。从“回访”的警察(就是在黑窝主管迫害我的警察)那里我了解到,我的那篇揭露材料,有同修用我的名义寄给黑窝里的检察室举报狱警恶行,监区警察几乎人手一份,对监狱相关人员触动很大,我这时明白之前六一零打电话的原因了。我拿出我的申诉书,递给这个警察,警察认真的说,我会好好研究的。这是我在黑窝里一直盼望的事,我想在法律角度让他们这些所谓执行刑罚的人明白对我们的迫害完全是没有法律依据的。过年前,我把申诉书用挂号信寄给了迫害我的监区的监区长、副监区长和监室警察。但愿他们能从中明白真相。

对社区和片区人员,就给他们看那份要求恢复公职的申请,他们全部乐意的接受了。在后来,这些社区和片区的人从没来骚扰过我。

4、和同修一起配合做申诉

我认为对我们的非法判刑,我们是绝不能认可,要一直不断的申诉下去,这是在维护大法,也是在救度相关人员。在监狱,邪恶拼命阻挡我申诉,我的纸笔都被严密的管控,投诉举报箱都不准我们靠拢,亲人不准会见。因此只有出狱后才有条件做这个事。

我从明慧网上下载了申诉书模板,同修和我母亲看了都觉的写的太好了,之前母亲从来没有和我意见统一过,她长期在单位办公室做文秘,党文化影响很深,她不习惯看我们那么直接讲真相的语言。这个模板是本着尽量能让常人接受的程度写的,几乎没有引起任何人反感。公义论坛同修帮我修改了具体细节。我对申诉书讲真相的效果充满了信心。

我鼓起勇气向中院递交了申诉书,两个月后,B、C同修也递交了申诉书,他们还把国务院公报中,新闻出版署的五十号令(解除对法轮功书籍和影像制品的禁封)和官网上国务院和公安部认定的十四种邪教(里面没有法轮功)也作为新证据附上,这过程中,我放下了要求同修的心,当自己悟到要尽快递交申诉书时,没有要求B、C同修一定要和我一起做。修炼的路不同,我只需自己坚定从法中认识到的去做。

我们悟到申诉的过程也是我们和本案相关的同修升华心性,弥补的过程,因为我们这个案子是因为集体聚会被绑架,好多同修在面对国安的非法提讯时,由于执著和不知道怎么面对这种情况,被国安诱供取证后迫害我们。我们真心希望同修能在这过程中否定这些口供,但是又不能强为同修,只是顺其自然的遇到相关同修交流了一下。

E同修,听到我们申诉的事,也非常想弥补自己被国安诱供的损失(她的口供被作为迫害我们的证据),我从公义论坛上得到法律专家的指点,建议同修写一个证明材料,要求排除国安的非法证据。从没有动笔写过材料的E,花了几天功夫,熬夜写出来了证明材料,又和我反复推敲每一句话,尽量让法官能够接受,同修写的都是最容易让人接受的祛病健身做好人的事,同时也在材料中写出了自己受到的洗脑班的迫害,真实感人,我们就是想利用这个机会让法官通过这些身边的真人真事了解真相。E写出的材料拿给陆续来她家的远方来的亲戚看,有些以前听不進她讲真相的亲戚,看了她写的材料后,接受了真相,还三退了。陆续退了好几个亲戚。

我们把E的证明材料和B、C的申诉书一起交给立案庭。后来在听证会前另一个同修F受到E的启发,也写了类似的证明材料,我心里为同修的升华高兴。在我们一起商量配合做好申诉的那天,灰蒙蒙的天空,出现一条笔直的白云形成的路,横贯整个天空,我们兴奋的感到,这是师父在鼓励我们,路走正了。

接下来,我们想到应该和当时办案的警察沟通救警察,也让他们理解我们的申诉。我们的申诉书递交出去后,明慧报导了,我们想抓紧时间最好在明慧报导出来前和国安直接办案的警察L先沟通。我们三人商量了大致需要讲的内容,约好一人讲,其余两人就发正念,看对方反映,谁说的不足就弥补。

我们在一起喝茶,一开始我们就向L和同行的一个警察表明,我们不怨你们警察。我们一开始讲到三人在黑窝里受到的残酷迫害,B被男监迫害吃秒饭等酷刑,命悬一线,差点回不来。我被严管,两个月没有任何生活用品,连卫生手纸都没有,还被犯人随意打骂,在监室墙角被罚站了一年多,我的工作没了,工龄没了,生活陷入困境……C讲了她修炼后以德报怨,从想杀前夫变成精心照料患癌症的前夫的感人故事,L和另一个警察有了内疚的表情。

我们再讲五十号令和政府认定的十四种邪教里没有法轮功,他们执法没有依据时,他们不承认,我们看出他们是不愿承认,无法面对,于是不再讲这个话题,就把五十号令和官媒公布的政府认定的十四种邪教拿给他们看。我说,其实你也是不愿把我们和那些真正犯法的人放在一起的,这不是你工作的成绩,而是污点,但是我们知道你们是被迫的。共产党对我们不讲法律,对你们也不讲法律,中共高层对法轮功从来都是两种声音,但是不管怎样,上头永远都不会认错的,随时你们都可能被作为替罪羊推出来,共产党利用你们斗我们,其实我们都是受害者……希望你能配合我们弥补损失,希望我们申诉能够成功,对你对我们都是好事。C给L讲了善恶报应,L开始沉默了。

我们拿出我们的申诉书,他们看了一下,说“写的真好”,我们拿一份回去看。我们给了他们一人一份。看得出,他们看到我们不记恨他们很高兴,感受到我们的真诚和善意。L说,他希望我们能和他们多沟通。临别时,L说,希望你们申诉能成功。

当天晚上,明慧登出了我们申诉的报导,我们从三个角度和行业证实了大法的美好和揭露迫害的邪恶,当地作为当地真相散发,本省也作为一期真相选用。

C同修做梦看到我们再次受迫害,我们心里翻出怕心来,我们向内找,一是有求结果的心(求什么,就招来什么假相),二是我们在里面妥协时触及到的那颗求安逸怕麻烦吃苦,不坚信师父的那些因素从新翻出来了。三是有了欢喜心,求名的心。这在我这儿是比较顽固的执著,我清除它不再承认这颗执著是我的真我。我们互相鼓励放下任何求结果的心,就为了救人。然后从现在开始,我们三人每天上午九点和晚上十点两次发正念,一次半小时专门针对申诉这个事清除一下干扰,还要坚持解体省内两个黑窝里的邪恶因素,互相加持。我和B同修和C交流了我们背法的体会,建议C 同修也开始背法。

有同修配合,把这份真相向政府部门的人邮寄了百多封。我自己向层层人大和人社部门、政府部门申请认定工龄时也把申诉书附上,告诉他们我是因为坚持信仰被迫害遭受冤狱的,我正在申诉。人社部门的一些人告诉我,他们是认真看了我的申诉书的,有的表示同情,我给他真相资料,他不反感。有的三退了,有的还是恐惧不敢多听我说,有的对我们的坚持不理解,但是他们都表示了对我被剥夺工龄的同情。我想众生百态,不管什么表现,我们就是把机会给他们。即使一时不明白,也给以后他们听真相打下一些基础了。

我几次打电话查询我们申诉立案的事,总是告诉我还没有调到档案,二审办案法官不接我的电话,我想他们也许是左右为难,如果真的不立案,早就给我们回应了,也许是我们的讲真相和自身状态没有到位。期间同修们一直坚持给中院法官、领导寄各种形式和内容的真相资料。

我一直在找是什么导致我在关键时候妥协,我找到许多,从背法开始归正自己,清除自己思想中的变异物质。几天后,法院通知我,我们的申诉立案了,接下来要开听证会。我明白在我这儿是我找到了自己摔跟斗的根。

听证会前,我们精心准备听证材料。听证会上,我谈的不多,因为之前我的材料已经给法院所有的领导和相关人员都寄了一份。我希望母亲能在这事上摆一个好位置,母亲也作为亲友辩护人身份参与,母亲表达了一开始迫害之初,就是国安违法逼我们走到今天这一步。法官的态度已经开始缓和。同修B、C的感人故事打动了法官,同修C智慧的把法律条文和自己的故事结合起来,讲到是因为修炼,才使自己从一个杀人犯变成一个以德报怨的好人,法官和书记员认真在听,最后同修说到记住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才能平安渡过劫难”,法官叫书记员记下。律师从法律和证据的角度谈到本案的多处违法问题。我们三人和外面的同修发正念默默配合,整体感觉效果还行。

律师在看我们二审材料时,被我们的善良真诚和血泪经历打动,劝告法官一定还要多一些耐心听听我们的陈述,建议多了解一下我们三人和我母亲的二审辩护词,认为这是处理本案的背景和基础,希望能够引起法庭的重视。

我们的申诉从递交到立案听证,历经两年时间,我们不执著结果。因为这个过程是师父给我们开的救度众生,提高自己的过程。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