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根本、看清乱象 走好最后修炼的路

更新: 2020年11月1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二日】在此向伟大的师尊和同修们汇报一下自己修炼的一点粗浅的体会。

一、在防控疫情封城封村期间,智慧的“送礼”,“送药”

我们地区是在二零二零年正月初五正式全面封城封村,在疫情爆发的初期,我们几位协调的同修切磋交流,悟到在这危难时候应该在大瘟疫中去救人,这也是对我们大法弟子的一次严峻考验,我们应该把救人的各种资料物品全面及时送到各地同修手中,并鼓励同修们冲破封锁、正念慈悲的用各种方式救人。

我和一名同修,他开车送新年“大礼包”,(用新年礼品包装盒装的真相资料光盘和护身符等)正月初五冒着严寒开始往各村、镇送救人的礼物和灵丹妙药,每次我们俩都风趣的提醒,戴好道具(防护口罩随身携带以备检查)。每次到疫情检查站,司机同修不下车严阵以待,我下去登记接受盘查,每次都是实名制登记,严格盘查出发地、事由、去向、住址、车号、量体温,还要检查车内并消毒。

有一次,在一个疫情检查站被警察堵住,不许通过,理由是不准外界人和内地人接触,只好把礼包交给警察送给来接货的同修。我和对方同修距离五十多米远,彼此只能互相合十问候新年。警察拿着大礼包(真相)认真的问:“这么重的大礼包要花很多钱吧?”我说:“这包里有多种礼品,非常珍贵,麻烦你拿好别摔坏了,送给对面的人。”说完警察就将大礼包送到对面同修的手中。

还有一次,我骑摩托车冒着大雪,到一个乡镇去送真相资料和新唐人真相光盘,被疫情检查站堵住不让通过,原因也是不准外地人和本乡人接触,可以打电话让接货人到检查站由警察传递给接货人,接货的同修只好到检查站,距离我五十米远,警察把资料包拿到手后问:“这是什么东西?(外包装是一个密封的布袋子)”我说:“是给危重病人用的救命药。”警察问:“治什么病?”我说:“是绝症。”警察说:“效果怎样?”我说:“百分之百有效。”警察问:“这药很贵吧?”我说:“非常贵重,麻烦你送给对面的那个人。”说完他将这个贵重药包送给了对面的同修。

我们离开检查站后,“接货”的同修用电话告诉我,距离检查站一公里的地方,在公路边有一处能勉强挤过一个人的木杖子夹空,不引人注意,让我们在那见面。以后我们经常在那里交接资料。

在封城最严酷的几个月中,我们每次冲破封锁突然出现在各地同修面前时,同修们都非常惊讶的问道:“你们怎么过来的?”我们说:“有师父加持,想来就能来。”

师父的《理性》这篇经文发表后,我们反复认真学习交流,使我更進一步认清了这次瘟疫的性质和大法弟子的责任,师父说:“你们不是来改变历史的,是在历史的最危险中救人的,如讲真相、三退、真心念真言,都是最好的灵丹妙药、救人的办法。人心的改变就会使事情向正面转向。中共在垂死挣扎,为了害人把社会搞的很乱。大法弟子不要随着乱象浮动,守住根本,才能看清乱象。”[1]

在师父经文的指导下,我们各地同修都能主动走出来冲破封锁,冒着巨大风险用各种方式慈悲救人,出现了很多可歌可泣的故事,这些神圣的壮举极大的鼓舞了我们。

二、面对邪恶坚定正念,正念正行。

二零一七年十月份的一天,我在毫无戒备的情况下進了正在被警察绑架抄家的一位同修家,上楼后被守在房门口的国保大队长拦住了问:“你来干什么?”我说:“来看看这家的大娘,她身体不好。”国保大队长小声严厉的说:“这没你的事,你快走,这是省里的警察在办案。”(这位国保大队长,我们多次给他讲真相,他比较明白真相)。我抬头看见同修八十多岁的老母亲被限制在墙角边坐着,嘴里还在不断的喊着女儿的名字,她女儿(同修)已被绑架在楼下的轿车里。我立刻明白了这里正在发生着邪恶的绑架抄家事件,国保大队长还让我去劝劝同修的老母亲,我对他说:“老太太有病身体不好,你们可得善待她。”说完我就迅速的离去了,我立刻将此信息传给了有关的同修,避免了一些不必要的损失。

第二天我和被绑架同修的亲属一起到省城公安办案单位要人,我向同修的亲属多方面耐心的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并从多角度鼓励同修的亲属,明真相营救同修是积大德行大善会得福报的法理,现在主动去公安机关依法要人,是营救亲人的有力手段。

我们到了办案单位,接待我们的警察正是那天在绑架现场的其中一个,他没认出我来,直接问我是被绑架同修的什么人。我说是她的表哥,问我们来干什么?我说来了解情况要求放人。我们向他讲述了:A修炼法轮功后精神和身体有本质的改变,成了公认的贤妻良母。要求他放了A。警察说:“这个案子是省厅大案,我们只管抓人,放不放人是省厅的事,我们说了不算,A的儿子和一个姓某的人都到了A家的现场我们都没抓他。”这位被绑架的同修正念很强,理智智慧的应对各种审讯,并不断给警察讲真相,我们在短时间内为她聘请了律师及时会见了同修,在同修们的共同努力营救下,这位同修被取保释放了。

二零一八年春天,我们同修一行近二十人,到省城的监狱接一位冤狱期满出狱的同修,当同修从监狱大门出来后,就被同修户籍所在地的一位610人员给截住了,要带他回户籍所在地某某县進行所谓的思想转化教育,借口是回户籍地落户口。我们大家就围着这位610人员讲真相,据理力争,我严肃的对他说:“某某某现在刑满释放了,走出了监狱的大门,已经是合法自由公民了,你强令带他回某县办户口,还要搞思想转化,这是严重违法的行为,公安户籍部门明确规定,刑满释放人员可持释放证在一个月之内到户籍机关办理户籍手续。”在一番讲真相和争辩后,这位某某县的610人员突然发现,刚释放的某某某不在现场了,不知去向了,这位610人员非常恼火,他随即用电话请示其上级领导,马上向省城110报警。同修们听说报警后,我们大部份同修为避免不必要的损失,就分散走了,现场只剩我们五个人,几分钟后110警车开到监狱大门口,某某县610人员手指着我们向110警察说:“他们都是法轮功(学员),我是某某县综治办的,来接刑满释放的法轮功某某某回某某县,他们不让我带某某某走,还把某某某给藏起来了,请你们帮我找到某某某,带回某某县。”110警察问我:你是某某某的什么人?我说:“我们都是某某某的亲属,从一百多里外打车来接。某某县的610人员强制要带走,这是违法的。某某某现在已是合法的自由公民,回某某县落户口这是他自己的事,不能强制,请你们主持公道,公正执法。”最后110警察告诉我们:“你们可以走了,没事了。”说完他们就开着警车走了。某某县的610人员也只好坐着车走了。

通过这件事使我更加明确了在关键时刻只有信师信法,坚定正念,正念正行,就一定能战胜邪恶而柳暗花明。

三、反迫害,聘请律师营救同修救度众生。

我们地区是在二零一一年开始聘请律师为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做无罪辩护的,每次我们首先要耐心的做好家属的各项工作,主动配合营救同修。有的家属对法轮功有误解,对请律师做无罪辩护有顾虑,我也多次受到当时不明真相家属的非议和谩骂,有的甚至还要到公安局举报,这些我都能比较坦然的面对,也能理解这些不明真相人的心理。

有一次为一位被绑架的同修请律师,还要找家属配合商量具体营救方案,需要这位被绑架同修的家属见面协商,这位家属也是学法多年的老学员,她却对我避而不见,理由是我经常出入公安局、看守所、监狱、法庭等场所,怕我不安全而受牵连,我当时也产生了极大的怨气和委屈。晚上在学法时看到师父讲:“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所以今后遇到矛盾的时候,你不要把它看成是偶然的。因为矛盾产生的时候,会突然间出现,可是却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你只要把你当作炼功人,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2]师父说:“苦其心志才是真正提高层次的关键。”[2]学了师父的讲法后,我心里的怨气和委屈顿时烟消云散了,一切都進入正常运转。

在同修们的有力配合和共同努力下,这位被绑架的同修在法庭上被免予刑事处罚,当庭释放了。

几年来为了营救同修、反迫害,聘请正义律师,从法律的角度给公检法人员讲真相,唤醒他们的良知起到了重要作用。

在一次中级法院的法庭上,出现了一幕振奋人心的感人场面,一位老律师为被迫害的同修做了全面精彩的无罪辩护,他义正词严的说:“法轮功在我国是受到法律保护的,中国所有的法律都没有指控法轮功,抓捕我当事人的机关,涉嫌构成绑架罪,关押我当事人的单位,涉嫌构成非法拘禁罪,起诉和审判我当事人机关涉嫌构成徇私枉法罪和枉法裁判罪。”法庭内顿时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法官和检察官茫然无语,律师的精彩辩护极大的震慑了邪恶。

以上是我个人经历与点滴体会,请同修们慈悲指正。让我们在师尊的保护下共同精進,走好最后修炼的路。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理性》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