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为我擎起一片天


更新时间: 2020年11月22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我在法轮大法中受益匪浅,写出自己部份修炼经历及家人得福报实事,证实师尊伟大,大法美好,让有缘人明白真相,在大瘟疫中逃出劫难,走向光明,拥有未来!

一、凄苦的童年

六十年代中期,我们一家人开始饱尝人间苦难。父亲被中共打成右派,我们家从城市被下放到农村,父亲白日里天天干最苦、最累、最脏的农活,晚上夜夜挨批斗,常常天亮才被放回来。甚至父亲被戴上高帽游街。全家人生活在被人歧视的恶劣环境中。母亲在承受这种难以承受的精神痛苦后患了重病。那年的年三十晚上,母亲病故,母亲在弥留之际对我们说:“你爸有平反那一天,你们到我坟头烧几张纸时告诉我。”我们姐妹去找还在挨批斗的父亲,“文革”头子不让父亲回家,直到批斗完毕。母亲离世时仅仅四十二岁。

童年的我,父亲蒙难,又失去了母爱,我和姐妹弟弟们在凄风苦雨中挣扎,冥冥中伴着苦涩好不容易熬了过来。

二、神奇喜得法轮大法

七十年代中期,父亲冤案得到平反昭雪,我们家又重返城里。父亲恢复了原职,和一位阿姨组织了家庭。父亲退休后,两位老人开了一个幼儿园,十几年的时间收入可观,存了不少积蓄。父亲去世后,家庭发生轩然大波,随之而来我的人生一下子跌入了低谷。姐妹弟弟五人全跟继母争家产。我觉的继母和父亲这些年共同创业,父亲留下的家业和存款有继母的劳动所得,按理应该给继母一些。他们都不同意我的观点,并且对我相当反感、恨之入骨,齐心协力和我断绝姊妹关系,谁都不跟我来往。我万分难过,好像一个群体中的一只小鸟被驱逐出林,孤苦伶仃落入牢笼,没有了亲人,看不到天空,伤心落泪,苦不堪言。我的精神受到了严重的打击,精神几乎崩溃了,压抑、郁闷、沮丧使我度日如年。

那一天,我做了一个神奇的梦。梦境中我清楚的见到了一尊观音菩萨从天上下来,到了我的面前,她叫我和她一起上天,我说孩子太小,我不能和你去。观音菩萨又说了些什么,我没听懂,她就隐去了。然后,一条硕大的红绸飘带从天而降,直到地上,瞬间形状和戏台一样,戏台两侧的红绸飘带上张灯结彩,每侧挂着四个大灯笼,非常漂亮。意思是说在中国演戏。不久后,我喜得法轮大法。

一九九七年,我刚刚请到法轮功主要著作《转法轮》宝书后,翻开第一页,一看第一讲中“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1]这个题目,这几个字便金光闪闪,五光十色,刺的我睁不开眼睛。我合上书马上去找同修,同修说我根基太好了,嘱咐我赶快去炼功点炼功。我就去公园找炼功点,没有找到,我很着急,说来很巧,忽然来了一位老太太,告诉我说家具市场那里有许多人炼法轮功,我高兴极了,恨不得插上翅膀一下子飞到那里。这时,看到了不远处河边上蹲着一个年轻小伙儿,身穿一套浅蓝色运动服,脚上是一双白色运动鞋,身材魁梧,五官端庄。我走近他时,他马上起身,个头有一米八零那般高。他便跑了起来,我不由自主跟着他跑,跑了一里多远,他一直领我到了家具城的一个大炼功点,然后这个好心的年轻人就不见了。炼完功回家打开《转法轮》一看书中的照片,带我找到炼功点的那个年轻人正是师父。我觉的修大法太神奇了,我陶醉在无比幸福之中。

修炼了法轮大法,我心情特别舒畅,我宛如一只出笼的困鸟,终于飞向了蓝天,自由自在在白云下翱翔。我非常快乐,我得了宇宙高德大法,我有了给我幸福的师父了!我沐浴在法轮大法的佛光之中,生活非常充实,我感到天清体透,有了自己的一片天,是师父给了我这一片天。

令我神奇的是,在我拜读《转法轮》一书时,师父就给我打开了天目,书中的每个字,就是偏旁部首和标点符号都是师父的法身:蓝头发,黄袈裟,每个字的背后均是层层叠叠的佛道神。我深深的体悟到法轮大法的确是佛法,是神法。我高兴的和师父说:“师父,您把我这粒种子种在了肥沃的土壤里,我要深深扎下根,开花结果。”我决心在法轮大法中一修到底。

三、善解冤怨 救度亲人

师父在《转法轮》书中告诫弟子在哪个阶层都要做好人。我要听师父的话,在家里、在亲人中我也要做好人。

大姐的儿子结婚,我主动去参加外甥的婚礼。姐妹弟弟们还是不理我,大姐夫把我骂了出来。回家后,我想:自己是修炼人,是超常的人,是懂天理的人;姐夫没有修炼,他是常人,常人在谜中。我要高姿态,不和他一般见识;我要用大法“真、善、忍”法理赋予我的慈悲去感化他,化解矛盾,善解冤怨。于是我买了厚礼去大姐家看望他们。见了面大姐有些不好意思。我发自肺腑的对大姐说:“我修法轮大法了,我必须让你们知道‘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度人的法,是教人修心向善的正法。我不能让你们失去这个机缘。所以我又来看你们。”大姐被我感动了,十分感激的说:“你做的这么好,咱们以前的那些恩恩怨怨都让它过去吧,咱们该来往来往。”

后来,我和姐妹们在弟弟家见面了,在一起欢聚一堂。当时,中共流氓邪党已经打压法轮功,我就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他们听明白后人人都畅所欲言的说,原来法轮功这么好,你太善良了。我们原以为你当初不和继母争家产,你和她一心是为了自己多得点。我们真是误会你了。

再后来,我和亲人们经常在弟弟家里会面,我给他们讲“三退”保平安的重要性,同时送《九评共产党》和法轮功真相小册子,他们明白真相后人人都退出了党团队组织。我又送给他们真相护身符,并都受了益。

大姐夫得了糖尿病和腰椎间盘突出,我告诉他诚心诵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天天念,身体很快神奇般恢复了健康。如今大姐夫已年过古稀,身体非常硬朗。

弟弟是做生意的,有一批货被厂家骗了几万元。弟弟很上火,他找到我,叫我帮他想办法。我劝弟弟说:“是你的不丢,不是你的争不来。你不用去争去夺。你就信大法,保证受益的。”弟弟戴着护身符又去厂家要钱。到那里后,特别顺利,弟弟没说几句话,厂家就还给了他这笔钱。弟弟回来高兴万分,深有感触的对我说:“二姐,这大法威力真大,我去要了好几次,都没要回来。这回没费劲就要回来了。我太感谢李大师了!”

小妹从大姐夫和弟弟身上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美好,也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之中。

四、得救亲人获福报

(一)小妹得法初期,对法的理解很肤浅,修炼中事事都看辅导员的。辅导员怎么做,她就怎么做,学人不学法,没有以法为师。

有一天,我梦见小妹骑自行车掉進泥潭里,陷在里边上不来,放声喊人救她。那时师父新经文《路》刚刚发表,我带着这篇新经文去看小妹。见面后,我一看小妹的腰椎间盘突出老病发作了,她告诉我说,她已经花一万多元了,按摩、吃药,中西医都看了,也不见好。我说:“你不是修大法了吗?有师父管你呀!你咋还看上病啦?”“辅导员不修了,我还咋修啊?”她很失望。我把《路》这篇师父新经文拿出来让她看。她看完对我说:“师父说的那种人和我一模一样,就是说我呢。我悟性太差了。”小妹按照法对上了号,有了修炼的信心。顿时,师父就给她净化身体,感觉浑身热的不行,片刻大汗淋漓,象刚刚洗过澡一样。当天小妹的腰病就好了。她乐呀,跳呀,高喊:“师父救我了!谢谢师父!!谢谢法轮大法!”

小妹自己开了一个幼儿园。一天傍午,她去给孩子们买菜,买完菜,眼看时间快到中午了,为了节省时间,她便抄近路往回返,路过一座立交桥时,她一脚踩空,从两米多高的桥上一下子摔了下来,立刻头破血流,昏迷不醒。一个看到她的人去找幼儿园的幼师说,你们园长摔死了。一个幼师赶到后,一看满地是血,小妹倒在已凝固的血泊中,立即给我弟弟打电话,弟弟赶来喊了小妹几声,小妹苏醒了,弟弟打车给小妹送進医院,检查后没有什么事,只是头部伤了一个口子,手有些肿。小妹从医院回来后,照常给孩子们洗衣服。晚上家长们来接孩子,看到小妹还活着,都惊奇不已。

(二)讲真相促“三退”后,我特意去了大女儿家,给女儿女婿做“三退”保平安。女儿是单位的一个小头头,女婿是单位的一个科长。他俩都是党员,我对他俩说:“我给你们‘三退’来了,给你们保个平安,你们把党都退了吧,以后就归大法管,师父会保护你们的,你们会获福报的。”女婿爽快的说:“我退。给我退了吧。”女儿也说:“我也退。”

女儿、女婿退党后,好运滚滚而来,一年胜过一年,步步高升。如今,女儿是区工会主席;女婿是省级领导,他的同事都羡慕说:就你年轻,就你升的高。亲家公见到我对我说:“我儿子不断高升高转,我们家咋有这么大的福份?是不是借了你们大法的光?”我说:“当然是借了大法的光。”

女儿的两名同学,是夫妻,他们都是领导干部,他们从女儿女婿身上看到了“三退”保平安的美妙,特意宴请我,主动退党。其中一人现在已经晋升为区政法委书记,她不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五、狱中师父救了我的命

二零一二年,我在给世人发法轮功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我遭中共迫害,被非法劳教。我被关進的当天,狱警往饭里给我放了不明药物,造成我成天迷迷糊糊,困倦不堪,还不允许我睡觉。最后给我迫害得出现脑血栓症状,又强制给我打点滴,点滴中又放進了不明药物,导致我浑身麻木,突发心脏病(我过去没有心脏病)。狱警把我送進监狱医院抢救,到医院后,狱警和狱医说我不转化(不放弃修炼),狱医说那就回去吧,没有抢救就回来了。

我被折磨得生不如死,在我极其痛苦的时候,我天目看见师父开着轿车赶来了,我喊师父救我,我跑到师父跟前。接着我看到师父给我净化身体。转天我的身体恢复了正常。监室里有人问我咋好的这么快,我告诉大家昨晚师父法身来了,师父救了我的命。

狱警知道后,逼我吃药。我说已经好了还吃什么药?狱警让我写保证,一旦死了别找她们。我没有给她们写保证,我觉的她们很可笑。直到出狱我的身体一直很健康。

后记

如今,我已跨入古稀之年,我的身体依然无病一身轻,走路生风。明真相、获福报的亲朋好友,都说我修炼法轮功,福份大。

谢谢伟大的师父!谢谢伟大的法轮功!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