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大法弟子信师信法

更新: 2020年04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二日】我今年八十一岁,男性,一九九六年得法。在师父的教诲、无微不至的看护下,走的比较稳,可以说:风吹雨打一路歌。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一位常人,得了疑难病、癌症晚期,走了几个医院,都没救了,有人告诉她:炼法轮功能好。没办法了,试试吧!一炼真的好了。现在正法到了最后的最后了,我看到周刊上报道同修离世的事时有发生,真是痛心。

在魔难突然来时,第一念最关键。师父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1]“无论你认为再大的魔难,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2]我想,如果能做到信师信法、正念正行,什么魔难,都会迎刃而解。

师父说:“什么叫真正的信哪?你只是嘴里说的信,实际心里并不信。为什么呢?因为真正信时,你的言行必须是一致的。”[3]要想信师信法,不打折扣,就必须多学法、学好法。师父说:“学法还是最重要、最重要的,那是你要做的一切事情的根本保障。如果学法跟不上,那就什么都完了。”[4]“佛法是万能的。”[5]我也很重视看《明慧周刊》,那里刊登了许多同修的修炼体会,都是同修修炼智慧的结晶,对我学法同化法很有帮助。

师父说:“我在一九九九年的“七·二零”就把“七·二零”以前的学员全部推到位了,推到了你们最高位置。”[6]只要我们信师信法、正念正行,完全有能力破除旧势力强加的干扰,要站正、站稳大法弟子的主角位置,脑中装着大法、心里想着众生、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力可劈山,谁敢迫害?谁又迫害的了?这场正邪大战的正法大戏接近尾声,这场迫害不是人对人的迫害,在另外空间,同修的背后,有师父的法身和护法神跟着,迫害大法弟子的都是些旧势力的残余、黑手烂鬼、小虫子之类的东西,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一发正念,它闻风丧胆,抱头鼠窜,谁怕谁呀!

师父说:“除了新学员外,师父从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就没有给你们制造过任何个人修炼的关,因为你们的个人修炼全面转向到救度众生、证实大法上来了。”[7]从法中不难看出,当前大的魔难,不管以绑架的、还是病业的形式,都是旧势力干的,我们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连旧势力的出现、存在,也不承认,这也是师父为了给弟子树立威德而将计就计的,有的同修被绑架了,到了派出所,就将计就计,给警察讲真相,并做了三退,警察很感激,开车把同修送到家。这不是把不好事也变成好事了吗?

如果旧势力的迫害是病业的形式,那个病业也是假相,不要看作“病业”关,而是“心性”关,这样就会以乐观的心情感激师父又给了一次提高心性的机会,就会信心百倍,心性上来了,那病业的假相,很快的就会消失了,使旧势力的安排落空。如果把这个病业假相看作“病业”关,和旧势力挂钩,就会产生心理负担,想方设法“摆脱迫害”,在不知不觉中,落入旧势力安排的陷阱中,这时向内找,也是在旧势力的迫害中向内找,很难自拔,时间一长,会悲观失望,甚至失去肉身。我们的向内找,是随时向内找,已经形成自然了,与旧势力没关系。

二零一四年十月份,我的老伴(同修)突然去世,那年七十八岁。原因正像师父说的那样:“一直给机会不会死,就一直给机会。可是一直给机会这个人要是一直不悟,修了多少年了,大法的事也跟着干,可是他根本上治病的心都没有去,从根本上他还不是个学员,到寿时就会走。”[8]我和老伴共同度过了五十多个春秋,这个情实在难放下,白天还好点,一到晚上,就咳嗽起来,越来越重,躺不下,影响睡眠。

大法在脑中回荡:“目前最大的一件事情就是救度众生,多救人!”[9]想打手机没卡,三件事做得也不好,决定到老家去做。我想什么,师父能不知道吗?第二天就来了一个同修,送来了两个卡,一个五十元,并告诉我:“必须本月打完,因月租费太贵,打不完下月就没了。”当时已过了十多天了,我立刻出发,到县城去,在我孙子的车库里、孙女的库房里、儿子的农村大地里,去打语音电话,对打,十多天,劝退了三百五十多人,这个咳嗽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溜走了。真的谢谢师父。

我刚学会了打语音电话,这个项目很好,我给了同修五千元,叫他给同修们买语音手机和卡用。当时,如果没发正念,求安逸,叫儿女伺候,卡也不留下,语音电话也不打,当作病养上了,后果就难以想象。

二零一九年初,我在做早饭,突然头晕,看台板在倾斜,就象地震一样,就要倒,说时迟那时快,忙喊:师父快救我!立刻站稳了,一切正常,我继续做饭。这时我想起了师父的法:“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0]。如果没有信师信法的正念,后果就不堪设想。

在二十多年前,我住过的一个农村,有一个同修的儿子(常人)得了肝癌晚期,他父亲就因这个病,四十多天就去世了,是遗传。我听说后,买了优盘,复制上师父的教功录像,优盘插在电视上,可自学炼功,我给他送去了,并嘱咐他:不要悲观失望,要多看《转法轮》,法理明白了,这个功一炼就好,有奇效,我嘱咐了他很多话,我到他家去了六、七回,后来,他叫我给他买了一个二手电脑。得到大城市去买,来回五、六个小时,去了三趟,花了八百元,买了一台日本索尼的,像新的一样,我做了双系统,他悟性好,也很认真,自学炼功,基本正确,他村有学法小组,每天和大家在一起学法,在同修们的帮助下,進步很快,状态也很好,现在已有两、三个月了,以后就称他为A同修。他对当地救度众生、证实大法影响很大,我小区一个老人说:“他好了,我也炼!”

邻近县,农村有一个B同修,六十岁左右,到北京证实过法,学法跟不上,也不怎么看周刊,多年怨恨心铸成大难,不能自拔,危在旦夕,在他县同修的帮助下,有些好转,我把A同修安排好后,二零一九年十二月末,我到了B同修家,和他切磋,他说:“心里明白,一考试就答零分,而且越来越重……”我说:“这些道理你都明白,为什么还控制不住呢?有时魔性大发,大打出手,这是老大法弟子所为吗?真的不是你,是那个魔指挥着你干的,要能看见,你才不上那个当呢!就像那个精神病人,老是当不了自己的家,叫副意识、外来信息干扰,从现在开始,马上精神起来,主意识要强,你要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和儿子调换一下位置,再和他娘俩见面,笑脸相迎,赔礼道歉,把那个阴沉的老脸,换一换,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了,马上就会雨过天晴,烟消云散,我说的重了点,其实,我比你也强不哪去,只是学的法多,看的周刊多,旁观者清。”尽管切磋半天,我还是放不下心,临走时,带着他家上不了网的电脑,回家重做系统,打算教他电脑,叫他看看周刊上同修们的修炼体会,是怎么度过难关的。

第二天,带上电脑,我骑着小型三轮车到了B同修家,把在家写好的上网步骤拿出来,半天基本上学会了,而且上网非常快,是师父对他的鼓励吧。在电脑上,我复制了针对他的十二篇周刊(平常有记录,五年了),还有四十多篇,这五、六年选的,教他看,学的挺快。他邻居有一个C同修,对他帮助很大,每天和他在一起学法、炼功,C同修的电脑系统也是我做的,不会还可以问他。一切安排都很顺利,下午三点多钟,我高高兴兴的回来了。

一路上我在想,B同修家三口人,虽然都在修炼,但矛盾不断,平时不是慈悲、祥和的心态,而是以争斗的姿态,用法衡量也不是衡量向内找,而是衡量对方向外看,用法说服对方自己是对的。现在B同修在家住,儿子F同修和他妈D同修在大棚住,逃避现实,处于冷战状态,F同修也是个问题,在家时,魔性上来砸玻璃,骂大人,还说爹妈不是亲的,也不正常,我决定给F同修买个电脑,教他电脑。他家正好有一个上不了网的无线上网卡,我刚给他联系能上网了,全家都提高了心性,就会摆脱现状。本月一日一早,我就去了大城市,第一家就买成了,日本索尼的,少六百元不卖,我一看挺新,就成交了,一路上还劝退了七个人,非常顺利,都是师父安排的,能不顺利吗!

二日我到了B同修家,拿了无线上网卡,又送到大棚地,我对D同修说:“这个电脑,我借给某某的,什么时候不需要了,再给我。”D同修一看,就留下了,说:“大叔,应该给你七百元,还有路费,我昨天回家了,某某不那样说话了。”我说:“我真想给你,你不要;你看我这个小型电动三轮车,道路这么滑,它不倒,你要买,我借你几千,什么时候给我都行。”她说家有一辆大一点的。我和他俩切磋,又告诉他俩,电脑上也有给B同修复制的十二篇周刊,也有四十多篇,这五、六年选的,好好看看,过年回家切磋、切磋,他俩乐呵呵的答应了。

三日,吃完早饭,突然像闹肚子一样,我快跑到了卫生间,刚坐下,真象闹肚子,哗哗排了一阵,我一看,全是些粘稠的紫黑血,足有一大碗,我暗喜,这是师父给我大清理,谢谢师父!这天排了三次,一次比一次少,排了三天,恢复了正常。为了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第一天,我就给在楼区饭后遛弯的几个老年人讲了,他们一听,很恐惧,劝我赶快到医院去检查,我说:“这是老师在给我清理身体,谢谢你们的好意,老师在书中说的非常明白,我要去医院,这二十多年等于白修,你们遇上到医院去检查,是应该的。”

过了好几天,我到了D同修的大棚地,了解一下情况,她说:“我家那个电脑打不开了。”我说:“一会有时间,到你家。”我这次主要到A同修家,到了他家,我问了A同修最近一些情况,他说:“还可以,有时有些不舒服。”我说:“身体不舒服是正常的,你又是新学员,业力还大,消业、功都有反应,以后不管什么反应,千万别往病上想,师父都管你了,还怕什么……”下午一点多了,来了一个老同修,我说:“我有事,你帮帮新学员吧。”。

我到了B同修家,一看,电脑根本就没坏,他仍然告诉我她娘俩的不是,我说:“某某,唠叨几句,你又受不了了,周刊上有一个男同修,他老伴(常人)骂他十年,他才悟到,对老伴说:‘谢谢你,你给我消了十年业!’他老伴从此不骂了。你为什么老用法衡量别人,不衡量自己呢?上辈子,你欠了儿子很多债,这辈子向你要,你就难受,能行吗?”他笑了,我说:“你肚子里一点怨气也没有了,你这个心性关就过去了,现在还有怨气吗?”他又笑了,这都是师父安排的,也是在考验我的心性,这几天,我经常忙到半夜。大法弟子是一体,其忧我虑,其乐我喜。东北的三九天,寒风刺骨,八十多岁的我,心潮澎湃,热血沸腾,骑着小车奔跑,像小伙一样,哪里需要哪里去。

有时我也到本地区转转,也到老家去看看,有需要我帮忙的吗?前年为了给那些不重视周刊的同修,复制了视频,叫同修听,内容有:“完成不了使命的悔恨”,“渐悟状态中看到的长期病业”,“一位神仙眼中的大法弟子”等二十多篇,还复制了四十多篇周刊,叫有电脑的同修看,因我技术差,费了很大的劲。本地区,前几年,唯一的技术同修被绑架、诬判了七年,既然师父选择了我,我就负责到底。我在二零一四年,到老家学的电脑,因为当时技术同修忙不过来,现在用上了,这也是师父安排的。

我为了帮助A同修,一九九九年以前的法,我差不多都看了一遍。为了帮助B同修全家,近五、六年,我记录的五十多篇周刊,查了一遍,看了十多篇,有的看了好几遍,用心良苦,送人玫瑰,手有余香,我也有很多收获,决定写了这篇文章。

在打字摘录师尊法时,感慨万千,掉着眼泪在打字。慈悲伟大的师尊,巨大的无私承受、付出,天地可知,日月可见,佛恩浩荡,浩荡师恩,用尽人间语言,也无法表达,慈悲伟大的师尊您辛苦了!愿大家在师尊用巨大的无私承受、付出,给我们延续来的时间里,学好法,同化法,圆容师父所要的,完成好自己该做的,让师尊少一份操劳,多一份欣慰。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欧洲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5]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8]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9]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
[10]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