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度钢水烫伤 不住院没植皮痊愈

更新: 2020年04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二日】我的工种是铸造业,当一千五百度的钢水浇注到铸件模型里,温度降到一千三百度时,钢水就呈现凝固状态,两个小时后,钢水基本上凝固,就要卸紧固螺丝,这时铸件冒口的温度也在一千度左右。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底,我和工友们一起在铸件上用扳子卸紧固螺丝,第一下正常,卸第二下时,不知怎么右脚一下踩到铸件冒口里,我本能的立即将脚从冒口中拔出,这时千度钢水已将我的裤管及高腰皮靴大部份化掉,鞋底还粘在脚上,我拔脚用力顺势一屁股坐在操作台上,扑打着裤子、鞋上的火焰,费了很大劲也没脱掉粘在脚上滚烫的靴子,情急之中我喊:“师父救我!”同时从四米高的操作平台一跃跳下来(平时上下操作平台都是逐步攀爬的),随后工友帮我将烫坏的皮靴撕开,才把残靴拽下。

大家停下手中的活,神情紧张的安排我去医院。当时我虽然想到了自己是炼功人,有师父管,大法是超常的。但还是被表面现象带动了,心里就不太稳,有点慌,觉的去医院简单处理一下也好,于是自己走到更衣室,换上干净衣服,工友们把我送到烧伤专科医院。这期间,我的腿脚及身体哪个部位也没有感觉疼。遗憾的是当时我没悟到是师父在替弟子承受,并加持弟子正念闯关,我从中应该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证实法轮大法的超常,救度众生。

医生检查后,告知:小腿、脚面三度烫伤,需要住院治疗,并在我受伤部位涂了药,包扎后就给我送到了病房。坐在病床上,我想:修炼人住院这不是把自己当作常人了吗?正想着,护士就来做皮试准备挂点滴了,我说:“不挂吊瓶”,她说:“住院怎么能不打点滴呢?”她又搬来医生,医生很严肃的说我:“在这住院就要按照医院的方案治疗,打针吃药,打点滴是必须的,你这是烫伤中最严重的,是三度烫伤,皮下脂肪肌肉都有损伤,后期还要做植皮手术呢,不植皮以后会影响走路的。”当听到医生的这番话,我才悟到不能住院了,本来就想来医院简单处理一下,涂点药就行了,这又挂点滴,又植皮的,那不就是常人的治疗方法,就得听命医生摆布吗?这院不能住了。

中午妻子来到医院与我交流,加强了我信师信法的正念,我当即决定不住院了马上回家。院方不同意,不管医生怎么说,说的多么严重,多么危险,有什么严重后果,我们就是打定主意不住院了,当时就和妻子回家了。

回家后考验接踵而来。先是厂领导多次打电话要求我住院,按工伤处理,否则一切后果厂里一概不负责,不住院要签后果自负协议。我坚定表示不住院了。接着又面对隔天就换药的问题,去还是不去?隔天恰好要跟厂里办事人员见面,签协议,他们好办理出院结算手续,我们就商量着在医院见面,见面签完协议后我一并换了药。换药时医生又强调说:“你这种烫伤程度需要住院治疗的,否则我们不承担任何后果责任!”我说:“不用住院。”医生又说:“不住院的话,回家连打三天消炎针,再每隔两天回来换一次药,这样还会出现腿肿,发烧等症状。”

我虽然坚定的放弃了按工伤住院治疗。可回家后,各种不好的念头就不断的往外翻:打不打消炎针?发烧怎么办?去不去换药?腿肿怎么办?不植皮以后影响走路怎么办?也知道要信师信法,可是不好的思想念头不断的翻腾,排斥一个,又来一个。

同修们也来与我交流:千度钢水没有化掉你的腿脚就是奇迹;烫伤后从四米高处跳下来竟安然无恙也很神奇,那相当于从二楼跳下,正常人也可能腿脚受伤啊,何况你的腿脚已被烫伤;烫伤后几乎没有灼伤疼痛感,都是师父在为你承受呀!同修们的交流坚定了我信师信法的正念,不再换药,也不使用消炎药,就信师信法,做个堂堂正正的法轮大法真修弟子。

话好说,心难去,不时的还有不好的念头往出返:不住院单位不负责,医院也不负责,发烧怎么办?伤口感染怎么办?以后走路一瘸一拐怎么办?依然是排斥一个不好的念头,又涌上一个,我就不断的排斥、解体不好的思想念头。第二天发现坐不了了,原来臀部也有两块烫伤,正好是坐着的位置。推测应该是从冒口抽脚带出的高温物在操作台上,正好让我坐上了。这样不能坐了,学法炼功也不能耽误,每天坚持学三讲法,每天坚持炼五套功法。动功静功开始是躺着炼,稍好一点就坐着炼,站着炼。

三度烫伤没怎么疼,说来常人都不信,只有修炼人才明白,是大法师父在为弟子承受,“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正念强时,一点疼痛感也没有,只有两次不在法上的时候出现疼痛,第一次是去医院换药后疼了一、二个小时。第二次是一个半月后,同修来看我,询问:“没洗一洗?”于是我被提醒了,自己在家用淡盐水清洗伤口,这次清洗完后一直不停的疼,连续疼了几个小时晚上都睡不着觉,翻来覆去好长时间,最后求师尊帮助才睡着,第二天醒后就不疼了。

随着腿部渐渐恢复,同修们也来深入交流:虽然魔难闯过来了,到底哪儿做的不好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平日一直以为自己修的还可以,三件事都在做,可现在向内找找,其实名、利、情哪一样都没少,没有做到扎实的实修自己,把做事当成修炼,学法少,导致心性提高的很慢,其中也夹杂着同修情、爱听好话、显示心、名利之心等。

其实这之前,师父已经点化我了,但我没悟到。

那是烫伤前一个月左右,干活时一个重物砸中左脚大脚趾上,大脚趾出现黑紫色瘀血,当时很痛,过了几天就好了,我也没在意,同修知道后提醒说:脚受伤是不是修炼路没有走正呀?当时我也没认真的向内找哪方面有问题,没去归正自己、没有清除邪恶,那不好的物质就积攒下来了。现在想想如果当时能静下心来向内找,不把做事当成修炼,放下心来大量学法提高心性,也许就不会有后面的事情发生了,做起事来也会事半功倍的。

烫伤后五个多月我就开始上班了,生活和工作一切正常自如,走路也不瘸不拐的。我没有住院,没有植皮,没打针吃药,没打点滴,也没有发烧,也没出现伤口化脓等症状,烫伤部位一直没怎么疼,现在皮肤颜色由深黑色和深红色在逐渐变淡。烫伤过去九个月了,现在见到我的人,没有一个人感觉我有什么异样,更不能想象我曾经是一个三度烫伤的患者。大法神奇,大法超常!大法师父慈悲,洪恩浩荡普度众生!弟子万分叩谢师尊的慈悲苦度。

谢谢师父!合十
谢谢同修们!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