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帮我化解魔难

更新: 2020年04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七日】我曾经是十多年的佛教居士,可是对共产邪党却十分的相信和崇拜,记得当年听到毛魔头去世的消息时,正在厨房里做饭的我竟呜呜哭起来。

二零零一年央视播放污蔑法轮功的“天安门自焚”伪案,我信以为真,电视说王进东是法轮功学员,可他打坐的姿势是典型的军人坐姿,根本就不是佛家打坐的姿势,我想:一个修炼七、八年的人竟然不会打坐,难怪电视说法轮功冒充佛教。

可是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接触了本地的法轮功学员,当她们打坐给我看时,我一下子懵了,也明白了自焚伪案中的王进东根本就不是法轮功学员,对央视的造假欺骗感到很震惊,一个国家竟然为了迫害一群修心向善的好人,而不惜造谣欺骗全国的老百姓。

看到法轮功学员的真诚、无私及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使我这个曾经患有严重心脏病的人看到了曙光,看到了希望,二零零四年我走進了大法修炼,荣幸的成为一名法轮功学员,师父不仅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而且几次帮我化解魔难。

两次车祸安然无恙

一次,我骑三轮车过马路,在左拐弯的时候与一辆右拐的轿车相撞,我的三轮车被撞出四、五米远,而人又从三轮车上甩出好几米远,头部紧贴路边石边沿,只差几厘米就会撞上。几个执勤的警察吓得立刻赶过来。我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感觉没有什么事,这时轿车上的两个人走过来担心的对我说:“大姨,没事吗?”我说:“没事,你们走吧。”听了我的话他们立刻开车离开了。这时,几个警察帮我把三轮车扶起来,我推着三轮车准备回家,可是车轮圈被撞坏了,我只好推着三轮车去维修了一下,回家了。我知道如果没有师父的保护,或许连命也没了。

还有一次去市场买东西,我沿着公路正准备往左拐弯,这时被右边急速开来的轿车撞到,三轮车正好扣在轿车的车轮边。我感觉没事从地上爬起来,车上下来一男一女,对我说:“你看你把我车撞坏了,去给我把车修一修吧。”接着那个女的又说:“大姐,你知道修车千儿八百的也不够。”于是他们俩人就让我拿钱,我说:“我没有钱。”他们又威胁说要报警,我说报吧。男青年一看我不怕就说:“你没有那么多的钱,三百、二百元也行。”我说:“我一分钱也没有。”他们又把我三轮车的钥匙拔去。就在我们僵持不下的时候,这时一位四、五十岁的男子骑车子过来了,他对撞我的那俩人大声说:“你们把车停在路上干什么!”那俩人胆虚的说:“我们这不是要回弯吗?”男子呵斥道:“这里是回弯的地方吗?!”然后男子又对我说:“大姐,不是你的错,你叫他们报警!”听了中年男人的话,那俩人急匆匆的开车离开了,这时几个警察也过来了对我说:“大姐你回家吧。”我说:“我的钥匙被那俩人拿走了。”警察骑上摩托车又追上那俩人要回了我的车钥匙。回家后我激动的想:一定是师父帮我化解了魔难。

信师信法,破除病业假相

修炼大法前,我的心脏病很严重,那时医生说我吃药没用,需要做搭桥手术,可是因为家庭条件太差,我就没做这个手术,心想活一天算一天。修炼大法以后,心脏病症状全消失了。

二零一七年十月的一个晚上十点多钟,我正要上厕所准备睡觉,忽然感觉心脏剧烈跳动,而且伴随着疼痛。我连忙去拿手机,坐在沙发上给女儿打电话,此时,感觉只能呼气不能吸气,甚至感觉连话也说不出来。女儿知道后叫来120把我送進了人民医院,在医院里医生给我一测,心律跳到159次,连忙又给我降心律,可是心律降下来了,血压又低到只有29,他们又连忙给我提血压,可是血压一升上来,心律又增高了,那个主治大夫对主任说:“这个人完了,不定时候了。”听了大夫的话我想:“你说了不算,一切只有师父说了算,师父没有给弟子安排这一切,师父已经给大法弟子地狱除名了。”于是我对女儿说,我要回家,同时我也在心中对师父说:“师父我要回家,医院治不了我的病,我的身体不归他们管”。

回家后医院给的药我一片也没吃,坚持学法炼功,身体很快恢复了健康,女儿激动的逢人便说:“我觉的法轮功真好,法轮功给了我一个活着的妈妈。”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