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 走正正法修炼之路

更新: 2020年03月1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十四日】一九九八年十月,我无比幸运的得到了万古难遇的宇宙大法——法轮大法,走上了返本归真之路!回顾二十多年来的正法修炼历程,感慨颇多:有喜悦与欣慰、有痛悔与遗憾,更有坚定的信念与精進的意志。

一、学法修心,在法中升华

慈悲的师父几乎在每次讲法中都谆谆教导我们要学法、学法、多学法、学好法。“法是基础,是大法弟子的根本,是一切的保障,是从人走向神的通途”[1]。因此,我自走入修炼以来,十分重视学法。从零四年开始已背《转法轮》十六遍、《洪吟》一、二、三及四的大部份、《精進要旨》中的四十余篇短经文,每年系统的学一遍各地讲法。通过大量的学法、背法,师父点悟给我的法理越来越多:如,为什么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什么是实修、正法修炼与个人修炼的区别、怎样对待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大法弟子与师父、与大法与众生的关系等等基本而重大问题。使我在正法修炼路上少走弯路,稳健的走在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路上。

学法使我真正认识到实修尤为重要。周围先后离世的几位同修从表面看,都是实修不够或不懂实修而被旧势力拖走生命,给救度众生造成一定的损失。师父告诉我们:“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2]“学员都有我的法身安排系统的在修”[3]。

二十年来,师父的慈悲保护,法轮大法的无边法理指导我一步一步的走出人,走向神,使我由一个满身情欲、满脑子人心、执著、后天观念的学员逐渐升华为淡泊名利情、能为他人着想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记得我走入正法修炼的第一步就是去怕心。因我身在政法部门的邪恶黑窝里工作,怕心成为我走出来证实法的最大障碍。当初,一听到领导或同事提法轮功三个字心里就发怵。师父看我有坚修大法的心,但又不敢走出来证实大法,就牵着我,推着我走出来。大约是在二零零四年正月初几日,同修带我走出去到乡村发真相资料、喷标语等。当时,思想中通过激烈的正邪较量,在师父的加持下,正念占了上风,跟着同修从晚上八点过出发,在漆黑的夜晚,一行四人踏着泥泞、过小桥、爬坡上坎,经过两个场镇挨家逐户发资料,到凌晨三点过,邪恶干扰,三支手电筒先后没电了,我们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沿着公路前行。走着走着,一辆帮助农民進城卖货的早车停在我们面前,感谢师父的慈悲看护,经过七个多小时的紧张做事,虽然脚底打起了水泡,脚趾甲死了血变成黑色(后来换掉了),心里却很轻松,去掉了一层怕心。第二次考验是邪党在全国搞了一次污蔑法轮功的百题竞赛活动。区政法委发下来几十份竞赛题要求警察做后交上去。我对着试题发正念,想着《洪吟(怕啥)》中的诗句,用智慧抵制政法委的要求,把试卷烧毁了。

师父为了让我最大限度的走出来证实法,零四年,安排同修突然给我送来一台电脑和耗材,叫我利用工作之余刻录真相光盘供同修们发放。当时,我不情愿地接了下来。同时,巨大的思想压力也随之而来。每当看到同修被迫害时心里就惴惴不安,当有人敲门时马上紧张起来,当丈夫同修把刻好的真相光盘送出去时就提心吊胆。怕心一出来,我就不停的背:“人对神能做什么?如果没有外来因素,人对神敢做什么?”[4]

随着学法的不断深入,对大法的法理越来越清晰。从法中我明白了:旧势力是宇宙中败坏的生命,它们是师父正法的对象。它们的所为,师父是将计就计在摆放它们位置的同时,给大法弟子树立更大的威德。大法弟子要回到自己最高境界的位置,就必须在正法修炼的熔炉中锤炼。然而,大法弟子的修炼与旧势力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师父给我们指明了一条光明、伟大、殊胜之路:“直指人心法上修”[5],要求我们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存在与邪恶安排,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做好三件事中开阔视野,扩大容量,修出大善大忍之心,达到大法造就的新宇宙的标准。师父明确告诉我们:“而大法弟子的发正念是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清除邪恶的迫害。”[6]于是,在学好法的同时,我增加了发正念的次数 (每天七、八次)。近几年,每天早晨用半小时清理周围环境和自身空间场。随着法理越来越明,正念越来越足,怕心越来越少,从刻光盘到打印各类真相资料、为同修整理修炼体会、自己写并帮助同修写控告江泽民的诉状,从一切依赖同修到自己能够堂堂正正到电脑城购买耗材,从忐忑不安到坦然做事,我家的这朵小花在伟大师尊的慈悲保护下,平稳的走过了十六年,也一定会伴随着我助师正法到底。

修心的第二步就是修去“自我”,在整体中升华。我从法中认识到,宇宙走向坏灭是因为有了“私”,人从高层天宇中掉下来,是因为在社会关系中有了“私”。那么要返回去,就必须在复杂的社会环境中修去“私”,在整体中放下“自我”意识。

记得在零八年以前,我做事的基点都是为了个人提高、个人圆满,为了安全不愿与更多同修交往。在零八年的一天与家人同修一起到邻区发资料时,母亲同修和六岁的外甥女被绑架到邻区国保局,外甥女说出我和丈夫名字,国保队长和公安局610主任到我单位找我和丈夫,后我与母亲同修内外配合,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解体了邪恶,母亲当晚被释放回家。

这件事对我震动很大,邪恶为什么能進得了我的空间场?修炼中也感到茫然,不知往哪修?经过大量背法,尤其是背了《精進要旨》中的《警言》、《何为修炼》、《佛性无漏》等多篇经文后,如醍醐灌顶,豁然开朗,找出了不少执著心。回想这件事发生前夕,弟媳从地震灾区把没做完的一箱半成品耗材运到我家做“九评”,我和母亲由于怕心和怕麻烦的心,在做资料时,不断的指责,怨恨弟媳,竟把她气得要走。做好后又急着发出去。这是在救人吗?这是在完成常人的工作。看到了自己以前都是站在为我为私的基点上做事,人走出来,心没有走出来。师父要大法弟子整体升华,整体提高。放下自我,融入整体才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有的修炼状态。

心性提高上来后,我与一老同修A在她家成立了一个学法小组,并将原来因各种原因没参加集体学法的同修聚集在一起学法、切磋,最多时达十人。大家比学比修,共同提高。有六位同修都先后写了自己的修炼体会,去年,其中有两位同修的体会还在明慧网上发表。为帮助乡下同修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我不定期给其送资料和周刊,帮其拟写诉江状和网上投寄。随着在整体中不断升华,心胸越来越宽广,人的本质也在发生着根本的变化,由原来的“我要为大法做什么”变为“大法需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第三是不断修去党文化因素,同化“真善忍”宇宙大法。在修炼过程中,虽然注重修去各种人心执著,但总觉的“真善忍”离我很遥远。这是什么原因呢?师父近几年讲法中都在点悟着我: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严重的党文化思想和思维阻碍着我同化大法。反思自己:过去在单位写文章是“一把好手”,正是因为受党文化毒害深,党八股文章符合常人的党文化思想口味;平时做什么事以自我为中心,目地性强。一次集体学法时,一位同修到我跟前悄悄对我说:我们这个学法小组你领导的好,我们提高的快(该同修是被其它组排斥到我们小组来的)。我听后吓了一跳,赶快反省自己是否有“领导”的嫌疑:一是在学法形式上,过去每个人平均读多长时间法由我在掌握钟表,马上改为每人读两自然段,依次循环。二是无意中有把自己摆在同修之上的想法和言行,如认为这个法理不清,那个悟性差,在切磋发言时发表个人理悟多,经常把过世同修或其他同修不在法上的言行作为教训来讲;在家庭中,不随自己意就指责、怨恨同修和家人,说话带刺,口气不善,常用反诘语,致使家庭矛盾不断。满脑子党文化怎么能同化大法呢?尤其是在对待丈夫同修的执著心时更是强势、妒嫉、争斗。丈夫二零零二年走入大法修炼至今烟酒都不能完全戒掉。他每次喝酒,我就心潮起伏,怨恨心、争斗心就上来了,随之就是指责他给大法抹黑,不像修炼人的样子。他也不甘示弱的对骂起来。事后又后悔,向内找到各种心修去它。不久,又循环往复。后来,我从大法中,从同修交流文章中悟到:我与丈夫同修的矛盾,表面看是他的错,不按照法的要求做,实际根子在我身上:长期养成的党文化因素,自以为是,高高在上的去要求别人。由对丈夫的情派生出的怨恨心、争斗心、指责心、瞧不起他的妒嫉心等,唯独没有修炼人应有的慈悲心。没有设身处地想同修,他主意识不强,被邪恶操控着糟蹋自己的身体也很可怜,我为什么还要站在邪恶一边指责他呢?其实,丈夫同修平时很多优点,家务事中当“小和尚”,买菜、做饭、打扫卫生、帮助买耗材,力所能及的做着讲真相的事。近两年,随着学法修炼不断提高,强势的党文化因素也在慢慢磨去。对丈夫偶尔抽烟、喝酒的不良行为,就想着师父的法“修炼者永远是修自己”[7]也就不动心了。丈夫同修只要他在学法,就会在法中归正自己。

二十年正法修炼中,无边的法理不断的净化着我的心灵,使自己越来越成熟起来。面对各种矛盾时首先能无条件找自己,遇到问题时能换位思考想别人,看到同修的长处就是自己的短处,同修的不足就是自己的一面镜子,感到每天都在过心性关,一步一步的向着回家的路上攀登着。

二、在工作、生活中证实法,讲真相救人

我从法中悟到,在恐怖的邪恶环境中,要使世人明白真相,大法弟子本身的言行就是最直接的真相。因此,我无论在哪里,都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与人为善。尤其在单位八年上班期间,身为人事科长,我带头遵守各项规章制度,廉洁勤政,拒礼拒贿,有时朋友关系当时不好拒绝,事后也要想方设法还礼。一般不参与与工作无关的接待宴请。以身作则挑重担,每年全院的工作目标、本科重大、复杂的文字材料都由我自己拟写。坚持每年几十次与警察谈心交心,关心他们的思想、工作和生活,有的警察遇到什么矛盾也主动来找我倾诉解决。如有个警察工作消极,上班到茶楼赌博,院长骂他,他心怀不满。我几次与他坦诚交心,最后他含着泪说:“这是你第三次找我谈话,我不改好都不是人”。他后来真的改好了。他妻子在家属座谈会上激动的说:“某某现在睡觉都在想着工作。”他后来升为了中层干部。有的当事人对警察办案拖拉或不公来反映情况时,我尽量为当事人着想,找法官了解情况,督促其尽快解决问题。

记得有一个案子,甲乙两个中专生打架,甲方被打死后,骨灰盒被放在殡仪馆几个月,乙方被判刑,甲方父母因拿不出火化费和停尸费,拿不回儿子的骨灰盒,伤心至极,多次找有关部门解决未果。他父母两次来我办公室反映情况。我给他们午餐费和车费,并与办案法官协商如何为当事人着想尽快解决。办案法官很快找民政局协商减免了全部费用,并亲自把死者的骨灰盒送回他家。甲的父母很感动,制作了一面锦旗送来法院,并对我说:“都象你这样的法官就好了!”我说: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有福报。她叫我把这两句话写下来给她。

我认真负责的工作作风赢得了领导和同事们的信任,为讲真相奠定了一定的基础。我在正法修炼八年中经历过三任院长。

记得九八年十月修炼后身心的变化使我兴奋不已,见人就说大法的美好与殊胜,单位相继有十余人走進大法修炼,当时第一任院长A的夫人也开始学法炼功。那时,大家争相请大法书,工作之余聚集在一起学炼功法。不久,邪恶镇压铺天盖地而来,单位绝大部份人是刚走入修炼,被突如其来的恐怖气氛吓住了,放弃了修炼,只剩下我和一位老同修继续修炼。老同修后来只看《转法轮》,不学新经文,跟不上正法形势而被旧势力以病业形式迫害离世。院长A明白真相,有正义感,他曾对人说:“电视里面的东西你要反面理解”。在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二零零零年,检察院送来一个法轮功案子,院长顶着压力在审委会研究时,提出判缓刑,又亲自到中级法院汇报请示,中院同意后,向省院汇报,被省高院驳回,强行判实刑三年。在当时环境下,院长A虽然没保护到该大法学员,但他的良知善念也得到了福报。零一年逢改革裁员,他因看不惯官场的黑暗,不顾上级领导的劝阻,毅然辞职提前退休颐享晚年,根据当时政策由副县级升为正县级,连升五级职务、职级工资,是当时全区退休人员工资中最高的一个。后来我给他全家人都做了“三退”并先后送给了他“九评”和《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

第二任院长B是邻区政法委书记调来的。来之前,听同事们说此人很社会,拳脚相加(吃喝赌样样都来)。我听后心里凉了半截,产生想辞职不愿干人事工作的想法。但转念一想,我是大法弟子,既然他来到本单位,就是我救度的众生。我一如既往的干好本职工作。一次,我安排了一名实习生到刑庭实习,没跟他讲,庭长告诉他后,他在电话里训我,并要我立即把该实习生撵走。当时,我内心异常激动:原来院里就定了学生实习由人事科安排,你这么强人所难,面子心、妒嫉心一起涌上心头,真是哭笑不得。还得硬着头皮把该实习生劝走,人也得罪了。心里愤愤不平,我要是常人,非得跟他吵一架不可。但我是修炼人,自以为是,不尊重别人是导致挨训的原因,也正好暴露了顽固的面子心、妒嫉心,一并清除。事后,双方都象没发生过此事一样。记得他来的第二年,由办公室拟写的向人大的工作报告中关于队伍建设部份,他看了觉的不满意,叫我来重写,我乐意的承担了此任务。大约是过了年,我考虑让贤给年轻人,便写了一份辞职申请给他。他看了后把我叫到其办公室说了一番推心置腹的话:我来到法院,你很支持我的工作,你就像某公安局政治部某主任一样,工作认真负责,是领导的好助手。希望你继续支持我的工作,我不干你就不干了。我当时心里想:我不是为你干,干好工作是修炼人的本职。零六年,他换届到区人大任副主任。去年在一次路上碰面时,我跟他讲真相劝他三退时,没想到他说:“我曾经看过一遍《转法轮》。退休后,(不想过组织生活)我已把党组织关系转到居委会”。他乐意的退出了党、团、队组织。

第三任院长C是从中院派下来的年轻人。我按照修炼人的本份干好本职工作,当时的院监察室主任曾对C说:“这个单位我就佩服某科长”(事后对我说的)。一次在全市法院人事工作会议上,他书面(我拟写的稿子)汇报工作时,我院的工作得到了首肯。零七年我退休时,在欢送会上,C院长要求我留下来继续工作。我不愿再在党文化中浸泡,想多用时间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当时就婉拒了他的要求。零八年,我与家人散发大法真相资料时,因牵扯到我,国保队长和公安六一零主任到单位找我们时,C院长接待了他们,介绍了我的情况后,委托人事科长(我在职时的副科长)通知我们到单位。国保队长在与我谈话中,说出一句话:“你什么都好,就是……”欲言又止,我明白了他想说的话,我想:“我就是因为炼法轮功才什么都好”。这件事后,C院长知道我是法轮功学员后,便对人事科长说,叫她来管理这一块,以便于保护我的安全。后来有人到政法委构陷我,本区六一零(迫害法轮功的专职机构)到单位调查时,被单位挡回去(事后人事科长告诉我的)。一副院长也带信叫我注意安全。我为这些选择善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众生欣慰,更感谢伟大师尊的慈悲保护!这些年来,我利用各种机会劝退了单位同事及家属五十多人。

退休后,我利用更多时间走亲访友,随事送礼,处处为别人着想。亲朋好友中有需解决的困难尽量帮助,如小妹家经济困难,为解决一家人生计问题,我借给其五万元起本做生意。亲朋好友从我们身心的变化看到了大法的美好与殊胜,通过讲真相使身边的几百个亲友、邻居、同事、同学等明白了法轮大法的真相,退出了中共党、团、队邪教组织,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到了大法的护佑:他们中,有的得心脏病、糖尿病、脑血栓、喉癌等各种疾病因念大法好而减轻或康复;有六起因带着真相护身符遇车祸时喊大法好而遇难呈祥;有二人身戴护身符在建筑工地打工时被高空落下的吊车砸在身上仅有表皮轻伤;有的事业兴旺、家庭和睦、学习成绩优异等等,明真相的世人得福报的事例比比皆是。如身为一镇中心校副校长的表弟零五年二月来五妹家为其儿子补习功课时,母亲给他讲真相,他因听信了邪党的诬蔑宣传竟恶毒的说:“你们围攻中南海,我是江泽民我也要镇压”。第二天早晨起床后声音嘶哑,喉管疼痛不已,赶忙回镇上医院输液治疗(其妻子是医院护士)。输了三天液,反而更严重,便到市第一人民医院治疗,五官科主任诊断后告诉他是喉癌,赶快住院治疗。他流着眼泪到我家来告诉这个噩耗。我说:你为什么会这样,你知道吗?你的病在发作的前一天晚上,妈妈(我母亲)叫你相信大法,你却恶毒攻击大法。然后我针对他的症结给他讲了什么是神、法轮功真相、江泽民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最后他拿了一本《转法轮》回家,边学法,边输液,几天后,症状慢慢减轻至康复了,又到市一院找五官科主任检查,说是咽喉炎,他兴奋的赶到我家说:“法轮功真神奇”!从此把护身符戴在身上,零五年五月外出旅游时,还避免了一次重大车祸。我给一同事讲真相后,同事的弟弟因在其家观看了一次“神韵”节目,无法医治的胰腺炎康复了而走進了大法修炼。丈夫的幺叔是退休教师,二零一七年突得脑血栓住院治疗,好几天来左边身子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尽管医生每天给其输液、针灸也无起色。我与丈夫听说后到医院看望他时(原来给他讲过真相的),对他说:幺叔,只要你相信大法,你会好得很快的。现在我俩配合,我们共同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的手慢慢抬起来吧!我心里求师父救他,和他同时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只见他的左手开始动了,慢慢地往上抬起来了,抬到半空中时,他的左手一下子就弯曲成九十度状态了。这时,围着他的几个儿女和来探望他的妹妹一下子就吼起来了:“哇,好神奇!”顺势讲真相。两天后,他就能下地走动了,只住了半个月医院就拿着我给他们的法轮功主要著作《转法轮》和李洪志师父的“广州讲法”录像回家,夫妇俩(妻子不识字)开始学法炼功了。现在夫妇俩身体健康,红光满面。

二十多年来,我能比较平稳的走在正法修炼路上,深深的体悟到:只有学好法,多学法,用大法指导自己时时处处向内找,确实从本质上改变自己,同化大法,才能真正在救度众生中做好该做的。对照大法,自己还有很多不足和遗憾。在师父正法的最后时刻,努力修好自己,完成史前大愿,圆满跟师父回家。

由于层次有限,有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致澳洲法会〉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猛击一掌〉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修炼形式〉
[6]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7]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欧洲法会的贺词》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