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家人同修与青年大法弟子

更新: 2020年04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七日】我是一名“九零后”的青年大法弟子,修炼大法六年时间了,最近在两个问题上深有感触,在此将个人的一些浅悟,与同修交流切磋。

家人同修是家人更是同修

我的母亲两年前有缘得大法,我跟母亲的关系一直都很亲近,所以本以为她修炼后我俩会更加志同道合,可事实却正相反,随着她走入修炼,我们俩人之间的矛盾变的越来越多,经常因为一点小事吵架,而且吵得特别凶,由于她得法时间比我稍晚一些,我就很急着用我的想法去要求她,说是为了她好,但其实背后隐藏着很多不好的心:

首先,就是情。我和母亲都是重情之人,把对对方的亲情看的极重,虽然两个人都修炼了,但并不把对方当同修,还是只当作亲人,我执着于把自己认为最对的认识强加给她,却不去考虑她刚刚走進来的接受成度,师父在讲法中说:“我不只教了你们大法,我的作风也是给你们留下来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1]可我对她说起话来语气很强硬,善心完全被情所取代,道理上也只是在输出自己所在层次悟到的理,用命令式的态度去说她哪里做得不对、认识得不好,完全当是自己家人说话不用太客气,根本不去顾及她的感受,不仅没有帮到她,还激起了她的反感。

其次,有利用大法的心。当初由于母亲身体不好,我才劝说她来修大法,初期一直抱着利用大法能治好她的病的心,后来她病好了,我又想大法是这世上最好的东西,只要她好好修大法,那我走到哪都不用担心她了,师父就会保护她,抱着这样一个利用大法让我放心她的心。其实想来,这颗心多么肮脏啊,大法洗净我们又将我们从浊世中捞起,我嘴上说着大法多么多么好,可在潜意识里却只想要一味地从中索取。

第三,向外找。我和母亲同修发生争执的时候,我都很不注意向内找自己,而是带着情绪草草的说几句自己的不对,然后就开始说她的错,总觉的对方要是常人也就罢了,但既然大家都是修炼人,那我找完自己了,你也应该找找你,这样才算公平,总想等着对方先改变然后自己再改变,其实说到底根本就没有修自己,并且散发出的不善的因素对方也能感受到,就使得两个人更加僵持不下。

第四,不让说的心。我个人感觉这一点在家人同修中暴露的尤为明显,同样的问题,如果是其他同修指出我的不足,不管对不对我基本都会虚心接受,但要是母亲同修说我几句,我想都不想立刻就会反驳她。并且很强调对方的态度,她的态度稍微带点指责,我马上就敏感的开始跳脚,勾起很强的争斗心,两个人就很容易陷入无理智的冲突之中。

师父在讲法中说:“我们有许多学员是不能被别人说的,一说就火,一说心里就受不了。”[2]师父还说:“一个修炼人呢,为什么我们有时候争论不下?为什么总是强调别人的态度?为什么别人一说什么心就动?不是骂都不动心吗?矛盾中有很多因素是这个东西在起作用,谁一碰到这东西就冲动,心都在跳,这时就想不到为法负责了,是自己气不过。”[2]“正因为你们都有这样的心,才会有冲击你们心的因素;也正因为你们起了这样的心,你们才反感;你们都有这样的心,你们才形成大家都反感冲击了你们心的人。你们都能够在强烈的语言冲击下心态平稳,根本就不动心,你看看还有没有这样的因素存在了?”[2]

最后,怨恨心。跟家人之间因为过于熟悉,都了解彼此的弱点和缺点,以及一些陈年旧事的情绪积淀,带着早就看不惯对方某些行为的心,这就使得发生一个矛盾的时候,可能事情本身并不大,但对对方的怨气却很大,并把它掺杂進交流和解决问题之中,导致事情复杂化。

跟母亲做同修的这两年里,起初在这么多不好的执着心的作用下,我俩相处的非常痛苦,后来我慢慢意识到这些问题,不断吸取教训,去修掉这些不好的心,虽然还做得不够好、我俩还是偶尔会有摩擦,但已经有了明显的改善。

师父讲:“你要想修炼,人的情就要往下放。当然,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情是常人中的东西,常人就是为情而活着。”[3]

跟家人同修之间很多时候就是因为跳不出这个情,修不出慈悲,又催生了很多新的执着,在遇到矛盾的时候,把握不好家人与同修两个角色之间的平衡,沦于人与人的争执之中。

我个人认为,在与家人同修发生矛盾的时候,首先应该无条件的找自己,不去强调对方如何如何,再以纯净的慈善之心指出对方的问题,这也是为同修负责,并且我相信,当我们真能不带任何执着的以同修身份真正为对方好的去说时,对方也一定会欣然接受。

我看到身边很多的同修家庭都存在着这样的问题,我想其实也是一件好事,家人同修能够把我们平时隐藏很深的或者不易察觉的心放大出来,让我们更容易抓住它、修掉它,正是为我们的修炼提高提供了一个宝贵的环境和契机,我们应该好好珍惜,守住心性,修出慈悲,与家人同修比学比修、共同精進。

青年大法弟子是青年更是大法弟子

由于周围象我这个年纪的同修比较少,所以当我们在某些事上认识得好一点、做得好一点,就会得到同修们的肯定,这本是出于长辈同修对我们年轻一辈的爱护,但我却在不知不觉中把自己定义为小弟子,就降低了对自己要求的标准,贪玩的心很重,把追星、看剧、玩手机、研究好吃的好玩的、跟朋友谈论社会上感兴趣的话题等等这些事情,和其他同修不做这些,当成是在人中不同年龄段的生活方式不同,不在法上去认识和归正,还自认为虽然谈不上精進,但也算及格。

前段时间在小组交流的时候,一位阿姨(同修)说他儿子经常打游戏,她很担心,大家都纷纷表示打游戏太毁人,只有我不以为然:“如果不是太沉迷的话,应该也不是大问题吧,我也总看剧的啊。”当时大家没有说我什么。

但隔天交流,我提出最近为病业关过不去和杂念过多而感到困扰,认为是自身性格对修炼的障碍,叔叔(同修)对我说:“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你做好了吗?你看哪个老弟子还看电视剧呢?你不能光强调身体的变化而不强调该做的事,你得纯净你的心啊!”他的这段话猛然点醒了我,是啊,看看身边的成年大法弟子,哪个象我这样:学法容易溜号,发正念、炼功的时候,脑袋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往出返,压都压不住;在学校炼功、发正念都不方便,但放假在家,明明有条件了,也不好好做;每天从学法点回到家,就好象“完成任务”了一样,心安理得的开始玩。这哪是个大法弟子的样子啊!年轻不应该成为保护自己求安逸心、贪玩心的理由,这些都是执着,都得修去。

师父讲过:“一个人就象一个容器,装進去什么就是什么”[4]。在当今纷繁复杂的科技、媒体的毒害下,我们有意无意看到听到的都是在往头脑里装進不好的观念和烂东西,装進的这些东西多了,那就是个常人,甚至是个坏人,而大法弟子要想修炼、要想提高,就得往脑中装進大法。

青年大法弟子也是大法弟子,同样应该用法纯净自己、用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多看书多学法,做好三件事,修去玩心,奋力精進,这一点与所有青年大法弟子共勉。

个人的一点认识,不足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加坡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