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遭绑架中看到了修炼上的不足

更新: 2020年04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日】二月四日上午,我带着真相小册子出去了。没走多远,看见有两个人在讲话,就走上前给了其中一人一本有关武汉肺炎的真相小册子。那人问我是哪个单位的?我没有回答,又从包里拿了一本《明白》小册子给另外一个人,并告诉他们得到是福,然后我就走了。

没想到,那俩人是当地纪委的,当时就给我录了像并把我举报了。

我是孤寡老人,独居。老伴也是修炼人,但几年前被邪党迫害离世了,子女也不在我身边。

中午十二点有陌生人来敲门,我没有回应。过了一会儿又有人敲门,我把里面的门打开(我家是双层防盗门),隔着栅栏门问他们是谁?对方自称是居委会的人,叫我别出门,然后就走了。第三次来了好多人,谎称疫情期间上门来消毒,我说不用,你们这么多人,我一个老太太不能让你们進来,他们又说只進来三个人,我就把里面的门关了。他们持续敲门,我不开门。结果他们把我家的水闸和电闸都关了,我还是没有开门。

当时楼下已经停了三辆警车,上来了十几个警察,气焰十分嚣张。他们直呼我的名字叫我开门,说再不开门,就叫专业锁匠来开门。锁匠来折腾了很久也没有打开。五点左右,他们又叫来当地消防队的人来锯门,我一个人坐在屋内的沙发上,听着电锯发出的刺耳的声音,突然想到了师父说的话:“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就是这个区别。”[1]瞬间我平静了,没有了之前的不安与惶恐。

没过多久,他们就把里面的门完全破坏掉了。一帮人進来之后对我家進行非法搜查,搜查证是空白的,没有日期,没有姓名,就盖了一个当地公安局的红章。他们在不提供扣押物品清单的情况下用我家的纸箱强行带走了五幅师父的法像、三本《转法轮》、几十本经文及各地讲法、上千元真相币、一台电脑主机、一台小型音乐播放器以及我的手机、背包、羽绒服等私人物品(除手机外其余物品至今尚未归还)。

晚上七点他们把我强行拉到派出所审讯。做完笔录已是晚上八点半,他们给我定了一个“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然后直接把我送到当地行政拘留所拘留十五天。过程中我还是尽量善心对待那些警察,跟他们讲真相

我一无所有,但是师父时刻都在我身边,师父的诗词《别哀》、《见真性》、《无求》都在脑海里清晰的显现出来。同修们得知消息后也都全力加持我:疫情期间城市里的小区实行封闭管理,出去一趟都很不容易,可有的同修半夜了还到拘留所附近的山上发正念;有的鼓励我的子女到派出所要人;还有的把我被迫害的消息第一时间发给明慧网曝光邪恶。

从拘留所回家的当天,我到派出所索要被扣押的物品,他们不肯归还。师父慈悲苦度,我却连师父的法像、大法书都保不住,我很难过。

这些年中,我和女儿一直为一些生活中的小事争吵。师父让我们遇到问题要向内找,而我一直没有找自己的原因,总认为自己是对的,不能心平气和的说话,没有修出慈悲心。现在回想,其实是师父通过这样的方式帮我提高心性,可是我一直不悟,搞得与女儿至今矛盾重重。静下心来向内找,我找到了修炼上的漏洞,修炼二十多年了,急躁心、争斗心、干事心、欢喜心、怨恨心、对亲情的执着、对个人观念的执着以及思想中的邪党文化因素还没有完全修掉,从而被旧势力钻空子,让众生对大法犯罪。我深感对不起师父,也对不起这一方的众生。

师父说:“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2]弟子知错了!我要做师父的真修弟子,无条件向内找,坚修大法到底,做好师父让弟子做的三件事!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