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无障碍進出小区的一点想法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三日】疫情以来,从封城封小区到逐渐解封已有一段时间了。有很多同修从中走出了自己的路,做得非常好,不但没被挡住,还救度了很多的众生。现在小区与小区之间管理也很松,可还发现一些同修由于怕心及各种观念的阻挡,不去其它小区,用手机有顾虑,不用手机進不去。使很多想做的事情无法顺利完成。在此想谈谈自己在这方面如何突破的,希望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如有不对的地方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在开始封闭还是很严的时候,由于装真相的自封袋没有了,又不能把真相册子直接发出去。不想扫码,但心里没底,还是带了手机。针对门口的管理人员发了一会正念,解体操控他们拦我的邪恶因素,求师父给我一张通行证,便出去了。到了门口有点紧张,顾虑直接出行不行,就把手机拿出来做做样子,一个人过来瞅了瞅,我心里发正念:不许管我,让我出去。结果他看了看,也没看出是啥就让我走了。其实我并没扫。路上我向内找自己,出门时如果不顾虑,也许他都不会看我,实际是不信师不信法的表现。不过这次也给了我信心,这是可以做到的。

既然这样,那我完全可以不带手机,讲真相与同修见面、做些事情更方便。

我要到住在另一小区同修家去,在她家楼下转了两回,希望她能向窗外看看到我。最后一回就想应该试着進去,不能总是这样被动的等着。我就向大门走过去,看见一个常人没扫码,就大摇大摆的進去了。不管他是不是本小区的,他是常人,他能做到那我也能做到,我是走在神路上的,是不受人间理制约的。径直走了过去進入小区,也没人问我。走了几步,就来了一念,出去咋办呢?唉!不想了,進去再说,见了同修再说,先把正事办了。

一進屋,同修说:出大事了。由于在小区里发真相,被人家举报了,分局的人来我家了……师父保护我,我没在家,但派出所让我去自首。

我们聊了几句,她的丈夫担心不让我再说了,留下联系的信箱后我就回来了,出小区也没人问我。就想师父慈悲,那个时候同修最需要鼓励,师父安排我去,虽然没帮到什么,也没说什么,可对于好久没见到同修,又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对她来讲,应该也是一种鼓励吧。很多时候,能做成一些事,并不是自己有多能耐,而是师父在加持着你去做才能做成。这次的成功也使自己信心倍增。

回家后,我整理了很多自己认为能生起正念的近期讲法给同修传到信箱里。随着整理,感觉自己都受到鼓舞。师父说:“你把背后那些因素解决了,你看看表面上啥样?人没背后的因素你告诉他干啥他就干啥。你是修炼人,你是有能力的,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生命,他是一个常人,他是没有力量的。所以眼睛不要老是盯在表面上的人,解决那些背后的因素才能根本上解决问题,才能使形势发生变化,才能使人发生变化。”[1]看到这里自己更加坚定了。

有的同修上不了网,看不到交流文章,还有师父的新经文,封在家里很久了,一定都非常着急。每次要去别的小区都发正念,清除操控世人阻挡我進小区的邪恶因素。很多时候都没人问我。有时出自己家小区时也会飘出一念,回来时咋進来,索性就不想了,先出去把事办了再说。去时的路上也会想每个人都在迫害中推波助流了。我就发正念清理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希望众生人这面就不要干扰大法弟子做事了,就算给自己赎罪吧。到跟前我都会发一念:不许问我,不许拦我。有的小区是一个杆挡着大门,一个门洞有人看着扫码進去。看似很难过去,可总在这时突然来了一辆车,那个杆“喀”一下抬起,顺着就進去了。当然也会和看门的客气一下:“谢谢啦!”

还有一回,我要去那个小区发真相,提前两三天就开始发正念,监控器的,看门的、干扰众生得救的都清理。去之前,有一同修来告诉我说,那个小区的监控器可多了,到处都是。听到后我心里稍稍动了一下,可又一想,神要做的事情不能轻易改变。听到点什么就不做了不行,都发了这么多回正念,师父一定已经做好了铺垫。

去第一个大门没开,绕到另一侧,离很远就看见一个一个扫码,很严的样子。那两天有领导到各小区检查防疫情况。我这侧是两排车的杆,可以并排進两台车,过了两个杆,前面是门洞是放人的地方。当时就想实在進不去也不强为就不進了。边想边骑车向前就已经到了门口,一抬头一辆汽车开了过来,我正横在汽车前面,犹豫中右侧的杆“喀”抬起来了,顺势就拐進来了。当时一股暖流涌上心头。师父这是为众生而打开的门啊。

现在管理的很松了。想去哪也没有障碍了。有时让我扫码,我说没带手机也让進了。我们已不再是常人了,要展现出我们神的一面。不走永远也没有路,在实践中修,坚信着大法,大法无所不能,只要我们在法上,什么都能做成。这也是证实着法。挡住的只能是人心。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