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被现代观念带动 在家庭、社会中演好自己的角色

更新: 2020年04月2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六日】我小时候跟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在他们的娇惯下,任性、自私自利、骄横跋扈,传统的文化礼仪基本不懂。上学时就是喊万岁,写口号,看批斗地主的公审大会,大会结束后有的地主就被从台上拉出去枪毙了,自己也跟着喊打倒某某某的口号;看到过村里画的刘少奇、王光美的漫画;经历过打倒所谓的林彪、孔老二;还经历了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还做了解说员,二三十页的解说词要背上好几天,带着斗争的腔调、斗争的思维就这样鹦鹉学舌了十几年,赶上高考,考上学走入社会后,表面上懦弱,但是骨子里的自私、争斗心从没减少,嫉妒、气恨、愤愤不平,吃不好、睡不好,结果导致自己一身病。

由于各种方式都不能使自己活得舒服,最后求助按摩以缓解严重的颈椎病与肩周炎的痛苦。就在按摩了大概半年的时间吧,来了一位按摩师的朋友,介绍了法轮大法,那是一九九六年。随后早晨去炼功,又请了书,因为悟性太低,还以为与过去自己练的气功差不多,所以看书炼功都很随意,就这样炼了两周,感觉到不同部位脉络的跳动,这是过去从未有过的,抬不起来的胳膊,也能做第三套功法了,开始咯噔咯噔响,后来也不响了。不知不觉一身轻了,也能睡着觉了、乳腺瘤也没了、慢性胃炎等许多使我痛苦不堪的疾病都没了,从头到脚都觉的舒服。

得法后,我不再孤苦,不再空虚,活得笃定踏实了,早上都能感受到自己是笑着醒来的。随着学法的深入,工作中不再计较个人得失了,兢兢业业,不分份内份外,只要有需要自己从不计较,大家把我形容成一块砖。修炼前总想占点小便宜,得到了就高兴,白得一点东西,心里很是舒服、满足;得法后明白了做人的道理,不再做那样的事了,能变通得到钱的事根本不去想了,结果有人让我管本部门的帐,進出全由我一人管,这虽不符合规则,我也没这么做,但足以证明我在同事心目中的可信程度。

师父讲:“修炼中的境界会体现在一切环境中。你在工作中、生活中、家庭中、社会上,人家都会说你是个好人。”[1]

1、为婆婆洗澡八年 在魔难中提高自己

伺候老人的主要项目是吃喝拉撒,大姑姐夫还是很理解我和丈夫的,他常说:你们真是不容易啊!要叫我宁愿伺候十个小孩,也不侍奉一个老人,因为老人身体越来越不好,心情也会越来越糟,而且他有观念,还很固执,总是自以为是,吃喝挑剔,咸淡软硬,成了每天每顿饭的话题,你把最好的给他们吃,把不好的留给自己,他还要尝一尝你吃的是什么,才放心。

拉撒就更不用说了,婆婆脑出血后基本不能自理,她是个极爱干净的人,在南方养成了天天洗澡的习惯,夏天自不必说了,冬天也是三天两头得洗,癌症后期的反应是皮肤瘙痒,为了缓解其痛苦,应她的要求几乎得天天用较热的水烫洗,洗完澡就得洗衣服,内衣都是用手洗,自不必说了。在皮肤瘙痒过程中,开始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要么说是衣服没洗干净,要么说是洗发水或沐浴液有问题,我就在洗衣服时多注意,同时给她经常调换洗发水或沐浴液的牌子,后期的四年中也记不清换了多少种牌子了。

说起洗澡,自己一直觉的是应该的,没什么,可当同事邀我一起出去旅游时,我说:脱离不开,得给婆婆洗澡时,同事很不理解随口就说:哪有儿媳妇给婆婆洗澡的?我说那谁洗呀?同事说:让她女儿洗呗,或找保姆洗,反正儿媳妇不能洗。我听了很愕然,这就是现代人的观念。老公公也曾说他的同事,老伴脑血栓,是儿子给他妈洗澡,他的儿媳妇也是这个观念,而且同事们好像基本上也都是这种观念:儿媳妇不能给老婆婆洗澡。由此我也生了一颗心,觉的我不该洗,我现在这样做是因为我修大法了,有一颗我在付出的心。这颗心虽然在忍着,但时不时的会冒出来,尤其在伺候她出力还不讨好的时候更是翻腾。但有时老人家也很清醒,特别是到了后期大小便失禁的时候,一边给她洗着澡,一边嗅着那难闻的气味,我又累的大汗淋漓时,她时常感动的说:“我这是哪辈子积来的福份,摊上你这么个好儿媳妇,这样伺候我。”有一次,被坐在一边的大姑姐听见了,她说:现在有钱什么样的保姆找不到啊?我当时还附和着说了一句:就是。但过后心里也不是滋味:我辛辛苦苦,你不给洗也就罢了,还说风凉话,但想起自己是个修炼人也就坦然了。

后期婆婆的大便失禁,时常是在吃饭时间,等她有感觉时已经晚了,撂下碗筷,那时不管几层裤子都得换洗,有时直接就是洗澡冲洗。一次大伯嫂从南方回来,大家都在吃早餐,婆婆刚吃了一半就不吃了,要走,还不说为什么,我马上反应过来,但还是晚了,到了厕所已经来不及了,大部份的粪便都在裤子里,这时又是一顿忙活,等我大概的收拾一下,想起大伯嫂身体不好还在厨房时,又去厨房帮大伯嫂刷碗收拾,因为身上带着不好的味道,这时她又想躲开我,又想开窗户,但没好意思那么做,她过了一会儿有些愧疚的告诉了我。老人有病后怕风,一年四季很少开窗,自己屋子一旦有味,她就让开门,但不能开窗,别屋也不能开,只有夏天最热的时候开上那么几天,也仅仅是一会儿就得关上,家里常常一進屋子就能闻到一股难闻的味道,八年中,除了去外地护理上大学期间住院的女儿10天外,一直都是我一人给她洗澡、洗衣服、理发等直到最后。全家人无不称赞我的修为。

2、真情感动公公 诚念法轮大法好

公公曾在过去因为我修炼,对我很是歧视,连同样歧视我的大姑姐夫有时都看不过去,常常在人前背后说一些老人对我所做的一些过份的事情。一次,大伯哥嫂从南方来,吃早饭时,丈夫看大伯嫂坐下了,让我也坐下陪嫂子,我就坐下了,这时公公怒目圆睁的对我说:你站起来,你哥还没来呢,你不能坐下。婆婆也在一旁附和,这时丈夫气不过和他们吵了起来,说他太欺负人了,而我一点也没动气,反过来劝丈夫,是我不好。其实丈夫是当今社会难得的孝子,把父母的位置向来是摆的高高的,而我也是因为修炼后才越来越不计较,现在面对公公无端指责,不去辩解了,要做什么就做什么,尽量满足他的要求,并且主动为他着想。

自婆婆去世后,每天下午陪公公去公园散步。有病在医院护理时经常被问是女儿吧?我说:不是,他就说,以后就说你是女儿。还说:她们都有貂皮大衣(指家族中的女性),就你没有。他非要给我买,我婉言谢绝了。同时,我也以自己在大法中修出的正气纠正了公公的一些为私的、变异了的不好的思想观念与行为,向他讲述大法真、善、忍的美好,祛病健身的神奇。

公公常年习惯性失眠,五十多年来靠吃安定药维持睡眠,今年也能听我的劝告,睡觉前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自己还非得再加上一句,法轮功好!大半年过去了,没再吃安眠药。他的固执这是在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但是,不修炼的人还是自私的,他让我为他保密,不能告诉任何人,只能我一人知道,我说你这样太自私了,你看你的女儿失眠那么痛苦,我告诉她们还不相信,你为什么不现身说法跟她们讲讲呢?他压力很大,我也就不再难为他了,也许是这里还有我要修的。

3、不再为别人的歧视纠结

我从小是个很在意别人脸色的人,所谓的脸皮薄,自尊心极强,经不起别人对我的轻视或者给我撂脸子,甚至一个眼神我都会苦恼、纠结、甚至痛苦、气恨。修大法后在这个大家庭里或者单位里随时都会遇到这种情况。比如在单位里,有人对我指指点点,或者一帮人走过去之后,几个人回头瞅瞅我,无非是说,她是炼法轮功的;在家里大姑姐曾经损我,我们家这么多人也没有炼法轮功的,就你,言外之意我给他们家丢脸了;老公公也说过类似的话,意思是我小有名气,因为我们单位领导曾跟他说,你有个炼法轮功的儿媳妇;丈夫也说过,讽刺我是见过世面的人——与警察打过交道。林林总总,不一而足,在面对这一切指责,我做到了不卑不亢,堂堂正正的做人、做事、修炼,这是他们背后给我的评价。

在对常人面对面讲真相时,更是一次次的刺激我的脸部神经。有一次在火车上,给一位邻座搞销售的小伙子讲三退,他当时就火了,斥责我,领着××党的工资,还让人退党,等等。我没有发火,虽然也有些紧张,怕在火车上被他举报了,但心里念着正法口诀,稳住了自己,向内找,并与他解释我工资的来历,不是××党发的道理,最终使他平静了下来。再有一次,在公交车站等车时和一位妇女讲真相,我一开口她就火了,声音马上高八度嚷了起来,我始终没动心,到了车上,我看她拿的东西很多要帮她,虽然她没让我帮,但我的善良感动了她,她的表情不再那么恶了,心里很是为这些人惋惜,也为自己没能救了他们感到遗憾。

由于显示心理作祟,从小就喜欢听好听的,喜欢听顺耳的话,由此更产生了欢喜心,自以为是的心,从而又衍生出了不诚实,凡事愿意夸大其词,甚至为了某种目地而说谎,从而显示自己的变态心理。这种变态心理再被现代观念行为带动,更形成了一个魔圈,被这个魔圈禁锢了几十年。随着对法的理性认识,越来越认识到其严重性,逐渐的真正的跳了出来。行为上是:在与别人的言谈话语中,或为别人做事中,不再带着显示心了,基本上一旦出现会马上警醒,抵制它。其实显示心的最终根源是私心,私心越来越弱,显示心也越来越淡了。凡事知道向内找,摒弃了爱辩解的习惯,也不再把别人尤其是家庭的魔难当作苦了,而是真正的当作在帮助我提高,现在基本上也能形成习惯了。我都能坦然面对无故的指责,不怒、不争、不气,很自然地笑脸面对并反省着自己。

虽说自己在修炼中有了一定的提高,但与大法的要求还相差甚远,与修炼精進的同修比相差甚远,自己要不懈努力,修好自己,走好修炼之路,救度更多众生,圆满随师还。

个人体会,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