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成为大法徒

更新: 2020年06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五日】历经二十多年的风风雨雨,走到今天,我有幸成为众神都羡慕的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徒,随师正法,救度众生,是一个生命何等的荣耀啊!《西游记》中有一句话:“夫人身难得,中土难生,正法难遇,全此三者,幸莫大焉。”今生我得到了人身,生在了中国,又遇到了万古难遇的正法。我岂不是这世间最幸运的生命吗?

在世风日下、道德下滑的今天,能够坚守真、善、忍的普世价值,在人间这个大染缸中,摒弃一切常人的不良习气和言行,不随波逐流,走上一条返本归真之路,虽说艰难,内心却感到无比的幸福!下面我就把这些年修炼中的几个小故事说给大家听。

一、做浊世的清莲

我是一九九八年年末开始修炼大法的。那时我在一所学校代课教学,因我家住的地方是农村,交通不发达,各种信息传递设备又很少,信息来源比较闭塞。除了和我在一个办公室的,那位引导我修炼的同修外,接触不到其他同修,她也是刚得法不长时间。

由于悟性差,法学的少,什么法理都不懂,更不知道学法的重要性,只是在感性上觉的这功法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挺好。起初只注重炼功,因为炼功后感觉身体很舒服。渐渐的随着学法的深入,明白了这个功法不同于普通的气功(之前虽没学过别的气功,却看过一本介绍气功的书,知道练气功能祛病健身,强身健体),明白法轮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是真正的修炼,而且要求修此功者要注重心性的修炼,也就是要多学法,提高心性才行。通过学法,知道了作为一个真正的修炼人,就要时时处处按照师父的法要求自己。于是,我就经常用法来对照自己的言行,努力按照真、善、忍的理念去做一个好人,甚至更好的人。

在学校我尽心尽力做好本职工作,善待学生和同事,对学生一视同仁。自从学法后,对学习差又经常犯错的学生,不再像以前那样粗暴的对待他们了,而是不失严格的教育他们,给他们讲道理,关心、爱护他们。孩子们都很喜欢我,常常三五成群的去我家玩儿。

当时班里有一个男孩子,他父母都是做小买卖的,起早贪黑的,根本就没时间管他的学习,这孩子经常不完成作业。我了解到他家的情况后,每天放学后我把他带到办公室去写作业,有时到下班时间了他还没写完,我就把他领到我家去写作业。经过一段时间后,这孩子進步很大,学习成绩也提高了。她母亲很高兴,为表示感谢我,非要给我钱不可,被我退回去了,我跟她讲我是炼功人,不能收她的钱,我的职责就是教好学生……

那时,我们老师都有年终奖金,年终奖金是与老师所教班级的年终学生考试的优秀率挂钩的(那时班主任所带的班级,语文和数学都由班主任一人教)。因此,有的老师为了多得一点奖金,就在批学生的试卷上做文章,也就是用铅笔橡皮涂改学生的试卷。我想我是修炼人,不能为了一己私利去做违背教师的职业道德的事。我们一个年组的一位老师就这样做,原本批卷时明显看出她班的学生答题不如我班好,可是在总结会上公布成绩时,她班的语文数学优秀率都比我班高。我班的优秀率虽然低于那位作弊的老师所教的班级,但是我心里很坦然。那时我虽说修的也不是很好,却能够在现今物欲横流,金钱至上的社会大环境中,坚守真善忍的原则去做一个真正的好人。绝不把自己混同于常人,常人怎么做那是常人的事,我要管好我自己,我先去做好,做一个同化法的生命,做一个浊世的清莲。

二、证实法,救众生

从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以江泽民为首流氓集团,动用国家的全部宣传机器,对法轮功進行铺天盖地的颠倒黑白的诽谤、污蔑宣传。那真是“红魔谎言把人骗 不叫世人知真相 把人推向对立面 对神犯罪太险恶 救度无望危中陷”[1]。为了证实大法的美好,清除世人被邪党灌输的毒素,挽救被谎言欺骗,将来因仇视大法而走上危险境地的世人。我和其他大法弟子一样,走街串巷把大法的福音传给城市、乡村的世人。有时和同修搭伴出去,挂真相条幅,贴证实法,揭露迫害,唤醒世人良知善念的粘贴和各种真相小册子。更多时我是一个人去做,我喜欢独来独往,一个人既安全又快捷,因为到远处时,我常骑自行车去做。

刚开始也紧张,渐渐的就不紧张了。在法中我明白了,讲真相救众生是多么神圣的事,过去救众生只有神能做,而人是做不了。因此,只有在纯净心态下,正念正行才是神的状态,才配去做这么神圣的事,也就是只有在这种状态下去做证实大法的事,才是最安全的。因为救众生旧势力是不反对的,关键是看我们在做的过程中心态是否纯净。如果你带着怕心、干事的心或者是争斗心、显示心、欢喜心,就会出现干扰或安全问题。这些年我基本做到理智智慧的做。

当然,我也遇到过几次有惊无险的事,就是遇到不理解的人,拿着真相,大吵大嚷的追赶。遇到这种情况,我先求师父加持,发正念清除那人背后阻碍他得救的邪恶生命,正念面对,凭着一个为他人好的善心,直接去跟他讲真相,于是那人就恶不起来了,转身离开了。

去最远的乡村来回二十多里的路程,虽然天黑路不好走,有时因路况不熟还迷路,但是每次都能顺利的找到進村时存放自行车的地方(每次都是把车子放倒在村口的树下或草堆里),我明白是师父的法身给我引的路。那时白天只去了几次(因为上班),多半都是晚上出去做,下班后,回到家匆忙吃点东西就带上几百份的真相出发,因路远,为减少在路上的时间,我每次都把车子骑得飞快,有时因骑得太快,下车时累的腿都直发抖。为了让世人尽快明白真相而得救,再苦再累也值得。

每次去之前,我都得先静心学法,发好正念,请师父加持,正念清除我所到之处所有干扰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生命和邪恶因素。在散发真相的过程中,我心里什么都不想,只是不停背着“众生快快醒 中原设陷阱 都是为法来 何故理不清”[2]。来回的路上我都背着师父的法或哼唱大法歌曲,我想世间万物都是为法而来的,只是没有我这么幸运得到人身,又得到了大法,我就用歌声把“法轮大法好”唱给它们听,愿它们也同化大法,有个美好的未来!

三、矛盾中 修自己

这些年,在和同修配合上也常会出现意见分歧,甚至和同修产生矛盾。

一次,我们小组在共同做事时,甲同修和我还有乙同修因做事方式不同而产生了分歧。晚上我们到一起,甲同修又把我和乙同修训斥一番,她妹妹听到了我们的争论,还说我和乙同修在和她争大王。

回来的路上,谈起刚才争论的事,乙同修一个劲儿的抱怨甲同修的态度不好。我说不管别人怎么想,咱们绝无此心,只是配合圆容整体,提出咱们的建议,采不采用咱们的意见都无所谓,她不同意咱就随她,互相配合把事情办好就行了。因为我们每个人修炼的层次不同,做事的方式和想法也不同,咱们可能只看到了表面,没考虑更多的因素。

记得师父讲:“我希望越往后大家应该越象大法弟子的样子,配合的越好。做事想别人,遇到矛盾想自己,这话可能大家都会说,也都明白,可是到了关键时候就不去想了。每次法会上我也都在重复这些话,都在嘱咐大家。如果你们都能做到这一点,你们内部没有矛盾。如果都能做到这一点,什么事情都可以解决,而且你们会配合的很好。”[3]“作为大法弟子,赋予了你们伟大的历史的使命,这就和单纯的个人修炼不是一回事。你们要维护法,你们要证实法,在法遭到迫害的情况下你们如何的去揭露那些邪恶,更好的圆容大法,这是你们应该做的。实践中你们也做的非常好。”[4]我俩虽说被甲同修训一顿,心里不太舒服,但是考虑到整体的配合方面,我俩还是尽自己所能,做好我们各自该做的事。

过后我反思这件事的经过,当时和甲同修辩论时,是我太执着自我,怕麻烦和爱抱怨的执着和观念,被旧势力利用了才发生争执,幸好我及时向内找,没上旧势力的当,使它们想借此在我们之间制造间隔,以达到瓦解我们小组的阴谋没得逞。我想只要我自己没有对方想象的那种想法和意图,该解释的解释完,把被冤枉的委屈心放下,也了了我们之间的冤怨关系。同时放下抱怨心,不陷在矛盾中,从矛盾中跳出来,以平和的心态对待眼前的人和事,不给旧势力创造钻空子的机会。

从中我还认识到,在矛盾面前,在出现意见分歧时,在遭到别人的误解和冤枉时,向内找不为表象所带动。放下执着和观念,圆容整体。配合其他同修,尽自己所能,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师父讲:“神不是看你的办法起了作用才给你提高层次的,是看你在这个问题上的认识提高了才提高你的层次的。”[5]

当然矛盾的出现,是有矛盾双方的提高因素在里面,在矛盾中,不能抱着自己的执着和观念不放,一个劲的往前戗,一味的向外找他人的不是,而是要冷静下来,静心向内找,找自己还有哪些执着心和僵化的观念。为什么会和同修产生矛盾,我为什么会被他人言行所带动,是触及到我的哪颗执着心?其实旧势力就利用同修之间的历史冤怨关系从中捣乱,并且操控我们和旧势力签约,走旧势力安排的那条路。旧势力还操控它们在层层空间复制出的那些和我们主体形像一样的那些邪恶生命,以及由我们的各种观念和执着在另外空间形成的那些个假我,利用它们在我们同修之间制造间隔和矛盾。

认识到干扰和破坏的来源,要找到被邪恶钻空子的原因,找出我还有哪些放不下的执着和观念,认识到了才能清除掉,认识不到也清不了。找到后我就加大力度发正念解体并清除它们。

回顾这二十多年的修炼成长历程,每一次在困难和矛盾的突破、升华中,都融入了师尊的无量慈悲,师尊为我提供了一次又一次的提高心性的机会,引导我一步步走向成熟。弟子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对师尊的感恩之情,只有修好自己,不辜负师尊的苦心救度,不负众生的期盼,兑现“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神圣誓约,完成师父赋予我的神圣使命。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五》〈早兑现〉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神醒〉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