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身心健 遇魔难法上悟

更新: 2020年04月2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五日】我从记事时起就咳嗽,不管冬夏,说咳嗽就咳嗽;还有严重的脂肪肝、类风湿,感觉腿从骨头最里边冒着凉气的酸、疼痛。九月下旬就穿毛裤,十月下旬就得穿棉裤,数九天棉裤里边或外边还要加一层毛裤。睡觉时,冬天、夏天都得穿袜子,不穿,腿就抽筋儿,再加胃病。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又患了皮肤病,真是苦不堪言。为治疗这些疑难杂症,从一九八四年到一九九五年,每天服药,连年三十都不能停。片药、丸药、面药、中草药汤剂、针剂等等。

为治病,我学会了肌肉注射、针灸等医学治疗方法和自己为自己剃光头。后来我学练了三种气功,尽管我很虔诚,勤学苦练,但是,毫无效果,而且几种病情逐渐加重。右腿软,脚落地象踩在棉花团子上;血象检查,有三项是“+”号,中风预测:危险。看着检查结果,心里很难过,那时我还不到四十岁,身体就这样,将来怎么办?感到很绝望。

一、修大法 绝处逢生

就在我全国各地到处奔波看病、吃药无效、心灰意冷、绝望之时,一九九五年十一月末,一位离休的老领导、邻居阿姨,给我两张看气功讲课录像的票,我说:“您给别人吧,我都学了好几种气功了,也听了好几次气功讲座了,身体没有任何改变。”她说:“人家说这个功法很好,叫法轮功,是佛家气功,对祛病健身有奇效,但先决条件是得修心性,得心好,效果才好。”并说:“去看看、听听,听听讲的是什么,觉的好就炼,觉的不好就不炼,听听看看也不搭啥,是不是?”碍于情面,我就去了。

在看完师父讲法录像第一讲回家的路上,就觉的腿走路不那么沉了,有劲了,腿和脚脖子也不疼了。看完九讲录像,我的世界观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我这一生学的都是党文化、无神论、進化论,看完师父的讲法录像,特别是学了《法轮功》、《转法轮》和师父的其他讲法后,知道了人的病是怎么得的,病是什么东西,怎么做才能祛病。知道了提高心性是提高修炼层次的关键,心性多高,功多高。我的心象开了一扇大门,豁然开朗。人生中所有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在大法中都找到了答案。

一九九六年六月的一天,我找到了一个离我家不远的炼功点。我们早晨在楼下集体炼功,冬天在办公室和楼道里炼功,晚上在办公室学法,互相切磋。从正式到炼功点学法炼功后,不到一百天,不知不觉,我一身的顽疾全没了。

从一九九六年六月到一九九九年八月,我手抄了两本跟原书页码一样的《转法轮》,一本下乡洪法时,送给了没有大法书的农民了,一本珍藏到现在。那时每天上班、下班、去炼功点的路上都背《论语》和《真修》,我背完两遍《转法轮》。

二、修炼人,事事为他

单位书记说:“从明天开始,上班有车接你,你在家等着。”坐了几天,看到单位有十来台大小车辆,一天得多少油钱哪,我要十多年才能退休,如果我一直不坐车上班,也能给单位节省不少钱。于是我对司机说:“我从明天就不坐车上班了,我要锻炼身体,你千万别跟一把手说我不坐车。”打那以后,我就步行上班了。

一九九八年,单位的住宅楼竣工了,单位分配给我一套朝向好、面积理想的楼房,沙发等家具已经搬進去了。住了一宿,第二天听一职工说:退休的某主任想要这套房子,领导没批。我听后心里很难过,人家在这个单位干了一辈子,贡献有多大呀!而我才来几年哪,没啥贡献,这房我不能要,于是我就退了这套楼房。老主任住進去了,我心里很高兴。

我因修炼大法被中共迫害后,被降了大部份工资,发给我的几百元工资就只够吃饭的,后来逐渐的长了一些。可是要救众生,项目、耗材等等都是需要钱的,又不能跟同修要,唯一的办法就是节衣缩食,勒紧裤腰带,用节省下的钱做项目救人。

二十多年来,我没买过一件新衣服,只买过一双夏鞋,一双冬鞋。过去喜欢吃价格贵的食物,我就不让家人买了。为了省钱,白菜、大头菜的帮子、叶子从来不扔,切成细丝掺点别的东西就是凉拌菜,莴笋的叶子也凉拌着吃或炒吃,多数时间都是买成堆的菜,真的省钱啊。

数年来,做救人的事每月至少上千元,不节约钱不行啊。有时看着那凉拌菜,也有点不愿意吃,但是一想到师父说的:“还得能吃苦等等”[1]、“圆满得佛果 吃苦当成乐”[2],吃起来就觉的好吃了。我想虽然苦点,把剩下的钱救人,众生能得救,我就感到幸福,就觉的我做的值,这就是我应该做的。

以上这些善行,都是我修炼法轮大法以后,道德水准和思想境界升华使然,遇事先替别人着想,先他后我,无私无我,在任何环境下都要做个好人。写出我修炼中的点滴事情,是想让全世界的人看看修炼法轮大法的人都干了些什么,他们实实在在的是在做最好的人啊!这样的人不应该被迫害呀!

特别是中国大陆公检法司还在迫害大法弟子的人,你们迫害这么好的人,对他们抓打关判、酷刑折磨、活摘器官谋暴利,于心何忍哪?千万别给共产邪灵当打人的棍子、未来的替罪羊,善待、保护大法弟子都会得福报的,我真诚的希望你们停止迫害行为,快快退出共产邪灵的所有组织,解除把生命献给它的毒誓,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光明、美好的未来!

三、病魔袭 向内找法上悟

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四日,早晨起来,头晕,感觉头重脚轻,走路要摔跟头,几次差点摔倒,我尽量控制自己、不让摔倒。然后,头左侧耳朵后边、里边、外边都疼,还想呕吐。我没对家人说,怕他们担心,我就听师父的济南讲法,一天听了三讲。还做了一些证实大法的事。

第二天,还是没有改变,头疼的不敢咽唾沫。这次感觉和十年前脑出血的状态一样,但我马上就意识到这绝不是病,就是邪恶迫害我,还是听师父讲法。增加发正念次数。这一天还是听三讲。还是没有变化,心想,可能这些天睡觉少,今天早点睡,多睡几个小时,明天就能好。

第三天早晨起来,还是老样子。一咽唾沫,头里边象要炸开一样疼。早饭后我坐在床上,脑中有一个声音说:“向内找,向内找,向内找是法宝。”我一下子明白了,是师父看我不悟,这是师父让我向内找啊!家人都上班了,我一个人静下心来,一个一个的往出找人心和不在法上的事。找出一堆,挑主要的说吧:

一是求安逸心。有时半夜十二点发完正念应该把功炼完再睡,可是心想:只躺几分钟就起来炼功,可眼睛一闭上再一睁眼天亮了,三点五十也没起来炼功,结果,五套功法只炼一半。有时早晨一看,还差十分钟六点,心想再躺五分钟起来发正念,可再睁眼已经七点了。

二是不敬师、不敬法。多数时间一边听师父讲法,一边干活,读法时盘腿时间长了,放下来后,觉得累了,就躺着读一会儿,再坐起来读。

三是诉江以来,由于几次修改自己的诉江状,帮几名同修写、修改诉江状,再加上做讲真相的项目,忽视了学法,有时两天都没学法,产生了干事心。

我对自己说:这是旧势力看我学法少了迫害我,即使我做的不好,也绝不允许你们迫害我。我是李洪志师尊的弟子,我就归我师父管。然后我就读《转法轮》,读着读着,头疼就减轻了。我把头疼的事放在一边,就是读、读、读,再累也没躺着读。读完一讲,头就不疼了。这一天我把三讲都读完了。三天过后就象没事一样,一身轻。我想,我可能是向内找找对了。如果不是师父点悟我,说不定会出现啥事呢。谢谢师父!

从二零一九年一月到八月,邪恶给我制造了一个让我难受的假相,就是从百会穴到上眼睑隐隐作痛,每次睁眼之前疼痛,眨几下眼睛就好一些,连眼珠眼眶都疼。我从三个方面发正念:一个是,如果是剩下的黑气,你就往出冒吧,冒的越快越好。再一个是,如果是我曾经伤害过的生命来了,我向你道歉,对不起!但是你一定要和我善解,因为我修大法了,你就跟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们就得救了。不但得救了,请你珍惜这万古以来绝无仅有的圣缘,想明白了,就立即离开我,到我周围的环境中等着。

第三是,如果是旧势力操控着邪恶迫害我,我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包括你旧势力的出现、你的存在、你安排的那一切,我全都不承认,就走我师父安排的路,别的安排全都不要。我现在又发出这样的一念:没有迫害,我与旧势力和邪恶毫无关系,谁也不配迫害我。

四、遭受病业魔难迫害后的反思

1、高层次上的法并没有完全学透,遇到问题就容易不在法上去悟。

师父说:“高层次上的法一定要学透,知道怎么样去修炼”[1]。二十多年来,法没少学,背两遍《转法轮》,第三遍只背完第三讲,迫害来了就停止了,属于不精進,没有毅力。如果学法真的学進去了,时时事事都能想到自己是炼功人,都按大法的标准衡量遇到的魔难,就不会把假相当真相,就不会用人的观念对待所遇到的魔难。

2、对旧势力并没有全盘否定,所以它就会钻空子迫害你。

从中共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以来,我们也都一直说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可是,遇到魔难时还是承认了旧势力。所以,有病业出现时,同修之间就说:这是旧势力在钻你有人心的空子。我觉的应该这样想:旧势力不存在,没有迫害,大法弟子与其它任何生命都没关系,我们都是创世主的弟子,我们就归师父管。情况就不一样,它就不敢迫害你。

3、做三件事一忙,有时就顾此失彼,耽误了学法、炼功、发正念的时间。

项目上很忙的时候,为了赶出一批东西,有的东西需要五、六道工序,才能完成,需要很长时间,有时觉的很累,就睡一会儿,还是求安逸。结果,学法、炼功或发正念的时间就错过了。邪恶被销毁的少就等于滋养了邪魔,邪魔就以各种病业的方式迫害自己。

正法已经到了最后,时间不多了,我要利用好这宝贵的时间,提高心性,正确对待各种魔难,在法上悟,正念闯关,努力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

如果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恳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