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徐州市耿家遭迫害 35天三人离世

——百个遭中共残害的家庭(15)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八日】(明慧通讯员综合报道)江苏省徐州市贾汪区民乐苑耿大娘,街坊邻居都夸,她家三代人大小十几口都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事事为别人着想,先人后己,一家老少身体健康,全家和睦,精神愉快。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灾难降临到中华大地,也降临到原本幸福的耿家。中共当地政府恶官开始对这个善良的不愿放弃“真、善、忍”信仰的一家实施了疯狂的迫害。二零零五年,耿家三人在35天之内被迫害的相继离世;亲人过世百天不到,耿家又有两人被当地“610”非法关押强制洗脑。

一、儿子儿媳、女儿多次被绑架关押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时,小儿子耿怀普与贾汪区法轮功学员陈东林、孙经福、徐士亮、孟庆泉五人进京上访,二十三日上午八时在天安门广场,汇同三百多名法轮功学员齐声背诵法轮大法《论语》,不一会儿警察成群扑来,几辆面包、大巴车辆围住,拳头、警棍雨点般落在打不还手的法轮功学员身上,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打的满脸是血,有的被打倒在地上。而后警察开始把法轮功学员往车上扔,拉往天安门派出所。

当时在狭长的不足一千平米的天井里,关押着六、七百名法轮功学员,人挨人、人挤人,外面还有学员不断被送进来。几小时后来了十几辆公交车把一部份法轮功学员转到丰台体育中心,那里关押着来自全国各地的上万名大法同修。贾汪五位法轮功学员两天后被当地驻京公安绑架押往户口所在地,被非法关押在当地派出所后移交单位保卫科,限制人身自由、强迫看污蔑法轮功宣传。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日左右,耿怀普、陈东林、孙经福、孟庆泉在徐士亮家看《耶稣传》,他们因此被绑架到当地派出所严刑拷问,毒打一夜。次日当地法轮功学员五十多人去要人,警察恼羞成怒又把五人铐在树上十二小时。十二月十五日,五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留十五天,耿怀普被非法刑事拘留。他们分别被关押在贾汪看守所、三堡拘留所、贾汪拘留所。

身子朝下铐在树上
铐在树上

二零零零年七月,耿怀普被非法劳教一年,从看守所直接绑架到盐城方强劳教所。在那里,耿怀普申诉610人员对他的人身伤害,揭露管教警察对法轮功学员的不公正对待,抵制抗议警察们的残暴行为。

二零零零年十月三日,耿家大儿子耿怀清、大儿媳施忠玲、大女儿耿怀淑、二儿子耿怀浩和乡亲到北京去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在十月十三日被北京的警察劫持到当地派出所关了一天一夜。接着贾汪610头子范书友带着几个人来到派出所把他们的身份证都搜走(身份证至今未还),十四日早上五点多把他们拉回了贾汪。

耿怀浩、刘怡戈、耿卓、姚秀芹被劫持到贾汪老矿派出所进行迫害;耿怀清、施忠玲、耿怀淑、王平、施忠志、单立海被送到夏桥派出所进行迫害。警察把他们分开单独进行审问和打骂,打手有警察杨洪伟、刘泉、刘燕、耿兴思等人。整整一夜,他们被逼蹲马步,被电棍电击,戴手铐,遭警察拳打脚踢还边打边骂。刘泉还对施忠玲施以酷刑,铐起来后用大头针扎施忠玲的手指头。施忠志被电棍电的昏了过去。他们在夏桥派出所整整被折磨两天两夜。当耿怀淑问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修炼人时,警察竟说对待你们,什么刑罚都可以用,打了白打,骂了白骂。

酷刑演示图:十指插针
酷刑演示图:十指插针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左右,夏桥派出所又把耿怀淑、耿怀清、施忠玲、王平、施忠志、孟庆华、鹿丙林、孟庆泉、牛淑侠、高传银、单立海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骗到派出所灌输诽谤大法的歪理邪说,所长郝××对他们大发脾气,并辱骂他们,污蔑师父和大法。

耿怀普被非法劳教一年到期后,又被610再次从劳教所直接绑架到睢宁洗脑班继续加以迫害。在洗脑班遭受迫害期间,耿怀普拒绝穿号衣、不上操,抵制邪恶之徒的一切要求。最后耿怀普正念闯出了洗脑班。中共邪恶之徒得知后,派出几十人,行程几千公里,耗资几十万妄想再次把他抓回来,但没有得逞。

耿怀普走脱后,中共恶徒对耿家的其他人加倍的迫害,他们先是把耿大娘的大女儿耿怀淑、大儿媳施忠玲绑架到贾汪鹿庄洗脑班;大儿子耿怀清、小儿媳杨淑华,被“610”非法关押在所在单位徐州矿务集团公安处的洗脑班迫害达半年之久。

二、大儿媳在所谓“法治学习班” 被打断两根肋骨、含冤离世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五日,徐州市610协同各县、区专办强化洗脑班(对外谎称“法治学习班”),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洗脑迫害。大儿媳施忠玲二零零一年元月初被绑架到贾汪区鹿庄乡洗脑班迫害七个月。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五日,施忠玲与同修魏兴社又被绑架到睢宁县洗脑班。法轮功学员一人被锁一间,吃住大小便都不叫出房间,随意遭毒打。施忠玲抵制上操、穿洗脑班服装,被多次关禁闭,惨遭非人折磨,还被连续关禁闭五个月,人格遭极大侮辱。

施忠玲绝食抗议非法关押,遭头目仝太斌、杨书广操纵张新民、王跃、王刚、万里、郭亚、王光品等打手用细竹竿毒打,竹竿打断好几根,把施忠玲打昏好几次,全身上下全部瘀血呈紫黑色。打手们用水泼醒后再打,又将她双手拧到身后反铐禁闭室地锚(铆固在水泥地上的铁环)七天七夜,身体扭曲不能动。

中共酷刑示意图:反铐在地环上
中共酷刑示意图:反铐在地环上

禁闭室连一张小席都铺不开,酷暑高温,恶徒开门时,禁闭室内的热气冲的他们都不敢进来。恶徒还从外往里对施忠玲喷“六六六”农药,为了不让里面的气味散出来竟然还用土掩上门缝。

见施忠玲仍拒绝所谓“转化”,二十几个恶徒更加疯狂迫害。施忠玲生前说:“因我仍拒绝所谓转化,邪恶之徒对我发起更加疯狂的残酷迫害,20几个恶人轮流迫害我。由于各种毒打和非人的折磨,我的身体和精神受到了巨大的摧残,体重下降到只有几十斤,骨瘦如柴,就这样他们还不放手,又连续逼我两天两夜站立不让睡觉。”

施忠玲生前说:“江苏电视台‘大写真’栏目在邪恶共产党授意下,把睢宁洗脑班描绘成天堂一般,说什么洗脑班有娱乐场所,可以打羽毛球、打扑克、下棋,洗脑班对待我们就象父母兄弟一样。真实情况是我们每个人每月被逼交两千元的生活费,而实际费用不足百元,一天三顿不到一斤饭,那里是真正的人间地狱,那里的所谓帮教是一群毫无人性可言的人间败类。‘大写真’报导的全是假的,是欺骗不知真相的广大民众,不是‘大写真’是‘大写假’。”

最后在她神志不清的情况下,洗脑班中共恶徒威逼施忠玲在他们早已准备好的所谓“四书”签了字。

施忠玲在睢宁洗脑班被迫害一年零二个月,受尽酷刑折磨,肋骨被打断两根,肩骨疏松,胸部积水,全身多处瘀血肿块。回家后一直生活在恐惧中,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二日含冤离世。直到去世前几天,施忠玲才稍微透露了一点自己所受的迫害。

睢宁县官山乡曙光村法轮功学员朱向和,二零零五年四月十四日左右被非法抓捕,关押在睢宁县洗脑班,仅五天时间,被毒打致死。据目击者说,手指脚趾全部发黑,眼睛被挖去,内脏被掏去,惨不忍睹。

三、身残疾家中遭监控 二儿子耿怀浩含冤离世

二零零零年十月三日,耿怀浩与家人和乡亲到北京证实法。十月十三日被劫持到当地派出所。贾汪“六一零”头目范书友带人到派出所把他们的身份证都搜走,次日早五点多把他们拉回贾汪。

二儿子耿怀浩因身有残疾(视力不好),行动不便,才没被绑架到洗脑班,但“六一零”并没放过他,派人监视数月,隔三差五上门骚扰、恐吓。因整日生活在压抑恐惧中,以及对平日照顾自己生活的弟弟耿怀浦(遭非法追捕、关押五年未归)的思念,耿怀浩身心备受摧残,二零零五年二月底含冤离世,弥留之际还唤着弟弟名字。

治丧期间,家人要求“六一零”放耿怀浦回来见哥哥最后一面,被“六一零”头目范书友以各种借口拒绝。

四、儿女受难 老母亲被频繁骚扰、恐吓离世

被迫害中,耿大娘的家更是被频繁骚扰,达到一星期数次的地步。社区办事处、保卫科、国保大队、公安分局、贾汪区“六一零”、派出所……一批又一批来骚扰,一次又一次被抄家,家被抄不知多少回。

在孩子们一个又一个被绑架后,老人多次去贾汪区“六一零”理论,去要回她的孩子们,每次不是被拒之门外,就是被横加阻挠。

老人承受着经济、精神上的双重迫害和压力,不但面临随时被抄家、骚扰和恐吓,还眼看着儿女们遭受魔难,抓的抓,关的关,死的死,伤的伤。一个孤单的老人抵挡着一个中共政府的国家恐怖行为,身心备受摧残的耿大娘在二零零五年三月份含冤离世。

家人要求容许耿怀普奔丧,尽最后一点孝道。但被“610”头子范书友拒绝。

三十五天之内,耿大娘和她的二儿子,大儿媳相继在迫害中离世,年幼的女儿没有了妈妈,未成年的儿子失去了爸爸,三个孩子成了孤儿。

亲人的眼泪尚未擦干,新的迫害又来了。亲人去世不到一百天,以范书友为首的贾汪区“610”在江苏“610”的授意下,又重施暴行,把老人家的大儿子耿怀清,小儿媳杨淑华绑架到江苏省610办的洗脑班加以迫害。

五、小儿子耿怀浦多次被劫入监牢酷刑加身

耿家小儿子耿怀浦(耿怀普),徐州矿务集团化工厂职工。一九九九年十二月,被贾汪区“六一零”绑架到贾汪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从看守所直接绑架进方强劳教所迫害,一年后,又将其从劳教所直接绑架进睢宁洗脑班迫害。耿怀浦从洗脑班走脱。

二零零三年元月十六日,被迫流离失所的耿怀浦在合肥某工地围墙上喷写“法轮大法好”被绑架。耿怀浦在看守所绝食八天八夜反迫害被撬掉两颗牙齿,之后被关进安徽宣城南湖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恶人将其双手铐上,吊挂树上七天七夜,只要答应穿号衣就放下来,耿怀浦毫不动摇。

期间,耿怀浩去世,家人要求“六一零”放耿怀浦回来见哥哥最后一面,被“六一零”头目范书友以各种借口拒绝;耿大娘去世,家人要求“六一零”让耿怀浦回来奔丧,为养育自己的母亲尽最后一点孝道,“六一零”头目范书友再次拒绝,不让耿怀浦回来见母亲最后一面。

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三日,耿怀浦不配合所在地“六一零”接人,自己走出劳教所。贾汪区610在没有接到人后恼羞成怒,又多次让耿怀浦所在单位徐州矿物集团化工厂保卫科和街道居委会不法人员到家中骚扰和恐吓,先是伪善的说:“耿怀浦在哪里让他来上班吧,一切都不追究了,保证回来没事。”

耿怀浦家里人不解的问他们:“现在耿怀浦是政府的监狱刑满释放的自由人,如果有罪和违法,你们政府能释放他吗?你们在保证什么?我们家人听不明白?!他作为一个合法的自由公民不需要你们的任何保证。”

家人进一步指责不法人员:“你们在耿怀浦母亲病危和治丧期间,在家人的苦苦哀求时你们没有保证,而是毫无人性的不让耿怀浦按国家的有关规定在直系亲属治丧期间劳教人员可以来尽孝,现在又来保证什么?当初耿怀浦在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有罪、在贾汪区法院宣判无罪的情况下,被你们强行送到劳教所残酷迫害,在劳教期满本该释放回家,而你们又再次耍骗把他绑架到睢宁县洗脑班非法关押进行精神和身体上的迫害。你们一次又一次的超越法律和宪法办事,肆无忌惮的抓人制造恐怖,你们还能给我们家属保证什么?我们又能相信你们什么?”

这帮610人员听后还恬不知耻的说:“这次绝对没有事了,我们保证。”还威胁说如果九月二十八日不来上班就做旷工处理。真是太可笑了!耿怀浦本来曾经要求和化工厂解除劳动关系,他们却坚决不同意,现在做旷工处理,不知他们如何处理?是开除吗?

贾汪区610没接到耿怀浦,没法实行控制,把情况上报到江苏省610。在省“610”强压下,耿怀浦原单位徐州矿物集团化工厂拿出二十万元给贾汪区公安分局和厂保卫科分两批,一批去北京,一批去新疆,分头抓捕耿怀浦。

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一日,耿怀浦在乌鲁木齐遭绑架,被非法关押进六道弯看守所,被警察、犯人“洗澡”迫害(在寒冷的天气里往身上浇大桶凉水),还被犯人拳打脚踢,全身多处被打伤。五天后,耿怀浦被户口所在地“六一零”带回,十天后闯出。如图为耿怀浦回来十天后的伤情照片。


耿怀浦回来十天后的伤情

二零零六年二月初,徐州贾汪公安分局派人到耿怀浦的工作单位(化工厂医院)去蓄意绑架耿怀普。在他们寻找之际,耿怀浦乘机离开工作单位,从那以后被迫不得已丢下工作,丢下家庭和孩子,开始了漫长的流离失所的生活。贾汪公安分局上网全国通缉耿怀浦。

二零零九年四月三日,耿怀浦流离失所到安徽铜陵市,去找另一名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韩忠。耿怀浦看到韩忠门上了锁,就骑自行车离开,被早已在那里蹲坑预谋绑架韩忠的警察开车追赶并绑架。参与绑架的有:铜陵市公安局反×教支队支队长宋昌虎,铜陵市铜官山区政法委书记陆东(女,)铜陵市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头目刘平,及宋昌虎手下的吴均、汪姓警察、丁姓警察十多名警察。

当晚,耿怀浦被非法关押在铜陵市铜官山区派出所,警察把他挂铐在防盗窗上一夜,次日汪、丁两警察把耿怀浦关进铜陵市看守所。在那里被非法关押的两个月期间,耿怀浦除了讲述法轮大法的美好和揭露中共邪党的迫害外,不回答警察的任何问题。

二零零九年六月,耿怀浦被江苏省徐州市贾汪区国保大队的警察劫持回到当地关押,被中共法院诬判三年多,送到江苏省洪泽湖监狱继续迫害。耿怀浦于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九日离开洪泽湖监狱回家。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五日,耿怀浦再次被绑架,被警察抢劫走了笔记本电脑、手机、现金等物品。当时徐州贾汪区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孟庆权、牛淑霞于,耿怀普、孟庆权被非法关押在贾汪看守所;牛淑霞被非法关押在三堡看守所,一年多后都遭非法判刑。耿怀浦再次被劫入洪泽湖监狱。耿怀浦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十日出狱回家。

六、大女儿耿怀淑遭受的迫害

大女儿耿怀淑曾是一个体弱多病的人,尤其是三十年的肾病,看了多家医院,医生都说“治不好”了。可九七年初她有幸得大法后,不但肾病好了,身上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飞了,全身轻松,真象师尊说的一样。她尝到没有病的滋味,从此以后,她就下定决心,坚修大法到底。她们全家十几口都走进了大法。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日早上九点多钟,贾汪夏桥派出所的两个警察突然闯入耿怀淑家,将她劫持到夏桥派出所。从早上九点多一直到深夜十二点,警察不停的逼问和恐吓她,夜里十二点多把她拉到新工区关到了铁笼子里。同时被关的法轮功学员有陈东林、耿怀普、孙经福、孟庆泉、赵忠亮等。所有被关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到了夏桥警察杨洪伟、刘泉、耿兴思、刘燕等的毒打。在同时耿怀淑的家一天被非法抄了两次。

十二月十二日晚,贾汪公安分局把耿怀淑送到了徐州北山看守所刑拘。耿怀淑在看守所受到了贾汪夏桥派出所所长郝某某、耿兴思的逼问和恐吓。同时贾汪检察院的人和不知名的记者也跑去逼问和恐吓。在拘留所的监室里,她被强迫背监规,不准和别人说话,更不准向监室的人讲法轮功的事,否则就关小号。三十多人关在一个监室,吃、喝、拉、睡都在里面。十二月的冬天,都是用冷水洗脸、洗脚、洗澡,就是冷水也限制用。由于人多睡觉挤的都不能翻身。

耿怀淑在北山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十九天。十二月三十一日夜,耿怀淑刚到家,第二天(元旦)早上,夏桥派出所的警察杨洪伟等两人又把她拉到夏桥派出所关了两天两夜,不给饭吃、不给水喝。当时被关的法轮功学员还有陈东林、孟庆泉、孙经福、赵忠亮。

二零零零年十月三日,耿怀淑与家人到北京上访,十月十三日被北京的警察劫持到当地派出所关了一天一夜,十四日早上五点多被劫持回了贾汪,在夏桥派出所整整被折磨两天两夜。当耿怀淑问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修炼人时,警察竟说对待你们,什么刑罚都可以用,打了白打,骂了白骂。

二零零一年元月五日晚九点多钟,夏桥派出所的两个警察把耿怀淑骗到夏桥派出所,谎称610头子范书友要给传达文件,十分钟就能回家。耿去后却被关进铁笼里一天一夜,到六日晚八点多又把他们拉到鹿庄洗脑班。被骗去的有施忠玲、鹿守华、王景香、薛涛、王广平、魏兴社、阚忠臣、陈振东,非法关押他们长达七个月之久,其中王广平被非法送到方强劳教所迫害一年半;王景香被送到江苏镇江句东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当时610头子高桂华、区政法委的吴建是洗脑班的主要策划人,利用各种手段灌输诽谤法轮功的邪说。徐州610的廖××和贾汪610头子范书友等多次到洗脑班做“转化”。

在洗脑班期间,耿怀淑的儿媳要生孩子,她要求回家照顾,洗脑班以耿怀淑“转化”为条件,否则不准。在她强烈要求下,才同意她回家一个月。在这期间,高桂华多次到耿怀淑家做“转化”,由于目的没达到,一个月后又把她弄到洗脑班。

贾汪大泉食品站扣发耿怀淑十个月的工资,借口是耿怀淑到北京去上访。贾汪610逼耿怀淑的单位贾汪食品公司派人去找她,往返的车票及费用强迫由耿怀淑承担,还有在洗脑班雇来监视她的人的工资及生活费也强加到耿怀淑身上。

根据明慧网发表的案例所做的不完全统计,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一二年七月的十三年来,江苏省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骚扰、迫害16000多人次,非法判刑509人次、非法劳教955人次,精神病院及药物摧残200人次,洗脑班迫害2785人次,非法抄家5600多人次,打家劫舍、敲诈勒索(含洗脑班、精神病院勒索)三百多万元,其它迫害六千多人次,包括非法拘留、刑讯逼供、游街示众、开除工职、经济迫害、绑架家属、跟踪监控、电话窃听、监视居住等等。

据明慧网报道所做的不完全统计,二零一五年,江苏省法轮功学员被绑架592人次,其中,307人次因依法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被绑架;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3人;非法批捕、起诉、庭审、判刑法轮功学员94人次,其中15人因诉江(即控告江泽民)被非法批捕、起诉、庭审或判刑。

二零一六至二零一八年,江苏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共九人;被绑架629人次,其中,二零一六年361人次,二零一七年182人次,二零一八年 86人次,其中年龄最大的85岁;被非法批捕、起诉、庭审、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共261人,其中,二零一六年约100人,二零一七年72人,二零一八年 58人次。

截至二零二零年三月份明慧网信息,在中共持续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二零一九年,江苏省法轮功学员近200人次被中共绑架;48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批捕、庭审或非法判刑。其中,89岁的朱玉芳女士被绑架,90岁的竺宁女士和一位87岁的法轮功学员被骚扰。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