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非法关押中的一段修炼路

更新: 2020年05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四日】这是我在被非法关押中如何证实法的一段记录,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帮助同修炼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上午,我第三次進京护法,被绑架到北京顺义区看守所。关我的那个号室里已关了俩位大法弟子,一个是大庆油田的退休人员(原中共书记)、另一个是海南的小李,我们相互认识后就开始炼功。

由小李喊炼功口令,我们三人炼完五套功法后,我看到床铺上有一床被子没有叠,我就想我来把它叠好。伸手一拉,才看见一个人蜷缩在被子里面。我一问,得知他姓王,是哈尔滨的大法弟子。他去天安门广场护法时被武警用铁棍把两手腕和两脚脚踝处打成了重伤,肿的很大,伸不直。我对他说:“我们都是从不同的地方为了一个目地来的,不论形势多严酷,希望你现在能坚强起来,师父会帮你,我们也会帮你。”他说:“行。”

我对另俩位同修说:“我们必须帮他炼功。小李,你喊口令,帮他的左手伸到位。大庆同修,请你帮他把右手伸到位,我用双手提着他的衣领让他站直不下缩。”

二位也很配合。我说:“没有和二位商量,就武断的要你们这样做,我只感觉时间紧,如果交流不成,那不害了他吗?!”我们三人按小李喊的口令帮他炼完动功,我们都有累的感觉。神奇的是他特别有精神。我们紧接着背《洪吟》

从下午到晚上不断的有人進来又不断的被人叫走。

看守所里教人炼功

二零零一年元月的一天下午,贵州省安顺市驻京办的俩个人将我从北京劫持到贵州镇宁县看守所非法关押。看守所的所长姓王,他把我关押到打人最狠的监号里。

一進门牢头陈江红就对我说:“来了就要一人三下‘见面礼’。”就是专打腰部,我的腰在去北京护法时就被北京警察打伤了,腰伸不直。这时他们强迫我弓着腰,双手撑在铺板上,号室里二十多人都用右手肘专打我的腰部。接着牢头问我为啥進来的?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二牢头说:以后就叫你“法轮功”了。问我有什么说的,我说,我每天要学法炼功。他们问我什么叫学法炼功?我说,就是每天都要学习师父的经文,每天都要炼五套功法。他们说,你可以随时诵记经文,炼功自己定时间,最好白天炼,让我们见识见识。

开始打饭时都弓着腰,我一炼功,两、三天腰也直了,不痛了。

布依族小伙子吴某,坐在铺板上突然倒下昏迷过去。牢头大喊:“所长快来,有人昏迷过去了!”所长来了看了看说:“这是坐牢时间长了,缺乏营养导致的,不要害怕。”他就走了。

吴某苏醒后,新牢头换成了本县小霸罗小果。他很友好的问我敢不敢把吴某安排好?意思是把他的身体调整好。我说:“天安门我都敢去护法。明天就教他炼功。”

其实当天下午我就教吴炼功了。炼功前我问他:“你敢不敢学?”他说:“我敢学,我要学,什么都不怕!”于是我天天上午教他炼功,下午就教他背《洪吟》,教他记住五套功法口诀,按宇宙特性“真善忍”做人做事。只炼了几天,吴某就说他全身发热,人显得格外精神,红光满面。

于是牢头也经常跟我学炼功。他说在昆明看守所里就有一个大法弟子教他炼过法轮功,他说:“这个功真好,我出去后一定要炼这个功。”这样我就每天都教他们俩炼功、背《洪吟》,在号子里讲真相,唱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

看守所狱医这样说

过新年后的一天,我们在监舍里炼功被外面的人看见了,杂役们就把这件事告到所长那里去了。

所长把号室里的二十多人都叫去传讯,大家都说是吴某昏迷后才教他炼的,吴某本人也承认是自己要学的,这个功法好,我的身体都恢复健康了。所长把狱医叫来,检查吴某的身体。

狱医来了,检查吴某的身体后说:“所长,吴某進来时是个病夫相。他家里很穷,偷了几根树卖点钱,想打个牙祭而已,就把他搞到这里来了?全县有几个布依族不偷东西的?吴某还是原来的吴某,你看他现在红光满面,哪里还有病夫相?”

所长叹息道:“这人(指我)怎么啦?身陷牢笼,还在教他们俩人炼功、背法轮功的书,又把法轮功传给了俩个人。”

所长问狱医:“你怎么看?”狱医说:“吴某偷树搞到这里来,一个病夫变成了一个健康人,看来是他该得这东西,也说明这个功好。罗小果吸毒,是犯了罪,但是,他三番两次的都能遇到法轮功弟子教他炼功,在昆明他遇到了,在这里他也遇到了,也说明这个功好,这不也说明罗小果也该得这东西吗?对学功的俩个人,我们只当不知,不张扬。如果张扬出去,在这个局势下,对我们自己不利!至于教功人,他面临的可能是劳教,什么都不怕,好象吃了豹子胆,教人炼功,还讲真相,唱大法歌,你能治了他吗?”

后来“六一零”(中共邪党专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组织)头子伍泽文(布依族人、教过书)与我谈了教功和唱歌的事。他说,搞得连武警站岗时都在欣赏你唱歌,你要自省,尊重自己,不要超越。我告诉他大法的美好,如果说大法不好,能有那么多的省部级干部、军队里的将军和著名科学家也在炼吗?我说:“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你不信可以去问外面的法轮功弟子。

他表现出很为难的样子。

不久,我就被非法关進贵州中八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非法劳教后,我仍然继续给监舍里的人讲真相,教愿意学的人炼功,这里就不一一细述。

近段时间我收工回家后,仅有一个小时的学法时间。可是一進家门,已是晚上八点,就到了为营救被绑架同修接力发正念一小时的时间,怎么办?在往常是先学法。我突然悟到师父教导我们要先他后我,我决定先发正念,然后学法,这样才两不误。第二天晨炼前从镜中看见双眼角上的红斑全无——做对了,师父帮我拿掉了。谢谢师父!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