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学里讲真相

更新: 2020年06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六日】

师父好!
同修好!

我修大法已经有十年了,今年二十三岁,即将从加州的一所大学毕业。上中学时通过母亲得法。过去十年就像一眨眼一样过去了。今天,我想和大家交流一些我的修炼心得。

在大学里讲真相

自从我上大学之后,找时间做三件事比以前难的多,但我所面临的这些新的挑战也是我修炼的一部份。大学第一年我住宿舍,没有车,所以去当地的大组学法很麻烦,因为从学校开车到那要一个小时。由于交通问题,我就和其他同修一起在网上学法。

我是这所大学唯一的一个大法修炼人,所以我得独自做讲真相的事情,这对我来说是个挑战。但我记得师父说过:“你们都承担着大法弟子最伟大的责任,你们是众生得救的希望。由于你们的讲真相,由于你们在世间上所做、所行,使很多人得救了。”[1]

师父还讲:“但是不管怎么样,他们存在的本身都是为这个法。看上去一切好象是与大法弟子无关,其实都是有关的。看上去一切好象是无序的,其实都是有序的。众生都等着得救,这一点我可以非常明确的告诉大家,大法弟子们不去救他们,不管他们在世界的哪个角落里,你们不去救他,他们就没有希望。特别是中国人,大家知道,我过去讲过,有许多天上的王、各民族的王、各个历史时期的王,都转生到那里去了”[2]。

我试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在校园里向同学们讲真相。下面我想交流一下我在大学里讲真相的经历。

我意识到,与我小时候相比,现在打坐是一个非常时髦的话题。在学校的心理健康中心有一个打坐区。我研究过如何成立法轮大法社团,但学校对成立社团有一定的要求,我一个人很难做到。成立一个社团至少需要五个人,因为要有人担任社团主席及其他职位。因为我不知道该问谁,所以我决定创建一个非官方的社团。

我买了一个空白的黄色底板支架,在上面贴了一张打坐海报。然后,我打印了许多小传单贴在学校的公告栏上。我每周去学校主广场两次,那是校园里最繁忙的草地,在那打坐一小时。每次我都会带很多传单,这样如果有同学不想和我说话,他们也可以自己取阅。

起初,我有点紧张,因为我是唯一一个打坐时放音乐的人。我想我可能看起来很奇怪。但我意识到这个想法会干扰我讲真相,所以每当这个想法在我的脑海中出现时,我就会立即否定它。

师父说:“还有很多新学大法的人在家偷偷的炼,怕别人知道不好意思,那么你想一想,这是一种什么心,一般的怕是个执著修炼中要修下去,而你怕别人知道你在学大法?”[3]

过了一段时间,我注意到人们不时的拿传单。有一些中国人看到一个西方女孩独自炼法轮功感到很惊讶,他们的震惊促使他们去拿传单。还有一些人等着我炼完功,然后向我询问有关法轮功的情况。

我张贴传单的做法还吸引了一个人来学功。她是一个来自瑞典的女孩,是华裔。她知道法轮功,也知道迫害。她想学功的原因是她感到自己有很多焦虑。她是我开始在草地洪法两周后加入的,我非常感谢师父将她引到这里。我受到鼓舞,决定要继续做下去。她的到来也提醒我每次不要迟到,因为我知道她也会来炼功。除了这个瑞典女孩,还有其他几个人也来学过功,虽然他们只来过一两次。

我讲真相的另一种方式是通过作业。我记的我写的第一个讲真相的作业是在一堂写作课上,作业要求我们写一个自己最喜欢的活动。

师父说:“我说自然是不存在的,偶然是没有的,一切都是有原因的。”[4]

我写了一篇关于打坐是我最喜欢的活动的文章。我很高兴教授在给我打分的时候了解了法轮功是什么。在课上,教授还问我们是否愿意大声朗读我们的文章。我知道这是一个让全班同学了解法轮功的好机会,所以我大声的朗读了我的文章。

这个班只有十五名学生,大约一半是中国人。当我读完我的作文,我可以看到他们脸上的震惊。其中有三位同学举手问我问题。他们问我是怎么知道法轮功的,并想了解我是否真的感到自己身上发生了积极的变化。我告诉他们法轮功让我成为了一个更好的人。我遵循真、善、忍原则做人,这些原则对我的心理健康、学习习惯和日常生活起到了非常大的正面作用。这些同学感到非常惊讶,并很高兴的了解到法轮功实际上是一种很好的功法。

我最近一次的讲真相活动是在一节刺绣课上。这是我为了毕业而随机选的一门课。由于中共病毒,学校都关闭了,所以我也是在家在网上上课。我们的第一次作业是在一块布上绣花,主题要与现在世界上的难民情况有关。大多数同学都想到了那些试图寻求新生活的叙利亚人,但我认为这是一个展示法轮功难民的机会。我绣了一个人形,在她旁边绣上中文的“真、善、忍”,下面绣上英文的“真、善、忍”。在顶端,我展示出“中共”和“CCP”字样,在其上面打上一个红色的X,并绣上逃离中国的法轮功修炼者,他们在一座黄色的桥上打出中英双语的“法轮大法好”。

在课堂上,每个人都展示了自己的刺绣。当轮到我的时候,我调动自己最强的正念,希望班上的同学能够理解我想要传达的真相。我解释了我的作品背后的意义,然后告诉同学们我也炼法轮功,而这在中国是被禁止的。我告诉同学们我自己也认识一些逃离中国的难民,对他们来说,能抵达今天所在的地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我的演讲结束时,我不太确定同学们的反应,因为演讲是在网上進行的,我看不到他们的表情。但在我心里,我很高兴自己至少说出了关于中国共产党的真相,说出了法轮大法好。

以上是我在校园里讲真相的一些经历。虽然这些方法影响的人不是那么多,但只要能救人,总比什么也不做要好。

没有偶然的事

去年夏天,我去欧洲留学。旅途中遇到了很多很好的人,但也遇到了一个我觉的是师父安排来考验我心性的人。

这个女孩,下文简称A,总是和我分在一间宿舍里。我们俩和另外六个人住在一起。团队中的很多女生不喜欢A,因为她很吵,很粗鲁,而且不服从指挥。我经常试图避开她,但因为我总是和她分在同一组,我知道这是师父在考验我的心性。我想让A知道我是一个好人,每当我有不好的想法时,我就会想起师父讲过的法:“都不把救度众生摆在第一位去思考问题,总是用人心去想问题。你喜欢不喜欢,你心里头愤愤不平,你想怎么样怎么样,那怎么能行呢?!神会象你这样吗?如果救度众生都象你这样,怎么救度众生啊?你喜欢的你救,你不喜欢的你不救,那能救度众生吗?”[5]

在这次讲法中,师父还讲道:“可是你想到了吗?你来到这个世间的时候曾经和我签过约,你发誓要救度那些众生,你才能成为大法弟子,你才能做这件事情,可是你没有兑现。你没有完全兑现,你承担的背后的那个分配给你的那些无量众生、庞大的生命群,你都救度不了,那是什么?!那是简简单单的一个不精進修炼的问题吗?那是极大极大的犯罪!”[5]

A把我当作是她最亲密的朋友之一,并且很感谢我可以在她脾气不好的时候包容她。这也是我真正修善、修忍的时候,这个女孩真的在帮我。

师父在《法轮功》“修炼心性”一章中讲道:“当你遇到劫难的时候,那慈悲心会帮助你度过难关,同时我的法身看护着你,保护你的生命,但难必须让你过。”[6]

当我想明白这点后,我很高兴能成为一个A信任并与之交流感受的人,但我仍然没有机会向她讲真相。

当我们乘坐巴士到达英国爱丁堡时,A发现她的手机丢了。她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也不想再参加剩下的活动了。我也不好责怪她:丢失一部手机代价高昂,而在外国旅行时发生这种事情尤其让人伤脑筋。我提出可以帮她带任何她想吃的东西,但她只想整天呆在自己的房间里。

带队的教授尽其所能的帮助A,但公共汽车要到第二天才开始营业。第二天,他们联系了司机,但还是没能找到她的手机。

A知道她的手机找不回来了。不知何故,我感到内疚。我在床上读《转法轮》的时候,突然有一个想法:也许我应该去讲真相。不知怎么的,我觉的这种情况似乎与我有关。这时,我的另一个室友从我身边走过,问我在读什么书,我就开始向她讲真相,A在后面听着。我告诉她们我已经学了八年中文,但是因为迫害不能去中国。我告诉她们中国共产党一直在实行最残暴、最不人道的迫害,包括活摘器官。当我谈到这个话题时,A震惊了,她说:“真恶心!为什么新闻里从未报道过这件事?!”

在我讲了五分钟真相后,A接到了一个电话。她很高兴,因为司机在车的两个座位之间发现了她的手机!我知道这不是巧合。

师父说:“当你找到自己真正的原因的时候,你要敢正视它、承认它的时候,你发现马上那个事情就变了”[7]。

A给了我很大的鼓励。这件事情后,我很快就给几乎所有的留学伙伴讲了真相,到最后没有给自己留下遗憾。

虽然大学生活给了我很多去执着心的考验,但这也是很好的修炼机会:通过考验,我提高了心性。我认为让大学生了解大法是非常重要的。师父说的话一直在提醒我:“等到我传法的时候,那个神来的就象雪花一样下来。就那么多。我一算这个年龄啊,从我传法到现在,二十五岁左右这些年轻人,真的还有很多人没有得救,都是神来的,他们下到地上来,散布在全世界各地”[5]。

对于还在学校读书的同修们,我真的希望你们能保持精進,不要错过讲真相的机会!

最后,我想引用师父在这次讲法中的话做结语:“你们是人类的希望。你们必须得做好。你们必须得承担你们的责任。你们必须得去救度众生,才能圆满你们自己、才能使这件事情不落空!”[5]

以上是我个人理解。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谢谢!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环境〉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欧洲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三章 修炼心性〉
[7]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二零二零年青年大法弟子网络法会发言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