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实修 在法中升华

更新: 2020年07月1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四日】我从三月份开始背法,实修到哪,大法的内涵就展现到哪,身体就会发生变化,明显感受到师父在把我当弟子带,每一步的提高都是师父的精心安排。下面是我这三个月背法的一段修炼过程和个人体悟。

师父点化:光背法还不行

我从98年就开始得法修炼,一直在海外,主要做文章编辑工作,二十多年,虽然注重学法,但从不敢背法,障碍很大。今年三月,因为通读大法总是走神,一讲学完,出现严重学法不入心的现象,加上两位同修不断劝我,我才在万般无奈下开始了背法。

我刚开始背法,一天一段到两段,一直背到20多页的时候,我都是出于完成任务式的心态在背,心中十分不情愿。因为在国外,我一直忙于大法项目的编辑工作,还有几个孩子要照顾,保持一讲通读,再学习各地讲法,就很不容易,再背法,实在觉的时间太紧。每天都想,算了吧,太慢了,看看自己的速度,啥时候能背完啊。

师父看我不悟,于是突然有一天,我一下子背完四段,是平时的几倍,觉的很吃惊,就我这脑子,怎么变快了呢?刚一高兴,读小学的小女儿马上过来,一脸严肃的警告我,“妈妈我可要告诉你,光背法还不行,还要做到才行,不实修是提高不了的。”

我立刻被她的话震惊了,这哪是孩子在说我,我真切的感受到,那明明就是师父在借孩子的嘴在警告我,必须实修了,必须好好向内找了,否则就很危险了。

第一次做到实修 背法展现神奇

因为时间太忙,我常常忽视明慧网的交流文章,认为学法就可以了,因为觉的大陆的情况也跟海外不同,因此走了一个极端。但是有个同修特别喜欢看明慧文章,总发给我,我非常厌烦,觉的她这是强人所难,嘴上不说,心里却不高兴,仅做礼貌上的回应,一句谢谢分享就完了。

后来我才恍然大悟,这位同修,正是师父的精心安排,为的就是通过她让我听话,放下强烈的自我,赶紧提高。我没有集体学法交流的环境,一个人长期在家忙着做事,把做事当修炼,已经搞得家庭矛盾不断,感受不到大法的威力了。她给我的文章,其实就是师父让我看的啊。这一切,随着我向内找实修后,马上就明白了,甚至非常懊悔为何醒悟的这么晚。

既然同修一直劝我看明慧交流文章,那么,就从这里做起,把对她的反感放下,把什么我的修炼状态跟她不一样的自我观念放下,好好读读她推荐的文章。那天,她正好发来几篇关于背法的文章,看完后,我就想,那就实践吧,哪怕我多背一段,也不辜负作者的交流,也不辜负推荐的同修,于是我真的就老老实实多背了一段。当时我已经对自己很满意,认为这就是实修了。

虽然我的实修看起来太小太笨,但我是真心的想改,没想到就这么一点转变,当天晚上我炼静功,二十多年每天疼得很难忍受的状态居然消失了,一个小时过去了,我的腿居然好好的,太舒服了。更让我吃惊的是,第二天早上接着前一天的進度往下背法,我背到第一讲的“炼功为什么不长功”[1]这部份内容,一开口读,就是这一句话:“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的身体就会发生一个大的变化;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身体上的物质保证会出现变化。”[1]我一下就愣住了,就像师父在对我讲话似的,就在解答我昨天炼功发生巨大变化的根本原因。这不就是师父在指导我了吗?我激动的好像重新找到家的感觉,从此我背法的心态,变成了心甘情愿的自觉行为,也开始意识到向内找实修的重要性。

发觉嫉恶如仇的观念

原来我以为嫉恶如仇表明我善恶分明有正义。嫉恶如仇只看人的不足,无法原谅别人的错误,让修炼人总是向外看,也正是它,掩盖和保护了我身上的妒嫉心。

一位同修负责希望之声节目的录音,正好录到我的文章,她突然给我指出,文句太通俗了,没有文学色彩了,你以前的文章不是这样的风格啊,是不是修饰一下,这样显得有文化。我马上感到不舒服,反击她,我的目地就是让没文化的农村老太太都能看懂,我一直在努力修掉自己太过注重表面文采华美的毛病,这是我的修炼过程。我甚至还认为,该同修太过崇拜表面的文采,忽视文章的实质内涵,错的是她。

可是过后,我很奇怪,没错为何我如此生气呢?矛盾中我意识到自己出了问题,不停问自己,我错了吗?可是我怎么找都觉的自己的朴实风格没有错,语法通顺,质朴易懂,站在读者角度着想,没错啊。但是难受,背后必有执着心,神绝对不可能被人带动的啊。于是,找来找去,只能想到是自我,不愿意被人说,动了生气的情绪。

但心里仿佛有块石头压在身上。当晚,同修再次打来电话。我向她道歉,说认识到是自我太强了,并把自己如何修到这一步的过程和认识敞开心与她交流,可是说话间,她突然打住我的话,她说,我听你讲话,脑子進来一个词语,我怕忘记了,赶紧告诉你,就是嫉恶如仇。

听到嫉恶如仇这个词,我像醒过来一样:就是它,师父让同修点给我了。那一瞬间,压在心头郁闷的“石头”突然就被搬走了。我告诉同修,非常感谢她对我的文章提出意见,原来这就是师父的安排,是为了将我这个观念打出来。

这个嫉恶如仇非常具有欺骗性,它让我容不下跟我不同、我认为不好的人和事,甚至看不起别人,自视清高,不容他人的质疑。它常常让我扮演正义的角色,好像自己是属于高尚的抵制恶的人,常常指出同修的错误,而且一看一个准,自己带着强烈的指责和嫉恨,不以为然,让那个恨的情绪显得十分合理,完全不觉的是什么大的毛病,但却让我常年向外找。

这一关过去后,我明白一个道理,只停留在大概念的自己有情和太自我的向内找,会把那个引发矛盾真正的内因、根深蒂固的观念或者执着掩盖下来,那个观念就会一直左右我们,会觉的它就是我们自己,其实是假我在难受。

而且我面对矛盾的心态也开始转变,认识到:感到不舒服,不高兴,不顺心的矛盾和麻烦,都是好事,都是修掉人心,提高层次的大好机会。真的发自内心谢谢那些给我们制造矛盾和麻烦的人。

找到有求之心和做人的观念

没过多久,我所在项目的协调人在未事先商量的情况下,在网上开会时,突然让我除了做原先的工作,还承担新闻编辑的工作,而我是丈夫长年在外、独自照顾好几个孩子的妈妈,我以为自己听错了,非常生气,马上拒绝。因为家庭条件的限制,时间紧的新闻稿件,我是跟不上的,即使有心要做,家里也会乱套,所以,一向只能做教育、健康、工商稿等时间比较自由的副刊编辑,跟他们在一起配合很多年了。我想他们本应该十分了解我的处境,为何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有这样协调的吗?

事情过后,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我并非无私,原来我需要人理解,原来我的配合,是要得到对方认可和理解的这种精神上的回报的。这是人才有的需要,是人这个层次做好人的标准,我的有求之心,常年以做好人,而不是神的标准,在衡量自己和别人的心性,正在这个过程中被曝光出来。

我明白了,我必须换一套标准了,必须把自己当神来要求了,神是没有人心的,不会求回报的。这不就是再次去我的根本执着吗?让我走出人吗?总用这个标准衡量,你就是个人,永远无法变成神。

想明白后,我的心豁然开朗。因为这次矛盾,我不仅找到有求之心,还把长期障碍我提高的这套只限于做好人的观念找到了。它让我事事以它为标准,已经成为提高的障碍。

我清楚地记得,过关后,我接着背法,当时背到第四讲,马上就背到了这一段话:“举个例子,有这么个人,一上班听到俩个人说他坏话,说的很难听,气就不打一处来。可是我们讲了,作为一个炼功人,就得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用高标准要求自己。他就想:老师告诉了,我们炼功人不和人家一样,得高姿态。他没有和那俩人发生口角。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

我恍然大悟,这就是师父把一层法理点给我了。刚开始,高姿态原谅协调人,那还不够,必须刺激到我的心,我的有求之心,那才能得到真正的提高。光是停留于我对同修有情的概念无法把具体的心和障碍自己的观念连根拔起,也无法真的认识到情是如何具体左右人的。深挖执着心,能够让我把情看得越来越清楚,这才能真的认识到它不是自己。

这一次实修,身体出现一个明显的变化,就是无论做饭、背法,还是写文章,常常感受到师父在给我灌顶,身体从头到脚阵阵发热;发正念时,能量场非常强大,身体一直非常热。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有几次,感到身体里头在震动,我还以为是不是发生地震了,睁开眼睛一看,什么事也没发生。

其实这一关,还暴露了我在难中觉的别人待我不公的心,看不上协调人的心,我的不平,就是妒嫉心。

很快师父就会让我修到这一步。

去除妒嫉心

一天,有位销售同修(我对她有成见,感觉她比较自我),突然在疫情过后,第一个获得客户的广告签单,并立即在群组里通告大家,大家纷纷祝贺。我的反应却很奇怪,不是为公司获得收入高兴,第一个念头竟然是,就她这样的人,居然如此顺利,让她首先获得广告,那还不得把尾巴翘到哪里,大家这样奉承祝贺,不是害她吗?

更加让我觉的自己对的原因是,公司就曾经有过这样的教训,就出过这样的人,而且结果就真的是我看到的,真的出问题了,教训够深刻的了。我认为自己看人一向很准,因此下了一个决定,我可不能跟着大家害她、吹捧她。就这样,我打着为她好的正义的幌子,不做任何反应,保持沉默不言。最后,还自己在心中冒出了一句话,不就拉来个广告吗?有啥可炫耀、脦瑟的。

刚想完,突然心中一动,好奇怪,“脦瑟”这话很熟悉,这不就是师父讲妒嫉心时讲到的那段法里有的话吗?我一下子愣住了,这不就是说我吗?原来我对同修看不上的反应,就是妒嫉心啊,难怪看她有好事,我不会替她高兴,反而觉的老天不公。更可怕的是,居然这个妒嫉心会让我不断找她的不足,找出各种经验教训来证实我对,我是为公司好,为员工好,为了不放纵她的功利心,在理性对待同修。多堂而皇之的借口啊,我才是真的自大。没想到这么多年,我因为不向内找,妒嫉心被深藏不露。

我明白了一个理,在碰到矛盾时的难受,都是执着心在难受,都不是真正的自己,是溶在身体中的假我,但它们是活的,会为了保护自己不被发现,能继续活着,而让我们不断用人的理去论对错,向外找各种理由,证明对方如何不好,自己如何对。这个妒嫉心因为太难听,感觉让人名誉受损,很难面对,因此,比其它执着更难发觉,更容易保护它。宁可承认有情、争斗、名利,也绝对不想承认自己有这颗心,因此妒嫉心隐藏得更深。

以后每次我一强调对错,就会自觉问自己,你又陷于事情中论对错了吗?你又在为了掩盖哪颗心在替它找证据证明自己对,从而上当让它被保护下来了吗?你要护着这执着,让它替你活着吗?

这颗妒嫉心发觉后,师父给我拿掉了大部份,但还需要我自己再次意识到这颗心的严重性和顽固性,让我层层去掉它,紧接着又发生了一件小事。

那天,我看一篇同修发给我的明慧文章,觉的作者满篇只是指出别人的问题,好像把自己置于一个高处,太自大了吧。我一阵替作者着急,觉的自己看到了实质。刚刚想完,我的胃突然疼了一下,我赶紧找自己,一下子明白了,同修就是我的镜子,我看别人自大,就是我自大,就是我认为自己明白,这不就是看不上同修吗?不就是在习惯上挑毛病吗,为何我就看不见同修的优点呢?看别人不足的习惯,就是妒嫉心的体现,我心中对师父说,我错了,是我的妒嫉心在作怪,它又出来了。

难怪师父说:“因为妒嫉心不去会跟佛搞起矛盾来”[1]。 我一下子惊醒,这个妒嫉心,应该就是同修中引发各种矛盾的主要原因,它强到“会跟佛搞起矛盾来”,太可怕了。但是大多情况下都被矛盾中表面的对错,为别人找不足,为项目为救人负责等等理由掩盖了。

当时我虽然觉的应该是找对了,但心中仿佛留有余地,觉的看到的同修的不足也是事实。其实就是不敢相信这么小的一件事,真的就是师父的安排,真的就是为了我的提高发生的。

神奇的是,就在我悟到但还有疑虑时,这位给我文章的同修突然又给我发来一篇文章,我一看标题就被惊呆了,标题就是“层层去除妒嫉心”。看完后,我明白了,文章就是给我量身定做的一样,讲的就是我。那一瞬间,我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啊,时时刻刻在为我操心,我的一思一念,师父全都知道,为了我的提高,不断安排各种机缘。

我高兴的打电话告诉同修,谢谢她发给我这么好的文章。她都愣住了,说这文章是工作时因搜索资料突然出现的,点开发现挺好的,就顺便发给了我。我这才知道,我曾经反感的这位同修,跟我有多大的缘份,是师父安排的多么可贵的缘份。

接下来,就更神奇了,当晚无论是做饭、发正念还是炼功、通读法,我的身体都阵阵发热,最明显的就是,从发正念到学完一讲法,足足不间断的热了两个多小时。

第二天早上,我继续背法,当时已经背到第四讲的“玄关设位”[1]这部份,当背到这一段:“人的命门是极其关键的主要的大窍,道家叫窍,我们叫关。主要的一大关,那真是铁门,无数层铁门。大家知道身体一层层的,我们现在的肉体细胞是一层,里边的分子是一层,原子、质子、电子,无限小,无限小,无限小,到极小的微粒,每一面都设一层门。所以有许许多多的功能,许许多多的术类的东西,都被锁在各层门里面。其它功法炼丹,丹要爆炸的时候,首先得把命门震开,它要不震开,功能就释放不出来。”[1]我全都明白了,为何每次实修后,身体有震动或发热的感觉,师父给我开示了一层新的内涵。

以前,我们遇到矛盾,总是说同修在过关,或者自己在过关,以为过关只是一个形容,把难,把矛盾叫做关,是一种比喻。但如今师父让我看到我所在层次的理,那就是我们在人世间每过一关,真的就在另外空间为我们打开一层天门,人间的苦难,只要闯过去,就在突破层次,那层天门,在我们身体看起来是命门,其实是一道道通天之门,也就自然看到那一层的法理,就这样不断铺上天的路。我们在人中想要舒服,不想面对魔难和矛盾,不能正念对待,就是把上天的机会推出去了,提高的机会推出去了。

我这三个月的背法实修,算是做到了遇到矛盾向内找,深挖自己的执着,因此每次身体都在变,尤其是妒嫉心,敢于面对,找到并去掉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师父说:“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绝对不得正果的。过去大家可能听说过,阿弥陀佛讲带业往生,妒嫉心要不去可不行。其它方面差一点,小来小去的带业往生,再修炼,那可能行,但是妒嫉心不去绝对不行。今天我跟炼功人讲,你可不要这样执迷不悟,你想要达到的目地是往更高层次上修炼,妒嫉心必须要去掉。所以我们把它拿出来单讲。”[1]可见这颗心的严重性。

以上是我这三个月一段不长的背法修炼历程,很平凡,每天背的不多,一页到两页不等,时间多就多背,时间少就少背,有时只能背一段,多的时候偶尔能背四页,我不求数量,就是每天坚持,并做到实修。虽然还有很多不足,但我知道自己在進步,那是师父对我的恩赐,我太感谢师父了,因此想要记录下来,跟同修交流,向师父汇报。

不在法上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