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修炼和电话救人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六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交流的题目是:疫情期间修炼和电话救人的体会。个人体悟,请慈悲指正!

一、走正修炼救人的路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在中国大陆爆发后,我感到了救人的紧迫。当看到那些可贵的中国同胞染上中共病毒栽倒在地再也起不来的凄惨画面,我问自己,眼看着这场中共病毒带来的瘟疫残酷无情的毁掉可贵的中国人,身为大法弟子,我能这样坐等视之吗?我想应该马上给他们打电话。如果他们明白真相就有得救的希望。

为了打好真相电话,我决定先参加RTC平台的素材培训。由于我工作所在的法院属于“基本设施服务”部门,那段时间我还得照常上班。好几次我是一边开车去地铁站,一边戴着耳机链接手机,上到RTC平台参加培训。可是一進入地铁,手机断了信号,不得已只能中断培训。等我到了法院能上线时,培训却已经结束了,心里很是遗憾。

当时法院陆陆续续有同事因害怕疫情,以“自我隔离”为由开始请假。看着每天来上班的同事越来越少,我也曾动过一念:如果我能像同事那样呆在家里,不就马上能实现我及时完成素材培训、然后每天往中国大陆打电话的愿望了吗?常人同事是由于害怕疫情以“自我隔离”为由请假;我是大法弟子,出发点是珍惜时间为了救人,可以说我和同事的基点完全不同。但转念一想:当下瘟疫流行,单位正需要人上班,真要我像常人同事那样去请假,心里还是觉的不踏实。可是这个念头就是抑制不住,不时地冒出来。

这时发生了一件神奇的事情,让我感受到师尊启悟我要走正修炼救人的路。那天我照常上班,是去处理一个担保的案件。在法庭上处理好这个案子后,这个担保人(是个来自中国大陆的留学生)开始跟我低声说话,我自然的回应也跟他低声说话,就是用只有我们两个人能听清的音量交谈。就在我们低声交谈的这段时间,我帮他退出了团和队,他了解了真相也记住了九字真言。他说他上的那所大学因疫情已经关闭,他本来打算买机票回国的,今天跟我谈过后决定不回国了。讲完真相,我抬头一看,庭上的法官和律师都分别冲着我微笑点头,我明白是师尊在鼓励我呢。我在法院工作近二十年,尽心尽力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每天也珍惜跟遇到的有缘华人讲真相劝三退,但一般都是在法庭工作之外。那天在法庭上以那样特殊的方式跟华人讲真相还是第一次。而且后来从法庭一出来,律师就开车带着担保人匆匆离开了。如果象往常那样,等我走出法庭再跟对方讲真相,当时这个来自大陆的留学生可能会错失机缘。

这个经历让我彻底打消了要请假然后在家里打真相电话的念头。作为师尊的弟子,我怎么能想当然、自己给自己安排修炼救人的路呢?作为师尊的弟子,我只能用法来衡量,走师尊安排的路才是最好的。瘟疫流行,单位正需要人的时候,即使是为了救人,我也不能用这个看起来冠冕堂皇的理由跟着常人随波逐流。我决定安下心来照常上班。因为在法上归正了自己,很快主管通知我不用来法院,可以在家里通过“远程会议”的方式处理法庭分派给我的案件。

师尊新经文《理性》发表后,每天背《转法轮》之前,我都要把《理性》背上几遍。师父说:“大法弟子不要随着乱象浮动,守住根本,才能看清乱象。”[1]我理解:当下瘟疫流行、乱象重生,大法弟子要守住修炼的根本,对照“真、善、忍”来修正自己的言行,这样才能透过瘟疫的乱象,看清修炼的本质。主管通知我可以在家上班的那天,我知道这是师尊安排我打真相电话的救人机缘,我也非常珍惜这个珍贵的机缘。

二、重返RTC平台学习系统讲清真相

RTC平台汇集了全球大法弟子常年向中国大陆拨打真相电话的经验、智慧和整体的力量。在参与平台讲真相的培训时,我把自己摆在小学生的位置,要求自己放空这些年来讲真相中形成的旧有模式和习惯,向那些常年坚持拨打有经验的同修请教,学习系统的讲清真相。

(一)学习素材。以前当学生为了升学都要下功夫学习然后考试的,今天学会真相素材可以用来救人,那用心掌握这些素材不是非常值得吗?面对大量的素材,通电话的时间毕竟有限,那么如何选用素材的内容呢?我就用法来指导,比如在使用“马克思与魔教”这部份的素材时,我就以师父的相关讲法为指导,师父说:“共产党的出现与中共的真正目地是叫人仇视神佛、宣扬无神论思想、灌输斗争哲学,从而毁掉人类。这就是为什么大法弟子要讲真相,目地是解除邪恶的谎言,看清共产党的真面目,清除人对神佛犯下的罪恶,从而救度世人。”[2]。浓缩了这部份内容,运用到实际的拨打中,感觉这些文字因为符合法理力道很大。

(二)修去党文化。掌握了基本素材之后,我被安排到一位台湾同修主持的培训房间里打电话。这位台湾同修平和的语气、慈善的心境、还有讲真相时讲出的道理,就如师尊在法中提到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3]相比之下也明显暴露了自己一直没有修去的党文化,表现在说话时,语气咄咄逼人强势、音调高,说到激动时慷慨激昂、失去修炼人的平和还不自知,这其实是党文化斗争哲学争斗心的一种表现。

受疫情的影响,各地有更多同修陆续上到平台来打电话,培训的同修面临很大的压力。一天在培训房间里,我用同修提供的短稿加誓言故事帮一人退了党,接着又有一通电话用了同修的真相长稿一直讲到活摘,劝退了一家三口。培训我的同修觉的我有打电话的基础,考虑到很多新上来的同修没有打过电话急需培训,她表示不再带我了,要把机会让给更需要的学员。我心里很清楚,当时电话能劝退是师尊看到我用心学习素材、认真参加培训,对我的加持和鼓励,并不是我的能力或经验已经达到讲清真相了;从中我也体会到同修无私提供的稿件和素材在讲真相中的力度。

培训我的同修已经说明不带我了,我该如何提高呢?同修建议我去听讲真相录音,我想是啊,这不也是学习的好办法吗?我就一通一通的听同修的劝退录音:不论是胡搅蛮缠的、党国不分的、还是要钱要媳妇的,同修总是那么平和慈善的应对破解心结,而且不被其带动,总是以不变应万变控制局面拉回来讲真相,让众生听完她的长稿劝退。

我决定将自己拨打的每一通电话录音下来,逐一揣摩:刚才自我介绍的速度是不是可以再慢一些,揭露“马克思与魔教”的语气可以再平和一点,大法真相部份除了福益社会、道德提升,下回讲完国外褒奖后可以加入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的内容等等。有时不清楚被挂机问题出在哪里,我就比照录音去听,就是听完同修的录音再听自己的,有时听完自己的又去听同修的录音。

以前在别的大法项目中就有同修提醒我:说话不要那么大声强势,应该“低声下气——就是放低声量将气往下沉的意思”,我也曾动念要改,但却不知从何处下手。现在我就按师尊在法中提到的“语气、善心和道理”,不论是语速、音量、还有说话的态度找到一点,就归正一点。有几次听着自己的录音,我不禁落泪,我感到内疚:原来这些年我一直是用这么强势的口气声调和态度跟同修沟通,我恐怕在无知中冒犯和伤害了同修而不自知。认识到自己错了,希望不要因此在同修间造成间隔,我就给一些多年合作的同修打电话,真心向他们道歉,也谢谢他们对我的包容。同时也鼓励自己:现在既然逐一发现问题,那我就努力去改正。我恳求师尊加持,在一通一通的电话拨打中点悟我帮助我提高上来。在不断修正自己的过程中,也产生了一些成功劝退的录音。

(三)拨打专案。师尊讲到的“相由心生”[4]的法理,我悟到打电话中遇到众生各式各样的表现,除了不被其干扰、不被其带动,堂堂正正讲真相以外,遇到了问题看看是不是自己空间场上的反映、向内修,通过改变自己的因素来改变自己的环境真的是至关重要。

这次拨打吉林专案,拨通一位先生的电话,我用不同的方式切入,他都表示不相信我说的话,对为什么要退党不理解。当我讲四川北川一家七口三退得福报,地震时无一受伤;他插话说汶川大地震,他本人就去那里支援,他都知道。然后就挂机了。回拨之前,我先回放自己的录音,听的出来,众生着急挂机,跟我自己因紧张语速快有关系。我放松脸部的肌肉,告诉自己要面带微笑,我回拨后真心跟他道歉,我说这么重要的事情,因为我说的太快,没把话说清楚,希望他给我一个机会把话说清楚。我想他是感受到了我放松下来后比较平稳的语速,还有我的诚意,他就安静下来,听我完整讲完中华传统文化发毒誓会应验的故事,接着讲了马克思与魔教;以及三退就是抹去毒誓保平安,真正的认祖归宗,做回堂堂正正的炎黄儿女,而不是撒旦魔教徒的马列子孙等等。这时他说:我不得不承认你是一个天才。很明显这回他听進去了,我就顺势讲了二十七分钟大法真相,讲完了活摘,最后他同意退党,并愿意记住九字真言。后来我自己在分析这个案例时,我领悟到了“相由心生”中向内找真的可以改变环境非常重要。另外,当他说他不得不承认我是个天才时,我想他是接受了同修提供给我的稿子以及培训素材的内容,而我所做的只是及时向内找,然后尽量熟悉运用那些稿和素材而已。

意识到每次全球专案是大法弟子形成整体,大面积清理邪恶,救度众生的好机会,我积极参与。感恩师尊在修炼路上时时刻刻的慈悲看护。我非常珍惜RTC平台提供的这个修炼救人的环境,多打电话,讲清真相,多救人。

叩谢师尊!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理性》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讲真相的根本目地〉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