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师父的话 用心讲真相

更新: 2016年08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六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来到海外已经四个年头,基本就在第一线讲真相。时间长了就有点程序化,按部就班,感觉上并没有达到全力以赴。

偶然间走上打电话讲真相之路

一天在唐人街真相点,一位同修突然出现在我面前:“你要向大陆打电话讲真相。”我说:“你搞错了吧,我是个电脑盲,对电脑一窍不通,你快找别人吧。”她说:“我就找你,今天我打电话,对方说我——你普通话都说不了(同修是四川人)还给我讲真相?我困惑之余想到了你,你的普通话说的好,是师父让你打电话。”

我想没有偶然的事情,也知道是点化,我不敢推脱,但压力太大。她不由分说拉着我的手就到她家(她家就在唐人街附近),用电脑给我做示范。

接下来,就要進行Skype的安装,电脑上的基本术语,我都不懂,怎么跟技术同修沟通。而且还听打电话的同修说,如果遇到电脑出问题或skype出问题,再找技术同修调整,就更麻烦,我心里觉得更为难了。我的电脑知识几乎是零,如果老出问题,可就抓瞎了。但是我又想到师父讲过:“轻轻松松的事情那谁都能做,还用你大法弟子干啥?还用你们做干啥?所以表现中你们做的事情是有难度,那才能体现出修炼”[1]。

后来在女儿同修的帮助下,几经周折,技术同修将Skype安装完毕。开始打电话时,控制不住的心跳加速,手心出汗,一通忙下来,也退不了几个,甚至一个都不退。大法的法理让我知道,重在参与,重在过程,重在心性的提高,而且救人这么急迫,一定要听师父的话,抓紧时间救度众生,绝不能半途而废。感谢师尊加持,让我战胜了退缩的心理,坚持下来。下面就把我打电话过程中的几个小故事与同修交流,不对之处请指正。

六一零”女士明真相

一次大组发出通知:需要营救被迫害的同修,给武汉“六一零”打电话。电话打过去,接通后,我上来就问:“您好,您是六一零徐某吗?”对方无语。我马上意识到对方有压力,赶快又说:“这是您的工作,要养家糊口,都不容易。”对方是个女士,她说:“你的声音怎么这么好听啊?你和别人说话不一样。”我知道,善念慈悲的力量让她恶的坚冰开了一条缝。

我继续说:“同修××的女儿在加拿大,她的父亲因做好人被你们关押,女儿悲苦伤痛,让我们帮助与你沟通。”然后,我就讲大法真相,让她站在正义的一边,释放同修。她回复:“你放心,会的,转告他女儿,我们不会对她爸怎样。”

第二次给她打电话,深度讲真相,劝三退。她说:“我被你们上了恶人榜,我没有做坏事,只是执行上级命令。”我给她讲东德柏林墙的教训,在法律和道义冲突的情况下要选择道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你的良心就会安详。讲中共恶党卸磨杀驴,讲迫害法轮功遭天谴的实例。她基本认可,并说她的继母信佛教。她知道善恶有报。第三次打电话,她告诉我她已经把同修放了,并与我姐妹相称,并说你到武汉来,我请你吃饭。

心诚则灵

有一次,电话拨通后,在一片嘈杂声中,一位男士大声回答我:“什么,退共产党啊,我正吃饭,以后再说。”我想他可能喝多了。我说:“对不起,打扰了。你赶快忙你的。”

第二天电话再打过去:“先生您好,给您送福音,我们昨天通过电话的。”他默默的听我说:“人们在传递着一个重要消息,中国的巨变就在眼前,人类会有大麻烦,更大的灾难还在后面呢。共产党坏事干太多,天灭中共在即,现在神佛让我们赶紧救人抢人。怎么救?怎么抢?就是三退,退出我们以前曾经入过的党团队组织,将来人类有什么灾难,神佛会保佑我们,这个三退不用您做什么,没有任何损失,不用花一分钱,用化名,小名给神佛退就行,人在做天在看,老天爷看人心,现在咱俩说话,神佛就在听着看着,只要我们选择善良,抛弃邪恶,神佛就护佑。请问您是党员吗?”他回答“嗯。”我说:“给你起个化名顺杰,顺利的顺,杰出的杰,退出来。”他说:“行。”

我告诉他记住救命的九个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没有挂电话。我接着讲“天安门自焚”是骗局,贵州藏字石,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他仍不作声,也不挂电话。我接着讲高智晟的故事,古今中外预言,全球起诉江泽民,并向他全家祝贺,他仍不挂电话。我说:“请问先生您贵姓?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说出来,我们切磋。”这时电话才挂了。众生在等着听真相。

还有一次拨通电话,讲了基本真相后,对方用一种沉重的恐惧的声音说:“我反动。”我怔住了,什么反动?突然“文化大革命”的地富反坏右出现在脑海,我说:“不是你反动,是天要灭中共。”这时,他用我听不太懂的南方口音问我:“你在哪里,会录音吗?”我说我在加拿大给你打电话,电话那边突然出现了我听不懂的英语。后来,我让女儿给他用英语讲真相,并给了他破网地址。

有一次打电话碰到一个生意人,是党员,做了三退后,向我要大法资料,很诚恳。只知道他是江苏南通人,详细地址听不清楚。后来,我找到多伦多南通的同修与他用家乡话通话,想让南通的同修给他送过去。后来得知,他不在大陆同修的所在地,不能送达。后来,又发大组邮件,让会发微信的同修给他发了过去,后与他联系,他高兴的连说“谢谢,谢谢。”

邪不压正

有几次电话,打到了警察那儿,有一次电话拨通后,对方说你大声点,我声音调高几度,他说你再大点声。我再调高几度,他又说,你再大声点,我只想他可能听力有问题,就又一次调高了声音,只听对方大声说:“一级警官,录音。”我知道,碰上了恶警,紧张了一下,我立刻想,不能被他吓住,邪不压正,我调整一下情绪,镇静的说:“录吧,录清楚点,让更多的人来听真相,听福音,让更多的人保命,保平安,得救度,你也在做功德无量的事。”这时他把电话挂了。我立即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与迫害,一切师父说了算。

冷静下来找自己,因昨天三退比较顺利,有意无意的起了欢喜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师父告诉我们:“那旧势力看你们一天三退那么多人,太轻松了,找点麻烦(师父笑)。其实你们的路,就是这么走过来的。”[2]师父还说:“邪恶是想尽办法把你拖下来的,有些神它们并不是想让你们修上去。”[3]我们决不能上旧势力的当,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在救人的路上坚定的走下去!同时要一思一念向内找,归正自己,多救人。

通过讲真相做了三退的人,尤其是年轻人,我都告诉他们破网地址,可得到破网软件。只要手机装微信的都给他们发微信,让他们了解在中国得不到的信息。为了能把破网地址说准确,我把那些说不清是汉语拼音,还是英文字母,都用中文标好,准确无误的告诉对方。

偶遇同修 相互鼓励

打电话讲真相过程中也结识了一些昔日同修,激动之余,我们互相鼓励、加油。其中有一个偏远山区的同修,也曾经去过天安门证实法,由于打压,失去了修炼的环境,很苦恼,他三退后,我告诉他给更多的人讲真相劝三退。第二天电话打过去,他说他把老婆打了一顿。我问为什么,他说她不做三退。我说:“同修啊,你没救了她,反而把她推了一把,大法没有变,真善忍是永远不破的真法。师父还是我们的师父,你要把住《转法轮》去修。”他还问我怎么样出国能见到师父,我告诉他,我们的修炼大道无形,不能强为,一切顺其自然,你从村里可以走到县城,结识更多的同修。只要心中装着法,师父的法身会时刻看护着每一个弟子。相信你一定能跟上正法進程,圆满随师还。他很高兴,认同,希望我今后仍能给他提供信息。

在打电话讲真相中,婆家的一个姑姐已经得法半年了,她得法后的喜悦溢于言表,她在电话中对我说:“相隔千山万水,用网络让我得到了上天的梯子,我谢谢你呀!”我说不要谢我,让我们用助师正法的行动去谢谢师父吧!

真正的生命保险

有一次接电话的是个北京人,她说:“我们全家都入了保险,什么也不想参与。”我说,这位姐妹,你听我讲一个刚刚发生的故事,好吗?

前两天,我在景点碰到了一个大陆来的政府官员,我与他讲真相劝三退,他一边答应我一边走,我几次追上去,让他认真对待这个决定生命存亡的大事,后来他终于停下来,对我说,他的朋友已经给他做了三退。我说祝贺你!他很友好的叫我大娘,说:“天这么热,不用这么追着别人讲了,共产党是什么,法轮功怎么好,怎么被冤枉,将来自然会真相大白的,就好比文化大革命,后来人们不都知道是错的了吗?”我说:“这位先生,首先我得谢谢你给我讲出了心里话。但是我要给你纠正一个误区,你说的法轮功真相大白的那一天,保证你能看得到,因为你已经做了三退,抹去了邪灵的兽印,知道了大法好。可是那些没有做三退,还在共产党组织里的人们,等天灭中共的那一刻到来时就会随着邪党解体了,就好比南亚大海啸,还有各种天灾人祸,大地震、大洪水来临时,瞬间多少万人的生命就消逝了,到那时没有后悔的机会呀!”他好像明白了什么,说:“谢谢你,我会把这个意思告诉我的亲朋好友。”旅游大巴要出发了,他与我挥手道别。

故事讲完了,我接着说:“这位姐妹,您入的那个保险能比徐才厚、薄熙来、周永康的钱多吗?再说钱也不能保命啊。这些落马的高官表面是因为贪腐被抓,实际是因为迫害法轮功而遭到恶报,而且人类更大的灾难还在后面,每个人都要做出选择,我希望你选择正义、善良,选择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个真正的生命保险。”她说:“那好,你帮我把红领巾退了吧,我不是党员。”

体谅善待众生

打电话中,也经常遇到谩骂、嘲笑的,让你找对象的,问你三退给多少钱的。一次,一个年轻人不但不听真相,还污言秽语的戏弄人。那天,不但一个也没退,还被人嘲讽,这个心受到很大伤害,一时间头晕脑胀不能自己,在电脑桌上趴了很长时间起不来。后来想起师父的话:“你们记的我以前,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前,说过那样的话吗?──我说,哪怕我度成一个,我的事也没有白做。”[4]我时时用师父的这句话激励自己,退了不生欢喜心,一个没退也不被带动,三退人数不是目地,讲明真相,让众生真正得救才是我们的心愿。

打电话讲真相中,遇到正在路上开车的司机,就赶快说:“为了安全,以后再说。祝你一路平安顺利。”隔日再打过去。平和的心理,对方是能够感受的到的。一般这种情况的也能退。

还有一种情况,电话接通后:“喂?您好!听得到吗?”对方没有任何反映,反复说,还是没有动静,但电话不挂,这种情况我不会放弃:“朋友,为了您及全家的平安幸福,为了您能度过人类即将发生的大劫难,请您听我讲一段话……”基本上主要真相听完了就挂了,少数人一直不挂,当我问他您有什么想法说出来,我们商讨,他才将电话挂断。

还有经常遇到我听不懂的方言,我会问对方,您能听懂我说的话吗?只要他说能,我就说,你不用讲了,听我给你说。如果大概知道他入过党团队的,或者遇到很顽固邪恶的,我都把电话号码记下来,让有能力的同修再给他打过去。不放弃任何一个有缘人。

通过打电话讲真相,我去掉了许多顽固的、骨子里就有的爱发火、爱着急的心;通过写交流稿,也让我去掉了求安逸、怕麻烦的心;还有虚荣心、爱面子心。我领悟到无论大法的任何事情,只要参与就有收获,只要用心就会提高。

正法已近尾声,师父心里急呀,我们岂敢怠慢,我们要听师父的话,把法学好,提高自己,才有能力破除阻止众生听真相的邪恶因素,从而得救。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二零一六年加拿大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